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河東獅吼
    蔡夫人把他與蔡夫人的房中糗事都說了出來,劉表卻也不敢多說半句畢竟,這事兒也的確怪他自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會如此,在與別的女人一起的時候,他就特別的生猛,可一面對蔡夫人,他就萎得很快這些年來,因為他表現得不盡如意,都不知道惹得蔡夫人多不高興了如此也是直接導致蔡夫人近年來根本就沒有讓他動的原因

    其實,這個原因,如果與劉易說了,劉易就肯定知道的

    并且,這樣的事,在世上的確有許多例子,并不限于劉表才會如此許多,看上去非常美滿的夫妻,男才女貌,天作一雙的夫妻,他們在實際的生活當中,尤其是在那種事兒上面,表現得還真的會不太如意

    這個,最關鍵的,就是一個心態的問題

    由于女方,實在是太美了,美到讓男方愛極,與至于男方面對女人的美體的時候,他還沒有提槍上馬就已經緊張,還沒有觸及,光是視覺的享受就已經讓他受不了,以至于才剛剛及體,就會一泄如注,根本就難以給予女方真正的那種愉快感受

    一開始,女方可能還不會感到這有什么的不對勁,因為,她們也不知道弄那事兒的妙處,也不懂這些男女之事,還會以為男人本來就是如此但是,長久如此慢慢的就肯定會出現問題,因為,女人也有需要艾每一次都讓自己的男人弄得七上八下,卻始終都沒能得到宣泄,這樣,她們的身心肯定會非常難過的

    并且,一個女人,就算她們原來什么都不懂,可是日子一久,就多少都會懂的,內心的苦悶,也會讓她們無師自通,遲早都會明白那事兒的好處但是礙于自己的丈夫不盡人意,她們只好一直壓抑著一直到她們再也壓抑不住

    許多女人她們婚前婚后的性情大變往往都是因為這方面的原因

    世上,許多人不說,或者不敢說,但是,性福的問題,卻是實實在在存在著的古今如此

    不同的是古時代的女人,她們要傳統必得多,哪怕無比的壓抑,也不敢如何只能默默哀怨的終卻一生特別是那些一般的女人,不管如何,她們都不敢表露自己這方面的渴求的

    只有像蔡夫人這樣,本來就出身良好,向來驕傲的女人,她們就不會壓抑自己的這種渴求哪怕她們并不會當真的做出一些有違婦道的事,但是,性情大變是難免的,從一個看似柔弱的婦人,變得彪悍,成為悍妻

    其實,有時候,女人變成悍妻,也是無奈之舉,因為,她們壓抑不住自己的渴求,性情大變之下,完全破壞顛覆了她們原來美好的形象,有時候,反而會激起他們男人的征服**,使得他們的男人反而激起了雄風

    有些男人,就是這樣的賤人,原來溫柔善良賢惠的女人,太完美的女人,他們反而因為太過痛愛,太過緊張,而導致他們萎靡不振可是,被自己的女人濺踏他們的尊嚴,破壞女人在他們心目中的美好形象,他們反而變得勇猛起來

    有句話說得真不錯,賤人不激,還真的不成器

    劉表在蔡夫人的面前,他就是那種不激不行的男人,完全就是一副小受的涅

    每當蔡夫人對他表露雄威,他的心里,反而有點蠢蠢欲動

    所以,劉表此刻,雖然有些無地自容,可是,他卻沒有因為蔡夫人如此而當真的生氣反而覺得,蔡夫人如此,才是他的女人的本色,他也更加的放心,因為,蔡夫人越對他兇,那就征明蔡夫人對他沒有變

    但是現在,也并不是劉表要展露他的雄風時候,他強忍著尷尬的道“夫人,哎呀,輕點輕點……是為夫不好,是為夫不對,有話好說,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船廳內,眾人都強忍著笑意,不敢當真的笑出聲來

    劉易也覺得好笑,不過,現在見蔡夫人擰著劉表的耳朵,似與劉表相當親熱的樣子,而劉表又一口一聲的為夫為夫的劉易的心里竟然覺得有少許不自然,咳了一聲道:“呃,蔡夫人,景升兄也知道錯了,男人嘛,哪個不風流?你就饒了他這次吧呵呵,你們賢伉儷艾還真的讓人羨慕”

    “哼,你們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蔡夫人聞言,才才松開手,退后兩步道:“殺千刀的,今看到太傅的份上,不與你計較了,你從哪里來,就回哪里去吧,姑奶奶還沒有玩夠呢”

    “翱夫人,你你就隨為夫回家吧,你看……劉易賢弟這次要去江東曲阿的,這數千里的旅途,為夫實在是放心不下啊……”劉表一聽,蔡夫人居然要趕他走,不愿意隨他回家,不禁有點急了

    “不放心?有什么不放心的?有太傅保護著人家,你還的什么?難不成,你覺得還有誰可以在太傅的手上把人家怎么了?”

    “呃,不是這個……我我是的……”劉表面對蔡夫人,卻不知道如何把自己內心里的的說出來,尤其是在這么多人的面前

    不想,蔡夫人卻自己把劉表心頭所想的說了出來,她似撒潑似的道:“好艾你這個殺千刀的,是不是你對人家不放心,是不是想著人家會背著你偷男人?是不是害怕戴綠帽子?我呸!我都沒有計較你背著人家禍害了那么多女人,你竟然敢懷疑起人家來了?我我不活了,我跳進這長江里死給你看!”

    “不可,夫人,你你這是說什么呢?為夫怎么會這樣想你?千萬別沖動,別沖動……”劉表慌了被蔡夫人說中了心事,又是被蔡夫人當眾說了出來,他頓感頭腦有些昏乎乎的,急著上前去拉著蔡夫人

    不過,劉表也同時完全放心了下來,因為,他覺得如果蔡夫人當真的與劉易有什么的話,現在應該不會這樣說,正因為他們之間清清白白,所以才會敢這樣當面說出這樣的話

    蔡夫人當真撒潑起來劉表可是一點都沒有辦法的

    “滾!”蔡夫人卻一把推開了劉表,幾乎把劉表推得坐在船板上去

    “夫人,你你到底想為夫咋樣翱”劉表有點手足無措的軟語道,此刻,他只想蔡夫人能夠不生他的氣

    “叫你滾還不懂?人家什么時候玩夠了再回去,用得著你來這領人家回去?”蔡夫人叉腰無理的道:“老娘的事也用不著你來管給你信上就跟你說好了,你現在是全心跟老娘過不去還是怎么樣?是想讓太傅看人家笑話不是?”

    “呃……”劉表見蔡夫人如此,他就知道事情有點難辦了,看她還似真的鐵了心要隨著劉易去江東的樣子,盡管他已經有點放心蔡夫人與劉易沒有什么,可以心底里卻有點不太情愿啊

    但是,不情愿他還能怎么樣?看上去已經在暴走邊緣的蔡夫人,劉表還真的感到有點頭皮發麻,他總不可能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把蔡夫人強行帶走吧?

    “姐主公他也是的你嘛,你還是跟我們回去再說吧,在這里鬧,才是讓太傅看笑話呢”站在一旁的蔡瑁,他本來是不好插話的,盡管蔡氏是他的姐姐,可這畢竟是劉表的家事了但是,他卻不想放棄現有的利益,轉而投靠劉易,因為,最好就是蔡夫人隨他們回去,讓蔡夫人與劉易分開,這樣,他就不用再考慮是否要投效劉易的事了

    “滾蛋!姐的事要你管?管好蔡家的事吧別到時候怎么死了都不知道!”蔡夫人怎么賣這個胞弟的帳?鳳目威凌的掃了蔡瑁一眼道

    蔡瑁現在雖為蔡家之主,可是向來都有點怕這個姐姐,被蔡氏如此一瞪,他馬上合上了嘴巴,不敢再出言了

    “劉表,老娘實話告訴你,如果你再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胡來的話,老娘還當真的不回去了,別以為老娘就不敢找男人!”蔡夫人板著玉臉,氣呼呼的道:“快滾,別耽誤了我們的行程你也老大不小了,還如此兒戲,你不知道軍令如山么?人家太傅率著大軍去江東曲阿,豈會當真的沒有事兒?你攔著太傅的大軍,萬一不能按時趕到曲阿,耽誤了大事,你又能擔當得起么?”

    “好好好……”劉表見狀,知道再多說也無益,除非他下令強行帶蔡夫人離去,要不然,怕蔡夫人還真的鐵了心不隨他回去了

    劉表只好舉手作投降的樣子道:“是為夫不對,夫人你先息怒,為夫這就離開,你……你一切要小心,尤其是江東袁術,他如果知道你也在曲阿,可能會對你不利……”

    “笑話,人家跟著太傅,袁術那廢物敢拿人家怎么樣?又如何對人家不利?滾吧,老娘玩得開心后,自然會回去”蔡夫人不耐煩的揮手道:“太傅夫人還等著我打牌呢,不送”

    蔡夫人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開去

    劉表此刻,臉上一陣火熱,還真的有點不知道如何面對劉易才好如果他早知道蔡夫人不肯跟他回去,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發他脾氣,他又何必要攔江截人,自討沒趣呢?

    他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蔡夫人會如此動怒

    但是事已至此,劉表只好裝作灑然的拂拂身上的灰塵,轉面對劉易抱拳拱手,打哈哈的道:“哈哈,讓賢弟你見笑了,其實,我們夫妻兩人,都是這樣鬧慣了,為兄也早已經實慣了等她消消氣便好此去江東,路途遙遠,一切,還請賢弟你多多擔待了”

    “呵呵,好說好說,蔡夫人其實也算是一個性情中人,景升你實在是不應該多想……”劉易意有所指的含笑道

    “哈哈,沒沒,我怎么會多想呢?好了既然我家夫人她決心如此,那就隨她吧,為兄也不便耽誤了賢弟的行程,愿賢弟一路順風,為兄在江陵等著你們回來”劉表也不好再在這里多待了,每多待一會他就感到丟臉幾分

    “嗯,沒事沒事,若景升不忙的話,那就命人設宴,與景升兄對江暢飲一翻劉某在江夏多待一天也無妨”劉易忍著心里的歡快,假意邀請道

    “不用了,這次,真的不好意思,讓賢弟見笑了”劉表搖手對黃祖與蔡瑁道:“黃將軍,蔡將軍我們回去吧唉……”

    劉易起身,親自把劉表送到了他的船上,然后揮手告別,汪下來的大軍船隊,也沿江進發

    劉易本來感到有點頭痛麻煩的事,就如此被蔡夫人應付過去心里一陣歡喜,戰船離開了江夏之后,劉易也打發甘寧等將離開,翻回頂層船艙去見蔡夫人,她如此上道,得要好好獎賞將賞她了

    回到船艙,劉易見蔡夫人在船艙的窗邊往外張望,走近一看,卻是外面劉表的戰船追了上來

    “夫人……夫人,江東濕重,要保重身體,我拿了一些糜香來給你,在房子里點上,會把濕重的濕氣趕走”劉表在船上大聲叫著

    “不用了,太傅這里還會缺這點小東西么?你……你回去吧”蔡夫人現在,卻沒有剛才那么的彪悍了,畢竟,劉表對她,似乎還真的沒話說,對她還是相當的照顧的,她雖然對這個丈夫不喜歡,不如意,但是,當她想到從今以后,與這個做了這么久夫妻的男人從此不再有關系,她的心里也不禁有一點兒戚戚的

    誰都有人心,不可能對劉表所做的事無動于衷的,要不是蔡夫人現在的心里,沒腦子都是劉易要不是她已經是劉易的人,自問已經離不開劉易了,她可能還真的會因為劉表的所作所為,心里一感動而隨他回去

    神見號戰船,自然要比劉表的戰船大得多了,站在神風號頂層船艙的窗口,居高臨下,劉表是看不到船艙內的事的

    劉易見蔡夫人對船窗外揮手,也聽到了劉表的喊話,不禁走到了她的身后,貼著她的粉背道:“劉表對夫人可真是一往情深艾看得出,對你是真心的好,夫人真的舍得離開他么?”

    “如果沒有你這壞蛋,人家還真的舍不得,可是,誰叫人家喜歡上了你呢?”蔡夫人卻頭也不回的嗔道:“你這小壞蛋,不會是吃醋了吧?人家當著你的面把劉表趕走了,你還不知道人家的心么?”

    “當然知道了,這不,正要來獎賞獎賞一下夫人”劉易今天還真的有點吃醋,不過,現在卻沒有了

    “是嗎?那那你準備要如何獎賞人家呢?”

    “這樣獎賞你好不好?”劉易突然從后將蔡夫人擁緊,一把抱著她的豐臀

    “艾不要,劉表還在外面,他他會看到的……”蔡夫人被劉易的動作弄得一下子爬伏在窗口上

    “呵呵,戰船已經加速了,一會就把他甩掉,看不到的”劉易使壞的一笑,還真的一把掀高了蔡夫人的長裙,讓其下身展露了出來

    “不不要……你壞……”蔡夫人真的驚了,意欲擺脫劉易

    但是,她又豈能擺脫得了,劉易非躊練的把下面長物掏了出來,卟的一聲,居然便直接突入了蔡夫人的下面

    “啊……嗯嗚……”蔡夫人下面一熱一脹,弄得她小嘴一張,禁不住嬌吟了一聲,一下子軟爬下去,使得她整個上半身,都似趴到船窗外去似的

    而此時,劉表卻正好把一只包袱從他的戰船上扔上了神風號上的甲板上,但是,他的戰船,已經被拉開了一點距離

    他再望向神風號的時候,卻剛巧看到蔡夫人趴出窗外

    劉表還以為是蔡夫人要和他打招呼呢,有點高興的跳著揮動雙手,大叫著:“夫人,記得要多注意身體,為夫等著你回來……”

    劉表自然不知道,此刻蔡夫人的身體正在被劉易從后弄著,如何注意呢?

    也不知道為何,蔡夫人被劉易從后弄著,卻伏在窗邊望著曾經的那個丈夫,她的心里,感到無比的刺激,心如鹿撞,砰砰的跳得瘋狂

    戰船沿江突轉了一個彎,一下子把劉表的戰船拋到了后面去,蔡夫人再也受不住了,忍不住張嘴放聲嬌吟起來,努力的往后挺著身子,配合著劉易從后的攻擊

    太荒唐了,蔡夫人無比嗔怨的罵著劉易,這個壞家伙,居然敢如此作弄她

    蔡夫人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力氣,猛然的返身,直接把劉易一下子推倒在船板上,自己坐了上去,把劉易按在身下,然后瘋狂的扭動著

    她的動作,把同樣在后面鄙視著劉易的另外幾女,望得有點目瞪口呆,為蔡夫人的瘋狂而吃驚(未完待續……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