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張飛再戰呂布
    因為,對于他們而言,曹操如果大軍盡出,完全可以從正面直接殺到徐州來,以他們現在的兵力實力,是絕對不是曹操之敵的。何必要如此舍近就遠,舍易取難呢?

    泰山可不比芒碭山,那可都是一些險峻雄奇的地勢,素有天下第一山的稱號。

    而且,泰山山脈,呈走向,長達數百里,剛好橫在徐州與兗州之間,將徐州北面給拱護著。并且,這片山脈,南北寬達百多里,全是一片山高林密的險要地方。

    如果曹操的大軍想從這些地方通過,在沿路有無數臧霸的軍馬阻殺之下,曹操的大軍就算最后能從泰山山脈穿,也肯定會損兵折將。

    當然,如果只是他的軍馬通過,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可是,大軍就算是通過泰山山脈,那又如何?要養活這么多的軍馬,那么其糧草補給就一定要有不少,曹操不可能一次性的隨軍攜帶太多的糧草,必須要另行運送軍糧給他的前進兵馬。但是,泰山賊會讓曹操安全的把糧草送到他的大軍手上么?

    曹操運糧進入泰山地區,那就是叫做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泰山賊會多謝曹操的。現在,天下到處都是缺糧的時候,泰山賊的日子,過得更是緊巴巴的。因為泰山賊太過出名了,所以,平時那些商人,都不敢再從泰山一帶經過。這就使得泰山賊,他們就算是想搶都沒有人可搶。如果曹操敢把糧食運進泰山山脈,想穿送給的軍隊。那么。泰山的賊人,真的會多謝曹操送糧的情誼。

    已經餓得呱呱叫的泰山賊,怕會蜂擁而上,搶奪了曹操的軍糧。要山高林密的地方,運送糧食,還真的是一件風險非常高的事。

    曹操明明可以直接率大軍殺來,如此,他又何必再舍易取難,從徐州北部殺來呢?

    因此,就算以足智多謀著稱的陳宮。他也沒有想到曹操會從徐州北面攻來。因此,他們也只能著眼于眼前,著眼于與劉備軍的交戰。

    卻說侯成,他得到探子的報告,說后面有曹軍殺來。他一開始還真的吃了一驚。趕緊命人向呂布報告,他馬上率軍馬相迎。

    候成也可算是如張遼一般。是呂布的忠實的追隨者。現在。好不容易助呂布打下了一塊地盤,不用再過那種有如流浪一般的生活。好不容易才在徐州安了家,他不希望再像兗州那樣,屁股都沒有坐熱,就被別人趕走了。

    多少年了啊,從呂布還在丁原的時候開始。他就追隨呂布了,隨呂布南征北戰,現在好不容易才有了一個盼頭。他不想,才剛剛到手的地盤。好不容易才可以享受一下的時候,就又被曹操將的家都給奪去了。

    因此,他必須要敵住來犯的曹軍。

    不過,他率一支騎軍,與正通過了芒碭山的關羽、張飛碰了一個正著。

    候成自然認得關羽、張飛的,在呂布投靠了劉備,又或被呂布奪了徐州,讓劉備屯軍于小沛的期間,呂布手下的軍將,都沒少與劉備帳下的軍將打交道,候成甚至也和關羽、張飛一起共飲過。

    大家雖然沒有的交情可言,但是,還是認識的。并且,候成也關羽、張飛兩將的厲害,一見到是他們兩將,未將候成便先弱了幾分氣勢。

    現在,大家已經是敵人,也沒有話可說的。

    候成就算可能不是關羽、張飛所敵,但也只能硬著頭皮,率軍攔住了關羽、張飛的去路。

    侯成拍馬,沖至軍前,橫槍喝道來將可是關羽、張飛兩位將軍?不你們如此匆匆,欲往何處?此地已經是我們徐州之境,請兩位將軍止步,看在往昔的情份上,我們不攻擊,你們自退兵罷。”

    “原來是侯成將軍。”

    關羽飛馬而出,見是侯成,并沒有馬上揮軍沖殺,而是立馬停住,神色淡然的對侯成道侯成將軍,汝此話差矣,徐州是你們之境?現在,普天之下,誰不關某大哥劉備是徐州之主?只不過,被你家主公呂布趁我們攻擊袁術之機,出兵占據了而已。如今,我們前來,便是特來取回徐州。”

    “哈哈,關羽將軍,枉你還熟讀春秋,你應該,徐州,有德者居之。現在,徐州已經是我們主公呂布之地,豈再是你們劉備之城?請莫要自誤,并且,之前,似乎還是你們棄徐州而去,現在卻又要?這豈是你們說來便來說去便去之地?既然已經走了,就不必再了。如果你們不想我們兩軍相戰,最后便宜了曹操,還請你們退兵。”侯成大笑一聲道看你們,似乎已經從曹操手上得到了不少好處,是曹操讓你們來打我們的吧?無不少字難道,你們稱為忠義之士,當真的投靠了曹操那奸賊?要,曹操名為漢臣,實為如當初董卓一樣,實為漢賊也。你們就如此甘心受曹操這奸賊的驅策?看你們現在,也算是兵多將強,與其來與我們爭戰,不如還是另尋他方吧,揚州袁術,草包一個,卻擁有無數城池,你們現在,隨便去占其幾個,都可以讓你們有一個容身之所,總好過給曹操效力,為虎作倀。”

    侯成雖然為將,可是,卻也是識字懂墨的人,一張嘴,也能言善辯,能夠說得出一些十五十六的話來。

    “我等投漢不投曹,也絕不是為曹操效力。但是,徐州本來就是我們的,因此,必須要取回。”關羽不是說不過侯成,但是卻也懶得跟侯成多費口舌,這一次,是劉備的機會,也是他與張飛的機會。關羽,如果能重占徐州。將徐州掌控在手里,將來劉易發兵統一大漢之時,他們就可以在徐州起兵響應,與新漢朝的大軍遙相呼應,就等于是在曹操及袁紹的背后插上一把刀,讓這兩個大勢力不能全心神的與新漢朝的大軍爭戰。他覺得,他與張飛現在,能為新漢朝,為劉易所做的,就只能是這樣了。

    因此。他也是有心要奪回徐州,將呂布趕走還斬殺的。

    當然,他與張飛好不容易訓練出來的三、四萬軍馬,因為遭受到袁術大軍的追擊,以及呂布軍的暗算。已經十去七、八,直接被殺害的將士。不計其數。這也是關羽痛恨呂布的原因之一。如果沒有呂布從背后插刀,劉備自然不可能從淮南退兵,那么,他的軍馬,自然也不可能會遭受到袁術大軍的追殺,也不會兵敗如山。許多的將士,也不會被袁術的軍馬追上被慘殺。

    這筆帳,他一定要與呂布好好的清算。

    關羽神色一凜,舉起散發著寒光的青龍揠月刀。指著候成道侯成將軍,我看你也算是一個懂道理明是非的人,呂布這匹夫是一個樣的人,怎樣的性格,想你也非常清楚,他是否是你們值得相隨相助的明主,你們的心里也有數。因此,請聽關某一言,良禽擇木而棲,你們何不反也呂布,轉投我們?”

    “關將軍,忠臣不事二主,咱們也算是老相識,這些話就不要說了。若你們執意揮軍來犯,候某也只能拼死一戰,來吧,多說無益!”侯成不想聽關羽這些勸降的話,打斷了關羽的話道。

    “你不是關某的對手。”關羽搖頭道。

    “將士馬革裹尸,本是命數,就算侯某不是關將軍對手,但今天,侯某也只能一戰。殺!”

    侯成奮起神威,大喝一聲,拍馬挺槍,往關羽沖殺。

    “侯將軍,不用擔心,郝萌與你一共會會關羽。”

    侯成殺出之時,其后又沖出一將,拍馬舞刀而來。

    唉,呂布雖然不堪,但是其帳下卻盡多忠勇之士,張遼如此,眼前的侯成亦如此。還真的可惜了這些將軍,若都能投了新漢朝,他們也必然是軍中的棟梁,罷了,呂布該殺,但這些軍將,還是饒其一命吧。

    關羽見狀,心里便有了主意,拍馬迎了上去。

    兩軍陣中,三將眨眼便沖殺到了一起。

    侯成與郝萌兩將,雖然勇猛,可是,卻還只是二流武將,武力有限,按說,就算是兩將一同出手,也遠不是關羽之敵,最多不出十個會合,關羽便可以斬殺兩將,最快,三個會合定能讓他們血濺馬下。

    但關羽不是一般嗜殺之人,哪怕現在是兩軍陣前,只要覺得對方非是該死之人,他都會留有余地,并非真的想斬殺了他們。當然,這也是要有真正實力的人才敢如此。要不然,戰場撕殺,你死我活,誰敢有這些念頭?誰敢留手?

    不過,就算是歷史上,關羽對不少敵將,都手下留情,如非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之下,關羽還真的不會斬殺那些他認為是忠義之士。

    歷史上的關羽,斬殺河北名將顏良、文丑,他其實也并不愿,但是,那時候,他急于還了曹操之情,然后帶著嫂嫂尋兄,才會為曹操出手斬殺了顏良、文丑。

    后來,關羽和黃忠交戰,雖說他與黃忠有惺惺相惜之情,但是,他的心里,對忠義之士的敬佩,讓其也不覺會手下留情的。

    關羽,關公,之所以被后世奉為武圣,并不單單是因為他的武勇,而是因為關公的崇高人格,讓后世的人敬仰,如此,他才是會千古留芳。

    戰場上,三將你來我往,激戰激烈。

    關羽已經手下留情了,但是,也依然殺得侯成與郝萌汗流浹背,險象環生。

    當的一聲,關羽左右開弓,將兩將的兵器彈開,刷刷的兩聲,寒光一閃,大刀從他們的頭頂掠過,飛馬相之過,兩將的頭盔分別被擊落馬下。

    侯成與郝萌兩將,頭發散落,松亂頭發所掩的臉上,臉色慘白。他們都覺脖子有點冷寒寒的,剛才,他們明明是感到關羽的大刀是削向他們的脖頸之間,最后卻成了將他們的頭盔給擊落。

    兩將的手都顫顫的抖動。被關羽擊在他們的兵器上,巨力將他們的虎口都震破,滲血的手,讓他們感到刺痛,但顫抖,卻是來自他們的內心,是對關羽武藝高超的驚懼而發抖。

    并且,在此刻,侯成與郝萌,他們都了。關羽剛才已經饒過了他們一命,手下留情沒有斬殺他們。

    這不得不讓他們的心情感到有點復雜。

    戰,戰不過。別人還手下留情了,饒了一命,再打下去。他們又如何出手?明不敵,再出手攻擊關羽的話。那就是自尋死路。除非他們沒有一點自知自明,沒有一點感情的人,否則,人家放過了你,饒你一命,你還不懂感恩圖報的話。那就真的說不了。

    當然,投降也絕不可能的,他們跟著呂布,還真的沒有想過背叛呂布另投他人。何況,他們的妻小,都還在徐州,想降也不敢降的。

    “二哥!俺張飛來也,們,殺啊!”

    這時,看到軍馬停下,得知關羽和呂布軍馬相遇的張飛,呱呱的叫著,揮軍沖殺了。

    “兩位將軍,念及我們相識一場,這一次,關某不殺你們,關某跟你們所言,還請你們好好考慮,若他日想通了,可隨時來找關某,你們走吧,張飛若殺到,可不似關某會手下留情。”關羽回頭看了張飛一眼,勒馬停住,沒再向兩將攻擊。

    侯成與郝萌對望了一眼,他們的確不是關羽之敵,也就只有先行退兵了。

    侯成默默的沖關羽抱了抱拳,然后一聲不吭的拍馬回陣。

    呂布軍是騎兵,張飛帶著軍馬沖殺,侯成與郝萌已經率軍如潮的退后,眨眼就與張飛的軍馬拉開了一段距離。

    “哼,算他們跑得快!”

    張飛止住了大軍的沖鋒,到了關羽馬前來道。

    “呵呵,這些只是呂布軍殿后的軍馬,只是數千騎,但全是騎兵,我們步兵向他們沖鋒,如果他們不想與我們纏戰,我們能追得上嗎?”不跳字。關羽笑笑搖頭,再下令道傳令下去,要嚴加提防呂布軍的騎兵攻襲,著軍馬保持前進隊形,繼續前進,一定要趕到小沛城前才能安營下寨。”

    “哇哈哈,又可以見到小沛城了,咱都有點按耐不住了。兒郎們,走!”張飛的神色有點興奮的叫著,拍馬沖到了前面去。

    關羽看著張飛的身形,啞然失笑,這劣貨,不會是對小沛城產生了感情了吧?無不少字

    嗯,想想,關羽也覺得,的確有點懷念小沛城了。

    想想當初,他們從平原縣經北海到達徐州,曹操大軍退了后,就是被安頓在小沛城駐扎。后來陶謙平白無故病逝,將徐州讓給了劉備,他們也跟著到了徐州城,可是迎來了呂布,不久,出兵攻伐袁術,卻被呂布奪了徐州城,他們不得不接受了呂布的安排,在小沛住扎。想來,現在應該是三度回小沛了。但是,小沛將來還會是的么?

    所以,關羽也有點感喟。

    侯成與郝萌,披頭散發的樣子,一看就似是打了敗仗。

    他們并沒有退回多遠,就碰到了率軍來援的呂布。

    見到了呂布,兩將趕緊下馬,也不及整理一下的形象,跪到了呂布的面前道呂將軍,我等不是關羽、張飛之敵,被殺敗了。劉備的大軍,此刻正跟在我們的身后殺。”

    “侯成、郝萌,你們兩位辛苦了,關羽、張飛,都是猛將,你們不敵他們亦在情理當中,你們沒事就好,先回小沛等侯命令吧。且待我前往與關羽、張飛一戰,將他們殺敗!”呂布念及之前兩將與那曹性一起,擊敗了夏侯惇,所以,對于他們現在兵敗,并沒有多加指責。

    “謝主公,關、張勇猛,請主公,我等先回小沛靜侯主公佳音。”

    侯成與郝萌,見到呂布心里雖然大定,可是,卻也再打不起隨呂布再戰關羽、張飛的信心。因此,他們盡管并沒有受傷,還可以一戰,但是,卻也無心再戰,便順口答應了下來。

    侯成與郝萌才返回小沛不久,呂布便與當先率軍殺來的張飛碰面了。

    張飛遠遠的看到了頭戴沖天紫金冠,手拿方天畫戟,胯騎火紅奪目的赤兔馬之將,一眼就認出了是呂布。

    再次見到呂布,張飛還真的氣不打一處來,遠遠的便放聲大罵道好你個三姓家奴!就你是養不熟的豺狼,當初俺就讓咱哥哥不要收容你,果然被俺說中,不但奪了我們徐州,還敢與袁術那狗賊同流合污,出兵從背后攻擊我們。今天,張飛便來取你性命,與你新帳舊帳一起算。呂布,可敢出來與某一戰!”

    張飛大罵著,已經當先沖到了兩軍陣前,張牙舞爪的向呂布搦戰道。

    要說呂布,最想殺的人,一定就是張飛,因為自從認識張飛之后,他就被張飛一口一個三姓家奴罵著,直接的揭他的老底,每每都讓呂布覺得無比的激憤羞怒。(未完待續……)

    第四百六十八章張飛再戰呂布

    第四百六十八章張飛再戰呂布是,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