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曹府提親
    趙云去向陶謙、劉備請辭,率軍望北海而去。劉備亦和關羽、張飛、簡雍,率軍去了小沛。糜竺去向陶謙請示,愿帶劉備去小沛安扎。糜芳則另備了一些酒食,送去小沛給劉備犒勞三軍,這是他們向劉備示好,與劉備修復近幾天關系疏遠的關系。

    而劉易等人,則沒有什么事,純粹就是在徐州閑蕩的,等待糜竺去與劉備說好與糜貞的親事,然后搶親離開徐州。

    這一次來徐州,劉易的目的已經全部達到。盡管要演一出搶親之戲才能真正的得到糜貞,但這個已經板上釘釘,跑不掉了。另外,關羽、張飛現在已經表明愿意報效新漢朝,這個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只要待新漢軍遠征大漠勝利歸來之日,就是關羽、張飛來洛陽之時。劉易相信,關羽、張飛兩人既然已經下了決定,就一定會做到的。不管劉備如何,他們都應該會離開劉備來洛陽。

    當然,劉易現在還有一件事,那就是向曹豹提親,娶他女兒曹菁的事。

    劉易本來還想請糜竺為自己做媒人去曹府提親的,不過,因為糜竺要重新取信劉備的關系,如此自然不能再讓糜竺來辦這事了。如果糜竺真的為劉易做了媒人,那么也不用搞什么的動作了,劉備絕對肯定糜竺已經投效劉易,他絕不會再相信糜竺了。哪怕糜竺給他再多的錢糧,怕也是白給,不會再得到劉備的信任。

    而找誰為自己做媒呢?劉易倒想不用媒人,自己直接去曹府提親,但這個似乎也不太合規矩。對待不同的人。就得要用不同的方法,自己親口向糜竺說與糜貞的親事,這個有點不同,那是因為糜竺已經得罪了自己的情況之下,劉易順嘴提一口,糜竺不敢如何,最少不敢直接反對。

    可是曹豹卻是一個武夫,喜面子,如果不辦得漂漂亮亮的話,那就算是不敢得罪自己。也不會答應得太爽快。

    劉易要在糜竺安排好他妹妹糜貞與劉備的親事之前解決曹菁的事,所以,還真的不能拖。現在已經有幾天沒見曹菁了,也不知道她是否會怨自己不去找她。

    劉易本來想找陶謙出面為自己保媒的,可是一想到他都不知道還有多久的命可活。想想就覺得請他有點不妥。

    劉易想了想,覺得應該去見一見陳登父子。

    陳登、陳圭父子。在徐州城內的聲望。不在糜竺之下,只是兩父子的為人要比糜竺低調一些,不喜出風頭,所以,相比起糜竺,似乎并不是太受陶謙的喜用。

    不過。劉易卻知道,陳登卻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歷史名士,是一個有真才實料的人才。新漢朝,就缺少像他這般的人才。呃。似乎也是一個英年早逝的人才,年不過四十便病逝了。

    但縱是如此,他一生當中,已經留下不少事跡,讓后世之人緬懷。

    陳登字元龍,為人爽朗,性格沈靜,智謀過人,少年時有扶世濟民之志,并且博覽群書,學識淵博。年少成名,被陶謙賞識,現官職為典農校尉,主管一州農業生產,還懂堪察水土,開發水利,深受徐州百姓的敬重。

    可以說,陶謙之所以能治好徐州,有陳登一半之功。

    陳府與糜府剛好是一東一北,相隔比去曹府更遠一些。不過陳府與曹府相隔卻不是太遠了。

    太史慈、甘寧、黃忠、史阿等人,自然是跟著劉易,出了劉易被刺殺的事,他們都不敢掉以輕心。劉易現在的元陽真氣也遠沒有恢復,也不敢大意了。而張寧與蘇嫣兩女卻沒有跟來,劉易是去提親的,兩個女人跟著去實在是不太方便。

    一路問路,過曹府不入,先去陳府。

    劉易是踩準時間點來的,剛好是午飯之時到達陳府。

    徐州之危剛解,官府官員肯定會有許多事要忙,像陳登這樣,主管一州農業生產的高官,肯定就更加的忙了,如果不是飯點的時候,想找到他還真的不容易。

    陳登約二十七、八歲左右,年紀當真的不大,與糜芳差不多。

    劉易見到他的時候,剛好是陳府大門口。

    很不巧,果然讓劉易猜中了,現在官府的官員真的很忙,陳登只是與劉易客氣了幾句,便告罪離開,連請劉易進府的功夫都沒有。劉易自然也來不及與他說請他保媒的事。

    不過,劉易對此也早有心理準備,心里并不是非要陳登為自己保媒不可。再說了,陳登年紀也不算太大,雖然名望,請其保媒的事卻也不是最合適的。

    劉易真正相請的人,是陳登之父陳圭。

    陳圭約五十多歲了,有少少的駝背,但是精神氣色非常好,亦相當健談。

    他聽說太傅來拜訪他,趕緊出來迎接,人未到便聞到其笑聲。

    陳圭把劉易眾人請到了陳府內的迎客大廳,分賓主坐下。

    陳圭爽朗的道:“太傅,沒想到你會來陳某寒舍作客,實在讓陳某深感意外又高興。不知道太傅有何指教?”

    無事不登三寶殿,陳氏父子都與劉易沒有什么的交情,所以,陳圭便料想劉易是有事而來。

    “指教不敢,倒是來求教的。劉易小子早就聽說陳老先生與陳元龍的聲名,知道你們父子倆都是極具才華的名士,小子既然來到徐州城,又豈能不來拜見?”劉易有求于陳圭,自然不敢太過輕狂,說完后,扭頭對甘寧道:“甘寧大哥,把我從糜家偷……呃,是順手拿來的一幅字畫拿來。”

    “什么?偷?”陳圭聞言,臉上神色怪異的看著劉易。

    “嘿嘿,一副不知是何人所畫的字畫,看上去不錯,放在糜府實在是暴殄天物,小子不懂欣賞。那糜家兄弟都是銅臭俗物,亦不懂欣賞,倒是你們陳家父子,乃是真正的有才學的名士,是雅人,賞畫只能是雅人的事。因此,拿來送給陳老先生鑒賞就最好不過了。”劉易擠眉弄眼的道。

    劉易知道,糜、陳兩家表面看來沒有什么,但是私底下卻是互相看不對路的。路上見面打招呼都顯得陌生,為了能討好陳圭。讓陳圭可以去為自己保媒,劉易只能在陳圭的面前踩踩糜家的這兩個大舅子。

    “呃……哈哈……沒錯沒錯,糜家那兩個家伙,還真的滿身銅臭,特別是大的。明明是行商之人,卻非人扮作是文人雅士一般……”

    劉易投其所好。果然惹得陳圭一陣歡樂。

    “對了。太傅,你們吃過了沒?要不我命人設宴,咱倆好好喝酒聊聊?”陳圭對劉易好感大生的道。

    “算了,下次吧,我們剛才糜府出來。”劉易示意陳圭不用了,接過甘寧送來的字畫。雙手交到了陳圭的手上。

    陳圭可不管劉易是偷是拿,接過就站起來,走到了一張書案后,把畫鋪開。

    古時候的文人。不管是誰都能寫畫上幾筆,鑒賞字畫的,更是普遍文人士子的喜好。這漢時雖然沒有后面唐宋明等朝代那么文風鼎盛,可是像陳圭、陳登這些有名的名士,肯定是懂得鑒賞字畫,并且大多都非常喜歡字畫的。

    劉易順來的這幅字畫,應該是秦時的畫作,也算是一幅古畫了,也不知道糜竺是如何弄來的。

    劉易并不太懂得欣賞古畫,所以也不裝什么的文雅了。坐著喝侍女奉來的茶水,看著連點頭的陳圭。

    “陳老先生,字畫送了給你,你慢慢欣賞吧,不用急,劉易不是文人,不懂欣賞,字畫如何你就不用跟我說了哈。”

    “不錯,應該是初秦時期的畫作。”陳圭神色歡愉的收起,讓一個侍女來拿去放好,走了回來道:“我可不管了,你送給我就收下了,糜家那兩個小子就算來討還我也不給了。”

    糜竺三十多歲,在陳圭的面前,的確可以被稱為小子。

    “說吧,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陳圭果然是智者,看出了劉易登門有所求。

    “嘿嘿……其實也沒有什么,小子是想請陳老先生幫一個小忙,為小子保一個媒……”劉易經歷過太多這樣的事,所以才于什么的情情愛愛的事,還真的沒有了什么不好意思的心態了。

    “什么?你是來請老夫為你保媒?”陳圭老眼一瞪,有點怪怪的望著劉易。

    “是啊,有什么問題么?”劉易神色自如的聳聳肩道。

    陳圭忍不住伸手一下一下的指著劉易道:“你的那些風流事,老夫早聽說過不少,家里嬌妻如云,虧你還敢來說什么的提親,想請我為你保媒?呵,搞不好會連老夫的名聲都讓你搞臭了。別,你還是去找別人吧。”

    “啊?”劉易沒有想到陳圭會如此說自己,一時呆了眼。

    丫的,這么多年過來了,劉易知道自己的風流事不太好聽,可是,卻也沒有人說因為自己的事而搞臭了別人的名聲啊。

    “別啊,陳老先生,這事還真的非你莫屬了。”劉易自來熟的拉著陳圭的衣袖道:“在徐州,論官職地位,是陶恭祖最高,可是要論在徐州士族之間的名望,就是陳老先生你的聲望最高了。我要提親的姑娘的家里,在徐州的地位也相當顯赫,不是你去怕是有點問題。”

    “呵,有什么問題?你可是新漢朝太傅,誰敢不賣你的帳?”陳圭好笑的道。

    “擦……陳老先生,咱是提親娶娘子,可不是以勢逼人強搶民女,這些事,要互相同意,明媒正娶是不是?甭管我是不是太傅,也要人家姑娘同意,要人家家里同意吧?”劉易硬著頭皮說著,心里又想到到時候要搶親,心底里也不由為自己所說的話感到有點汗顏。

    “這么說,你家里的妻妾都是名媒正娶,雙方同意娶回去的?”陳圭是個老文人,心里多少都有點鄙視那種欺田霸女的人。劉易的風流韻事太多,他平時所聽說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覺得。一個人不可能得到那么多女人的愛顧青萊,以為劉易是通過什么的不正當手段而弄回家去的呢。

    “那是自然……”劉易有點心虛的道。

    雖然絕大部份的女人,都是劉易正常的得到的,但是其中的確有劉易通過不正當的手段弄上手的。嗯,張寧就是劉易霸王弓雖上弓征服的。

    “算了,你這次又看上誰家的姑娘?”陳圭嘴上雖然說著劉易,但心里自然不會當真的拒絕為劉易保媒的事。

    一來,劉易的身份擺在這里,二來也給他送了禮,人家沒說什么事就收下了。不幫劉易辦好事兒,這還真的說不過去。

    “曹豹將軍家。”

    “什么?曹豹?”陳圭失聲叫了一聲,跟著又苦笑道:“你還真會娶娘子,也太會挑人給你保媒了。曹菁那丫頭吧?老夫見過,的確稱得上我們徐州城并列的兩美之一。”

    “嘿嘿……”劉易嘿笑一聲。心想若不是最美的,我還不想去泡了呢。

    “太傅。你有所不知。我去給你保媒,這親事就可能要黃了。曹豹與我陳家,并沒有太大的關系,私底下,我們兩家并不友好,我去。真的未必可以說成。”陳圭有點為難的道。

    “沒事,請陳老先生去說就成了,親事成不成,都與你無關。”劉易倒不是想叫一個人去把親事說成的。只不過是為了給曹家一個面子,請一個德高望重的人去保媒,讓曹家的人好看,能爽快一點答應下來。

    只有與曹菁的親事訂了下來,劉易才好與曹豹談一些更深入的事。劉易答應過曹菁,要保他曹家的。盡管現在曹操退軍了,他曹家暫時來說,并不會有什么的危險降臨,可劉易知道曹家最終的下場啊。只有能與曹豹成了自家人,劉易才可以與他談談他曹家今后的出路問題。

    當然,不管如何,劉易都要把曹菁先帶走的。徐州太危險了,馬上就會戰火連天,其激烈破壞程度甚至要比曹操來攻打徐州城更大。畢竟這一次曹操來攻擊徐州,城池沒破,在城內的百姓,并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但是陶謙死后,徐州城幾度易手,尤其是被呂布占得徐州城后,徐州被弄得不成樣子。相信沒有幾人好過。

    聽到劉易說成不成沒關系,只是求他出面去一說而已,陳圭總算答應了下來。

    劉易從糜家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了去曹府提親的禮物。直接去了曹府。

    曹豹是武官,戰事完了之后,他就會有較多的之空閑時間。早前的連續作戰,讓他的神經一直都繃得緊緊的,他把軍隊的事宜交待給副將之后,就在家里休息著。

    太傅登門造訪,曹豹還真不敢怠慢,大開府門,出門來迎接。

    他看到陳圭與劉易一起,劉易身后還有不少人捧著用紅綢包裝得非常精美的禮物,還有布匹什么的,這讓曹豹覺得有點莫明其妙。

    呵,他還不知道劉易到他家里是提親的呢。

    到了主廳坐下,曹豹抱拳道:“太傅,你們這是……?”

    他一臉疑惑,真的不知道劉易到他家來是做什么。

    陳圭先道:“曹將軍,今天我們來,是為太傅向令千金提親的。”

    “啊?提、提親?”曹豹的腦袋一時還反應不過來。

    “咳,是的,曹將軍,劉易知道有點冒味了,不過,劉易的確與今愛曹菁姑娘一見鐘情,互相愛慕。劉易與她,已經私訂終生,共約誓盟,還望曹將軍……不,岳父成全。”

    想泡妞就要臉皮厚,劉易的臉皮,早已經修練到水火不浸了,直接把叫起岳父來。

    劉易的稱呼,直把曹豹弄得呆在當場,一時不知道要如何應應是好。

    “曹將軍,曹將軍……”陳圭連叫了幾聲。

    “啊?哦……”曹豹這才反應過來,咂咂嘴,有點苦味的道:“太、太傅,這、這個太意外了,你讓我怎么說呢……”

    “呵呵,岳父,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曹菁姑娘芳名遠播,想早有不少人前來提親,現在只不過是換了我劉易來,又有什么好意外的?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事,你為父親的,只要看自己的女兒同意不同意便好。當然,也要為女兒把把關,看看男方是不是配得上自家女兒,是不是真心對待自家女兒。如果都過得去,那就行了。”劉易現在反而似是媒人,如勸婚一般似的道:“我劉易可是真心對待曹菁姑娘的,嗯,我人長得也算是不錯吧?能文能武,年紀與曹菁姑娘相差也不大,我們在一起正好。我看,不如請岳父去問問曹菁姑娘,如果他沒有意見的話,今天我們就把親事訂下來,然后挑一個黃道吉日,我把她娶過門。”

    站在劉易一旁的陳圭,此刻目瞪口呆的望著劉易,他這么大歲數了,還真的沒有碰過像劉易這般厚臉皮,如此上門提親的家伙。

    這一刻,他覺得自己實在是不應該來,丫的,自己夸自己能夸得上天去?如果人家曹菁姑娘不同意的話,他豈不是要丟臉丟到家去?

    呵呵,陳圭又豈會知道?人家曹菁都已經是劉易的人了,不管劉易如何,曹菁都會答應劉易的求親的。(未完待續。。)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