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也要一起娶了!
    聲音轉柔,目光深切的看著她道:“對不起,夫人,并不是我劉易要強迫夫人如何,我……我只是想夫人也要好好的為自己今后的生活著想一下。我的語氣說得重了,請夫人千萬別見怪。”

    “可、可人家真的不能啊,策兒都那么大了,還、還怎么可能與你……我、我不想對不起夫君孫堅……”吳夫人的淚水還是涌了出來。

    “傻丫頭!”劉易見狀,不顧一切的把吳夫人擁入懷內,趕緊為她拭著眼淚,哄道:“別、別,千萬別哭,要是覺得委屈,那你就咬我一口。我跟你說吧,孫堅的確是一個頂天立地的英雄,他能夠娶你為妻,這也是他的榮幸。我也相信,他很愛你,你也愛著他。可是,真正相愛的人,肯定不愿意看到對方孤苦一輩子的,如果孫堅九泉之下知道你為他所謂的守節,而苦了自己,他也不會快樂,真正相愛的人,是為了對方能開心快樂的過日子,而不是自私的要你守節,明白么?”

    被劉易抱在懷里,吳夫人沒有太過掙扎,也許是她不方便做出太大的動作,但伏在劉易的胸膛,不覺間她恍惚有一種小時候躺在父親懷里的安然感覺。被這個比自己小得多的小男人叫自己傻丫頭,也讓她感到有點怪異。

    “別、別這樣……”吳夫人還是出言想制止劉易的擁抱。

    柔柔膩膩的嬌軀,舒服得劉易都不想放手。

    “聽我說。”劉易擁著她道:“我真的不是在強迫你什么,我現在只是向你表明我對你的感情態度罷了。你放心,男女之間,強扭的瓜是不甜的,給你時間,直到你哪一天覺得跟了我會幸福,心甘情意的與我好的那一天,我才會要你。絕不是現在。你自己也好好想想,如果你真的覺得不能接受我,不會愛我。不能與我在一起,我一定不會留難于你,你想怎么樣便怎么樣,就算你想離開我。要去什么地方,也都由得你。我劉易可以用人格保證。”

    吳夫人聽了劉易的這一翻話,心里稍安,伏在劉易的胸膛里不再亂動了,心里面也隱隱的覺得。其實,有這個壞家伙作為下半生的倚靠。這未必是一件壞事,看他對身邊的那些女人,似乎始終如一的愛顧,她不得不相信,劉易對她的愛是真的。想到了劉易對她的種種照顧,她的心里竟然有一種甜絲絲的感覺。

    不過,冰雪聰明的她。卻也聽出了劉易話中的語病。這壞家伙,嘴里說著不會強迫自己,可是他剛才的樣子那么霸道,就似要占有了自己似的。還有,都把人家硬抱入懷里說不強迫自己,這、這還不算強迫么?人家怎么說都是一個女人啊。男女授受不親,這樣子算什么?還還有……他說什么的哪一天自己不會愛他不能與他一起的時候便讓自己離開。可是,那一天是哪一天?可不可以這樣理解?自己一天不喜歡他不愛上他。他就不準自己離開。等人家喜歡愛上他了,那又怎么會再離開他?

    這小男人,還真的壞透了。

    一會,吳夫人的胸脯真的脹得不行了,感到有少許酥酥的,她不由低頭偷看了一下自己那壓在劉易胸膛的酥胸,發現那隆起的一點之處,因為擠壓,竟然滲出了一片汁液,把她衣裙都弄濕了一片,熱度冷卻,讓她也覺得酥胸有點涼涼的,幸好,她今天穿著白色衣裙,白色的抹胸,那乳白的汁液才不那么顯眼。

    她急忙努力推開了劉易,故意板起臉道:“好了,這事就說到這,是你自己說的,沒有人家同意,人家沒有真正喜歡愛上你,你可不能再對人家隨隨便便的動手動腳,再像今天這樣,人家……人家以后都不理你了。”

    她雖然說著似拒絕的話,但無疑是等于答應了劉易,劉易也聽明白其中的意思,終于有點喜形于色的道:“好好,以后,我都聽夫人的。”

    “那你現在出去,沒有我同意不準你進來。”吳夫人沖劉易白了一眼道。

    “哦,咦?不對,你跟我說了事,可我還有正事沒和你說呢。”劉易還沒有與吳夫人說如何醫治的事,還得要與她好好的解釋要她同意才行啊。

    劉易與她挑明自己對她的心思,就是為了讓她可以答應這樣的醫治方法。要不然,以這古代女子的保守觀念,又豈肯讓人看她們的私處?更別說要觸摸要用鴨嘴夾弄開她的幽谷為她清理里面的異物了。哪怕劉易是醫生郎中,想吳夫人也絕對不會同意的。

    現在,與吳夫人的關系,似乎有了一點進展,只要她答應同意了,只要她成為自己的女人,那么,這事兒才不會有問題,一切都順理成章的為她醫治。反正,自己都是她的男人,讓自己看看摸摸弄弄,她自然是能夠接受的。

    趁熱要打鐵,趁現在與她說說,讓她有點心理準備,如此,也利于讓她喜歡上自己。

    不過,吳夫人卻很急的樣子,沖劉易嗔道:“什么正事?你、你這壞家伙還能有什么正事?不聽不聽,你出去。”

    “好好,那待會再說,我先出去。”劉易看吳夫人都憋紅了臉,以為她是想要小解,只好轉出走出去,嘴上卻故意喃喃道:“不就是小解么?有什么不好說的?你說是小解,我不就回避了……”

    吳夫人隱隱聽到劉易的喃語,不禁羞得面紅耳赤,還別說,還真的想要小解了。當然,心里不停的沖劉易的背影罵著,壞蛋,小壞蛋!女兒家的私密事宜,他、他怎能亂說?大壞蛋!

    吳夫人雖然腹痛,但也能自己行動,特別是有劉易元陽真氣的舒緩,并不會影響她的正常活動。

    她先是把船艙的門關了起來,在一角找到了一只尿壺,趕緊嘩啦啦的放輕了二兩。

    小解完后。她便把衣領解開,呼拉一聲解放出被抹胸束縛的一對渾圓雪球。

    果然,比平時幾乎脹大了一半的嫣紅一點。正絲絲的滲出一滴滴雪白之液。觸摸上去,鼓脹得都有點硬實實的樣子了。

    她見船艙的地板都鋪了地毯及被褥,自然不能就擠到了地上。幸好,甘倩與易姬把許多酒食都擺放到了廳中的矮幾上。還有碗。

    她急急的拿起一只碗便想擠,可轉念一想,擠出來放在這里,若被劉易他們看到,豈不羞死?但是不行了。胸脯鼓脹得痛了,還痛得厲害,她忽又看到矮幾上有一只酒壺,拿來一看,空的,還沒有溫酒,所以,酒壺內沒有酒。不管了。先裝著。一會拿去倒掉。

    她把酒壺冰冷的口子對準了那嫣紅一點,然后就滋滋的擠了起來,一道乳白的汁液,如箭一般從那嫣紅射出,直入酒壺。

    劉易這時,一出到外面。就被長社公主拉去了為她們烤魚。陰曉把船撐到了湖中,便任由船只在湖中飄泊。不用再多管了。而有她這個洞庭湖的女水盜在,要抓魚就容易多了。根本就不用元清與長社公主再釣。拿來了一柄魚叉,撒了一些漁餌到湖中吸引魚兒前來,她便眼疾手快的把魚兒一條條的叉了上來。

    幾女當中,長社公主、易姬兩女,她們吃倒是在行,但是卻不敢殺生,看到元清、黃舞蝶、甘倩她們在殺魚,她們都不近,只好在甲板上生火燃炭,但這些,她們亦不在行,久久都沒能弄燃炭火。還而把嬌嫩的臉蛋都弄黑了,剛剛才洗浴完出來的她們,居然弄出了一身香汗。

    這一次沒叫侍女一起來,一切都是大家動手,所以,長社公主與易姬見到另外的幾女都能幫上手,她們也想為晚餐出點力,可是,她們卻越幫越忙。

    陰曉見魚兒差不多夠了,便住了手,見兩女還沒有弄燃炭火,不由笑她們道:“哎呀,公主,易姬妹妹,或許夫君的烤魚很好吃,可是,你們再不能把炭火點燃,那可不是吃烤魚,而是吃生魚了。”

    面對陰曉的取笑,長社公主與易姬都沒話可說,有點尷尬。長社公主把手上的引火石扔掉,使性子的道:“不生火了,你們來弄,我們去拿酒來溫熱總行吧?走,我們去拿酒。”

    她拉著易姬不顧而去。

    “哈,火都沒點著,如何溫酒?”陰曉有少許壞焉的笑了一聲。

    長社公主與易姬沒有把她的取笑放在心上,因為,她們早從陰靈珊的身上領教過這種取笑。她們甚至有點懷疑,陰靈珊的精靈古怪,極有可能就是傳自于這個姑姑陰曉。哼,看她那得意的樣子,等晚上讓夫君好好的治治她,看她還有沒有這么能。兩女亦無不有少許懊惱的想。

    劉易剛好出來,見狀只好安慰了她們一句,并接替了她們的工作。

    不一會,劉易弄燃了炭火,一手多用,一起把十多條元清她們殺好清洗干凈的魚兒放到了燒烤架上烤烘。

    正所謂吃過翻尋味,其實平時劉易亦常弄些好吃的東西與眾女一起共享。這些什么燒烤工具,早已經讓眾女見識過,長社公主與易姬、甘倩,為了與劉易重溫當年在這小湖澤邊的溫馨。為了準備這一次烤魚宴,她們早就把一切工具都準備好了。

    魚本可生吃,所以,不可燒得過熟,太熟了,便失去了魚兒的鮮美味道。最好就是剛剛熟的時候不吃最好了。

    然而,烤魚很講究火候,與蒸魚、水煮魚不同,既要烤得外表金燦燦,焦而不爛,但里面的魚肉卻又要剛剛熟,再抹上鹽巴,簡簡單單的便是天下美味。

    烤魚,不用姜蔥等物來去腥,因為在烤的時候,已經把魚的腥臊味都去掉了。有時候,連油都不用,如此才更具原汁原味。

    當然,若用鍋煎魚,則要多下油,讓魚皮不粘鍋,如此才可煎出完整不爛好看又美味的魚來。

    只見不用多久,船上便飄蕩出一陣陣讓人口舌生津的魚香來。

    這是劉易暗用真氣加特,用真氣催火,才使得如此快。

    一聞到烤魚香味,陰曉就首先忍不住。一條才八分熟的烤魚便被她搶了去。

    以吃了一輩子魚的她,對吃魚自然是很講究的,一般的制作不好的魚。她還真的看不上眼。她原本對于長社公主、易姬她們吹吁說劉易的烤魚很好吃,她還不以為然,認為劉易有時候搗弄出來的新奇食物的確很好味,但是劉易畢竟不是專門做食的伙夫。做魚來吃食,不是老資格的人根本就難以做出真正美味的魚來。

    極有可能是長社公主她們發花癡,認為夫君做的就一定好。

    可是,先是聞著飄香的味道,那種略焦。帶著一股清香的味道時,她的信心就動搖了。烤魚,對于她這個水盜漁民來說,并不是什么新鮮的事兒,可她還真的沒有見過像劉易烤出來的這么清香的烤魚。

    她試著撕了一點被烤出油來的魚肉,放進了同樣讓劉易想咬一口的鮮紅小嘴里,輕輕的嚼了幾下。

    轟的一聲,那種魚鮮清香。在她的嘴里回旋。嫩滑不燥的魚肉,似入口即化,那金燦燦的焦皮,咬嚼下去,發出清脆的“卡咯卡咯”的聲音,脆!但跟著似冒油。一股濃香散發出來,接著就化。清香濃香,沖擊她舌尖的味蕾。

    “哇!太好吃了!”她不再顧及憂雅的形象。有點猴急的,一個大美人,淑婦,居然做出了狼吞虎咽的動作,也不顧魚肉灼熱的熱燙,就幾下子,她便把一條魚解決了,只乘下一條白白的魚骨。

    不愧是吃魚大的人,一條足有一斤多重的魚兒,眨眼間便被她吃得干干凈凈。讓劉易都有點瞠目,自愧吃魚的速度及不上她,要是自己像她那樣吃魚,非得要被魚骨刺破嘴巴。

    “這條也是我的。”陰曉不容分說的,又搶過了一條。

    “酒呢?這么香的烤魚,怎么能沒有酒?公主,易姬妹妹,你們拿酒拿到什么時候?”陰曉頗有點江湖兒女的豪爽之風,心理陰影盡去的她,此刻可能才是她真正的真面目,豪爽直率,有股江湖氣。

    “哎呀!你怎么就吃起來了?原來不是對夫君的烤魚不屑一顧的么?別把我的也搶了。”

    長社公主與易姬,準備拿酒來溫熱的,可是她們到了船艙,發現船艙門關了起來,從里面關死了,她們敲門,吳夫人在里面,讓她們等一會。

    兩女只好等了一會。

    那時,吳夫人正在努力的擠奶,裝了整整一壺。

    酥胸的脹痛消去,她才松了一口氣。

    長社公主與易姬在外面催促,她只好手忙腳亂的整理好衣襟,她與小吳來得急,沒帶換洗的衣服,當然,沒事也沒有人會把時刻把衣服帶在身邊的,她胸前的衣襟被乳白的汁液弄濕,衣服也是白色的,所以并不是太顯眼,可讓吳夫人有點尷尬的是,若留心看,會發現弄濕了的衣襟,竟然有點透明,當真要認真看,會看得見那隱隱約約的兩座玉峰的輪廓。

    嗯,憑她酥胸的高度,想不讓人注意都不行。別說有劉易這對她有企圖的男人在此了,就是面對著這一眾女人,她都感到不好意思,羞人啊……

    所以,慌急之間,她沒來得及把那壺奶藏好就去把門開了,然后急急的返回船艙邊躺下,想用被子蓋住,不讓別人看到。

    長社公主與易姬受烤魚香味所誘,也不顧細看,只要招呼了吳夫人,請她一起出來吃烤魚,然后一人拿著兩只酒壺,一人抱著兩壇酒便走出去。

    長社公主拿兩只酒壺,還順帶拿了一籃子酒杯。

    陰曉見她們拿酒出來了,急急的邊吃魚邊伸手道:“先來一壺酒。”

    “不給你。”長社公主白了陰曉一眼,似在要報她娶笑自己與易姬的事,使壞的遞給她一只空酒壺,沖易姬眨眨眼,道:“大家都忙著,酒都沒裝壺,沒溫,你要酒就問她要。”

    陰曉知道長社公主在惱她,沒在意,把酒壺放在甲板上,專心的對付手上冒著熱氣的烤魚。

    “來來來。魚烤好羅,手快有手慢沒,再不來,要被某個貪吃貓吃光了。”長社公主一邊向在另一邊清洗魚兒的幾女打招呼,一邊把酒壺等放下。

    她放下之時,卻咦了一聲,發現一壺竟然是裝著酒的,她可沒有裝酒進去啊,誰裝的酒?但她此刻無暇顧及酒的事,迫為及待的從劉易手中搶過了一條烤魚。

    “別急別急,管夠,小心別燙著。”劉易一邊翻動著手上的烤魚,一邊向眾女打招呼,“小吳姐姐,把吳夫人叫出來吧,一起熱鬧。”

    “嗯……”小吳羞怯的應了一聲,進船艙去扶吳夫人出來。

    不一會,劉易烤了一輪,見眾女搶著。一邊吃一邊大贊著好吃,一個個心滿意足的樣子,不由也有幾分滿足。

    接過元清遞來的絲巾拭了拭手,覺得有點口喝了,待在火堆邊上,的確容易口干。

    隨手拿起一旁的酒壺,看也沒看的大灌了一口。(未完待續。。)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