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喜歡就得說
    怎么說,杜娘都是一個女人,并且,非常清楚自己是一個怎么樣的女人。//歡迎來到閱讀//她也怎么說,都是一個過來人。見過無數對她有歪念的人。

    要不是她本性貞烈,外柔內剛,怕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占了大便宜了。

    連郭嘉都知道自己的娘親姿色出眾,惹人注意,引人起歪念。她自己又豈會不知道?她一直來,都非常小心的保護著自己,與那些敢對她有歪念的人周旋。從來都不肯讓自己真正的吃虧。

    以前,最危險的一次,就是還在城里的時候,為了支持郭嘉讀書,自己把家里能賣的東西都賣光了,后來實在沒辦法,只好開始為別人做一些針線活過日子。城里的一家富戶人家,那家的老爺,就是看上了她的美色,高價請她去干活,卻想剩機占有了她。要不是她寧死不從,驚動了別人,怕她早已經受辱了。

    就是那次,她得罪了那家的老爺,那老爺揚言說不從了他就整死郭嘉,如此,她才不得不帶著郭嘉逃離那縣城。到了穎川書院附近的一個小鎮去生活。

    她到那小鎮去,其實也是有原因的,因為鎮上,有一戶人家曾受過郭家的恩惠,如今她母子落難了,投靠那戶人家,如此她與郭嘉才有可能到那小鎮去落戶。當然,那戶人家本就是一戶貧苦人家,對她的幫助并不是太大,只是有一個依靠,讓她母子不用受人欺侮而已。真正要過生活,還得靠她自己的雙手。

    而像劉易這家伙,一見到美女就不自然而流露出一種色態,杜娘又豈會看不出來?只不過,她一直都裝作糊涂罷了。

    當然,如果杜娘是那種水性揚花的女人。對于像劉易這樣,有身份地位,并且,自身又是一個這么風流俊俏的公子哥兒,一般的婦人。早就與其媚來眼去。早已經一拍即合,早勾搭在一起了。

    可杜娘是什么人?豈會給劉易假以辭色?但是,她知道,劉易或許不是壞人。并且,劉易的身份地位,如果他真的是一個壞人的話,要得到她,哪怕是用強。她都絕對不能反抗,因為,她自己的身家性命事小,自己的兒子也拿捏在人家的手中啊。所以,她只能裝作糊涂,裝出根本就沒看出劉易對自己的企圖,裝出根本就不知道劉易的心思。

    嗯,如果說,劉易當初在洞庭湖新洲就治好了她的病。那么她一定不會再要和劉易見面。一定會想辦法與郭嘉逃離,離開劉易遠遠的,因為,當初劉易看她的眼光,讓她覺得太可怕了。那種毫不修飾的占有目光,讓她感到驚怕。

    但是,她的病當初并沒有馬上就治好,并且。她又知道了,自己的兒子患了一種比她更嚴重的病。她后來聽張芍說了。是一種叫什么的先天性疾病,有遺傳的原因,郭嘉的父親,可能就是因為這種遺傳的癡病而英年早逝的。如此一來,她就不能逃避了,更加不能想著要離開劉易遠遠的了。

    她只能暫時留在洞庭湖,一開始,她盡可能的想,不要與劉易的人有過多的接觸,也不想過多的接受劉易太多的恩惠。但是,她沒有想到,劉易與自己的兒子一走,就走了這么久,與她差不多一年沒有見過面。這讓她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不用擔心劉易會對她怎么樣。

    她當時,還真的擔心劉易會對她如何如何……

    但是,她自己也沒有想過,張芍她們會對她這么好,通過與張芍等女的接觸,她從側面了解到了劉易是一個怎么樣的人。

    聽張芍等女所說的,似乎,劉易這個人的確不錯,并不是當真的是那種貪花好色的下流之徒。呃,貪花好色是真的,但不是下流無恥之輩。

    她也聽說過了許多劉易與別的女人的事,都是張芍她們與她說的。特別是聽張芍說了劉易與眾多有夫之婦的事之后,使得杜娘就像是一潭清水中被注入了一股濁流,讓她的心境不能再保持平靜。

    說真的,她努力的保護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兒子,為了郭嘉。但是,她過得真的很苦很苦,一個十七、八歲的女人,要帶大一個小孩子是多么的不容易啊。特別是小郭嘉還不懂事的時候,她差點煞不過來。那時候,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夫君還在,多么希望能夠有一個堅實可靠的臂膊。

    每當深夜,幾度夢回,淚濕枕邊?

    說真的,如果她不是有一股信念,她早就受不了那種罪,她傍徨無助,她孤苦無依,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當然,因為苦,反而讓她更加的堅定信念,憑自己的雙手,把孩子撫養成人,到現在,終于有出頭之日。

    可她聽了張芍等女說的與劉易有關的故事之后,她的心,就不禁有點不平靜了。

    她想到,自己與劉易的一些娘子,似乎也相差不大啊,人家都可以接受劉易,自己為什么就不可以?嗯,如果劉易真的如那些女人說的那么好,是一個值得依靠的男人,自己為什么就不能為自己的后半輩子考慮考慮呢?

    有時候,她不知道不覺的就代入張芍等女的角色中去。

    人家張芍也一樣苦,年紀輕輕的時候,夫君就不幸離世,自己還有一個兒子寄情,可張芍那時候有什么?以淚洗面幾年,悲痛欲絕,甚至想到要求死。可是,人家還不是那樣煞過來了?人家不是一樣可以接受了劉易,并與劉易生了一個兒子?

    除了張芍,還有像鄒氏、丁夫人等女,嗯,還有益陽公主,她們都有著一個不幸的過去,可人家現在卻能與劉易在一起,有一個依靠。她們都可以,自己為什么不可以?

    每當她想起劉易曾經對她灼灼的目光,她都不禁有點兒心動。

    當然,對她有灼灼目光的。并不只有劉易,以前碰到過許多人,都對她有企圖,可是,以前的那些人。并沒有給予她太深刻的印象。唯有對劉易,她的心里有一種揮之不去的印象。所以,她的心里有點心動之后,腦子里的影象。或者說如果自己想找一個依靠的對象,其實就是劉易。

    很俗套,任何一個女子都差不多是這樣,不管是什么的女人也好,不動心則已。動心了的話,都不是說隨便對一個人動心的。

    姐兒愛俏嘛,一般的女人,絕不會對一些窮矮丑動心的,有選擇的情況之下,肯定是優先選擇高富帥。

    相對來說,劉易,就是高富帥,所以。杜娘動心的話,又剛好碰到了劉易,那么,自然而然的就把劉易作為一個理想對象。

    以前,她生活艱苦。她自然不會再多想什么,一個有原則,有信念的女人,又自強堅貞的女人。在艱苦的時候。肯定不會多想什么。可是,到了洞庭湖之后。她不用再為生活的事煩惱擔心,再不用苦苦的過日了。再在一些事的引發之下,她不自覺的,偶爾便會有夢想了。

    正如劉易所說的,杜娘其實并不老,才這么三十來歲的年紀,正值女人的花樣年華,正是一個女人的虎狼之年。

    平時,沒有機會,生活所迫,沒有過多的精力去多想什么,可一旦空閑了起來,自然就會有一些胡思亂想了。

    女人如水,多愁善感。無所事事的女人,最寂寞。

    不知不覺的,杜娘便有了春夢。

    她其實,對于劉易,既怕見又想見,怕是怕見了劉易,自己受不了劉易的挑引,想是因為她真的感到寂寞了。

    一個女人,怎么能夠沒有了男人?哪個女人不想有一個堅實的依靠?

    所以,現在見到劉易,杜娘的心亂了。特別是看到劉易似乎真的有著深深企圖的時候,她真的心亂如麻。

    但話說回來,若想杜娘真的不顧一切接受劉易還真的有點難。因為,杜娘并不像張芍,也不是鄒氏、丁夫人、甘倩、張夫人等女。

    人家張芍雖然與她一樣,都是夫君早逝的守寡之婦,可人家張芍沒有孩子,只要她可以接受劉易,便不會再有后顧之憂。可她呢?她已經有了一個成人的兒子。她就算想要男人,也不得不要考慮到自己兒子的感受,不能隨意決定自己是否要接受一個男人。

    像丁夫人、甘倩,她們雖然已經是有夫之婦,可是,她們與她們的夫君,都是有名無實的夫妻,她們對她們的夫君,也說不上有什么太深的感情,碰到劉易,與劉易相愛,然后離開原來的夫君,與劉易在一起,這里,并不能說明她們有什么的過錯,相反,會讓同作為女的人杜娘感到佩服,佩服鄒氏、甘倩、丁夫人等女追求自己真愛的勇氣。

    她不行啊,她真的不敢想象,不知道如果再碰上劉易,再被劉易挑引的時候,要不要不顧一切的接受劉易,她擔心,擔心自己的兒子郭嘉會因此而厭棄她的這個娘子,怕與自己相依為命十多年的兒子從此而看不起她這個娘親。

    杜娘的心里有許多顧慮,所以,她只想在劉易的面前保持一種常態,不想讓劉易看出她早已經心動的樣子。

    可她從張芍等女的口中得知,知道劉易這個壞家伙可是一個色膽包天的家伙,張芍等女,也曾隱晦的與她說過,像她這樣美麗的女人,怕她的夫君肯定會有什么的歪主意。

    劉易并不知道杜娘的心里真正心思,也不知道杜娘的心里為難,不知道她已經有點心動只是擔心郭嘉不能夠接受的顧慮。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因為,只要把話說過了就好,把話挑明了,那么就一切都迎刃而解。

    劉易現在,也沒有了要慢慢的挑動一個女人的心態了。他現在只知道,喜歡,就要去表白,至于表白了能不能達到自己的目的則兩說。總之,不說,就永遠不會有機會。

    但現在,劉易也并不急。

    握著杜娘那柔若無骨的玉手,輕輕的捏著,然后微微的閉起目,把著脈道:“夫人的身體。的確要比當初剛到洞庭湖新洲的時候好多了。體內的五臟六腑,也調養得差不多。現在,就只差最后一步的治療了。只要我幫夫人用內氣把夫人體內積淤的經脈打通,再用內氣調養一段時間,那么夫人就不用再吃藥了。以后。夫人就像一般的健康女人一樣,不用再有動一動就氣喘無力的現象了。”

    劉易現在說的是真話,輸了一道元陽真氣進了杜娘的體內,感應著杜夫人體內的情況。

    “真的?”杜娘見劉易閉著眼說話。她才敢抬起臉,正正的看著劉易的俊臉,有點開心的道。

    “呵,我什么時候騙過夫人?在洞庭湖,我說夫人的病可以治好就可以治好。”

    “哦。那、那現在可以……可以放手了吧?”杜夫人被劉易握著手,心頭一顫一顫的,只想快點抽離劉易的掌握。

    “嘿,夫人別急,我還有話要對你說。”劉易睜開眼,與杜夫人正正的對著道。

    “呃……你、你有話就說,先、先放過人家的手好嗎?”。杜娘似有點不敵劉易的眼神,但又不敢太過躲避,怕讓劉易看出自己的心已經亂了。

    “夫人。有件事,我說你可千萬別生氣。”劉易目光一亮,緊緊的鎖著杜娘的眼睛,語氣溫柔的道:“夫人,我喜歡你。我想娶你。”

    劉易的語氣溫柔,但是卻非常堅定。

    “啊?”杜娘一聽,頓時呆了眼,似小吃一驚的樣子。

    她還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劉易會這么直接,單刀直入的說出要娶自己的話。

    “我、我……你你……”她張大小嘴。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但是,她的臉兒通猛的一下子通紅,被劉易撐著的小手,想用力的拉回,但卻拉不動,只好低下頭,咬著嘴唇說不出話來。

    “夫人不用害臊,也先不用拒絕,你先聽我把話說完。”劉易知道杜夫人現在一定是非常意外及嬌羞,所以,自顧的說道:“我這個人呢,的確是一個混蛋,只要見到如夫人這般美麗的女子,心里就想把你占有。但是,我并不是只是想占有你,而是想給你真正的快樂生活。你知道不知道?第一眼見到夫人,看到你那楚楚動人的樣子,我就想把你抱進懷里,好好的痛愛,那時候,我就想要呵護你一輩子。”

    “別、別說了……”杜娘羞怯的道:“你、你的夫人都與人家這樣說過,你、你就是這樣子騙了那么多女孩子的?人家不、不想聽……”

    “呃,這怎么叫騙?這叫本性好不?我劉易就是這樣,喜歡就喜歡,再說了,你聽我的張芍夫人說過我有負過哪個女子?”劉易沒想到她竟然知道自己的泡妞手段。

    杜娘倒沒有說劉易負了誰,只是咬著嘴唇,弱弱的搖了搖頭。

    “夫人,我喜歡你,這是第一點。”劉易再說道:“第二點,你的病情問題,剛才我說過了,還要我為你進行治療,如此才會真正的治好。但是,在治療你的過程當中,我卻要和你有肌膚之親。呃,如何治,為什么要如此,可能跟你說你不會明白,但是必須要這樣才行。這個……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問問張芍。”

    “是不是像給鄒玉夫人那樣治療的?”杜娘忽然道。

    “啊?這個你也知道?”

    “是、是張芍妹妹跟我說的。”

    劉易真不知道張芍居然會向杜娘說這么多事。不過,張芍與她說過那就更好,如此,也不用自己多費功夫來解釋。

    “對,就是那樣子,但是也不用那么夸張,其實,我們只須要有肌膚之親就行了。但是上衣必須要脫掉。”劉易點頭道:“這個,其實夫人也不用考慮。現在我說的,只是我對夫人的感情,不代表你也真的要喜歡我。如果夫人你真的不能接受我的話,到時候為夫人治療的時候,最多讓我蒙上眼睛就好了。”

    “蒙上眼睛也行?”杜娘先是怪異的看了劉易一眼,心里卻想,蒙上眼睛最多就代表你不會看到自己的身體罷了,但是手上卻摸到了啊,摸都摸到了,這與看不看又有什么分別?

    “行的。”劉易道:“好了,反正我要說的,就是這些,不知道夫人你能不能接受?如果說你還懷疑我對你的喜愛,我也可以給時間你考驗,可以讓你慢慢的了解我劉易是一個怎么樣的人。”

    “我……我……”杜娘真的不知道要和劉易怎么樣說了。其實,她以前碰過一些直接就想和她上‘床的男人,但那些情況不同,現在劉易是在向他表白,向她表達對她的仰慕之情,而她卻恰好又早為劉易心動,可是她怎么說都是女人,又心有顧慮,一時真的不知道如何應對了。

    “怎么了?”劉易緊緊的追問道。

    “我……嗚……”她急得嗚的一聲流淚了。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