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一個騙局
    “啊嗚……不、不行了,嫂子……玉兒嫂子,快、快來接力……痛了……”

    慕容微兒軟弱無力的從劉易的身上滑到了一邊去,嬌吟著對鮮于玉兒說著。

    “啊?我、我也不行了……不要……喔……”

    這個時候,還哪里輪到她說不要?劉易已經主動出擊,將在一旁歇息的鮮于玉兒壓在身下。

    慕容微兒還是第一次,所以,劉易可以稍為憐惜一下她,可是,對于鮮于玉兒,劉易就不用太過小心翼翼了,可以盡情的馳騁。

    剎時,風浪又起。

    看到鮮于玉兒那一臉迷離的積極奉迎,一臉享受的樣子,慕容微兒不禁一臉羨慕的道:“玉兒嫂子真厲害,人家就受不了夫君這樣……”

    “呵呵,傻瓜,等以后你就明白了。”劉易有點莞爾,掃了一眼慕容微兒的下面,果然一片紅腫,暫時怕是不能再弄她了。

    “嗯,以后,人家天天都要跟夫君你這樣!”

    ……

    劉易暗汗,果然,這些草原上的女人,似乎真的要比漢女豪放得多了,什↘么話都敢說啊。

    好一會,劉易才在鮮于玉兒的身上狂亂發射。

    到了黃舞蝶來叫午膳,劉易才有點汗顏,這才一大早上,就跟兩女鬼混。還好,她們并沒有什么的意見。

    讓兩女一起起來。鮮于玉兒終于鼓起了勇氣,拉住了劉易道:“夫、夫君……”

    第一次叫劉易為夫。她還有點不太適應,有點扭捏。嗯,在床上都那么豪放,這時候卻有點難為情的樣子了。

    “嗯,有話說吧。”劉易任由慕容微兒服侍自己穿衣,一邊探手捏了她那**一把道。

    “嗯……夫君……我想問下,軻、軻比能打算如何處理……”

    “他啊……”劉易猶豫了一下,搖搖頭道:“這些事你就別管了,你應該明白。自從他們把你送了給我,那么,以前的事,你就不用再去考慮了。如果你還有什么的親人,可以告訴我,我可以把他們要來,好好的安置他們。”

    “軻比能……就是玉兒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鮮于玉兒咬著櫻唇道。

    “呃……”劉易盯著她,見她的神情堅決,不禁有點奧惱的道:“那這怎么辦?把你送回給他?”

    不知道為何。劉易少有的吃醋了,已經成了自己的女人,怎么還對她的前夫念念不忘呢?還是她在這個世上的唯一親人?那自己成了什么?

    “夫君……你別惱,玉兒嫂……不。是玉兒姐姐她不是這個意思。”慕容微兒急著為鮮于玉兒解釋道。

    “那是什么的意思?”劉易有幾分不爽的道。

    “玉兒姐姐的意思是說,軻比能對她有恩,以前。軻比能救過她的命,所以。她想報答一下軻比能的恩情。實際上,玉兒姐姐她現在。是一心一意對夫君你的。自從他們無情的將玉兒姐姐她送來,玉兒姐姐就對他們絕望了,所以……”

    聽了慕容微兒的解釋,劉易的心里才舒服一些。

    現實證明,劉易這個家伙,還真的多情成性了,原本他不打算付出感情的,可是,現在卻有點緊張起鮮于玉兒的態度起來。當然,也可以說,這是劉易這家伙的一個占有欲的表現,屬于自己的,就一定要是自己的,由外至內。

    “這樣啊……”劉易點點頭,問道:“軻比能一看就不是什么的好人,他救過你的命?怎么救的?說來聽聽。”

    劉易也不急著走了,坐到了床沿,讓鮮于玉兒說說這些事兒。

    鮮手玉兒已經穿好了衣裙,正在系衣帶,聞言趕緊跪到了劉易的面前道:“事情是這樣子的……啊。”

    劉易一探手,直接把她給抱了起來,將她橫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從她那還沒有系好的衣領之間伸了進去,把握著當中的一只玉峰道:“既然是我的女人了,那么在家里,跟為夫私下,就不用那么拘束,跟為夫說話的時候,用不著跪著說。平時也用不著動不動就跪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知道了嗎?”

    “啊……哦……”鮮于玉兒倒是沒有享受過如此的溫柔,以前軻比能,可不會如此細心的呵護她,讓她心里一暖。

    “說吧,以前發生了什么事?”劉易催道。

    “事情是這樣的……”鮮于玉兒沒有任何的隱瞞,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劉易。

    “哈哈……”劉易聽完之后,不由好笑的大笑起來,刮了一下還似在回憶當中的鮮于玉兒的鼻子,道:“你們女人啊,真正是傻,這么破綻百出的事,你還以為是真的?還對軻比能感恩戴德?處處都念著他的好?想著報答他的活命之恩?這種手段,實在是太過卑劣了,不過,話說回來,卻也是挺有用的。”

    “啊?夫君你說什么啊?手段?卑劣?”慕容微兒對劉易的發笑甚是不解,訝然的問。

    鮮于玉兒也覺得,自己所說的故事,是自己親身經歷的,每每想起來,都覺有點慶幸,當年如果不是軻比能,她都不知道怎么樣了。不明白,這當中又有何好笑的地方。

    “說你們笨,就是笨到家了,被人家騙得把所有的都搭了進去……嗯,不過,也不能怪玉兒,畢竟,當時你的情況也不好過,在那個時候,嫁給了軻比能,或者也算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劉易嘆謂了一聲道。

    “夫君,人家就是笨嘛,聽不出這里面會有什么好笑的地方。”慕容微兒推著劉易。讓劉易說清楚。

    “好吧,看來等你們自己想明白當中的騙局。那是下輩子的事。”劉易無語的道:“我這么說吧。你們當真的就沒有想過,其中很巧合嗎?”

    “巧合?”

    兩女的神色都有點莫明其妙。

    “第一。玉兒你那時候是已經出了名的大美人了,你們部族里的男人,哪個不盯著你?誰不想娶了你?我相信,那時候你也經常遭到騷擾吧?”劉易對懷中的鮮于玉兒道。

    “嗯……”

    “玉兒姐姐以前真的是我們族中數一數二的大美人呢。”慕容微兒在旁道:“那時候,人家還小,可是也聽說過玉兒姐姐的美名。”

    劉易拍拍鮮于玉兒的小腰,促狹的道:“你們想啊,美女,其實都是有特權的。許多男人都會盯著你,圍著你來轉,雖然受到一些騷擾是不可避免,可是,誰也不敢當真的把你怎么樣,要不然,就會得罪了許多人。誰敢真的拿你怎么樣,那么,那個人能好下場嗎?當然。這些都不是最為重要的。最為重要的是,玉兒你倒底是沒有當真的被別人如何啊。”

    “嗯……其實,那時候,有不少族里的勇士。都經常幫襯我們家的,對我也很好,也常來為人家趕走那些來糾纏人家的人。”鮮于玉兒點頭同意劉易的說話。

    這些草原部族。都是聚居部族,對于他們的族人來說。牲畜及女人、奴隸這些,都是他們的私產。每一個小部族及小部族之間,也會是一個競爭的關系。所以,對于他們的牲畜也好,女人也好,都是保護得嚴嚴實實的。

    劉易才不相信,像鮮于玉兒這樣的大美女,會沒有一些傾慕者做護花使者。所以,一般人想要隨意的對鮮于玉兒施暴,怕還真的不會那么容易。

    “所以,我就說吧,你身上所發生的事,實在是太過巧合了。”劉易接著道:“第二,你早不發生晚不發生意外,偏偏就在發生意外的時候,軻比能就出現了,并把你救了下來。難道,這么多年來,你當真的就沒有想過這點?”

    “啊?夫君你、你是想說?”鮮于玉兒似乎有點明白劉易想說的意思了,只是她自己還不太愿意往這方面去猜想。

    “巧合?又是巧合嗎?為什么是軻比能在那個時候出現救了你?還要是關鍵的時候,不早不晚。他軻比能又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你出意外的地方?呵呵,好好想想吧……”劉易點了點鮮于玉兒的腦袋,將她放下地。

    “什么?夫君,你是說,一切都是軻比能騙玉兒姐姐的?”慕容微兒瞪大眼睛道。

    “不不,我也不能確定是軻比能騙玉兒的。但是,像這樣的英雄救美的騙局,在我們漢人當中,特別是那些富家子弟當中,為了騙取某個美女的芳心,常常都會使用的。當然了,也不排除是真的有英雄救美的。只不過,得要看看是什么的情況了。”劉易搖頭,打算離去。

    “夫君,你、你就跟玉兒好好說說嘛。我、我想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讓軻比能給騙了,如果不弄清楚,我怕我晚上都睡不著。”鮮于玉兒拉住了劉易。

    “這個……好吧,要弄清楚很簡單,你回答一下我的幾個問題就可以了。”劉易想了想道:“你發生意外的時候,是在什么的地方?你為什么要孤身一人讓人有機可乘?或者,是你必須要到某一個地方去?卻找不到平時你認為可靠的人陪你去?特別是,那個想對你施暴的人,是你認識的,還是偶然相遇,見色起心的?事后,那個人怎么處理了?反正,你好好想想,事情就差不多水落石出了。”

    “啊……”鮮于玉兒剎時有點臉色發白。

    “玉兒姐姐,說說看,這些細節的地方,人家還真的沒有聽你說過呢。”慕容微兒也好奇的問。

    “我、我……”鮮于玉兒似乎又陷入回憶當中,有點哀傷的道:“那天傍晚……突然有人來告訴我,說我叔叔在山里打獵受傷了,讓我拿傷藥去。當時我就慌了,拿了藥,就按那人說的尋去……”

    “等等,這里就是一個疑點了。你們部族里的人,上山打獵的話,都會自帶傷藥的吧?并且,來告訴你的人,他不是應該來告訴你的,而是要把你叔叔帶回來。說想啊,你一個女兒家,告訴你有什么?如果當真的是傷重的,你去了又有什么用?這已經很明顯了,從一開始,你就被別人算計了。”劉易倒不用鮮于玉兒再說,道:“你當時,慌了,六神無主的時候,肯定有想過,去向平時跟你們家不往比較密的人求助,但是,他們一個個都不在,都有理由說去哪了哪了,對不對?”

    “啊?我想想……當時,我經過阿牛家,她娘問我怎么了?還說了阿牛去了別的地方,跟到二鐵家,他妹妹說早出去了沒回來……”

    “呵呵,你要真找著人那就奇怪了。那個對你施暴的人呢?”

    “他是我們部族中的人,事后……事后……軻比能把他打了一頓,讓他走了,不過,自那以后,族里就見不到這個人了。”

    “軻比能要不是把他放了,就是暗里殺了。殺人滅口。”劉易想了想,又道:“那個送信的,估計你也再也沒見過了吧?”

    “嗯……”鮮于玉兒點頭道。

    “呵呵,這是一個美麗的騙局。其實,軻比能就算是光明正大的說要娶你,你也沒辦法拒絕的。可是,他為什么要這樣做呢?我想,就是因為他在我們漢人那里學了太多的我們漢人的文化,把好的壞的都學了。他這樣使用了一點小計策,就能讓你直接喜歡上他了,不用他再花時間去獲得你的好感。想想,如果他強行娶了你,你會那么一心一意的待他么?不太可能的,但是,使用了這個計策之后,這些年,你是不是都報著一種感恩的心與他相處?”

    “夫君……我……嗚……”鮮于玉兒真的把以前的細節好好的想了一遍,還真的發現了許多的疑點,讓她不禁傷懷,想到自己有可能被軻比能騙了這么多年。

    “好了好了,不用想太多了。走走。”劉易拉著兩女道。

    “我、我想見見軻比能,問問他當年是不是騙我的……”

    “問他?好吧,可以讓你見見他。”劉易想了想,點頭同意,不過,跟著又道:“說好了,不管如何,軻比能必須死。”

    劉易決定是不會放過軻比能的了。(未完待續。。)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