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留宿宮里,好么?
    張讓和一眾常侍,馬上離開皇上寢宮,調動禁軍,馬上開始抓捕那百名宮女,同時把所有的和那百名美女有過接觸的宮女或內侍全都關押了起來。

    這匈奴左賢王送來的百名美女,所攜的病毒,只是性病的一種而已,雖然會傳染,但劉易估計只要不是和那百名女子有太深入的接觸,應該了不是太容易傳染上的。真正讓劉易可慮的是那匈奴左賢王到底是想做什么。

    在漢地之境內人為制造瘟疫,又暗害皇上,他到底是想干什么?現在,他的目的已經達到,疫情已經發生,而皇上又已經危在旦夕,隨時都有可能駕崩。接下來,他會做什么?

    疫情,可以讓百姓產生恐慌,皇上染病垂危,則會引起朝廷動蕩。他們會不會因此而大舉出兵發動進犯?這個。才是劉易最擔心的。

    匈奴人絕對不會做無用之功,不會就這么搗亂一翻便算。想想,就快要進入冬季了,此時,也正是莊稼收獲的季節,這段時間,應該又是那些異族人蠢蠢欲動的時間了。每年于這個時候,那些異族人都會有行動,掠奪一把后,退回關外去的時候,剛好又有大雪封山,漢軍也不能追擊,他們把時間卡得非常及時的。劉易的心里,隱隱已經想到,這一年,恐怕那些異族人會有更大的動作。

    現在,西涼一帶,皇上早前因為皇甫嵩的作戰不力,聽信了宦官的饞言,罷了他的將軍職,現在,似乎是由原來的太尉張溫擔任車騎將軍一職,率軍在長安一帶駐守平亂。不過,劉易料想,董桌在這個時候應該也發力了,西涼的一切也快在他的掌握之中。

    西涼雖然和大西北的匈奴接界,但是西涼歷來都是氐、羌等少數民族的地盤,如今遠有董桌在西涼鎮壓亂賊,近有車騎將軍張溫在長安駐防,匈奴人應該不會從西涼進軍。

    讓劉易擔心的是,河西走廊啊。

    匈奴人可以在朔方、九原等關外之地集結,然后沿黃河叩關直入,進入河西之后,便是廣闊的平原,任由他們的騎兵飛馳放牧搶掠。

    并州,雖然有丁原將軍在把守,其手下更有呂布、張遼等猛將,可是,畢竟他們的兵力太少了,如果匈奴等異族人分兵叩關的話,他們也是窮于應付的。一旦讓他們的大軍進來,那么,他們的兵鋒便可以直接洛陽。

    洛陽對于異族人來說,那誘惑力太大了,當今世上最富有的國都,如果讓他們搶一次,別說夠他們吃三年了,哪怕是十年一輩子都沒有問題。

    莫非,這一次,那些匈奴人還真的是想打洛陽城的主意?

    歷史上,匈奴人的確在這幾年之內有著不少的大動作,劉易記得是2004年,那一年疫病鬧得人心惶惶,在度娘上查看了不少有于疫毒的事,偶爾看到有關于匈奴的一些記載,便順帶看了下匈奴的歷史。

    約是187年年底,匈奴便正式反漢起事,進攻大漢,188年攻下并州,并和黃巾賊白波所部合攻河東。這時,匈奴也內亂,匈奴單于死,其子於夫羅立為持至尸逐侯單于,也就是左賢王。

    189年,漢帝駕崩,董卓入京,進據洛陽,挾天子以令諸侯,191年,左賢王依附于董卓,192年被曹操所破……

    反正,劉易忘記了是那一年,這左賢王曾攻下洛陽搶掠過,并順帶把悲情才女蔡琰給擄了去的。按時間算下來,蔡琰被擄,是在成人之后,現在的蔡琰,還只不過是一個小丫頭片子,所以,估計近幾年,這匈奴人是打不到洛陽來。左賢王掠奪洛陽,估計也是被董卓火燒洛陽之后的事,也正因為如此,那左賢王才沒有因此也得到太多的好處,沒有因為一次的掠奪而開始真正的發跡。

    但劉易覺得有點奇怪,這匈奴人既然都已經打下了并州,又一直對洛陽虎視眈眈,為何沒有就此一舉攻打到洛陽來?是什么原因讓他們沒能南度黃河打到洛陽來的?是匈奴單于的死亡?

    不過,不管怎么樣,劉易現在的心里已經有了不少明悟。看現在的情況,匈奴人已經在并州境內人為制造了疫情,又前來暗害了皇上,看來他們的反漢攻漢行動,將會在今年的年底進行。也就是說比歷史上提前了兩年。而也恰好,歷史上,在他們大舉進攻大漢,攻下并州之后的兩年,漢帝劉宏便架崩,就目前的情況來說,如果劉易可以一直給劉宏灌輸元陽真氣,讓真氣維持著皇上劉宏的生命,怕最多也就是可以維持一兩年的時間。也就是說,因為劉易的到來,的確影響到了歷史的進程,讓歷史事件提前了兩年發生。

    還好,劉易一想到還有兩年的時間緩沖,心里也踏實了一點,現在,最主要的便是要保住皇上的命,能捱多一天便一天。只要劉宏不死,京城內的情況暫時還可以穩定下來。要不然,劉易根本就沒有時間作出安排,也沒有時間再從洛陽弄到大量的錢財了。

    可以想像,皇帝一死,肯定是如歷史上所發生的一樣,少帝即位,而少帝的母親卻是何后,何后則是大將軍何進的妹妹。而何進和宮里的宦官肯定有一翻明爭暗斗,大家都想通過少帝獲得更大的權力利益。而另一邊,董太后不喜何后,也有心思廢少帝而立劉協為帝。

    最終的結果,必然是何進密謀請董卓入京,而何進在董卓到來之前被殺。這個時候,董卓也已經初顯霸主之心,事實上,在討伐黃巾的時候,劉易便已經見過董卓,的確是一個桀驁不馴的家伙,那個時候,他便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內,再加上這一兩年的發展,怕他的勢力已成,如果現在便入京,董卓沒有二十萬大軍怕也會有十萬上下,這樣的實力,劉易便是把大澤坡及洞庭湖新洲的人馬全拉來,都是不是董卓之敵。

    不過,心里隱隱有了明悟是一會事,現在該做的事還是要做的。既然自己已經想到匈奴人有可能快要進攻入關,現在就得開始有所準備,要不然,到時候誰能夠阻止匈奴人渡河進攻洛陽?

    想到這些,劉易便轉頭對太尉袁隗及大將軍何進抱拳道:“太尉、大將軍,事到如今,怕你們心里也想到,那匈奴左賢王在這個時候暗害皇上,怕他們會別有所求,所以,京師的安全,還得靠兩位調動兵馬前來護京了。”

    劉易和袁家雖然不對路,但是這個時候,從各地調動兵馬可是他的權利,不得不跟他商議一下,至于何進,除了他前段時間和宦官、袁家聯合對付自己之外,其實也并沒有太多的仇怨。劉易也相信,他們的聯合是不會長久的,怕現在也早已經瓦解,不存在聯合之說。所以,為了大局,不妨要和他們虛與蛇委了。

    “調動兵馬來護京?”袁隗見劉易還是第一次那么和顏悅色的對他說話,有點驚疑的道:“太子太傅的意思是說,匈奴人有可能來攻打洛陽?哼哼,這有什么可能?”

    匈奴離洛陽,何止千里之遙?袁隗覺得,劉易如此,實在是有點危言聳聽,如果匈奴人真的敢叛漢,他們叩關的時候,那么邊關肯定會有碟報傳回來,如果真發生了那樣的事,到時候再調動兵馬也不遲。現在調動的話,萬一并沒有發生那樣的事,豈不是白白的勞民傷財?再說,現在又能從哪里調兵?中土等地,剛則經歷過黃巾暴亂,時局未穩,現在,也還不許多地方有黃巾余孽作亂,北地戰事頻繁,西涼等地,亂賊未平,為了平定西涼反財,連江東兵馬都調去了,這叫他從哪里調動兵馬前來衛京。

    另外,京城有何進大將軍的幾萬兵馬駐守,難道還不夠嗎?匈奴若來,必然是先從并州而來,并州也有丁原將軍鎮守,匈奴人又豈會那么容易攻打到洛陽來?

    劉易也只是對袁隗說說而已,并不是真的希望他能夠調動兵馬前來,而實情,劉易也自然不能和他們細說。難道劉易要和他們說一些還沒有發生的事說一定會發生?告訴他們自己是穿越而來的后來人?

    “不調動兵馬也罷,不過,一定要快馬到邊關,提醒鎮關將領,讓他們小心提防。”劉易也無奈,他也不能直說把自己的兵馬調來衛京。

    “這些是老夫的事,勞太子太傅多心了。”袁隗說完轉過了頭,不再搭理劉易。

    呵呵,劉易還只是一個太子太傅,未來的準太傅而已,在軍政上,還論不到劉易說話。再說,就算真的是太傅,百官之首,也一樣沒有權利干涉軍政之事,劉易現在這么對袁隗說這些,已經有越權的嫌疑了,本來就不能把這些話對袁隗說的。

    劉易只得轉頭對何進道:“何大將軍,皇上的病,是因為匈奴左賢王所害染上的,現在左賢王雖然跑了,但是還請何大將軍派人沿途追蹤,若能把他捉拿回來最好,若不能,還請何大將軍能派人探清匈奴左賢王一行人所經過的地方,探清后,好請華神醫前去堪察,看看他們留下傳播疫病的源頭在哪里,也好把疫病源頭給破壞,免得再引發不必要的瘟疫。”

    “這個好說,本將軍馬上派人去辦。”何進倒是一口答應了下來。

    “另外,最重要的,就是城里,請何將軍派人封鎖全城,進行仔細的搜索,看看有否匈奴人留下的可疑之物,若有,請馬上派人到振災糧官府通告一聲。在下和華神醫馬上去處理,免得疫病會在城里抗散,這事非同小可,一旦起病,幾十萬洛陽軍民怕就有性命之危。”劉易見何進答應,趁機一臉嚴重的說道。

    匈奴人既然有心來搶掠,難免他們會在洛陽城內做什么的動作,如果真的讓他們在洛陽城里人為散發了瘟疫,那么等他們來到的時候,洛陽便已經是一座無人的死城,城內的財物,也任由他們予取予求了。

    “這事何將軍得馬上去辦,越快越好。”不待何進應承,董太后便搶著道。

    在城里發瘟疫可不是說著玩的,誰都害怕這個,不快不行啊。

    何進自然是匆匆的離去,發出命令封鎖全城。

    劉易見也沒有什么的大事了,便向董太后告辭道:“太后,暫時也沒有什么大礙了,就等皇上醒來再說,我就先告辭出宮了。”

    “你也要出宮?萬一皇上醒來怎么辦?”董太后聽劉易也要出宮,不禁急道:“太子太傅就不必出宮了,就在宮里住著吧,免得皇上醒了還要派人去把你請來。”

    “這……”

    “太子太傅,你就留下來吧,父皇他醒來后,還要派人去請你來,這一來一去的,不知道會不會耽誤了……”萬年公主一臉凄凄苦苦的道。

    “那好吧,我先出宮交待下面的人一些事,然后就到檀香里去吧,東宮門就先不要關閉了,等我進來再關。”劉易的心里一軟,點頭道。

    “嗯,那萬年去為太子太傅在檀香殿安排一下住處。”萬年公主無由來的臉色一紅,使得她那凄苦得有點發白的俏臉上平端了幾分嫵媚。

    和劉易分開了這么久,說不想是假的,特別是現在的時刻,父皇臥病在床,她的心里惶惶然,相對于皇后及幾位姑姑公主來說,她更加的無處適從,心里茫然無助,極需要劉易的安慰。

    眾臣對于劉易留宿于皇宮并沒有任何的異議,誰叫人家懂得治病呢?再加上劉易又是太子太傅,皇上的義弟,擁有隨時進宮見駕的權力,所以,也沒有人多嘴說什么。

    在劉易離去之后,眾臣也紛紛離宮。不一會,皇帝寢宮之內,就只有董太后及皇后、三位公主了。

    “陽安,你帶協兒先去休息吧,還有何后,帶太子回去吧,皇上醒來,哀家會派人去叫你們來。”董太后恢復了冷靜,分別對陽安公主及皇后道。

    “是,太后。”陽安公主和皇后分別施禮后,一人一個,帶著劉辯和劉協離開了。

    隨后,董太后也把益陽公主和長社公主給打發走,她獨自一人,走進了皇帝寢室。

    她靜靜有走到了劉宏的龍床前,臉上泛出了一股慈祥之色,呆呆的看著劉宏好一會。

    半晌之后,她的眼睛忽地撲倏撲倏的滴下了豆大的眼淚,哽咽著道:“我……我苦命的兒子啊,你怎么就攤上這樣的一個怪病?雖然咱們母子活在這深宮處處受人挾制,但畢竟還能錦衣玉食,好歹你還是皇上,我也是太后,也算是受盡人間尊崇……可是你怎么就不懂得節制?偏偏要胡搞亂搞?你要選秀,咱從來也沒有阻止過你啊,你睡了先帝的遺妃,做娘的也沒有多說什么,可那些金毛碧眼的妖孽有什么好?偏偏要和她們胡來,娘知道你心里苦,可是也不能那樣折騰自己啊。現在,你就要扔下娘走了?扔下那些孤兒寡母的走了?嗚嗚……”

    千算萬算,董太后都想不到自己兒子皇上會如此染上了怪病,在這一刻,她只是一個兒子的母親,一個無所依靠的女人。

    劉易擔心皇上去后時局的變化,董太后也擔心,皇上去后,她今后又能再依靠誰。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哭聲刺激了劉宏的神經,他的手輕微的動了一下,竟然便醒轉了過來。

    “母后……”劉宏有點無力的叫了一聲。

    “啊,皇帝,你醒了,你別動,我、我去叫太子太傅來。”董太后想不到皇上便醒轉了,趕緊拭去了眼淚道:“你等著。”

    “別……別……”皇上劉宏抬了抬手道。

    董太后見狀,只得走近去,也不顧華神醫及劉易的交待,一把緊緊的握著劉宏的手道:“好,那就等一會,皇帝你有什么話想說的?”

    “母后,別、別傷心,兒一時半刻還死不了。”劉宏的眼睛內突然流露出了一種神彩,道:“不過,如此也好……”

    “嗯?皇帝你又說胡話,這樣有什么好?”董太后嗔怪了一聲。

    “呵呵……咳咳……”劉宏想笑,卻咳了兩聲道:“母后,這人一病,心思是不是就會通靈很多?許多想不明白的事,我卻突然能想明白了,有很多放不下的事,我也能放下了。”

    董太后白了一眼道:“你安心養病,別想太多,都這樣子了,放不下也要放下了。”

    “不是,不是。”劉宏輕搖著頭道:“母后還是沒能想明白,我是說,我們太在乎了,太在乎宮里的權利、權益了,可是,我們卻又沒有那樣的能力去駕馭,沒有那樣的能力去擁有,但是,我們卻一直都不明白,還一直癡心妄想著和別人去爭、去奪,想方設法的得到一些本來不屬于我們的東西,還沾沾自喜的以為自己手段高明,可是,現在想起來,我們都是那么的愚蠢,那么的可笑。”

    “呃,都不知道你在說什么。”董太后覺得還真的有點莫明其妙。

    !#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