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走?
    “好吧好吧,娘子你別急,甘夫人你好別害怕擔心,我只是說說,說說而已啊,趁現在劉備的娘親沒回來,我就多說兩句,問你一些事情,如果有問錯的地方,你可別怪。還有,甘夫人你得如實回答,要不然,我也不好幫你拿個主意。”劉易見長社公主那著急的樣子,只好舉起雙手作投降狀,對著甘倩認真的道:“嗯,首先的一個問題,甘夫人的娘家怎么樣?按理說,就算是嫁出去的女兒,在婆家過得不好,你娘家的人也不可能就隨便你這樣受苦受難吧?”

    “我、我爹去了兩年了。”甘倩被劉易問得神情一黯,低下頭如實的道:“倩自小就和爹相依為命,家里再也沒有別的人了。”

    “哦,原來如此,對不起,問到了夫人的傷心事了。”劉易抱歉的對甘倩道:“不過,你爹不幸早逝,這樣就造成了你沒有半點背景靠山,可能這也是你在這劉家受到劉母時常責難的一個原因,如果你的娘家財大勢大的話,想必這劉母也不敢再這樣對你了。”

    “哪里……我和爹爹一直都過得很清貧……”甘倩苦澀的搖了搖頭,心里想若自己的娘家財大勢大的話,自己又怎么可能會嫁給劉備?而且,自己的爹爹也不會因為沒有錢買藥治病而要自己上山采藥,以至遇到了意外,讓劉備救了回來。若人錢,可能自己和劉備連認識都沒有機會,又哪里會嫁到了這劉家來?

    “嗯嗯,好,那第二個問題。”劉易問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嫁給劉備的,想必其中可能還有些故事,但這些不重要,最重要的,請問,甘夫人,你愛劉備嗎?呃。也就是說,不管劉母怎么樣對你,你的心里依然深愛著劉備,視其是自己的一切,不管吃多少苦、受多少難,你也愿意待在劉家,對劉備堅貞不二。”

    “愛?”甘倩被劉易問得臉上一窒,因為她自己的心里還真的沒有想過這個愛不愛的字。

    “嗯?說白了,就是你非常非常喜歡著劉備,覺得離開他你就活不下去了,你跟著他,哪怕是比現在更困難,你也會無怨無悔,是這樣嗎?憑心說。”劉易見甘倩的臉上現出了一片茫然,不禁緊接著問。

    “啊,這、這……”甘倩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才好了。她自問,自己和劉備哪里有什么的愛?這劉易根本就不是自己心目中的夫君,自己又怎么可能愛他愛到要死?可是……不管愛不愛,自己都已經是劉備名正言順的妻子了,這個時候再說愛不愛的又有什么用?再說,這劉易和他的娘子始終都是外人,自己又怎么能當著外人的面說不愛自己的夫君?哪怕是劉易的問話,自己也不好回答啊。

    “那就是不愛咯?”劉易觀其言察其色,心領神會的道:“從夫人你的猶豫之中,知道你的心里并不愛你的夫君,那么說,嫁入劉家,也只是你無奈的事情,如果再有機會讓你重新選擇的話,那么你怎么也不會再踏進這個劉家,不會再嫁進這個門口來自尋苦難了。”

    被劉易說破自己的心里聲音,甘倩也不好再否認,若自己能夠自主的選擇的話,又豈會挑選劉備作為自己的夫君?所以,她沒有否認,只是緊抿著嘴不作聲。

    “第三個問題。”劉易見甘倩不說話就知道她是默認了,接著問第三個問題道:“劉備他愛你嗎?”

    “不愛……”這次,甘倩沖口而出,沒有一點猶豫。

    “哦?”

    “這……這……”甘倩說出來后才覺自己的失言,不由玉臉一紅,不敢和劉易面對面而轉過頭去解釋一下道:“他、他或許是愛我的美貌……或許只是把我當成是一件漂亮的玩物,留待以后來玩……玩……弄……”

    “嗯?這又怎么說?”這里,劉易還真的有點不解,因為像甘倩這么一個可以說是世上絕無僅有的一個凝脂美人,劉備又怎么會不愛她呢?又怎么舍得讓她在家里任由他的娘親虐待呢?既然劉備喜歡她的美貌,把她當成是一件漂亮的玩物,那又為什么要留待以后再玩弄?

    “這、這……”甘倩紅著臉,不知道要如何向劉易解說清楚才好,她吞吐著道:“反正、反正他并不是真的愛我吧,其中原因……算了,我告訴你娘子吧。”

    甘倩自然不好對著劉易這個男人說出劉備因為修練什么的龍陽神功而不近美色的事,只好轉而對長社公主說。

    她低聲對長社公主說完,長社公主格格的笑著又把其中的隱情告訴了劉易。

    而劉易這個家伙,聽了后既然眼睛一亮,呵,想不到啊,這個甘倩竟然還是一個原裝貨?

    說實在,像甘倩這樣的美女,劉易又怎么會不動心?這貨回到三國來,還不是為了多多見識見識這三國時代中的眾多紅粉?只不過,像甘倩這個美女,早已經是劉備的妻子,想橫刀奪愛,恐怕有很大的困難,想把她變成自己的女人,可以說是幾乎沒有什么的可能,除非,不管一切把她掠走。

    可是,掠走她后,劉易就將要面對劉備的怒火,順帶的,還有那關羽、張飛的怒火,劉易不久就會到平原做平原相,估計離這事也不久了。而自己的基地,離平原也不是很遠,加上,劉易和公孫瓚可是同窗,兩人的交情還算不錯,得罪了劉備就等于是得罪了公孫瓚,到時候,劉易恐怕難以和劉備、公孫瓚抵抗。

    最重要的,還是甘倩的問題,如果她自己不愿意做自己的女人,那么自己掠走她又有什么用?霸王硬上弓的事,劉易覺得沒甚意思,如此恐怕永遠也難以得到這甘倩的心,而且,恐怕連自己已經得到的女人都會和自己鬧別扭。

    古時候一夫多妻是常事,但不代表那些妻子會喜歡一個欺男霸女的夫君。若自己身邊的女人都不愛自己,那么劉易又如何能夠領略得到那些真正的魚水之歡呢?只是得到一個女人的軀體,而沒能得到她的心,劉易寧愿不要。

    所以,劉易問甘倩這些問題,其實,只是想從側面多了解一下甘倩,然后再想辦法俘獲她的芳心。

    至此,劉易已經對甘倩有了一定的了解,也就不用再多問下去了,下總結道:“好了,我的問題問完了,據甘夫人的情況,我覺得可以這樣,有三個選擇。”

    “第一,甘夫人自己強硬起來,不要再遷就劉母的虐待,如果她還敢像平時那樣,那么你就可以把事情鬧大,我相信,鄰居的人對你的處境是了解的,事情鬧大后,鄰里或者你二叔他們都會幫著你,這得要看你自己的膽氣了,劉母是人,你也是人,不是說你嫁入劉家就得要受劉母的虐待的,這樣鬧的最好結果,就是你過你的,劉母過劉母的,大家互不相犯。”劉易在長社公主及甘倩的目光之下,先說出了第一個可以讓甘倩擺脫困境的一個方法。

    “這、這樣行嗎?劉備他娘可兇得很,我怕……我怕鬧不過她……”甘倩有點怯怯的道:“再說,這樣一鬧,萬一、萬一劉備回來了,那豈不是要把我打死?”

    “呵呵,到時候也可以對劉備也更兇啊,反正你在這劉家都度日如年,都快過不下去了,還在乎這些?”

    “哎呀,不行,你說第二、第三個方法。”長社公主也覺得這樣不太好,這不是在教甘倩像劉母一樣變潑婦么?

    “好好,那第二……”劉易的第二個方法就只說了一個字道:“走!”

    “啊?走?我能走到哪里去?”甘倩愕然。

    娘家沒人了,自己一個婦道人家,能走到哪里去?

    “嗯,這個走,就是不顧一切,一走了之,管他什么三七二十一的?這天大地大,還怕找不到活路?”劉易慢慢的引誘著道:“反正,在這個家你難過,反正,你也不愛劉備,劉備也不愛你,那么你還待在這個家還有什么意思?與其這樣,還不如先逃離這里再說。”

    “不、不、不行。”甘倩連和劉母反抗的勇氣都沒有,哪里敢真的離家出走?不禁猛猛的搖著頭道。

    “你說了等于沒說,像甘妹妹這樣美麗漂亮的女人,她能跑到哪里去?萬一在外面碰到了壞人,豈不是……你說第三。”長社公主也覺得不太可行,幫甘倩催劉易說第三個方法道。

    “第三……”劉易故意停了一下才道:“還是走。”

    “啊?這和第二又有什么的區別?你說了等于白說!”長社公主白了劉易一眼道。

    “呵,這個走字,可是有安排的走,不是不管不問的離家出走,一走了之。”劉易微笑的看著甘夫人,然后用非常真誠的目光看著她道:“其實,甘夫人真的除了走,再也沒有改變你目前不堪生活的方法了,走了后,就等于不再是劉家的人了,就不用再和劉母一起生活,那樣,你就可以過自己喜歡過的生活……嗯,還有,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包括,自己真正喜歡的男人。”

    甘倩被劉易看得臉上一熱,竟然無由來的被劉易看得心里一慌,不知道為何,通過和劉易的一翻話,她的心里竟然還真的像脫韁的野馬,有點像拉不回來的勢子。

    她覺得,劉易說得還是挺實在的,只要有點自己思想的人都會想到,既然自己不愛劉備,劉備又不愛自己,在劉家又是如此的待遇,誰還能像自己這樣,在劉家堅持過了三年?要是一般的人,恐怕早就不堪虐待,一走了之。

    她的心一有了一點松動,下意識的問出來道:“如何有安排的走?人家又能走去哪里?”

    “這個……甘夫人你就不用多想了,因為你安排不了,而且,你一個人無依無靠,又能去哪里?”劉易看甘倩已經有了點心動的樣子,繼續一臉坦蕩的看著她道:“如果夫人你真的有心想逃離劉家,如果夫人你信得過我劉易,那么一切我都會幫你安排,安排好你怎么離開劉家,安排好去處,讓你安全安心的過你的生活。”

    “對啊!我怎么想不到呢?”長社公主也一拍玉手,接過劉易的話道:“什么也別說了,如果甘妹妹你真的不想再待在劉家受那老婆子的虐待,想離開這劉家的話,你就跟我們一起走吧,我以公主的名義保證,你以后一定會過得比你在劉家好!”

    這長社公主,還看不出劉易想帶甘倩走的心思,居然有點雀躍的樣子,連她公主的身份都說了出來。

    “公主?你是公主?”

    果然,甘倩一聽,不禁瞪大眼睛的看著長社公主。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