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荊襄多人才,劉表早已經暗里搜羅人才研制投石機。再說,投石機的原理其實也是比較簡單的,需要他們研究的就是如何能夠弄出制造投石機的原料,如何制造出威力更大的投石機來罷了。

    第三天一早,居然是風和日雨的日子,這樣的天氣,也正適合張濟攻城。

    他決定把主攻的方向定在宛城西面,因為劉表送來的攻城器械就擺放在城西。

    張濟在見到了王威之后,非常誠摯的向王威表達了謝意,并且推心置腹的向王威說明了他的軍馬,全是騎軍,善于沖鋒殺敵,卻不善于登城攻擊。他希望,王威能夠幫忙,借他兩萬軍馬作為主攻兵力,只要打開了一個缺口,攻破一個城門,那么余下的戰斗就是他張濟的事。奪下宛城之后,張濟同意,可以由王威率軍占據宛城一個城門,以此來表示他向劉表歸順的心意。

    并且,張濟對王威保證,如果奪下宛城,他張濟就一定會為劉表敵住日后新漢軍的報復,一定會為劉表敵住劉易向荊州的進犯。當然,張濟也希望可以得到劉表的資助。

    這些,張濟早在密信上和劉表說過了,現在,和王威再說一次,只是想讓王威知道他張濟與劉表的關系。讓王威可以出兵助其奪得宛城。

    王威沒有意見,因為他知道,他們現在的行動,就已經等于與新漢朝撕破臉皮了,如果不能助張濟奪取宛城的話,那么他們今后就要面臨新漢朝的攻擊報復。新漢軍的強悍,王威也是最清楚的。他可不想與新漢軍直接為敵。現在,事到如今,也由不得他了,所以,他答應了張濟的請求。

    張濟的邊馬,分別部置在宛城四周。

    他命令兩萬步軍,配合王威派來的兩萬荊州軍一起攻城。自己再率兩萬騎軍與王威的三萬軍馬押陣。這樣一來,主攻的宛城城西之外,張濟與王威的兵力就達到了九萬人馬。

    九萬人馬,攻擊僅只有一營人馬鎮守的一面城墻,讓鎮守宛城的新漢軍感到壓力無比的巨大。

    城下人聲鼎沸,黑壓壓的一片軍馬。正慢慢的向城墻壓過來。

    當然,城內的新漢軍自然不可有沒有變化的,當秦頡知道了張濟軍的主攻方向后,馬上調整了兵力,把鎮守西面的兩營人馬都調到了城頭上去,另外的兩營馬軍,也取消了輪休制度。在城內做好隨時上城墻增援的準備。另外,又從別的城門調來了一部份兵馬。

    宛城城墻,高約十丈,算得上城高墻厚。但縱是如此,面對張濟與王威的差不多十萬的大軍,也一樣讓人覺得宛城岌岌可危,但心會被張濟的大軍一沖便破。

    “秦頡將軍可在?”

    張濟在他的軍馬正在布置戰陣的時候,在親兵的護衛之下。躍馬城下,向城頭上喊話。

    兩軍交戰,先禮后兵,張濟在開戰之前,想與秦頡一談。如果能夠讓秦頡主動讓出宛城,不用動刀兵那就最好不過了。

    所以,盡管張濟覺得不可能憑嘴舌可以得到宛城。但還是先來與秦頡一談。

    秦頡自然在城頭上,聽到喊話,也看到了在城下的張濟。

    聞言露身在墻垛,對張濟喝道:“本將軍在此。張濟你還有何話可說?軍馬圍城,想來這一戰不可避免,汝還有何話好說的?”

    “非也!”張濟見到了秦頡,在城下擺手道:“秦將軍誤會了。”

    “哈哈,你當我是三歲小兒?我們之間還有什么誤會的?要戰便戰,秦某在這里等著,不過,你放心,不管此戰如何,你肯定逃不過我新漢朝百萬大軍的滅殺。如果你識相的,就把軍馬退走,免得引來殺身之禍,到時候,天下之大,怕也沒有你張濟的容身之地。”秦頡冷聲笑道。

    “秦將軍!”張濟大喝一聲道:“實話對你說吧,張某今天圍城,其實只是張某的無奈之舉。張某本意,只是借道宛城罷了。絕非要攻占宛城之意。”

    “哈哈,借道?可笑!”秦頡有點懶與張濟多說了。

    “是啊,可笑。”張濟說道:“秦將軍,多余的話,張某也不說了,但是我要說的是,今天之舉,還真的是張某無奈之舉,試問,張某在洛陽、在長安,本來好好的,是你們新漢軍把張某一步步逼得無處容身。如今,張某帶著十萬兒郎從關中藍田來到這里,也實在是不想留在關中與你們新漢軍為敵之意。張某把關中藍田拱手讓給了你們新漢朝,讓他們新漢朝盡得關中之地,而張某,現在連一個容身之所都沒有,因此,張某斗膽,想向秦頡將軍借宛城暫且容身。張某只是借道宛城,日后必會雙手把宛城奉還。”

    “借道?又暫借宛城容身?”秦頡聽得心頭一氣,怒道:“大軍圍城,還是借道?借宛城?呵呵,虧你還說得出口。”

    “當然,如果秦將軍不肯借,張某也只好得罪了,畢竟,張某十萬兒郎,現在都成了流浪之魂,連片瓦遮頭都沒有,如果秦將軍處于在下的位置上,就一定能明白張某現在的心情。”張濟在城下遙遙拱手道:“秦將軍,你看張某現在,兵力十萬,而你,才只有這一軍兩萬人馬守城,能守得住么?戰事一旦打響,必然會有犧牲。你們新漢軍也不容易,如果秦將軍能借宛城一用,張某必定會禮送秦將軍離開,絕對不會對你們新漢軍下手。如何?”

    “那就看看你這十萬軍馬是否能奪取得了我宛城了。”秦頡輕蔑的道:“如果你能強行奪下宛城,那本將軍也沒話可說,成王敗寇,想得到宛城,你還是從我的尸體上跨過去吧。新漢軍的將士們,你們說是不?”

    “是!誓與宛城共存亡!”

    “新漢軍威武!”

    ……

    張濟見到宛城城頭上一陣激昂的喊叫聲,他不禁有點默然的住了口,看了看城頭上的秦頡。撥馬回歸本陣。

    張濟的心里沒底啊,別看他現在有十萬軍馬,又有劉表的五萬軍馬相助,可是,他已經多次見識到新漢軍的頑強,對新漢軍的戰斗力心有余悸。

    “張將軍,二十架投石機已經誰進到離宛城城墻四百步。準備就緒。”

    “張將軍!各軍將士,已經準備就緒,馬上可以攻城!”

    不一會,負責攻城的軍將紛紛來向張濟報告。

    王威這時也換了一身行頭,化成張濟手下的一個軍將,來到了張濟的身邊。

    劉表沒敢直接參與攻打宛城的戰爭的。所以,王威現在的軍馬,其實都是換上了張濟軍的衣甲,免得讓新漢軍看出是荊州軍。

    當然,如果能夠順利奪下宛城,劉表倒也不用怕會讓新漢軍知道他的軍馬參與了攻擊。現在嘛,一切都還是未知之數。劉表還不敢公然的與新漢軍撕破臉皮。

    王威來到了張濟的身旁,用馬鞭指著前方一字排開的投石機道:“張濟將軍,這是我們荊州軍最新制造出來的投石機,投擲石彈的距離約在四百步左右,比一般的弓箭射程都遠許多。現在就先讓將軍看看我們投石機的威力吧。”

    “好,既然秦頡不肯拱手讓出宛城,那么我們就只有強攻了,先用投石機鎮壓一下守城軍也好。打擊打擊他們的士氣。”張濟點頭同意道。

    操作投石機以及一些攻城器械的士兵,是王威帶來的荊州軍。張濟的軍士,對于這些器械都不熟悉,這也是張濟可以說服王威派出兩萬軍士參與攻城的理由之一。

    轟轟!

    隨著王威的一聲令下,操控投石機的荊州兵,向宛城投發了石彈。

    論聲勢,荊州軍投出的石彈和新漢軍的投石機的石彈威力差不多的。不過,準繩似乎就差遠了。

    震耳的巨響當中,二十架投石機所投出的石彈,居然全數落空。沒有一顆石彈能準確的落在城頭上的。

    二十顆石彈,要不是近了就是遠了,本來還被敵軍的投石機巨響震攝了一下的新漢軍將士,看到他們的投石機沒有一顆石彈擊中他們,不禁齊聲的發出一陣哄笑聲。

    僅有兩三顆石彈擊在城墻外面,把城墻都弄得似震蕩了起來。

    新漢軍將士,都見識過投石機的威力了,本來在宛城之內也有投石機,只是秦頡覺得每操控一架投石機都要花費太多的人力,與其利用投石機來打擊攻城軍,還不如讓這些軍士都用弓箭來射殺攻城軍起到的作用更大一些。所以,城頭上就沒有布置投石機。

    新漢軍的將士在哄笑,但是秦頡卻不敢輕視,畢竟投石機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隨便一顆石彈擊落城頭,可能都會帶去不少將士的性命。

    另外,投石機如果不是刻意的想擊中城頭上的將士,而是集中火力轟擊城墻的話,會對城墻造成很大的損傷,被他們轟塌城墻也不奇怪。

    所以,必須要破壞敵人的投石機。

    投石機攻擊的時候,別的軍馬只是在做好攻擊的準備,還沒有沖過來。

    秦頡看了看戰場上的形勢,心里馬上就有了主意。

    張濟軍要攻擊到城墻,必須要填平城下的一條護城河,不可能直接攻擊到城墻來的。而城墻之下,離護城河還有一點距離,勉強可以布置得下床弩。

    是的,秦頡打算命人把床弩推下城門,破壞張濟軍的投石機。

    床弩是平射的,所以,安置在城頭上似乎對敵人也沒有太大的威脅,因此,秦頡也沒有命人把床弩布置在城頭上。

    而床弩,卻要比投石機相當輕便一些,數十個軍士,就可以把床弩抬出城去。

    秦頡想到這個辦法,當即叫來周慶,讓周慶去執行這個任務。

    周慶一聽,馬上下了城墻,調來了一營將士。

    一營將士,搬來了近二十架床弩,就在城內上好弩箭。準備好了后,讓人悄悄的打下了城門。

    這個時候,張濟軍的投石機還不停的向宛城投射著石彈,轟隆隆的響聲不絕于耳。

    這些出城的將士,就等于是冒著敵人的石彈出城的。

    其實也不用多久,數十個軍士,抬著床弩飛快的出城。然后沿著城門的兩邊墻腳向兩旁擺開,就在城墻腳下把抬出的床弩擺好。

    這一下,叫張濟軍的投石機好看了。

    投石機的最大缺點,是太過笨重,不易搬動,還有。它們的射程太近,僅比新漢軍的常規配備的弓箭射程遠了一點罷了。可是,當這些投石機碰上射程在兩里的范圍之內都有殺傷力的床弩時,他們就好看了。

    四百步開外的投石機,完全在床弩的射程之內。

    二十架床弩,不管如何調整,都可以直接射到投石機群當中。

    就在投石機發出一輪石彈之時。同樣震憾心神,卻不同于投石機的轟響的嗚鳴,突然的響了起來。

    二十架床弩,兩百多支長長的弩箭,似貼著地面一般,飛快的直接射出了投石機群當中。

    原本還忙得歡,正在準備新一輪投射石彈的荊州軍士,被突如其來的床弩得了一個措手不及。

    對于沒法瞄準的投石機來說。平射、直射的床弩,對于固定目標的打擊,可謂百分百的清準,只要對準他們發射就可以了。

    帶著呼嗚而來的弩箭,威力不比投石機的石彈差,兩百多支弩箭,有如橫掃一切似的。重重的沖進了投石機群。

    “啊啊啊!”

    在操控投石機的那些荊州士兵,瞬間被弩箭攔腰刺殺,一時間血肉橫飛,直接被威力無比的弩箭擊毀了他們的血肉之軀。

    轟轟轟的巨響。是弩箭擊中投石機的響聲,笨重的投石機,也抵擋不住弩箭的威力。轟隆隆的,一架架投石機被擊毀在地。

    還好,并不是所有的投石機都被擊中,這一輪床弩的攻擊,也僅只是擊毀了他們的幾架投石機罷了。

    其實,在新漢軍突然打開城門,有新漢軍出來的時候,張濟與王威也早看見了,但是,新漢軍的動手也實在是太快了,他們還都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把弩箭發射了出來。

    當然,就算他們能反應過來,也來不及把投石機搬回去的。但是,如果張濟他們早知道新漢軍的意圖的話,可以馬上發起攻城,最起碼的可以把出城的這些新漢軍迫回城里去。

    可現在,似乎是被新漢軍的弓床的威力所攝,讓張濟與王威都愣了一會。

    本來,秦頡讓周慶執行這個任務,是讓軍士出城去攻擊一輪就撤回城來的。因為秦頡也擔心張濟的軍馬沖殺過來,到時候軍士來不及返回城來。

    但因為張濟軍的一愣一呆之間,居然一時沒有醒起揮軍來攻,出城的那些新漢軍,見用床弩震攝住了敵軍,下意識的再次裝上弩箭,數十個人一起拉動了弩箭括,再次發射多了一輪弩箭。

    第一輪弩箭,已經打擊得投石機群內的軍士膽顫心驚,第二輪弩箭一出,他們頓時怕了,大叫一聲,四散棄了投石機而逃。

    張濟也總算是反應過來了,當即下令,讓騎軍出擊。

    出城的新漢軍見狀,軍將大喝一聲,直接棄了床弩,飛快的逃回城內,并關起了城門。

    這是秦頡早已經命令的,把床弩抬出去之后,就不要再抬回來了,因為,護城河沒有被填平之前,放在城墻腳下的床弩是不可能被敵軍奪去的,再說,如果敵軍要奪走床弩的話,則可以從城頭上扔下大石把床弩砸碎。

    把床弩留在城外,也算是對張濟軍的一個震懾,讓他們不敢再輕易的把投石機推近來攻擊城墻。

    至此,敵軍的投石機已經不能再對宛城城墻產生威脅了。

    剛才兩輪床弩,擊殺了近百個操控投石機的軍士,還破壞了差不多上十架投石機。料想他們也不敢再把投石機推近來攻城了。

    宛城的床弩并不是太多,這些都是新漢朝制造出來之后,特意派送了一些來給秦頡練兵用的。讓那些新兵見識見識一下床弩的威力,及教會他們使用方法,還有,讓他們可以全面的認識床弩的作用。

    秦頡覺得,如果自己方面有充分的時間準備,又有足夠多的床弩的話,早早就在城外布下床弩大陣,如此看看張濟是否還敢來攻城,丫的,在他們離城還有一兩里遠的時候,就能把他們殘忍的絞殺。

    現在,張濟見投石機已經起不到作用了,只好下令,讓軍馬開始正式攻城。

    攻城軍的各個兵種,漫山遍野的向宛城涌了過來。

    也不知道為何,可能是張濟的軍馬對放在城門兩側的床弩真的心有余悸,軍士在沖向宛城的時候,總是有意的避開了城門的正面。

    大戰起,城上城下,弓箭紛飛,雙方的弓箭兵,在瘋狂的對射著。

    張濟的軍馬,冒著城頭的矢石,拼命的沖前,把護城河先行真平。然后,一輛輛高大的樓車,被推近了城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