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九章 呂布潛伏待機
    呂布現在也非常清楚他目前的形勢,剛剛從關中跳出來,在中原沒有一點根基,可以說,就是一條喪家之犬都不為過。

    他來投袁紹,自然是從一開始就想著先謀取得一個立足之地再作打算的。這一點,張遼和他也說得非常明白。所以,他這一次是少有的放低姿態,不管以后是否會背叛袁紹,他都打算好好的表現一翻,先在冀州立足再說。

    其實呢,呂布或者有野心,可是,卻不是那種太有遠慮的人,并且,他這份人就這樣,誰能待他好,他也同樣待別人好的。當然,這也要有一個對比,那就是誰能待他更好,他才會為誰買命。他的心里,其實一直來都沒有太多主意,在許多時候,做事都是全憑其一時的喜好,興之所致。而誰能在他的面前說話,也極容易煽動他。

    如果袁紹可以真正的放心呂布,視呂布如自己人,對呂布推心置腹,拿心來與呂布交往。又自此至終都不與呂布發生什么的沖突,給予呂布最好的待遇。這樣,呂布未必就不會真心為袁紹所用。只要袁紹能夠給予呂布想要的金錢、地位,呂布也肯定不會輕易的背叛他。

    說白了,有奶便是娘,以袁紹現在的實力,先不管是否能夠一直滿足得了呂布的胃口,暫時讓呂布真心投效他,應該還是有可能的。如果說袁紹當真的不放心呂布,也可以讓呂布為自己辦完事之后,才想法子對付呂布也不遲。

    可惜,袁紹現在一開始就對呂布表現出種種提防。果然讓呂布對袁紹產生了極烈的不滿。要不是呂布現在真的沒有一個容身之處,那么呂布就極有可能受不了袁紹的氣,馬上與袁紹翻臉了。

    由這件事當中,亦可以看得出,袁紹并非是一個真正的雄主霸主,沒有一個深謀遠慮、藐視天下的眼光。若袁紹當真的是一個霸氣的雄主,此刻肯定會落力拉攏呂布,讓呂布為自己沖鋒陷陣,先榨取完呂布的價值再說。可袁紹卻懼怕呂布,根本就不敢嘗試掌控呂布。

    呂布不是蠢人。他在知道了曹操公布天下的公告的時候,對于自己平白無故的成了擴國大將軍,呂布只是稍稍高興了一會,在張遼的提醒之下,呂布自然也知道了這其實是曹操離間自己與袁紹的一個陰謀。

    這事兒。就算呂布看不透,張遼也是可以看得透的。同樣。他也以為袁紹也看得透曹操的這個陰謀。所以。呂布在袁紹的面前,更加的小心翼翼。同時,呂布經過張遼給他的分析,知道他再想得到河內郡發展是不太可能了。但呂布之前已經向袁紹表達過自己的意愿,河內或鄴城,兩地都可以。一切都看袁紹的意見。河內不能給自己,那么鄴城總可以吧?

    這個,是呂布心里最理想的想法。當然,如果袁紹都不給。把他調到冀州北部,讓他參與和公孫瓚的爭戰他也認了。自己去搶奪公孫瓚的勢力地盤,也好過向袁紹搖尾乞討。

    可一切,都不如呂布之愿。

    河內得不到,鄴城得不到,甚至,袁紹根本就沒有一點想起用他的意思,反而把他就安置在現在暫時停留的邯鄲城內,要把這邯鄲城交給他屯守。嗯,這也罷了,窮是窮了一些,但好歹也是一座城,好歹都有了一個可供他呂布立足之地。只要他在邯鄲立足了,就可以慢慢的發展起來。他現在,有一批從關中帶出來的錢財,又有與曹操交易得到的一大批糧食、武器裝備。他可以在邯鄲招兵買馬,就算邯鄲再窮,人口再少,再招募三兩萬的人馬還是可以的。到時候,加上他現在的本部三萬來人馬,就有六萬以上的兵力。阿甘在了這樣的兵力,就算袁紹不待見他,他也可以憑借這五、六萬的兵力另外打開一個局面,離開袁紹到別處去發展就是了。

    可呂布萬萬想不到,袁紹居然還留下兩支大軍對監督著他,挾制著他。有袁紹的兩支大軍在盯著,呂布又怎么可能招兵買馬呢?

    所以,呂布的心里暗恨,覺得袁紹做得太不厚道了。就算不打算用他,也用不著派出軍隊來對他壓制啊。

    無形之中,呂布與袁紹,就此就埋下了不和的因由。

    幸好,呂布還有一絲理智,知道他現在剛剛從關中跳出來,還沒有一個可以供他立足的地方,所以,只好暫且忍氣吞聲,先在邯鄲駐扎下來再說。

    他回到軍營,馬上把張遼等一眾將領召來,向他們述說了袁紹的決定,并憤憤不平的罵了袁紹太小心眼,居然因為曹操的一紙公告而對他產生了提防之心。對此,呂布感到有點委屈的,因為,曹操硬要把他封為擴國大將軍,把河內封為他的駐地,這些事跟他呂布一毛錢的關系都沒有。袁紹憑什么憑曹操的一紙公告,就這樣待他?還真的以為他呂布好欺負么?

    在表面上,呂布還沒有表現出對袁紹的不滿,可現在,誰都知道,他呂布與袁紹之間,之間有了一道縫補不了的縫隙,他與袁紹,就不可能真正的可以和平共處下去了。

    呂布問計張遼,問張遼接下來該怎么辦。

    按呂布的性子,如果不是因為剛剛投袁紹就與袁紹鬧翻,背上一個罵名,他還真的不鳥袁紹,直接把袁紹的河內、鄴城等地占了。當然,也考慮到占了可能也守不住,如此呂布才強行忍住了心里的那一口惡氣。

    張遼倒比較平靜,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之后,才對呂布道:“將軍,情況于我們非常不妙啊,真的沒有想到袁紹竟然敢如此對待我們。現在我們被呂布的兩支大軍盯著,我們也不好輕舉妄動啊。我們一旦表現出有不對勁的地方,袁紹的這兩支馬軍肯定就會向我們發起攻擊。”

    “嗯。本將軍何嘗不知道這個情況?但我們總不可能就一直被袁紹壓制在這邯鄲城,在這里坐吃山空吧?”呂布道:“袁紹雖然把邯鄲讓我們駐守,可是卻沒提軍餉的事,看來,他沒有打算供應我們軍糧了。”

    投靠袁紹,其中的一個目的,就是想從袁紹的手上得到養軍的錢糧,可袁紹不提,呂布因為被袁紹的安排氣得不輕,所以也忘記了向袁紹索要軍糧的事了。

    “要不。某趁袁紹還沒走,向他索要一些錢糧?”呂布說完后又道。

    “不不,沒這個必要了。”張遼嘆了一口氣道:“將軍是受盛名所累啊,袁紹可能是怕了將軍,所以。才會如此安排,刻意的控制著我們。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將軍如果再說向袁紹索要錢糧。恐怕就會把事情擺明來說了。萬一袁紹提出要收編我們的軍隊,我們又如何?不答應,那就代表我們沒有誠意投靠他,答應了,我們的處境就更加不妙了。這也是袁紹不想就與我們撕破臉皮,所以才沒有提起這事。”

    碰!

    呂布一拳擊在案上。憤然的道:“哼,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大不了。我們一走了之,另投他人去吧。”

    “奉先,稍安匆燥,我們還是先在邯鄲休整一段時間再說。”張遼見狀,勸了一下呂布道。

    “想我呂布呂奉先,英雄一世,到頭來卻要受袁紹的鳥氣。早知道,拿獻帝跟曹操換一個地盤立足豈不是更好一些?”呂布有點懊惱的道。

    “呵呵,曹操要比袁紹更難纏得多了,如果是曹操,他得到了獻帝,估計會直接如現在這樣,給你封一個官,把你召到朝廷上去,將來讓你都出不了門。那樣的話,就算給了你一個城池,你不在的話,他又派人來收編我們的軍隊,我們要怎么辦?如果召你不去,那就是不聽朝廷號召,給我們打上一個護旨不遵的造反罪名,他又可以名正言順的出兵來攻伐我們。你說,和他換物資好還是換地盤好?”

    “那、那本將軍就自己帶著獻帝,自立朝廷。”呂布帶著點斗氣的樣子道。

    “奉先,你又說孩子氣的話了。我們連一個立足之地都沒有,如何成立朝廷?”

    “那、那你說吧,現在我們要怎么辦?”呂布有點泄氣的道。從關中一路走到了現在,呂布夾起了尾巴來做人,以為到了中原,得到了一個地盤發展,那時候,他就可以大展拳腳,誰想到這才剛剛投了袁紹,就處處受到了排擠壓制?

    “奉先,目前的情況,我們真的只有忍耐,反正我們現在也不缺什么,先好好的休整一段時間,等待機會。”張遼瞥智的道。

    “等待機會?我們還有什么機會?”呂布悶悶的坐到了軍案之后,端起一壺酒。

    “機會還是有的。袁紹現在不是要回信都去了么?看樣子,他要大干一場了,準備向公孫瓚大舉進攻。也就是說,在冀州南方,袁紹的兵力不會有太多。兩支四萬多人的軍隊,再加上一些地方官府的官兵,充其量就是十萬來人馬。我們有三萬騎兵,就算我們做什么,他也奈何不了我們的。”張遼道:“所以,我們先休整,等袁紹率軍北上之后,我們再開始活動,袁紹不仁我們不義,到時候,我們就干脆打出護國大將軍的旗號,利用護國大將軍的名義招兵買馬。”

    “哦?招兵買馬自然是好,可是袁紹的軍隊能眼看著我們擴張實力?”呂布擔心的道。

    “我們不和他們爭奪地盤,只是擴軍,打出護國大將軍的旗號招兵買馬,如果袁紹在北方與公孫瓚開戰了那就更好了。我們完全可以公開打出支援袁紹的名義來擴軍。如此,相信袁紹也無話可說,更不可能阻止我們的行動了。”張遼眼睛一瞇,精光閃閃的道:“嘿嘿,我們如此,想袁紹也沒話可說吧?我們也不用多,只要再擴允了三兩萬的軍馬,袁紹監視我們的軍馬就不敢動了。”

    “哈,對啊,我怎么沒想到呢?還是張遼兄弟你有辦法。我們到時候。讓袁紹有苦說不出。惹惱了我,就把他的河內、鄴城都占了。”呂布聽張遼如此說,覺得這個說法非常好,這樣,他就不用擔心不能招兵買馬了。

    “不不,袁紹的地盤,我們卻不能占,因為在名義上,我們已經投靠了袁紹,嗯。哪怕是暫時依附袁紹,我們也不能輕易攻奪袁紹的地盤,這樣,會讓我們永遠背上一個背主的罵名。這不利于我們的發展。”張遼搖頭道。

    “可如果不奪取袁紹的地盤,我們將來難道就要一直待在邯鄲這彈丸之地?”呂布不解的道。

    “天下之大。又豈會沒有我們容身之處?正如奉先所說的,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我們先安頓下來,休整一翻,待時機來臨了,就先擴充一下實力。到時,袁紹也不敢拿我們如何,我們就算沒有去處。他恐怕都會為我們尋求一個出路把我們送走了。”張遼目光深邃,冷冷的道:“奉先你還沒有看出來?袁紹現在如此待咱們,便是一個欲逼走我們的態勢,他自己又敢真正接納我們。怕我們會反噬于他,但又不好開聲讓我們自己走,因為,如果趕我們走了,將來誰還敢來投他袁紹?因為,他也只能這樣冷處理,不重用我們,又刻意的提防著我們。給我們難堪,想讓我們自己受不了冷待自己走。所以,我們先不能自己走,先留在邯鄲,把握機會發展起來,讓袁紹不得不開聲來求我們,恭送我們離開。”

    “好,如此甚妙,我還真的想快些看到袁紹騎虎難下,左右為難的臉色了。哈哈。”呂布聽張遼說后,他的心情總算好了起來。

    “沒錯,主公說得對,我們就要叫袁紹騎虎難下。”張遼神色一冷,說道:“到時候,要我們走,就不會那么簡單了,現在,我們先跟袁紹記著帳,我們三萬軍馬,在邯鄲為他鎮守,為他提防新漢朝及曹操的進攻,所以,我們三萬軍馬的軍餉,到時候會慢慢與他算的。”

    “對對,如果沒有我們在此,他袁紹又敢調動大軍北征么?他既然利用我們,那就要有付出。”呂布不笨,總算看到了這關鍵的一個因素。

    呂布經張遼的一翻勸解謀劃,總算壓下了對袁紹的滿腔暗恨,心情輕快了起來。他的三萬大軍,也自即日起,安心的留在邯鄲,等待發展的機會。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呂布這一世,似乎要比歷史上更聽得進手下智者的話。所以,與張遼的關系也相當的親密了,暫時,對張遼當真的是言聽計從。可能,這一切都是因為呂布的身邊沒有了貂蟬的關系,使得呂布少了許多男女間的柔情,更加專注于自身實力的發展了。

    在呂布的心目中,貂蟬已經死了,人死如燈滅,哪怕他有滿腔的柔情,也沒法對貂蟬傾吐了。事實,呂布與貂蟬,這一世也并沒有太多的關系,僅只可說貂蟬是他呂布朝思暮想的一個女人,但想歸思,他連貂蟬的手兒都沒有摸過,連話都沒有說過幾句。一個與呂布沒有太親密關系的女人,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已經慢慢的淡忘了貂蟬,最多就是偶爾想起,但也只是隱約的想到貂蟬很美,如何美,他也想不起來了。倒是他的元配夫人嚴氏,呂布現在倒常常掛念了起來。因為嚴氏在最后那兩天的表現,讓呂布重新認識到了嚴氏,覺得嚴氏與一般的女人不一樣,最少要比他現在身邊的那些只懂爭風吃醋的女人好多了。他一直都沒有注意到嚴氏是這么的賢德,這樣的一個賢內助,居然在長安大亂的時候走丟了,讓呂布真的滿心不樂,現下,看待那個小舅子魏續,也越來越看不順眼了。

    如果讓呂布知道嚴氏現在正在劉易的身下承歡,怕呂布真的會氣得吐血。嚴氏的背叛,要比他失去貂蟬的打擊更大。

    呂布在厲兵秣馬之時,袁紹也聽從了田豐的獻策,不久就回到了信都城,開始調集大軍,準備向公孫瓚全面宣戰。

    這個時候,整個大漢都似有一股暗潮在激蕩,隨時都會有可能迸發出來似的。

    曹操成立了朝廷,向天下各地的諸侯發出了一道道的任命,以及一些讓各地諸侯都覺不滿憤懣的公告。

    受到暗算的,并不只有袁紹一人。

    荊州劉表、揚州袁術、徐州陶謙、北海孔融,甚至江東的一些小勢力,也接到了曹操的這個朝廷的圣旨。

    讓許多人都覺得憤懣的是,曹操公然的向他們索要錢糧,并大言不慚的說是向朝廷納貢。

    嗯,曹操并不是董卓,董卓當初在長安,隔著劉易的新漢朝,所以,除了能給天下各諸侯一個名義之外,他是給不了天下諸侯什么好處的,或者說是不能威脅得到天下諸侯的。

    可現在曹操不同,他的大軍,可以直接威脅到那些諸侯,所以,他就有可能向各地諸侯索要錢糧了。

    一時間,天下諸侯的反應不一,但無一不進入了一個臨戰狀態。(未完待續。。)

    小說來源:阿甘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