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 到了
    他與劉易從發生沖突一直到現在,他還真的從來都沒有在劉易的手上討得過什么的好處。

    幾乎每一次,他都被弄得灰頭土臉的。在洛陽,被劉易俘虜,差點要了他的小命,讓他一輩子都活在惡夢當中。

    在討伐董卓之后,他與袁紹聯手,想占據洛陽,可是,都還沒有怎么樣,便被劉易打了過來,他一時貪心,占了諸侯的軍糧,獨自跑到了揚州。后來,一聽說有人對劉易不利,他就跳得比誰都兇,喊得比誰都大聲,但真要他動手,卻總是不敢。曹操發皇帝血召號令天下諸侯如討伐董卓一般聲討劉易,也是他袁術最先跳出來吶喊的,是他叫得最兇。但每一次,他都是雷聲大雨點小。

    他的哥哥袁紹,好歹也有幾分胸懷,在與劉易發生了那么多的沖突之后,還能與劉易合作,他從中也討得了不少好處,最少,人家現在在冀州站穩了腳跟,實力大大的提升。若此刻袁紹能夠把幽州的公孫瓚擊敗,那袁紹就可以一躍成為北方最大的霸主。

    他袁術呢?現在也僅只能躲在南方,縛手縛腳,除了弄得了不少糧食財物之外,他的實力,并沒有得到長足的發展。軍隊倒是有,但已經并不是大漢中軍隊最多的諸侯。而且,他軍隊的戰斗力,也可以說幾乎是天下諸侯當中最氏的。連徐州陶謙也比不上,畢竟,陶謙人家還有一支英勇善戰的丹陽軍。

    袁術在揚州,往東,又奪不了陶謙的徐州,往南,也滅不了劉繇,想占據更南的吳郡,也滅了不了吳郡的幾個勢力。

    往北面·是曹操的勢力地盤了,他想也不敢想,而往西,則是劉表的勢力地盤·他很想,可是,當初孫策已經打到了劉表的家門口,他遲遲都沒能出兵,現在要讓他親自率軍去攻打,他還真的沒有那種心思。

    這個袁術,其實還是一個旱鴨子·他喜歡江南的氣候,喜歡這種冬天也不會如在北方那般寒冷的天氣。可是,他真的是一個旱鴨子,本身會不會游水就不說了。他每一次坐船,都會暈頭七零八落,吐得膽汁都吐出來。

    所以,他占據了揚州之后,居然刻意的忽視了揚州水路的重要性·刻意的忽視了揚州水路這個得天獨厚的條件。可以說,袁術這個家伙,居然沒有正式組建過一條水軍·那怕是幾千人的一支水軍,他都吝嗇得不愿意投資來組建。

    所以,目前,揚州的水路,可以說幾乎是向劉易徜開的。

    揚州有水軍,但是卻是以前留下來的一支半死不活的水軍,僅只有三、四千人,他們的戰船,也老得掉牙,撐到河中·都有點擔心會被江水一沖就散了架。

    如此,讓劉易意外的是,一路進入江淮,沿江居然沒有遇到一點抵抗,也根本沒有當地的水軍前來攔截盤問。

    這個時候,袁術還有揚州官衙里·在一片建造得有如皇宮一般富麗堂皇的宮殿里飲酒作樂。

    說真的,袁術一生當中,最開心快樂的日子,就是占據了揚州之后的日子。在揚州,他就是天,就是地,再也沒有一個人可以騎得到他的頭上來。

    以前在袁家,家里有那么多的長輩,頂頭上還有一個比他各方面都要比他出色的兄長袁紹,以前,什么風頭都被袁紹搶了去。哪怕是一個漂亮一點的女人,都要與袁紹這個史長共享,但現在嘛,金錢美女,取之不盡,全是他一個人的。他想要如何快活,便如何快活。整個揚州,都是他一個人說了算。這小日子過得,還真的滋潤啊。

    袁術這個人,有點野心,但是更多的,是喜歡享樂,并不會刻意的去攻打誰誰。

    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能耐,打不過別人啊,所以,就唯有抱著自己這一畝三分地,好好的享受一下生活。

    他現在,有二、三十萬大軍,除了駐扎在一些重要的城鎮,提防四周諸侯的攻伐之外,大多的兵馬,都駐守在揚州,有著十多二十萬的兵馬在揚州保護著他,讓他覺得更為安全,心里踏實。

    可以這樣說嘛,北面的曹操,現在還沒有形成對他直接的威脅,暫時不可能對他出兵的。再說,他也很自信,因為,他覺得自己與曹操是自小一起玩大的哥們嘛,曹操也總不可能無故出兵與他相爭的。大不了,他時常與曹操聯系,偶爾送點東西給曹操,互相打好點關系,那么,兩家就不會有什么的磨擦了,自己不去打他,他不來打自己,如此,皆大歡喜。若自己有麻煩,或者,還可以向曹操尋求支援呢。又或者,曹操有需求的時候,自己也可以給曹操一些幫忙嘛。嗯,聽說曹操要對劉易用兵,自己也不是第一個來搖旗吶喊么?看在種種的情份上,袁術有理由相信,曹操是不會與自己過不去的。

    嗯,北方的威脅不存在,那么,東、南、西等方向的諸侯,他們雖然不太老實,總喜歡在蹦達,可是,憑他們如何折騰也總不可能打得到自己的揚州來吧?

    所以,袁術大有一種高枕無優的感覺。

    劉易在荊州,鬧出了那么大的動靜,據信報,劉易與劉表似乎鬧得不太開心,兩家似都要打起來了。袁術自然是非常高興,但凡是與劉易過不去的事,他聽到了都覺得有點高興。他還希望,劉表能真的與劉易大干一場,最好打得一個兩敗俱傷,如此,他便可以隨便派點軍馬到荊州,把劉表的勢力地盤給要了。

    不過,事情的發展,并沒有如袁術理想中那樣發展,他萬分不解,那劉表怎么就慫了呢?被劉易如此欺上面去,怎么說也應該有點表示表示嘛,好歹打一仗嘛。

    嗯,不管如何,此事已經過去了,與他袁術無關,繼續自己的悠閑生活。

    信報來說劉易的水軍已經沿長江南下,并放話說,要完全消滅長江流域的那些水賊強盜。聽到這些消息的時候,袁術還有點樂了覺得,劉易這孩子,嗯,似乎太多管閑事了。總么總搞那么多事啊?可笑,長江流域萬里長,他憑什么說消滅就消滅?他那樣搞,對他又有什么的好處?

    袁術依然不為所動覺得不管劉易做什么,都與自己無關,雖然,長江下游,有不少城鎮也屬于他袁術的勢力地盤,可是,那些城鎮,名義是是屬于他袁術的但實際,袁術只在乎他們定期向自己進貢的事,至于他們如何鬧他才不想去多管。反正,不管劉易搞什么,他安坐釣魚臺,坐看劉易蹦達,因為,他覺得不管劉易如何,總也不可能憑著那十多萬的水軍就想來攻打自己吧?這個假設不太可能,所以,他也才懶得去管劉易的軍隊現在如何如何的事。

    前幾天,有人來報告說劉易突然到了廬江舒縣,并在舒縣斬了舒縣周家的一個人。據說,劉易到舒縣去是為一個女人出頭。

    這個,袁術覺得,殺得好,他早就已經對舒縣的那些什么的地方豪族看不順眼了丫的,自己早派人了解到,舒縣的人,富得流油,自己派使去向他們要點錢糧,他們居然還推三推四,一點都不爽快。若不是擔心他們會投向別人,他還真的想派軍去把舒縣控制在自己手里,再把舒縣的那些富戶給抄了家,那該是有多少財富啊?

    廬江離揚州,其實還有點遠,袁術也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的人也已經查探清楚,劉易只是帶了二、三千人馬到了舒縣,絕對不是要攻擊他袁術的。

    果不其然,不久,劉易便從舒縣退走了。之后,信報來說,劉易已經順江而下。

    袁術收到這些消息,心里更加的安定了。因為,他也查探清楚了,在江東吳郡苦苦征戰打地盤的反骨仔孫策,正是劉易的徒弟,袁術認為,那劉易估計是到江東去助助孫策去了。

    至于為什么稱孫策為反骨仔呢?那是因為當初孫策拿著傳國玉璽來向他借兵,嗯,是借。結果,自己待他,總算是仁至義盡,借兵借糧,就因為自己沒來得及出兵,他居然就指責自己言而無信,沒有出兵助他去攻擊劉表助他報父仇。結果,孫策這小子,居然帶著自己的兵馬去了吳郡,沒有再回來,自己派使者去讓孫策回來,他又以各種借口推卻,如此,袁術便知道,孫策現在是有意脫離他自立了。

    如果他的大軍,可以隨時進入吳郡,他還真的想出兵給滅了這個小子呢。袁術許多時候,都是這樣想的,總覺得自己一動手,就可以滅了誰誰……

    快馬直接闖入宮殿,那報信軍士,連滾帶爬的沖到了袁術的座椅之下。

    袁術此刻,左擁右抱,背后一對軟玉在摩挲,腿上還坐在一個小妞,還有一個伏在他的腳邊,正在用那小小的櫻桃小嘴為他服務著。

    袁術被弄得,渾身正在發熱,正有一股以發射的沖動。

    但是,這個軍士沖了進來,差點沒被他嚇縮了。嗯,已經縮了。

    “稟主公!”這個軍士此刻,大有一種視死如歸的精神,他瞪大眼,恨恨的盯了一眼在袁術手上揉搓的一對雪球,大聲道:“主公!大事不好啦!劉易、劉易的水師大軍,現在就快殺到揚州城城了。”

    “什么!”袁術正在醞釀著殺氣,準備暴起好好的教訓一翻這個破壞了自己好事,把自己驚縮的家伙,但誰不知道,聽了這個軍士的話,他騰的一下,再縮了縮,小眼珠猛的一突,差點被把眼珠子都蹦了出來。

    “這怎么可能!慌報軍情,可要處以極罰啊!”袁術第一個想法,是不太可能,沖口斥責。

    “主公,是真的,現在劉易的水師大軍,已經到了淮河下游三、四十里的地方,站在我們揚州城頭,可能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船隊了。再過一個時辰,不,不用一個時辰。他們的軍隊便可以到達。”這軍士依然瞪大雙眼,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袁術身邊左右的女人,大聲道:“請主公快些作出應對準備,小的再去刺探!”那、那快去······”袁術見這軍士,不似是說謊·心里還真的了,揮手讓他退下。

    這個軍士,急急闖進來,見到了袁術與這幾個女人的丑態·他就有點擔心要被袁術處罰了,現在見自己的信報鎮住了袁術,他知機的一轉身,飛快的逃出了這大殿。

    這、這怎么可能?袁術一屁股坐回椅上,雙目無神。

    “主人……”

    “嗯?”

    “還要么……”

    啪!

    袁術一巴掌扇在問話的這女臉上,罵道:“滾,都滾!娘的·咱現在都這樣子了,還問要不要?沒看到么?滾!”

    下面被嚇縮,袁術看著都覺有點自卑,就那么的一點兒,還能要什么?眼下劉易的大軍居然殺到了揚州來,若處理不好,怕就要大禍臨頭。在這個時候,自己又豈可再留戀女色?

    袁術雖然好色·但是,卻也知道輕重的。

    “來人!”袁術想了想,稍稍定了定心神·喊道:“快,快去請紀靈將軍來,不,請他到城墻去,某在城墻上等著他。”

    “喏!”

    “還有,把文武百官,都叫到城墻去。”

    未了袁術又再喝道。

    “是!”

    袁術的大軍就在揚州城附近,足足二十萬人馬。他定神一想,覺得并非是最壞的時刻,他只是沒有想到劉易會突然從水路殺到揚州城罷了。現在·還有點時間讓他做出應對準備。

    袁術馬上穿著好衣甲,飛快的到達揚州靠江一邊的城墻。

    還好,延仲開去的江河,暫還沒能看到劉易的船隊。

    不一會,紀靈先來到了,袁術馬上命令紀靈·把城外的大軍,全都開進城內。二十萬大軍,他就不怕守不住揚州這樣的一座堅城。

    額,把二十萬大軍全開進城里守城,在三國時期,這樣的例子還真的并不多見,或者,根本就沒有試過這樣的事。由此可見,袁術是多么的驚懼劉易。二十萬大軍啊,居然還不敢與劉易一戰。

    還好,揚州城雖然還沒有后世那么大,但是,在南方,也的確是一座數一數二的大城。揚州城人口,似乎也有上百萬,所以,二十萬大軍進城,并不算是什么不太可能的事。

    幾個軍將陸續前來,袁術都派去幫忙調軍進城。大軍進城,要安置他們營地,分派他們負責某一段防守的城墻,這些,袁術也不是太在行,所以,全交給下面的軍將去處理。也還好,袁術這個人雖然不怎么樣,但是,總算收賣有不少對他忠心耿耿的人。暫時來說,也不算是沒人可用。

    袁術,畢竟也是出身于四世三公之家,盡管他自己不才,可是,多少也受到不少教育,如何收賣人心的手段,他多少懂得一些的。也因此,他占據了揚州之后,還是有不少人投效他的。

    現在,揚州城內,幾乎人人都知道劉易要殺到揚州來了。百姓們倒沒有太過慌張,但是袁紹帳下的文官武將,都急了起來,紛紛涌向城墻,與袁術匯合,想看看這次怎么樣處理應付劉易的到來。

    “各位,其實不用太驚慌。”袁術此刻,居然還能裝出一副淡定的樣子,大有一種上位者的王八之風。他對趕來的文武百官道:“某看,劉易未必是沖我們來的,他有可能,是經過我們揚州罷了,所以,大家實在是不用太驚慌。”

    不得不說,袁術有時候還真的是充滿臆想。非常善于避重就輕。

    他說道:“就算劉易真要來揚州,是沖著我們來的,我們也不用擔心啊,袁某早已經料到,有這樣的一天了,這不?二十萬大軍,就在我們揚州城里,試問,誰可以攻得下有二十萬大軍守著的揚州城?看看,現在你們大家都知道了吧?平常還常常說袁某不應該留這么多軍隊在揚州,勞民傷財什么的,現在沒話可說了吧?知道了我的用意了吧?”

    二十萬大軍常駐在揚州城外,平時也不事生產,這的確是勞民傷財,為了給這些軍士供給軍糧,城中的許多富戶,早已經感到有點不堪負重了。

    袁術很吝嗇,平時搜刮來的錢糧,被他藏得好好的,一般不會輕易拿出來做軍餉。養軍的錢糧,一般都是向地方富豪索取的。

    揚州城內的百姓,對于這樣的事,在私下里已經有不少怨言了。

    “來了!”

    哄的了聲,城頭上,不只是趕來鎮守的士兵,還涌上了無數百姓。此刻,揚州城外的江面上,下游遠遠的,突然的現出了一艘艘戰旗飄揚的戰船來。

    士兵和百姓的驚呼,把袁術的說話都壓了下去,一片嘈雜。

    “哇!你們誰見過這么大的戰船?我們這么遠,都看得那么大了,若到了近前,那將有多大多高呢?”

    “你們看,后面還有很多呢,一艘接著一艘的。”

    ♂♂三國小兵之霸途

    ———————————————————————————————

    第一卷小兵君臨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