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 羽林軍VS西涼鐵騎
    還別說,在看到華雄等三將都被劉易的手下將領擊敗之后,董卓的心里真的有一種馬上下令大軍攻擊的沖動。對于他來說,掌控朝廷大權,是勢在必行的,如果這個朝廷,不是由他說了算了,那么他盡起西涼二十萬兵馬殺到洛陽來就沒有了意義。.

    不過,董卓不得不一再提醒自己,這個時候,如果自己真要下令發起攻擊的話,那么,他便必會被天下人打上一個反賊的稱號。自然,董卓的內心里,卻也不怕這個什么的反賊稱號,他所擔心的,是怕因此而引來天下群雄的討伐。所以,董卓幾翻咬牙,還是忍住了。

    發起全軍攻擊是不行的,只好希望在跟著下來,兵士對戰這一場戰斗之中,好好給劉易的新羽林軍一個顏色看看。只要把劉易的新羽林軍將士斬殺,那么就只剩下劉易這么一個光桿司令,手下沒有了士兵,那么說什么也沒有用,沒有了士兵護衛皇帝,董卓想要把少帝奪過來,也只是舉舉手而已。

    所以,董卓強行止住了自己內心的沖動,對劉易說道:“哼,只是贏了兩三個人罷了,說不了什么的問題。下面,準備考驗一下你所訓練出來的新羽林軍的士兵,看看是否有這資格做皇帝的親兵。”

    “董將軍,我的新羽林軍,隨時都可以戰斗。不過,我想再問一次,我的新羽林軍,不懂一般的比劃什么的,出手就要了人命,你真的想要比試一場?要知道。今天是迎少帝回京的日子,若死了人可不太好,會嚇了少帝啊。”

    “戰場撕殺,有所損傷是無可厚非。若說比武死人會驚嚇了皇帝,董某卻說未必,能夠上位為皇的,哪一個不是有膽色有擔當的皇帝?區區死幾人罷了,皇帝若因此而吃驚。那么這個皇帝也不要也罷……”

    董卓說這些話,有點大逆不道了,很明顯的。道出了對少帝的不滿。

    “既然董將軍一意孤行,那么我也沒話可說了,別說到以后什么的,那過得了眼前這關邊可偷笑了。”劉易給董卓先打一支預防針道:“到時候,別因為死的士兵多,便要耍花樣就行了。”

    “無知!”董卓氣惱的罵了一聲道:“為了向皇帝、向群臣展現你們新羽林軍的戰斗力,所以,我方派出四千騎兵與你們進行決斗。咱家就算要耍花樣。也會現在玩,事后再玩,有什么意思?怎么樣?敢不敢應戰?不敢。你們新羽林軍便給咱家解散,讓我們西涼軍駐進皇宮保護皇上。”

    董卓此言一出,又讓群臣一陣嘩然。大家的心里都暗罵,這個董卓果然是一個囂張的小人。尼瑪的,四千騎兵對劉易新羽林軍的兩千人?這樣的決斗公平么?看看,劉易的新羽林軍,清一式的步兵,董卓的騎兵對著新羽林軍的步兵,董卓本來便占了便宜,現在。居然還要增多一半的兵馬,這豈不是明著坑害嗎?再說,眾臣的心里,其實對新羽林軍對上同等兵力的西涼鐵騎,這個勝算本來便不大,如果說再增加一半的兵力。那么新羽林軍豈不是最終都被董卓的騎兵虐殺的份?***,見過無恥的,但卻沒有見過像董卓這么無恥的。

    可是,大家都心里都知道董卓的無恥,但卻沒有一個人及得上董卓。只可惜,現在形勢比人強,別看劉易和董卓在對持,似乎和他們無關的樣子,如果董卓真的翻臉不認人,要對大家動粗,那么大家誰也沒話可說。換轉了是他們,現在領著號稱二十萬鐵騎大軍在眼前,或許,他們會更加的囂張,更加的不講道理。

    劉易對于董卓眼睛都沒眨一下便增加了一半的兵力,這讓劉易感到有點無語,久久不能應話。

    “給句準話,要是認輸,要不就開始比武!”董卓似乎為自己突然的主意覺得很是行意,心里一邊想著坑死你劉易丫的,一邊嘴上又激將道:“你們不是說新羽林軍,以一擋十嗎?董某沒有派出兩萬人馬和你們比武,已經算得上對得起你了。是戰還是從皇宮里從此消失,你給一句準話。”

    “我們新羽林軍,就沒有不敢應戰的!希望你看到你派出的騎兵集體的尸首的時候,還能保持你現在的精神狀態。我也給你透一個底,之所以我要向你提出真打,那是因為新羽林軍,不董比武,只能殺人,如果你們死了人,以及再輸了,便不得再留難少帝。不準再阻饒我們離開,要不然,你會被全大漢的人看不起。”

    “哈哈,狂妄!”董卓狂笑道:“見過狂的,還真的沒見過像你這樣狂的。還以為你真的贏得了?我再多加一個條件,剛才,參加過比武的三將,不準再參加戰斗。”

    苛刻!絕對的苛刻!要知道,董卓有著二十萬大軍,從中能夠抽取得出多少精悍的騎兵?抽出區區三幾千精銳的人馬,個人騎兵的戰斗力,估計也不會遜色于新羽林軍的全武將士兵。如果是換轉了是別人,會答應和董卓的騎兵戰斗才怪了。

    但劉易卻也不為所動,只是平靜的道:“行!我答應你,剛才的太史慈及顏良、文丑可不參加接下來的戰斗。”

    “好!一言為定!現在,請太子太傅派出你的兵馬,我們在陣上等著。”董卓聽劉易居然真的答應了,不由一口咬定道。

    “先不要一言為定,你如果還有什么苛刻的條件,現在可以再提。”劉易像要善意提醒董卓道:“當著皇帝及眾臣的面,希望董將軍做人能有一個準繩,別一會又增加一點什么。”

    “沒了。小半個時辰后,正式開始,戰斗雙方,生死不限,生死無怨,各安天命,誰死了。便怨他的命不好。事后,你我都不能再追究責任。當然,記得履行你的承諾,若敗后。便要解散新羽林軍,你劉易,從此不能再踏進皇宮一步。”董卓重提了之前的協議道。

    “這是一定,我只是想和董將軍說,劉易剛才沒有參加比武,所以,可應該可以率新羽林軍參加戰斗?這次戰斗。我劉易會親自上場。”

    “你親自上?”董卓倒沒有想過劉易要親自上場,這讓他聽了不覺心里一凜,在這個時候,他又想起了劉易可是比武招親第一名的啊,相對而言,劉易便是真正的武功天下第一,劉易親自參加,或許。可能會發生一點什么的變故,畢竟,他這些常年在邊境的官兵也聽說了有關于劉易的許多事。有時候,人的名,樹的影,劉易親自上場,怕士兵們都怕了劉易的武功。

    可是,董卓剛剛才說了沒有什么的要求了,不想卻讓劉易鉆了一個空子。

    可董卓轉念又一想,覺得讓劉易一起參加也不是不可以啊,他的四千騎兵對著劉易新羽林軍的士兵,這可是占著絕對的優勢。反正,大家早已經公然的議定,劉易便是一個關鍵人物。如果劉易在戰場上被殺死,那么,誰也沒話可說,這樣的情況。也是董卓所想要的,只要劉易一死,那么,便誰有誰敢挺身而出和他作對?到時候,在洛陽擁有二十來萬的騎兵,縱是四世三公的袁家,又豈不是任由自己的勢所懾?到時候,在朝中相信沒有誰敢再反對自己,這袁隗,也將會是任由自己拿捏的人。

    “行!那就這么說定了。”董卓一拂袖,居然就如此離去,連向皇上請辭的面門話也都不說了。

    董卓一走,就輪到了群臣開始跳腳大罵了起來,他們罵董卓的囂張無禮,個別人或可笑奏言,希望馬上派人去拿下董卓,以治董卓輕君、欺君之罪。這些家伙,剛才董卓在這里的時候,他們屁都不敢放一過,現在董卓的人都走了,他們便開始跳出來,背后議論紛紛。

    許多人,還示好似的,向劉易進言,他們覺得,劉易本不應該答應董卓的比武,或者董卓的苛刻條件,反正,有不少人在做著冷眼旁觀的時候,也有人對劉易表露出擔心的。

    對于另外一部份人,他們認為,只要少帝沒事就好,把少帝交由董卓護送回京又如何?此處離洛陽京城已經不遠了,不用半天便可以走到,誰護著少帝回去還不是一樣,非得要和董卓發生沖突?也不看看董卓現在的實力,號稱是足足二十萬騎兵啊,看看前方,一眼看去,全是董卓的人。不少人認為,現在開罪了董卓,就怕董卓會記在心內,日后,日子怕不會過得愉快。

    對于這一類人的短淺目光,劉易是懶得去和他們多說的,更加不屑一顧。

    劉易知道,如果自己和董卓一相遇,便流露出膽弱,任由他想怎么樣便怎么樣,那么,董卓便會得寸進尺,特別是如果把少帝交到他的手上的話,那么想再要回來,便不可能了。最讓劉易擔心的,如果董卓借護送皇帝回京,回京之后,卻不把少帝交出來,而是直接率軍護著少帝進入皇宮,直接把他的軍隊,整編為禁軍,那個時候,少帝在董卓的手上,他說什么話,都是少帝所說的,那么,董卓便如歷史上一樣,很順利的,便當上了相國、太師,當然,都是他自己自封的。

    反正,一開始便服軟的話,今后,劉易想要扭轉局勢怕是不太可能了。如果,此時在有條件之下,狠狠的打擊一下董卓,讓董卓在京城知道,并不是只有他一個人獨大,讓他知道,在洛陽京城,并不是全由他一個人說了算,最少,還有人會讓他產生顧忌。

    自然,有人擔心有人歡喜。袁隗便是希望劉易一去無回,一死百死。但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有人是不置可否的。他們便是曹操、袁紹以及曾經參加過在洛陽城西外針對劉易的圍殺的將領及士兵。

    他們都知道,劉易的新羽林軍,別看是步兵,但是,那些全是重甲士兵,一般的刀槍根本傷不到要害,另外,那怪怪的長刃寬面,人手一柄的厚重大刀。似乎能夠克制騎兵。當初,在他們的騎兵沖擊之下,兩千人馬一個照面便被打敗。應對董卓的騎兵,應該也會有同樣的效果。

    西涼鐵騎。的確是目前最強的騎兵兵種之一,西園八校尉的騎兵,或者比不上西涼鐵騎那么有戰斗力。可是,縱是再強的騎兵,面對新羽林軍的刀陣,面對一齊揮出,一往無前的陌刀。他們西涼鐵騎再精銳,也只有死路一條。最不濟,新羽林軍該可立于不敗之地。

    所以,曹操等人并不多說,只是在冷眼旁觀。立場上,他現在當然也不能跑去向董卓說明劉易這支新羽林軍的厲害之處,所以,現在就唯有冷眼看著。另外。曹操也想看看,看看能否找出劉易這新羽林軍的缺點來。

    曹操幾經艱苦,最終也被他搞到了一柄陌刀。他對于這種殺器頗為心動,他覺得,自己是否也要組成這樣的手持陌刀的一支軍隊?不過,打造一柄陌刀所要用的材料太過驚人,需要大量的礦石鐵綻。還有,打造重甲要花費的錢財,也是一筆天文數字,這些,都不是曹操目前所能承受,所能做到的事。

    這個。其實也是劉易不敢暴光了陌刀的真正原因。要知道,并不是人人都有來自于皇帝小金庫的支持,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像劉易這樣,在洛陽賺取了那么多錢物,才有了人手一柄陌刀的可能。

    當然,就算他們有著人力物手。弄出了重甲及陌刀,但是,最重要的士兵兵源,卻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要知道,陌刀可不是一般人都掄得動的,這個,對將士的要求非常重要。一般的士兵,穿起幾十斤重的重甲,還要手提幾十斤重的陌刀做出各種動作,是很困難的,甚于乎,身上掛著上百斤重的兵甲,士兵們都舉步為艱。所以,劉易也不怕把陌刀的使用方法讓大家都知道。

    劉易打元清讓跟來的王越弟子留下,陪同太史慈、顏良、文丑、王越等人留下看護著少帝和陳留王,劉易則開始親自領軍,把兩千人馬引到了兩軍陣著的一片空地上。

    董卓說小半個時辰后開始戰,此刻他返回了他的中軍大帳,估計是正在挑選四千人馬,前來和劉易戰一場。

    劉易領著人馬,齊步走到了兩軍陣前的中央地方,看了看,然后選取了一個突起的小坡,作為自軍列陣的陣地。

    此時,已經是上午,早上出發前,遇到董卓大軍的時候,大地上還有一片薄霧,但現在,早已經被天上掛著的驕陽給驅散了。

    劉易所在,一會和董卓軍相對的時候,正好是迎著陽光,這對于劉易一方來說,不太好。但是,兩軍現在是東西相隔,劉易也沒有了方向背向上的選擇。不過,正對著夏日的陽光,也并不是全是壞處的,因為,陌力寬厚,刀面打磨得如鏡子一般平整,所以,面對太陽的時候,可以拿刀當鏡子來使用,直接給對方的騎兵反射陽光,影響他們的視光。在他們稍為一分視的時候,相對方的人,也會被刀面的反光影響他們的視覺,只要他們有一剎那的分神,便是要了他們性命的時候。

    劉易所選的列形陣地很奧妙,占著一個小坡地,中軍就撤在山頂上。

    當董卓的騎兵沖殺過來的時候,要爬上一段也不是太陡峭的坡地,雖然不是陡峭之地,但戰馬要沖殺上來,還是會綬一綬的,就在這綬一綬的并系,便可以減少許多騎兵的沖擊力,再加上被刀面的反光影響了他們的視覺,當他們殺到陣前時,相信許多人都只是在失神一下的時間,被早在蓄世以待的新羽林軍一刀兩段。

    劉易也不做過多的準備,先讓軍士們熱一熱身,就像反世比賽運動之前的勢身動作一樣。

    面向著董卓騎兵來的方向,劉易讓士兵們各己列成兩列,一字排開,如此,相當于是千人長的一條防線。這樣做的目的,便可以吸引董卓的騎兵也一安排開,如果他們就排成如此的一條長蛇進沖殺來的時候,這就相當于一個士兵要面對前面的三、四個騎兵而已。而且,士兵們的間隔很巧妙,剛好可以讓對方的騎兵排著來,除非騎兵迂回到兩側,從后面殺來,否則,他們就只會像排隊一樣前來送死。

    在劉易列好陣勢等著的時候,董卓的人馬之中,終于開出了一支騎兵來。

    一時間,號角響起,聲震原野。

    劉易騎著白色的戰馬,在新羽林軍陣后,凝立不動的盯著前方,不動如山一般,等著他們前來攻殺。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