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 小沛攻城戰
    他將杜夫人的經商才華,說得天上有地下無的樣子,讓眾人都知道了,原來當初秦宜祿能夠得到呂布的重用,其實只是靠杜夫人賺來了大量的財富,靠這些錢財,秦宜祿才獲得了呂布的賞識。

    嗯,這典型的一個小白臉。

    當然,讓眾人笑破肚皮的是,現在秦宜祿居然又是靠他的夫人才獲得了曹操的重用。只不過,這一次秦宜祿做得更徹底,居然直接將自己的夫人送給了曹操。

    也是現在,眾人才知道,洛陽四大夫人之一的杜夫人,居然就是秦宜祿的夫人。

    “呸!可恥,賣妻求榮,這樣的畜生,他竟然敢來攻打我們小沛城?哼!”張飛一臉厭惡的望向了城東的方向。

    咚咚咚!

    戰鼓再起,調整好的曹軍,又開始發起了新一輪的攻擊。

    張飛提著蛇矛站了起來,趕緊吩咐軍士各就各位,準備迎戰。

    現在的各路諸侯,已經今非昔比。他們的軍馬,不再是像以往的那般混雜,時至今日,幾乎所有的諸侯,都會著重訓練自己的軍馬,制定適合適應各種戰斗的兵種,并且,軍士的裝備,也不再是像以往的那般雜駁,幾乎全都是制式的整齊的裝備。

    華夏古時代的戰爭,不知道有過多少次攻城戰。許多攻城戰的經驗,被一代代傳了下來。

    所以,并非只有新漢朝才裝備精良訓練有素了。

    張飛眼前的曹軍。就是一支軍律嚴明的精銳。

    隨著進攻的戰鼓響起,曹軍當中,首先是一排排重盾兵一步一步的挺進,跟著重盾兵的后面,則是一隊隊長弓兵。

    轟的一聲,重盾兵頂著厚重的重木盾,推進到了他們的長弓可以射到城頭上的箭程距離。然后整齊的將重木盾一放,發出一聲重響,讓戰場上的所有人都心頭一震。

    曹操軍的攻城戰線排得很寬。足有數里長。幾乎是整個城西方向的小沛城墻段,都是曹軍的攻擊線。

    看到曹軍這一次,似乎直接出動了數萬的軍馬,張飛的心頭一沉。如果曹軍數萬人一齊發起攻城。張飛還真的沒有太大信心可以穩守小沛。

    夕陽如血。斜斜的落日霞光,將小沛城西外面的原野都映照得金黃,無數曹兵,似披著金光,有如螞蟻一般,往小沛城涌過來。

    重盾兵,身披重甲,可以抵擋得住城頭上放射下來的弓矢。躲在大重盾后面的曹操軍的長弓兵,從容的向城頭上發箭。

    “躲!”不用張飛下令。城頭的軍將就緊急的招呼士兵。

    現在的曹軍,離城墻還有點遠,他們的檑木石塊什么的,暫時對曹軍的攻城兵是沒有威脅的。弓箭倒可以射進那些曹兵陣中,可是,連長弓兵都身穿輕甲,又有著大盾的掩護,城頭上射箭下去,也只是浪費箭矢。對曹兵的殺傷力不大。

    其實,曹軍萬箭齊發,對城頭上的守城士兵的殺傷也不會太大,只要躲好,他們的箭矢也是射不到守城兵的。

    但曹軍并非是想著利用弓箭就奪得小沛城,他們如此,只是對城頭上的守軍進行威懾打壓罷了。

    真正攻城的曹兵,是重盾兵及長弓兵后面的曹兵。

    戰鼓聲一促,一聲大喊,杠著云梯或背著一捆捆繩索的曹兵,一列列的從曹軍大陣當中沖出,直撲小沛城墻。

    嗯,不要希望小沛城還有什么的護城河什么的,就算是有,也早被填平了。

    所以,曹操的士兵,可以直接沖近到小沛城墻之下。

    曹軍的攻城云梯,五花八門,有些,只是直接往城墻上一放,曹兵就跟著攀著梯子沖上去,有些,在云梯的頂端,會有兩個鐵勾,曹兵舉著云梯,往城頭一掛,就可以穩穩的掛在城頭上面,軍士,就可以直接從云梯爬上。

    另外,一排排帶著繩索的掛勾被扔上城頭,一拉一扯之下,亦掛穩在城頭上。

    張飛的副將,不停的伸縮著頭,觀察著城墻外曹軍的情況。

    看到曹兵沖近到下面的城墻腳下,他馬上就命令,讓城頭上的軍士開始往下扔重物,同時,不停的叫喊著讓士兵注意城下放上來的飛勾。這個,是每一個士兵都要注意的情況,如果不注意,被城下飛上來的掛勾勾中了人,被城下的曹兵一拉一扯,他們極有可能就會直接被拉扯得摔下城下去。每一次攻城戰,都會有不少倒霉蛋是這樣枉死的。

    事實,經歷過攻城戰,知道了敵人的進攻套路的軍士,他們在城下曹軍的弓箭一停,他們就知道曹軍已經殺到了城下。那個時候,他們就只管埋頭往下扔重物,砸死沖近到城下的那些曹兵。

    不管如何,人人都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還要動作快速。

    好比,那些踩著云梯殺上來的曹兵,他們攀登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幾個呼吸,他們就可以從城墻腳下爬到城頭上來。

    所以,是沒有時間給守城士兵遲疑的,往往,都只是瞄一眼自己所負責的城垛外面,是否被敵軍架了云梯,又或者被扔上了掛勾。然后,就只能埋頭不停的往下扔檑木大石。

    士兵們不但要注意城外敵軍的冷箭,還要注意自己所負責的城垛外面,是否已經有敵人攀爬上來。顧不及的時候,就要趕緊叫喊支援。

    攻城難,但是,守城也不會輕松。

    也別看敵人從城墻上爬上,從上面扔重物就可以將敵人擊下來。有時候,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要知道,城墻是垂直向下的。

    從上面拋下重物。會有一點小弧度,如果不能貼著城墻扔下去,極有可能是扔不中緊附在城墻上的敵兵的,重物最多就是擦著敵兵的背面落下,對敵人造不成殺傷。

    一擊不中,就極有可能被敵兵殺上來城頭。

    這個時候,檑木有檑木的好處。石塊有石塊的好處,同時也各有弱點。

    比如,扔下石塊的時候。攀爬上來的敵兵,肯定會一邊攀爬,一邊盯著上面的,若是石塊。體積有限。殺傷的范圍不大,在云梯上的曹兵,他可以閃往一旁,又或者飛快的閃身于架在城墻上云梯的里邊,身體緊貼著城墻,這樣,扔下來的石塊,要不是砸不中。就是被云梯的架橋給彈開。運氣好,云梯沒有被直接砸斷。敵兵就可以繼續往上攀爬。爭取在另一塊石塊扔下來之前,殺上城頭去。

    若是吊著繩索攀爬上去的,吊繩是可以晃動的,敵兵可以借蹬踏城墻面,使得他們橫移晃動一下身體,閃過上面扔下的石塊。

    真正的精銳,他們會經歷過艱苦的訓練,面對死亡的時候,他們會更加的冷靜,避過上面扔下的重物,也并非是完全不可能的。

    對付攀著繩索殺上來的敵人,最好還是用檑木砸擊,這樣,讓他們避無可避。但檑木是長形的,扔下的時候,要保持貼著城墻壁的平衡,如果是隨意的扔下,檑木的一頭碰到了城墻壁,那么就會被彈離城墻壁面,難以對貼著城墻攀上的敵人造成殺傷。

    雖然,從城頭上不管砸下什么的重物,就算砸不中正在攀城的敵人,但砸下去,大多都能砸得中在城墻腳下的敵兵。但是,對于守城來說,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對那些正在攀爬殺上來的敵兵造成殺傷。要沒有遺漏的將那些攀上來的敵兵全都擊殺下去。

    因為,如果放上了一個,那么就有可能造成一個缺口,如果來不及將殺上來的敵兵立即擊殺,那就會讓敵兵源源不斷的殺上來。造成在城頭的混戰,如此,敵兵殺上城頭的人就會越來越多。

    曹軍才發起攻城不久,城頭上就險象環生。

    一連數個城垛,被曹兵突破。

    很明顯,這次攻城,參與的曹兵,似乎要比之前攻城的曹兵更加的勇悍精銳。

    一個城垛,所負責的那個士兵,舉起一塊石頭,砸下去,但是,他多看了一眼那個被砸得頭破血流凄厲慘叫著摔下去的曹兵,沒有第一時間縮頭回去,結果,被城頭曹軍的弓箭手,一箭射正他的面門,他連示警都來不及就趴在那墻垛上,氣絕身亡。

    本來,在他的身后,還有一個士兵拿著弓箭,拿弓箭的士兵,是負責補漏的。他見這個士兵被殺,正要扔下弓箭搬起石塊守住這墻垛,卻見另一個墻垛躍上了一個曹兵,他趕緊一箭射過去,將那曹兵射得摔回城外。當他再拉弓搭箭,撲到那個爬在墻垛上死去士兵的背上,要向下放箭射殺有可能爬上來的曹兵時,一桿長槍直接刺上來,刺中了他的咽喉。

    一個曹兵,獰笑著從這缺口跳了上來。

    城上城下,到處都是喊殺聲,慘叫聲不停的充塞著每一個人的耳朵。

    這個曹兵,一上來,在城頭上的士兵還沒有反正過來的時候,直接刺死了旁邊另一個正舉著石塊要往下扔的士兵。

    跟著,又一個提著一把短刀的曹兵殺了上來。

    一個又一個。

    守城的士兵,自然也看到了,一時也顧不及別的,提起刀槍大喝著沖上來。

    混戰,在城頭上展開。

    “殺!”

    張飛紅著眼,長矛一掃,直接將一個攀爬上來的曹兵掃到了城外。

    “給我頂住!”張飛身如蛇走,不停的給自己的將士打氣,一邊將那些殺上城頭來的曹兵擊殺。

    噗噗噗!

    剛才那個缺口,已經殺上了十多個曹兵,城頭上的守兵,已經被他們殺了近十人。

    張飛這時趕到,長矛一刺,就有如串葫蘆一般,直接被并排的三個曹兵穿透。串在他的長矛桿上。

    “來幾個人,把這里的缺口守住,上來的曹兵就交我了!”張飛緊急的喊道。

    同樣也殺紅了眼的曹兵。他們并不在乎碰到了什么的對手,他們一見到張飛,哇哇的叫著一同撲殺過來。

    一時間,刀劍齊往張飛的身上招呼。

    “死!”

    張飛凜然不懼,大手發力,直接將還串著三個曹兵的長矛左右一掃,碰碰碰的一聲肉碰肉的響聲。數個曹兵,直接被張飛掃得飛出了城頭。

    “喝!”

    在另外一些曹兵的刀刃要斬到張飛身上的時候,張飛的內力一爆。碰的一聲,那三具被串著的曹兵尸體,竟然直接爆碎。

    勁氣沖擊,使得另外的幾個曹兵。東倒西歪。

    “張飛!受死吧!”

    一聲大喝。從張飛的背后響起。

    一個身穿銅甲,露出了雙臂,臂上肌肉橫突的曹將,舉著一個銅朔,直接的擊向張飛的背面。

    “找死!”張飛根本就沒有轉身,直接憑感覺用矛尾往后一擊。

    嘭的一聲,勁氣相激。

    張飛沒有想到,從背后偷襲他的人居然還有幾個勇力。沖得張飛往前走了幾步。

    不過,那人亦被擊得身形一頓。張飛這才轉身。

    “哈!李典,沒想到你竟然親自來攻城,好,很好!來了你就不用再回去了,殺!”張飛回身一看,見居然是李典。

    張飛近天幾乎每天都到曹軍的大營搦戰,可是曹軍的軍將沒有一個出來迎戰的。不過,張飛卻也認得了李典。現在見到曹將,張飛正求之不得。

    “哼!我李典不會怕你張飛,殺!”李典倒也是一條硬漢,居然敢與張飛交手。他大喝了一聲,再次向張飛擊去。

    嗯,通過一天的攻城,曹兵的損傷的確有點大,但是,經過一天的攻城教訓,曹軍吸取了經驗,他們知道,守城的劉備軍,其實就只有一個張飛在頂著。他們本來有不少機會可以一舉擊破劉備軍奪得小沛城,但往往都是被張飛殺退他們已經攻上城頭的士兵。

    所以,他們知道,必須要有一將拖住張飛,讓張飛不能到處救援,為別的曹兵爭取一些時間。

    除了他們的大將,是沒有人能是張飛的一合之敵的。所以,李典擔任了拖住張飛的任務。

    不用太久,就只需要一會,等他們可以多一些死士殺上城頭來,那么勝局就大定。到時候,張飛就算是再勇,也不可能與千軍萬軍相抗。

    可惜,李典還是小看了張飛之勇。

    張飛看到李典殺來,他一側身,避過李典的一擊,然后大手一伸,居然直接抓住了李典的兵器。

    “鼠輩!摔死你!”張飛緊抓住李典的兵器,一聲大喝:“起!”

    身形壯碩的李典,居然被張飛連人帶兵器的單手舉了起來。

    張飛舉起李典,然后猛然一摔,就要將李典拍死在城墻外壁上。

    李典哪里想得到張飛竟然如此勇猛?他本還想用力從張飛的手上抽回兵器的,結果,他用力抓著兵器的一端,卻正巧像一個人形錘子,要被張飛拿他當錘一樣撞擊在城墻外壁上。

    眼看就要被拍成一團肉泥,李典被驚得魂飛魄散,到此刻,他才知道,能與呂布相敵的張飛是厲害到了怎么樣的一個地步,這根本就不是他可以挑戰的猛將。幸好,李典并沒有真的糊涂,及時一松手,使得他整個人猛往城下一摔,眼疾手快的他,一把抓住一條掛在城頭上的繩索,唰的一下,沿著繩索直接回落到了城下,一滾,跳離開城墻邊。

    “哼!算你命大!李典,你等著,某張飛來日必取你性命!”張飛見李典見機逃過一命,冷哼了一聲,將李典的兵器向城下的李典扔下去。

    當然,李典見機得早,才沒有被自己的兵器砸死。

    “有援軍了!殺啊!”

    城頭上的守軍,突然爆發出一聲歡叫。

    “是關將軍來了!”

    守城的士兵士氣大振,奮起神勇,將攻上城頭來的曹兵殺退了下去。

    “二哥!”張飛立定,看到了從女墻上來的關羽,紅著眼叫了一聲。

    “三弟!”關羽亦同時看到了張飛,見張飛沒事,心頭一松。

    “對不起,為兄來晚了,剛才來到城東,看到曹軍在攻城,我從背后捅了他們一刀,現在,城東的曹軍已經敗走。看天色,他們今晚應該不可能再組織得起來攻城了。”關羽上前,打量了張飛一眼,然后拍拍張飛的肩膀道。

    “不晚,二哥來得正是時候。”張飛有點高興的道。

    不過,他才說完,臉色又一變道:“啊,什么?二哥你把城東的曹軍打敗了?”

    “嗯,斬殺了他們數千人,他們今晚,估計都不敢在城東扎營了。”關羽道:“城東方面,是我們與徐州的交通要道,不能讓曹軍輕易的斷了。”

    “不錯,對了,不能讓那秦宜祿跑了,二哥,你先在這幫咱看守一會,曹軍已經退下去了,估計他們收到城東的曹軍被二哥你擊敗了的消息,怕也不會來攻城了,現在,正是出擊的時候。”張飛記起秦宜祿這孫子,心里真的不打算放過他。

    “秦宜祿?你現在還要出城攻擊?呃,三弟,等會,為兄有事要跟你說。”

    “二哥,有什么事,等咱取了秦宜祿那鳥頭回來再說吧。”張飛急匆匆的跑下城去,頭也不回的對關羽道。

    “這劣貨,還是這么毛毛燥燥的。”關羽見叫不會張飛,忍不住無語的罵了一聲。(未完待續……)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