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一枝紅杏
    待她走近前來的時候,更讓劉易感到驚艷,她五官精巧端莊,柳眉纖纖,顧目盼兮,嬌美的瓜子臉,不描畫而朱紅的小嘴兒,誘人異常。

    她和丁夫人走在一起,兩個美婦人,春蘭秋菊,各勝擅揚,讓劉易一時竟然難以分得清此兩女誰更美麗一些。

    “丁夫人,可以進去了,這位是……”劉易裝出一本正經,小生有禮的樣子,盯著丁夫人行禮道。

    丁夫人被劉易看得玉臉一紅,媚目含情的刮了劉易一眼。前幾天她才偷偷的去和劉易幽會了一次,被劉易弄得差點沒力氣回曹府,所以,眼神含情又帶著一點嗔怪。

    不過,有外人在場,她自然不能和劉易做太多眉目傳情的事,也正正經經的,以正常的禮節回了禮,小嘴一張道:“這位是張夫人,是袁本初的元配夫人,袁本初和我家夫君交好,我和張夫人也經常有來往,前些天,她聽到我要到西山皇陵的女禍廟來為昂兒上香祈福。她也想帶兒子來,這不,今天便跟著一起來了。”

    “哦,原來是袁本初的夫人……”劉易一聽,不禁便覺得有點奇怪,不只是奇怪,他的心里還覺得有點怪怪的。因為,自己現在和曹操和袁紹根本就不對路。和袁紹、袁術兩兄弟的事,早已經天下皆知,沒有理由這個袁紹的夫人會不知道的啊。可是,這袁紹的夫人。明知道丁夫人和自家夫人一起到西山皇陵來上香的事,她一定是知道的,大家不對路,她怎么還會跟著一起來?呵呵,這事還真的怪了。

    “見過太子太傅,奴家早就想到西山皇陵來給女禍娘娘上香了,只是一直都沒有機會,這一次。還是要沾了大人的光,才能進這西山皇陵,先謝過大人了。”張夫人盈盈的走了過來,向劉易躬了躬身子。美麗的俏臉上,露出了一股別有風味的甜甜一笑。

    不知道為何,這艷麗的張夫人對自己一笑的時候,竟然讓劉易感到有一種春霜解凍,滿地花開的錯覺。

    “哈哈,這是哪里的話,其實,這也是你們女人間的事。我對求佛拜神沒有太大的興趣。只是……我不太放心我的夫人,才陪著她們一起來而已。”劉易指了指在前面等著的張芍、元清及萬年公主道:“有萬年公主。自可可以隨時出入西山皇陵。不過,其實以你們曹家、袁家的地位。應該也有辦法從西山皇陵到后山的女禍廟去的啊。怎么不讓曹大人及袁大人陪你們來呢?”

    “唉……我家那個……還是別說了。”張夫人眉頭閃過一絲陰霾,道:“奴家知道,太子太傅和我家夫君有些沖突,但那也是你們男人間的事,奴家只是想到女禍廟為我兒求個福求個心安罷了。我哪有你們家的夫人那么有福氣?能陪夫人來上香?希望太子太傅別因為和奴家夫君的恩怨而把我拒絕在外,不讓我進去上香就行了。”

    “那是,別的我可不敢說,如果說是痛愛自己的夫人的男人,我相信這天下沒有一個能比得上太子太傅了,說起來還真的讓人羨慕,哪像我們的夫君,他們可曾管過我們的死活?”丁夫人對劉易眨了眨美目,偷偷的對張夫人呶了呶嘴,道:“一會,我們都要太子太傅照顧一二,現在,我們先進去,別讓萬年公主她們久等了。”

    “好,兩位夫人請。”劉易探手請她們先行,不過,對于丁夫人眨眼呶嘴的暗示,劉易卻不太明白。

    兩女沒有再說什么,向萬年公主等女走了過去。

    劉易跟著她們的后面,看了看丁夫人牽著的小子道:“丁夫人,這位便是孟德兄的大公子?其實,他便是體質偏弱了一點,沒有太大問題的,有些身熱什么的,也不用太緊張,別吃太多藥,是藥都有三分毒,吃多了不好。平時,多讓他活動一下,曹府應該有不少武師的?讓武師教他一些功夫,多練練,身體慢慢便會強壯起來,再過兩三年,便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了。”

    “啊?這樣就行了?”丁夫人驚訝的扭頭道。

    “嗯。”

    “哦,早知道先讓太子太傅幫忙看看了。”丁夫人似乎一顆心總算放下來的樣子。

    曹操的兒子,劉易才不想去多管他的死活,只是,自己和丁夫人的關系,遲早都是把丁夫人弄到身邊來的,那么到時候這個曹昂肯定不可能隨丁夫人一起到自己身邊來。但是,劉易看得出,丁夫人在沒有自己之前,她的一付心思的確是全放在這個小子的身上。劉易和丁夫人這樣說,就是想這個曹昂的身體快點健康起來,如此,等丁夫人離開曹家,離開曹昂的時候,也不用丁夫人那么的擔心。實際上,劉易就怕丁夫人因為太過寵愛曹昂而不舍得離開曹家。

    “哎呀,你們不說,我都還差點忘了。太子太傅還是一個神醫啊,早知道讓太子太傅幫我們兒子看看不就行了?”張夫人像這時才悟起,嬌呼了一聲。

    “呵呵,現在也不晚,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劉易對張夫人牽著,不時回頭好奇的看自己一眼的小子道。

    “我叫袁譚!”這小子稚氣的大聲道。

    “嗯,你幾天沒有如廁了?”

    “三……四、五天了。”這小子竟然有點兒不好意思的答道。

    劉易剛才看了他一眼,見他的皮膚要比一般的小孩子黑很多,劉易看病雖然不及那些真正的大夫那么厲害。但是近段時間和張芍常常討論一些病理,他的這種情況,估計便是上火了。有些人,一火之后。便會便秘,特別是四、五歲大的小孩子,經常會這樣,后世,在南方常常要喝涼茶便是為了泄火。

    他這樣的小病,其實便是張芍也能夠看得出,但估計,張芍還沒有見到這個小子。

    “我知道。”劉易對他點了點頭才對張夫人道:“張夫人。等回去后,你到我振災糧官府去,讓我那張芍夫人給你開個方子,回去煮個藥湯喝。以后便沒事了,不過,記得別吃太多干容易上火的東西就是了。”

    “上火?”張夫人不太理解的道。

    “呃……就是別吃太多煎炒的東西……還有,大補的東西也不能多吃,比如人參等等。”

    “哦。知道了,謝謝太子太傅,譚兒,謝謝太子太傅。”張夫人向劉易道謝。又叫袁譚給劉易行禮。

    劉易擺手道:“不客氣。”

    進了西山皇陵之后,大家先陪著萬年公主給一座座的宗廟上了香。然后才開始向后山走去。

    要上山了,像萬年公主這樣身嬌玉貴的公主。本來可以坐轎上去的,但是她卻好強的非要自己走。她本是練過武功的女人,走這點山路沒有太大問題,劉易也只好由得她。當然,除了元清之外,別的幾個夫人,都有侍女挽扶著行走。

    劉易見安全沒有什么問題,便落到了最后,一邊走一邊觀賞這西山皇陵的格局及后山的風光景色。

    丁夫人讓一個健壯的婦人背著曹昂上去了,她自己也落到了后面。

    劉易知道她可能有話想要對自己說,便和她一起并排走在上山的級道上。

    “我想……我們的事讓張夫人知道了。我這次來,本來沒想要她一起來的,可是她卻威脅我說,如果我不帶她一起來,便告訴曹操人家跟你的事……”丁夫人的神色有點做賊心虛的樣子,快速的看了一眼在前面和張芍一邊說話一邊向上走的張夫人道。

    “呃……她告訴曹操什么事?又知道了我們什么事?”劉易聽后,并沒有半點緊張,反而是對丁夫人感到有點無語。

    自己和她的事,怎么可能會被那張夫人知道?劉易估計,最多便是便這個張夫人看到丁夫人出入振災糧官府罷了。但是丁夫人怕真的是做賊心虛,被張夫人一嚇,便嚇得怕了。丁夫人一怕,肯定便答應了讓她一起來,如此一來,便更證實了丁夫人有問題,另外,丁夫人在這個時候,也更不應該來和自己單獨說話,這樣一來,便讓張夫人更加懷疑丁夫人和自己之間可能有什么的不正常關系了。

    這個張夫人,原來還是一個比較有心計的女人啊。劉易想著的時候,往前看了一眼,卻正好看到了那張夫人回頭看了一眼。

    “是真的,她都知道我最近在什么時候進過振災糧府幾次,還有,她說還見到我和你拉著手……這、這次要壞了,壞蛋,你說怎么辦?”丁夫人還真的有點急了,神情都有點慌張。

    “唉,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見到我和你拉著手?”劉易一聽,倒還真的有點奇怪了,想要見到自己和丁夫人拉著手,恐怕要混進振災糧官府的后院來才有可能見得到,這怎么可能?

    “一開始我也不相信,我也裝糊涂,不知道她在說什么。她說,現在你振災糧官府后面的院子,其實有一處是她們張家的產業,你們要買下來的時候,她幫忙去交接,因為原來是袁家的產業,后來給了她娘家張家,所以,交接的時候,她便過來辦理交接手續,剛好看到人家和你的事。”丁夫人已經有帶點哭腔了。

    “原來如此,唉,是我太不小心了。”劉易見沒人注意,偷偷的捏了一把丁夫人的小手,讓她放心的道:“好了,別擔心,讓她知道也沒有大不了的事,大不了,我馬上把你弄出曹府便是了,這事我會處理的。”

    “嗯……如果、如果真讓曹操知道這件事……人家怕也不能再在曹家待下去了。也、也沒臉見人了……”丁夫人無奈的說完,忽又抬頭對劉易狠狠的瞪了一眼道:“都是你,如果、如果不是你,人家怎么會這樣……”

    “嘿嘿,難道夫人不喜歡?不想我?”劉易的眼光落在隨著丁夫人走動而聳動的壯麗胸脯道。

    “想你個大鬼頭,人家不管,不管你怎么樣都好,把這件事處理好了。如果……如果真讓曹操知道了……人家、人家也只能一死了之……”

    “別、別。千萬別想死字,其實,這事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劉易目光盯著前面幾女的婀娜背影,最后落在張夫人的身上,眼睛一瞇的道。

    “哼,還說沒有什么大不了?你說要怎么辦?”

    “嘿嘿,這好辦啊,我就讓她也像你一樣好了,這樣,你和她都各自抓著對方的把柄,看她還敢不敢去跟曹操亂說我們的事。”劉易色色的道。

    “什么?你、你怎么盡想這種歪主意?”丁夫人瞪了劉易一眼道。

    “夫人,那你說怎么辦才好?”劉易攤攤手道:“殺人滅口?我猜,她這次帶著兒子跟你一起來女禍廟上香,肯定是她偷偷來的,跟她來的那些侍女護衛,肯定都是她的親信,我敢打賭,袁家及袁紹,肯定不知道她今天來上香!”

    “嗯?你怎么知道?”丁夫人聽劉易這么說,不禁有點奇怪的問。

    “很簡單嘛,她的心里很清楚,她們袁家跟我劉易不對路,而且。明知道你要隨萬年公主來,萬年公主卻是我的妻子,可是,她卻不管這些,還是來了。你說,這是為什么?”

    劉易舉手止住丁夫人,緊接著說道:“還有,她知道了你和我偷.情的事,可是,她除了要跟你一起來女禍廟上香之外,她還向你要什么好處沒?沒有?”

    “嗯,是沒有。”丁夫人點點頭道。

    “那就對了,可是,她還是來了,而且,還偷偷的來了,那么,她的目的是什么?她想要什么?”劉易又問。

    “她的目的?她能有什么目的?她又想要什么?”丁夫人皺著眉道。

    “呵呵,我知道她想要什么,因為,她是一枝紅杏!”(未完待續。。)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