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 包藏禍心
    “呵呵。大家初見面,此翻也可以說是交淺言深了。”劉易想了想,說道:“楊桀包藏禍心,他只是想借此次的綠林水盜大會,實行他一舉統一洞庭湖,獨霸洞庭湖的野心,各位謹防中計,萬萬不可讓他做上洞庭湖水盜聯盟的盟主。”

    “什么?楊桀他竟然敢有如此的想法?”

    “哼,想獨霸洞庭湖?得要問問我手上的家伙同不同意才行。”

    ……

    劉易的話一出,在座的各位有些沉不著氣的水盜首領便憤憤不平的怒道。

    “還有一件事,你們大家可能都不知道。”劉易再說道:“其實,這楊桀和宮里的奸佞十常侍他們有勾結,已經和他們達成了一些不可告人的密議。”

    “什么?這楊桀竟然還能和宮里的十常侍搭上線?”一個水盜首領驚訝的問。

    呵呵,洞庭湖和京城的皇宮,根本就不搭界的,那個楊桀怎么會和京里的十常侍有關系?所以,大多人都很不解。

    “對了,劉天兄弟,你是如何得知?又為什么要來對我們說?似乎,我們也才認識而已。”龍興也不解的道:“再說,你不是楊桀的人嗎?怎么會……還有,就算他楊桀有這個野心,但是他能成事么?就他那一萬來的人馬?就敢想稱霸洞庭湖?”

    “龍大當家,我想問問各位,大家本來各自在自己的地盤上混生活,今天為什么要聚到一起來?這是為了什么?”劉易拱了拱手問。

    “這還不是因為那個什么的振災糧官劉易?如果他不是放話出來讓我們這些洞庭湖的水盜投降,接受他的收編,我們用得來前來結盟嗎?”一個水盜搶著說道:“聽說那個劉易,好像也是一個厲害的角色,連錦帆賊都讓他們收編去了,現在他們把守著洞庭湖進出長江的出口,斷了我們出入的財路,那楊桀和龍大當家才會發出綠林水盜令,讓我們一起前來商議結盟之事,商議如何解決進出長江討生活的事。”

    “呵呵,這個商議水盜結盟,那肯定就得要選出一個水盜盟主,要不然,這個聯盟就不存在。”劉易談然的笑了一下,再揮了揮手道:“這個先不說,那我想要問問龍大當家,不知道這個水盜結盟之事,是你提出來的,還是那楊桀提出來的?”

    “還有,其實你們不進出長江,難道就活不出去了?商議結盟,難道就是想為了打能出入長江那么簡單?”劉易不待龍興回答應,繼續說道:“這些,相信龍大當家可以給我一個準確的答復吧?”

    龍興似乎被劉易問到了關鍵之處,他神情一呆,似在想著什么,好一會才道:“不久前,是楊桀突然前來找上我,說那劉易實在是太囂張了,竟然還敢大言不慚的說要整個洞庭湖的水盜投降,接受他的收編,否則,他們就要出動水師清剿洞庭湖所有的水盜。這事,我的人也有消息傳回來,好像的確是這樣,那劉易,把十多萬的流民遷到了新洲,正在那里大興土木,是準備在哪里安居了。另外,還發現他們在練兵,兵馬不下于兩萬。這么多的兵馬,對于我們洞庭湖任何一股水盜來說,都是一個威脅,特別是又有對洞庭湖情況非常熟悉的錦帆賊甘寧,如果劉易真的要派出他的軍隊來拿我們開刀,我們任何一股水盜都抵擋不了。”

    “劉易訓練的兵馬,只不過是一些流民青壯,又不是真正的官兵,再說,充其量不過就是陸上的流民兵,你們怕什么?到了水里,那劉易就算有更多的兵馬,又奈何你們什么?”劉易聳聳肩道。

    “話雖如此,但是劉易的確讓甘寧來招安過我們,看這情勢,遲早會有一天,他會對我們用兵的。對于這一點,我們倒不會懷疑,因為我們也打聽過,這個劉易的確不簡單,手下的能人眾多,如果讓他在新洲站穩腳的話,我們這些水盜以后的日子可能都不會好過,再說了,現在他所訓練的兵馬,以后說不定就是水師,所以,我們不得不防。”龍興無不擔憂的道:“所以,我龍門盜雖然和翻江盜勢不兩立,但是看到楊桀那么誠心,敢孤身前來與我商議結盟聯合應付劉易派兵清剿之事,本來,他原來是想把綠林水盜大會在他的翻江盜老剿舉行,可是我怕他會有什么的陰謀詭計,不放心,便說只要他同意在龍門盜舉行這個綠林水盜大會,那么我就可以同意結盟,和他一起動用綠林水盜令,一起發起綠林水盜大會。”

    “哦哦,原來這個綠林水盜大會是如此發起來的。”劉易這才知道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綠林水盜大會是什么的會事了。

    “不過,他也要讓我同意他的水盜大軍進入我青龍島島內湖的條件。呵呵,其實,如果要把綠林大盜召開的地方定在他的翻江盜,那么我也要帶著我的船隊去才會安心。”龍興解釋一下他為什么肯讓翻江盜這么多人馬進入自己地盤的事。

    “嗯,這個我可以理解。”劉易點頭道:“那么,龍大當家,結盟后,準備要打取什么樣的行動?”

    “這個,得看最終誰是盟主了。”龍興遲疑了一下,還是道:“楊桀的意見,就是想聯盟我們洞庭湖水盜的所有力量,一舉擊敗那錦帆賊,然后再把新洲搶了,把那劉易殺了,如此,就可以永除后患,不會再受到官府的威脅了,換成了別的人來,我們水盜還真的不怕呢。”

    “那龍大當家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龍興苦笑了一下道:“我的意思,那個劉易的確是不可不防,可是應該也沒有到達要如此大動干戈,要把劉易趕盡殺絕的地步。那個劉易,的確是一個好人,散盡家財振濟流民,此等義舉,非常人能做得了。再說,那劉易又是太子太傅、皇上的義弟。如果,我們這樣真的把劉易殺了,就怕后患無窮,今天把劉易殺了,難道朝廷官府就不會有一點憤怒?真正要派大量的官兵來清剿我們,我們也是難以對付的。”

    “那龍大當家你還怎么同意楊桀一起發出綠林水盜令召開綠林水盜大會?”劉易想不到自己在這個水盜首領的心目中居然還是一個好人,看來,要收服他還有一點機會的。

    “所以,就是現在和楊桀一見面就互相抬杠的原因啊。我不同意出兵直接去攻打新洲,不同意斬殺劉易,我的意思,是劉易不來動我們,我們就只要防著點就行了,大家你過你的,我過我的。”龍興握緊了一下拳頭,道:“最后我們協定,我和他競爭盟主,誰是盟主,由盟主決定之后的攻或防的事宜。”

    “哦?那這競爭盟主又如何競爭呢?比人多還是怎么樣?”劉易覺得有點意思了,接著問。

    其實,別的水盜首領,他們也都不知道其中的一些詳情,他們都全看著龍興,等著龍興把其中的內情說出來。

    “差不多吧,但也不全是,我們分為文斗和武斗。”

    “文斗,就是比人多,是指誰能得到更多水盜首領的支持,這水盜首領,必須要有三百水盜以上的首領才算數,另外,擁有綠林水盜令的人,也可以算是一票。”龍興說道:“但是這也不是最重要的,如此,只是讓大家選出兩個最有資格做洞庭湖水盜盟主的人而已,如果沒有意外,我相信這兩個人就是我和楊桀。”

    “那最終還是要通過武斗來確定誰是盟主咯。”劉易一臉果然如此的神情道。

    “這當然了,我們做水盜的,不以德服人,就以強者為尊!”龍興一臉戰意的道:“我龍門盜和翻江盜明爭暗斗了那么久,互有勝負,這一次,是明著來比斗,就讓大家看看誰才是洞庭湖最厲害的水盜吧。我們一共比三場,每一場可以出三個人,分別比箭術、陸上功夫和水上功夫。每一場三局兩勝,三場兩勝者做盟主。”

    “好吧,總算是完全明白了這個綠林水盜大會的來龍去脈了。”劉易聽龍興說完,便認真的道:“那么,我現在假設一下,最終,就是讓楊桀奪得了這個盟主之位,讓他做上了這個洞庭湖綠林水盜的盟主,你想他應該會怎么做?到時候,由于你們都已經盟誓在先,他所做出來的相應命令,你們是不是一定會執行?請龍大當家慎重的回答我。”

    “這個……他楊桀想要奪得洞庭湖水盜盟主之位,估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龍興倒是有點信心滿滿的道:“這道上,誰不知道我們龍門盜的水上功夫在洞庭湖里說第二,誰敢說第一?所以,這水上功夫,我龍家一定能贏下,另外,論箭術、陸上功夫,我龍興的人也不比他翻盜的差。”

    “呵呵,我這是說假設。”劉易知道這個龍興并沒有見識過自己的水下功夫,如果他見識過的話,恐怕就不會那么自信滿滿了,如果自己不是劉易,而是當真的是楊桀的人的話,到時候肯定要叫龍興吃一個不少的暗虧。

    “這假設……”龍興似有點不太情愿的道:“我龍興雖然身為水盜,可是信義還是懂得的,大家一起盟誓,義字當頭,如果我龍某真的技不如人,聽從他楊桀的命令也不是不可,只不過,聯盟只是暫時性的,待解決了劉易的威脅之后,聯盟便散去,到時候,他是他,我是我。”

    “哈哈,這就對了,只要龍大當家你信守聯盟之誓,那么,就是你們的大難臨頭之時。”劉易聽后,仰頭一笑,再轉頭對在座的那些水盜首領道:“你們是否也像龍大當家這樣,只要同意結盟,最后,不管誰是盟主,你們都得聽從盟主的調令?縱然是讓你們去送死,你們都毫無怨言?”

    “這、這個……”劉易的發問,讓這些水盜首領覺得有點難以回答。

    “如果是義之所在,如果是龍大當家做盟主,我洪亮必定會鞍前馬后,縱死亦無怨。”洪亮此時卻突然說道:“不過,如果是那包藏禍心的楊桀,得要看他讓我們做什么了,不值得的事,我洪某絕對不會去做。”

    啪啪……

    劉易拍著手掌,對洪亮豎起了一個拇指道:“好一個義之所在。不過,我劉天不知道,你所指的義之何在?”

    “你們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劉易不待他們回答,便像有點憤慨的道:“剛才龍大當家也說了,那個劉易是一個好人,他散盡家財,振濟了那十多萬的流民。把那十多萬流民遷徙到新洲,安頓那些流民,讓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民可以重新生活。可是……”

    劉易轉頭一一的看了他們一眼道:“可是,你們現在卻是在商議在如何去對付那劉易?為了對付那劉易而結盟?你們知道不知道,如果沒有了劉易,或者那劉易出了什么的意外,你們想想,那十多萬的流民怎么辦?你們去救活他們?呵呵,你們還打算去搶掠那些流民?這就是你們所說的義字當頭嗎?”

    “你是誰?”龍興聽劉易語出憤慨的一翻話,似乎對自己等人在指責,又像是處處為那劉易說話的樣子,不禁有點懷疑這個自稱是劉天的身份來。

    他此時才覺得,剛才不知道為何,和這個劉天說話的時候,從一開始便被他掌握著說話的主動權,而自己等人,居然在還不完全知道這個劉天的身份來臨的情況之下,自己就和他在此推心置腹,說了那么多的事。

    “我是誰?”劉易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巴陵劉天,剛才巴陵趕來,在路上碰到了楊桀的船隊,便請上他的船上。這個,洪亮大哥可以做證。不過,你也不用管我是誰,我這次來,是救你們的。”

    龍興先看了看洪亮,見洪亮點頭,他才稍微有點釋疑,皺了一皺眉道:“我們何須讓你來搭救?”

    “呵呵,沒有三分三,又怎么敢上梁山……呃,我是說,那楊桀如果沒有把握,他又怎么可能和龍大當家你商定競爭水盜聯盟盟主之事?”劉易斷定道:“到最后,一定是那楊桀做了盟主,而你們,都得要聽從楊桀的號令。那時候,你們不聽也得聽,聽,那就是送死,不聽,也是死,因為你們有盟誓在先,不聽就是背棄誓言,他站在大義的立場上,必然會和你們翻臉,到時候,就算是在你龍門盜的地盤上,但是,看看楊桀的那一萬多人馬,還有,和他暗中已經聯合起來的水盜,嘿嘿,恐怕他們也有那個實力一舉把你的龍門盜也都占了去吧?”

    “楊桀他敢?”龍興被劉易說得臉色一變,其實他也隱隱感到有這種危機。

    龍門盜雖然在水盜之中排在第二,但是他的人馬,整合全島的水盜,只不過是五千來人,他想不到這個楊桀的發展會這么快,暗里已經有了萬來人的水盜大軍。

    “哼!姑且不說他敢不敢。但有一點,如果你們真的聽從他的號令,聯合起來要打到那新洲去的話,那才真正是你們的未日的時候。”劉易冷哼了一聲道。

    “哈哈,那里只不過是一群流民而已,我們不去攻打他們也就罷了,若去攻打,必然可以一攻而下。”龍興還真的不把那些流民放在眼內。

    “好吧,算我沒說。”劉易聽龍興如此的態度,心里不禁有點不喜,站了起來冷冷的說道:“你覺得你比黑山張燕更厲害?人家現在是十多二十萬大軍的首領,你覺得自己比塞外異族烏桓人更厲害?十多萬的騎兵都讓劉易打得找不著北,你還真的以為那劉易是泥涅的,隨著你們去攻打?實話告訴你們吧,那楊桀就是想讓你們去做炮灰……就是送死的先鋒隊,讓你們去和劉易火拼,把你們的實力消耗得一干二凈。到時候,等你們和劉易打得差不多了,不管你們是勝或敗,對于楊桀來說,都沒有任何的損失。如果是你們慘勝了,他就可以公然的撕毀聯盟協議,宣布統一洞庭湖水盜,那時,憑你們剩下來的那一點實力,你們還敢說不?反之,如果是劉易勝了,那就更加是你們真正的未日了。因為楊桀可以搖身一變,也變得了真正的官兵,最壞的結果,你們可能會被殺得一個不剩!”

    “話到如此,你們作也罷,不信也罷,告辭!”劉易重重的說了一聲告辭便作勢欲離開。

    “慢著!”龍興和洪亮都幾乎同一時間說道。

    他們還真的被劉易所說的話給震住了,不問過清楚,他們恐怕心里都不會安樂。

    洪亮先說道:“龍大當家,各位當家,劉天兄弟不像是壞人,如果他要害我們的話,又何必要來對我們說這些呢?不如,大家先靜下心來,聽聽劉天兄弟的意見,看看我們該如何來應付接下來的情況。”

    龍興想了想,也站起來出席,走到了劉易的面前,對劉易躬了一躬身道:“劉天兄弟,是龍某狂妄托大了。還請兄弟你坐下慢談,如果這楊桀真的如此包藏禍心的話,我們該當如何?還有,他楊桀為什么就可以搖身一變,變成了官兵?”

    劉易的目的并沒有達到,自然不可能馬上就離開,當下對洪亮道:“請問洪大哥,你和楊桀一起坐船來的,他是不是和你們說過,如果你們都推舉他做水盜盟主,聽從他的號令的話,他就會保大家飛黃騰達,光宗耀祖?”

    “的確有其事,我大哥洪英暫時還拿不定主意,就并沒有答應他。”洪亮點頭道。

    “做水盜做賊的,又談何光宗耀祖?”劉易不屑的道:“那是因為,宮里的十常侍早已經和他接上頭,還弄了一個不知道是真還是假的圣旨給他,只要他能把劉易殺死,那么,朝廷就會策封他為中郎將,讓他做洞庭湖之主,到時候,他也是官兵,整個洞庭湖,都是他的勢力地盤,是朝廷承認的勢力地盤,你們不順服他的,那就只有被他聯合官兵一起滅掉的下場。”

    啪的一聲,一個水盜頭領聽劉易所說之后,重重的拍了一下宴幾,恨恨的道:“原來這個楊桀竟然如此狼子野心,我們這次的聯盟,怕就是他為了能夠把我們集中起來一舉滅掉的手段。幸好,有劉天兄弟跟某說了,要不然,日后我怎么死了都不清楚。如此還結什么的盟?大家干脆回家去洗洗睡了,還在這跟著折騰干什么?”

    “好了,現在說這些也沒有什么用。”龍興畢竟也是一個有點見識的人,他揮了揮手道:“眼下各方人馬都已經來到,明天就要舉行綠林水盜大會了,騎虎難下啊,結盟怕是必然了。因為楊桀既然一心的促成這個水盜大會,事到如今,他必然不會就如此放棄,如果我們不打算結盟的話,那么怕他馬上便會跟我們翻臉不認人。難不成,我們現在就要和楊桀翻臉?你看他的船隊,都已經做好了一戰的準備,可是我們呢?都沒有意識到要和楊桀死戰,你們的人馬都沒有來,只是我龍門盜的人手,怕是難以一戰。”

    “龍大當家說的對,那個楊桀,已經和百船盜他們達成了聯盟協議,你看百船盜不也已經帶來了不少人馬么?加上那些一起同來和楊桀達成協議的水盜,他們在島內湖的人馬,怕也要過兩萬了吧?在如此的情況之下,跟他翻臉是劃不來的,我劉天覺得,這個聯盟會議還得按常的搞下去。”劉易同意龍興的話道。

    “那接下來呢?我們要怎么辦?”龍興倒像有點真心求教的樣子道。

    “那就要看你們是什么樣的態度了。”劉易說白了一點道:“是如何面對這次楊桀暗害你們的態度,你們是想化解這次的事情,逃過一劫就算了,還是要和楊桀對著干?而對著干。到最后,必然是要撕破臉皮的,到時候,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情況了,你們……你們可準備好了?”

    嘿嘿,劉易現在最希望的就是挑起龍興和楊桀的死斗,最好讓他們在這里先打得一蹋糊涂,然后,自己的人才來到這里處理后事,一舉把這里的水盜都收服或者干掉。

    !#

    《》提供最快最新的小說..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