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 目標在望
    一連幾天在森林里的行軍,讓每一個人都有幾分疲憊,加上又要趕時間,所以,就算是劉易與典韋、許諸這樣的高手,都覺有點吃不消。當然,劉易與典韋、許諸等人覺得吃不消,主要是兩個大將不惜體力開路,而他們消耗了太多的體力真氣,劉易也給他們補充一些,這樣,才會覺有點吃不消。

    不過,孟軻這些家伙,他們平時都可以把森林當作是家一樣,他們倒是精神得很,tèbié是看到就快追上曹操之時,他們似更加的興奮起來”“。

    另外,史阿師兄弟等人,他們也依然精神依舊,他們本來就是刺客,平時也常常訓練潛伏,像這樣的森林行軍,相對于他們來說,自然也不算什么。

    實際,只要是心理素質過硬,把在森林里行軍當作是平時的散步,當作是探險尋寶,并且,內心又耐得住寂寞。如此,只要心態上樂觀,其實倒也不算什么。

    大多軍士,其實都只是覺得有點累,精神不是太好之外,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

    畢竟,不管是陌刀營還是陷陣營的軍士,他們都不是一般人了,劉易等人的親兵,也更加不是一般的普通軍士,這一點苦頭,還是吃得消的。

    倒是投了劉易的候山與他們的幾個賊兵,嗯,候山倒也沒有太大問題,因為他本身就是獵人,常常在大山里穿行的。可是另外幾個家伙,他們就慘了,兩天前,他們就已經累得幾乎走不動,是陌刀營的將士幫忙,幾乎是等于背著或抬著他們走。

    陌刀營的將士。人人都等于是二、三流的武將實力,個個力大無比,他們每一個人,身上帶著包袱、食糧,還有重甲、大陌刀、佩刀,個別還會帶有弓箭,光是他們所帶的東西,其實都差不多有幾十斤重,可是,再背一個人。對于他們來說,只是小兒科。最主要的,就是森林難走,背著人的將士,沒少摔跟頭。

    新漢軍的軍士如此對待剛剛投新漢軍的候山等人。可真把他們感動得流了馬尿。他們從軍最久的是候山,他們誰都沒有見過軍隊當中。人人互相都似兄弟一般互相幫助的。對于他們這幾個剛剛投效劉易。原來還是賊兵的家伙,人家都對他們這么好,這使他們感動和一蹋糊涂。對陌刀營的將軍感激不盡的同時,也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重新做人,今后就跟著新漢軍。跟著劉易打天下,真正把新漢軍當作是他們的精神依歸。

    曹操有一萬五千左右的軍馬,劉易現在只有兩千精銳,雖說的確可以以一擋十。可是人家曹操的也是精銳,能挑選來勢行搶奪獻帝的人,無一不是精英,所以,劉易可一點都不敢小視了曹操。

    再說了,曹操手下的大將,基本上都在這里了,像夏侯兄弟,曹仁等人,武藝不會比自己等人差多少,最少,他們勉強敵住自己等人一會還是可以的。

    這個,還是要在大家將對將的情況之下。但萬一,他們不比將,大軍一起來混戰的話,哪怕最終可以打敗甚至消滅曹操,劉易的這支兩千人的精英,怕也會損失不少人手。

    相比起斬殺曹操,劉易覺得,自己這軍士的性命就更加的重要。所以,不管是任何時候,如果沒有必要,劉易都不會與敵人死拼兵力。斗將可以,但是斗兵,哪怕自己要憂勝許多敵人,劉易也不希望看到有太多的軍士損失。

    現在的兩千人馬,不管是陌刀營或陷陣營,其將士都是跟隨劉易最早的,經過了多次的生死戰斗,都是很難才成長起來的精銳,哪怕是損失一個,劉易都會心痛一陣子。

    所以,劉易并不急著就追上去,先讓孟軻他們打探清楚再說。

    現在,已經是午時,因為早上下了一場雨的關系,大家的身上都濕漉漉的。

    而因為下雨,在森林里就更加難走一些,曹操的人,應該也沒有走得太遠,再說了,下了雨,再經過陽光一曬,不用多久,便會蒸發起一層霧氣,到了下午時分,可能就會起霧,這一起霧,在森林里可能就會伸手都難見五指。所以,劉易覺得,曹操的這一行人,估計很快就可以安營扎寨,不會再行軍了。

    如因,現在劉易與曹操的距離,估計最遠就只是半天的距離,約三、四十里左右的路程。

    劉易下令,讓軍士先在這里休息,回恢精神、體力,準備迎接跟著下來的惡戰。

    劉易與曹操,已經是潛在的死敵,tèbié是曹操發起偽皇氮召號召天下諸侯攻伐劉易之后,大家就等于是確立了敵對的關系,雙方,應該也沒有什么話可說了。

    曹操可能就基于如此,才會千方百計的來長安謀奪獻帝,因為他深深的知道,如果他不能扶持起一個漢廷,那么他與劉易的爭半當中,他就會永遠的處于下風。

    tèbié是萬一大漢還只剩下一個新漢朝的時候,這于曹操就更加的不利。所以,對于獻帝,曹操是志在必得。

    沒有獻帝,劉易就隨時都可以借朝廷的名義征討他,這個,曹操是絕對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劉易知道,如果想從曹操的手上奪回獻帝,那一定經歷過一翻龍爭虎斗才可以。

    劉易一下命令,軍士就地休息。

    果然,到了下午開始,森林里開始升騰起一股讓人悶悶的水汽,開始起霧了。

    而孟軻等人還沒有回來,劉易再下令,讓軍士搭起營帳,讓軍士在干爽的帳蓬里休息,要比露天休息更容易恢復精神及體力。

    森林里的柴火都被打濕,是難以生火的,但是軍士還有干糧,本來,軍士人人都帶著足夠他們十天的糧食,但是幾天前進入森林之后。一路打了不少野獸充饑,吃著野獸烤肉總比吃干糧更好一些,所以,干糧竟然就省了下來,應該再吃四、五天都沒有問題。

    糧食充足,這也是保持軍士士氣的一個重要因素,如果他們都吃不飽的話,哪里還有力氣行軍打仗?所以,劉易每一次行軍,都會tèbié注意軍士的糧食問題。一般情況之下,劉易是不會讓跟著自己的軍隊餓肚子的。

    軍士吃飽喝足,還有了半天的休息,他們的精神體力都恢復得很快。

    到了傍晚……嗯,看不到天氣。森林里都已經白茫茫一片了。大概的時間,應該就是傍晚了。

    這個時候。孟軻總算回來了。

    森林里這么大霧。沒想到孟軻這家伙居然也能尋得回到這營地來。

    劉易本來還打算趁現在大霧,對面都難以看得見人,想著如何孟軻還沒有探聽得到消息回來的話,就帶陰曉與張寧兩女摸到附近的密林去,和她們試試在霧中的森林中試試野戰的滋味。

    劉易的感應靈覺異于常人,在森林里也不用擔心會走失。

    不過。現在孟軻回來了,劉易只好放棄這個計劃。

    “主公,找到了,我們果然追上了曹操。我看到他了。”孟軻興奮的進了劉易這個臨時搭起來的營帳。

    帳內點著火,一路上收集了不少樹脂,所以,點著火驅散帳內的霧氣還是可以的。

    孟軻明顯是沒有注意到和劉易一起在帳蓬里的臉色紅紅的兩女,她們剛才正被劉易逞了一翻手足之欲,弄得她們正春潮泛濫。

    他似無視一切的對劉易道:“我也看到了皇甫嵩將軍,如果沒有猜錯的話,獻帝就跟曹操在一起。”

    劉易趕緊趁孟軻沒注意的時候,把自己下面高昂的小兄弟塞進了褲內,剛才,陰曉也正在用小嘴為劉易服務呢,孟軻這家伙,興奮得正接闖了進來,還好,劉易與兩女的動作都比較快,沒有讓孟軻看到什么。

    劉易一邊坐正身體,神色自如的道:“好,辛苦你了。把曹操現在的詳細情況說一下吧。”

    “好,曹操的人馬,與我們估計的差不多,約一萬三千人。我盯了好久,看到夏候兄弟還有曹洪,李典、樂進也在。還有不少的將領。他們就在前面不遠,翻過一個小山的腳下安營了。約四十里左右。我們兩個時辰便可以趕到。”

    “嗯,不錯,看樣子,我們完全可以給他來一個突襲。”劉易聽了后,第一時間就是想到突然曹操的營地,殺進去,把獻帝搶回來。

    劉易這次追蹤曹操的目的,只是奪回獻帝,不讓獻帝落在曹操的手上。所以,在曹操兵力比自己多的情況之下,要想真正的完全消滅他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最好就是偷襲,把獻帝救回來,然后,憑自己這兩千人的能力,完全可以保護獻帝安全的回到長安、洛陽。

    “沒錯,我也是這么想的,只是不知道馬上開始去偷襲還是等到半夜或明天早晨?”孟軻道:“反正,我覺得趁有霧的時候偷襲就早好不過了,我們就算是摸近他們的軍營,他們也未必可以發現我們。”

    “嗯……”劉易想了想道:“天色開始暗下來了,馬上偷襲,于我們行軍也不利啊。馬上偷襲,怕是來不及,不過,也只有晚上,我們突然殺出去,這樣才讓曹操感到意外,我們也有機會剩。”

    “對,主公,不用擔心晚上行軍的事,我有辦法讓我們的軍士偷偷的摸近曹操的營地。”

    “哦?如何?”

    “嘿嘿,其實很簡單,因為從這里去到曹操的營地,有曹操他們剛剛開劈出來的一條道路,我都記下來了,到時候,讓我們的人手拉著手跟著我,便可以摸黑偷偷潛伏到曹操的營地。一定會打他一個措手不及。”孟軻說道。

    “呵呵,不錯,這辦法雖然笨,行軍可能也會慢一些,但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四十里的路,用大半夜的時間行軍,明天一早,就開始伏擊曹操的軍營,嗯,從現在開始,就讓軍士抓緊休息吧。”劉易覺得孟軻這個想法不錯。

    “是,那、那我也去休息一會。”孟軻跟蹤了一天,甚至這幾天來都沒有好好的休息過了,戰事將起,他也想以最佳的狀態投入戰斗。

    孟軻離開之后,劉易打算把典韋與許諸叫來,讓他們安排一下半夜開始行動的事。

    其實,與曹操的營地隔了一座小山,自己在這邊行軍,弄出點動靜也不用擔心會讓曹操察覺。但是劉易覺得還是要小心一些,讓兩將給下面的軍士傳達一下半夜潛進的重要性。

    不過,陰曉與張寧兩女卻拉住了劉易,這讓劉易覺得有點奇怪,再看兩女臉兒還有點飛紅,還以為她們已經有了春意。

    不過,張寧首先道:“夫君,真的要馬上攻擊曹操么?”

    “嗯,我們來追曹操,不就是為了救出獻帝么?現在追上了,不采取行動更待何時?”劉易不假思索的應道,接著便想伸手把她們擁入懷。

    近幾天,雖然夜晚宿營的時候,與她們有過親熱,但是,她們都不敢太過瘋狂,一直都壓抑著。這一次森林追蹤,不像平時,所以,如果弄得太瘋狂了影響不好。所以,她們無論如何都不肯讓劉易弄得太過份。

    但越是壓抑就越容易動情,剛才被劉易一挑弄,她們就已經暗潮洶涌了,劉易亦有點上火。

    但是,張寧卻一下子拉住了劉易的手,沒讓劉易抱她,反而退開了一步道:“夫君,先別急,人家跟你說正事。”

    “正事?咱們有什么事不是正事呢?”劉易有點猥瑣的笑望著張寧道。

    “哎呀,人家是說真的,夫君你難道不覺得。我們這一次追蹤曹操是不是太過順利了?”

    “順利?不覺得啊?我們多艱難才穿過身后的這一大片森林?”劉易一時沒多想的道。

    “不對,人家的意思是說,萬一曹操知道我們在追他,他反而給我們設一個伏呢?”張寧頓著腳道。

    “嗯?”劉易一聽,不由也正經了起來,緊皺著眉望著張寧道:“寧兒,你為何有這樣的想法?這樣想又有何根據?或者說,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嗯,不僅僅是人家,連陰曉姐姐也覺得有些不對勁,本來早便想跟你說了,可是一直沒有追到曹操,就沒說,現在終于追到了,夫君還準備對曹操動手了,人家才覺得還是要跟夫君說說我們所察覺的不對勁的地方。”張寧點了點螓首道。(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