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第四卷席卷天下 第六百五十三章 文斗
    真的,曹操雖然也很信奉無毒不丈夫這句話。做什么事,也可以不講原則,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但是,他也有著自己的底線。首先,他很清楚,自己是一個漢人。其次,他所做的一切,雖然不敢說為是為了自己,不是沒有私心,可是,他卻也是的確是做出一翻驚天動地的事業,心底里還是有著一個振興大漢的理念的。

    他可以在驚慌失措的時候,殺害了呂伯奢一家,包括本可以不殺的呂伯奢本人。也可以陰謀暗害一些人,甚至一些自己的帳下的人,他覺得沒有利用價值了,或者是得罪了他,他都可以弄死他們。但是,最少,在大事大非的問題上面,他曹操卻看得很清楚。這個是他的做人之本。

    無論在何事,他絕對不可以做出有違作為漢人本心的事,也就是說,他做不出如劉備那般,挑唆那些異族人對漢人發起戰爭。他也是一個極為愛惜名聲的人,他絕對不會當真的做出屠殺漢人百姓的事。哪怕當年自己父親被殺害,他怒而下令要血洗徐州的事,最后還不是不了了之?他下面所殺的,只是一些陶謙的人,殺來震懾徐州軍民,想逼徐州方面不戰而降,從而讓自己輕松的奪取徐州罷了。或者當中會有一些屠殺事件,但絕非當真的對徐州地區的一些城鎮進行了血洗屠殺。這一個問題,在曹操現在治理徐州的時候,徐州的百姓對曹操的擁護情況也可以看得出來。否則,曹操就算是奪得了徐州,恐怕也難以治理得好徐州。難以讓徐州的軍民歸心。

    當然,說這些并不是說曹操就是一個什么的好人,但是,卻可以說明曹操在一些大事大非的事上。他是絕不含糊的。

    因此,他現在,的確是真的要將司馬徽趕走的,若非看在司馬徽的名頭太大,不好太過得罪。加上與司馬徽關系盤根錯折的屬下也有不少,曹操才壓抑著心頭的怒火,沒有下令讓人將司馬徽打出去。

    不過,面對曹操的拒絕喝退,司馬徽僅僅只是臉色稍芥了一下,馬上就恢復了冷靜。

    他并沒有退下,而是依然冷靜的站在議事大廳之內,靜靜的盯著曹操。

    過了好一會,曹操似乎快要沉不住氣的時候,司馬徽卻啪啪啪的拍起了手掌來。那淡然的神色,也換上了一臉笑意,似是大為欣慰的笑對曹操道:“好好好!不愧是曹孟德,果真是一個真君子。老夫果然沒有看錯人,請孟德息怒,其實,方才之計,只是試探一下丞相你的真性情罷了。我等身為漢人,為大漢之臣民,特別是老夫。畢生鉆研華夏文化,深受我們漢人文明傳承的精華洗禮,也深得其教訓懂其道理。如果丞相你當真的采納這個有違我們漢人本質的計略,老夫只會對丞相你深感失望。不用丞相你趕老夫走,老夫也會一聲不吭的離開,并且,還會轉而去向新漢朝告密,讓丞相你加速敗亡。”

    “呵呵,要知道。新漢朝太傅,其實是夫老的女婿,但我為何不去為劉易出謀劃策,反而要來為丞相你獻策么?”司馬徽生怕曹操不相信,不待曹操反應過來,馬上拋出了這一個秘密。

    那個,雖說劉易與司馬徽的女兒司馬如煙的事已經不是近段時間的事了。可是,對于曹操而言,卻還真的不知道這個秘密。畢竟,劉易的女人太多了,誰知道劉易身邊的每一個女人的來龍去脈?除非是劉易身邊最為親近的人,可是就算是如此,也不會有劉易身邊的文武百官會刻意的去打聽劉易的女人的出身來歷的事。真正知道的,也不會便隨議論自己主公的女人的事。所以,司馬徽與劉易有這個關系的事,曹操的人還真的不清楚。

    果不其然,司馬徽一說他方才是在試探曹操,跟著又說起這個秘密。曹操果然息怒了不少,被勾起了好奇心。

    曹操有點好奇的問道:“既然如此,那為何水鏡先生你還要前來助曹某?并非似乎又是如此熱心的想要滅了新漢朝及劉易。年前,你還跟左慈仙師去了洛陽,想要將少帝給本丞相綁來。你這樣做為何?”

    “哼!劉易那混蛋,騙走了我女兒,這也罷了,畢竟,這只是老夫跟劉易的私怨。可是,通過老夫的女兒,老夫才知道那混蛋竟然在密謀廢了少帝自己取而代之登基為帝。另外,老夫也了解清楚了,此劉易,實質要比當年的董卓更為惡劣,他此刻,不僅公然的**宮廷,還要將宮廷據為己有,宮里的女人,他竟然一個都不放過,據可靠消息,連先帝之后,也早被劉易所辱,被禁在深宮。如此大逆不道的人,又如何當得老夫去為他謀策?”司馬徽裝出一臉孤高又痛心疾首的樣子道:“老夫等一眾本不出世的文人,心底里最為看重的就是大漢的文化傳承,如果當年的讓劉易那混蛋奪得了天下,那么漢之不漢,國之不國,到時候又成何體統?”

    “還有!爾等不知道,劉易那混蛋,他不知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道。沒錯,他是滅了不少異族,可是,他卻允許那些化外蠻族人遷入我大漢國境,并且還允許漢異通婚,如此一來,將來的大漢子民,他們算是我們漢人還是算是異人?這可是亂我華夏血統的非常嚴肅的事。絕對不能任由那混蛋亂來。因此,老夫必須要阻止他,絕對不能讓他得到天下。否則,以后的大漢,還能稱之為大漢嗎?”

    司馬徽一套一套的道理,言正嚴詞的道。

    “這個……”曹操聽起來,覺得司馬徽說的似乎也很有道理,這些可以關乎到整個民族血統的純凈的問題了。并且,曹操也知道,一些傳統的名士。他們對于傳承傳統非常的看重。尤其是對于漢室的看重的事上。這個,也是曹操遲遲不敢廢獻帝自立的原因,因為他害怕遭受到整個大漢天下的那些看重大漢漢室傳承的名人名士的口誅筆伐,曹操他害怕失去了大漢民間清流文人的支持。

    他拒絕司馬徽早前的計略。其實也有這一方面的原因,他就怕自己做出了屠掠漢人的事后,會被天下的名士文人聲討,就憑那些名士的名聲名望,將他曹操的壞事傳揚開來。他曹操恐怕就真的會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到時候,就算打敗了劉易,他又有何面目談及治理天下?

    “好吧,那曹某就姑且相信水鏡先生。不過,就不知道水鏡先生還有何良策可滅了新漢朝?”曹操將話題拉回到今天的主題上來。

    “嗯……”司馬徽點頭,作平復心情狀,故意思良許久,方才慢悠悠的道:“辦法也不是說沒有,只是卻并非是讓丞相可以馬上就滅了新漢朝殺了劉易。最多。也就只能讓丞相你暫時與新漢朝平分天下,可化解這一次有可能不可避免的戰爭。如若要最終打敗新漢朝,哪就得要看以后丞相的本事了。”

    “哦?”曹操一聽,不由對司馬徽更信任了幾分。因為,他更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況,如果還想要妄談滅了新漢朝,殺了劉易,那似乎已經不非常困難,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務。就如早前這議事大廳當中的那些謀臣,一個個口若懸河夸夸其談所謀之策略。無一不是沖打敗新漢軍,奪取天下去的,所以,曹操不用怎么考慮就否決了。新漢朝要是那么容易被滅掉,那么他曹操又何用等到今天?所以,司馬徽的說詞,卻深得他的心。

    所以,曹操不由正了正身子,作恭聽狀。

    “首先。我們必須要采取主動,打握好這個主動權,這是必要的。不過,卻不是說戰爭的主動,不是說要出兵去先攻擊新漢朝。”司馬徽豎起了一根手指道。

    “什么?既要采取主動,卻又不是出兵去攻擊新漢朝,這又是哪一門子的把握主動權?如此說來,豈不是說等于我等軍將什么也都不用做,就各自等著新漢軍的大軍殺上門來?”

    一些軍將一聽,就糊涂了,出言質問司馬徽,個別武夫軍將,他們可沒有如曹操那般恭敬那些文人名士,所以,說話也不會太過客氣。

    曹操的腦子也一時轉不過彎來,也臉帶疑問的望著司馬徽,等著司馬徽的解釋。

    “諸位將軍不用心急。”司馬徽擺擺手望向那些質問他的軍將道:“誰說戰爭就一定要出兵去打的?你們沒有聽說過孫子兵法三十六計?沒有聽說過不戰而屈人之兵?”

    “愿聞其詳!”

    “我問爾等,真要打,不管是如何去打,你們都有必勝的把握么?”司馬徽搖搖首,不待那些軍將回答,便自說道:“誰敢說跟新漢軍交戰能有必勝的把握?如此,沒有必勝的把握,那么還打什么?老夫所說的,可不是武斗,而是文斗。”

    “文斗?”曹操居然也想不明白司馬徽所指。

    “各位,大家都知道,新漢朝打出了要統一大漢,平復大漢混亂的幌子來向天下諸侯出兵。一切,新漢朝做得都無可厚非,因為他們的確可以打著這個大義的大旗,沒有辦法,誰叫劉易的手上把持著一個少帝呢?可是,諸位有沒有想過,他們新漢朝可以做的事,其實我們也依然可以做,其實,丞相奪徐州,滅袁術打袁紹,也都是打著獻帝旨令討伐逆賊的旗號吧?因此,就算我們與新漢朝在實力上不能相提并論,可是在名義上,卻是相同的,認真說起來,可能我們的朝廷,方更能成為真正的正統漢廷,那劉易的朝廷,從一開始打著一個新字,這本就是有取代舊朝立新的意思,可暗示為早有謀逆之心。不過,少帝卻實實在在是先帝之子,這也沒法讓人從這一點上作太多的文章。”

    “嗯,沒錯,水鏡先生所言的確如此,曹某當初也試過從這方面入手,號召天下諸侯共起討伐劉易,可惜事不竟功。”曹操點頭認可司馬徽的說話,跟著又問司馬徽:“那水鏡先生打算從什么地方入手與新漢朝文斗?”

    “大義!我們從大義入手。因為,新漢朝以漢室的名義,打出平定大漢的名義來對天下諸侯用兵的。在這一點上,他卻不可以用在我們的身上,因為,我們朝廷,不等于一般的天下諸侯,我們可是能夠與新漢朝平起平座的一個朝廷。所以,我們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要讓劉易沒有那個名義來向我們發起攻擊。”司馬徽道。

    “所以……”司馬徽接著道:“我們必須要采取主動,首先要馬上派出使者,前去新漢朝,恭賀新漢朝平定天下諸侯有功,對其進行贊賞,甚至,也可以適當的送上一些錢糧,以示犒賞新漢軍三軍。”

    “什么?我們還要去恭賀新漢朝?還要給他們送糧?腦子沒傻吧?”

    司馬徽對那些軍將的質問不置可否,向曹操繼續說道:“如此有幾個意思,一是暗示我們朝廷也是跟他新漢朝一樣,是平起平坐的,甚至,我們對其恭賀對其贊賞,帶著一種我們比他們大,比他們正式,所以,才會去口頭上恭賀他們一下。二是,提醒新漢朝,他們扯著漢室的大旗討伐天下諸侯的事就此算是告一個段落了,他們的那一套,用在我們身上不合適,并且,我們也不吃他們這一套。三是,這是從側面告訴新漢朝,我們朝廷,已經對他們的心思已經洞察,告訴他們,我們也已經做好了迎擊他們的準備,讓他們要出兵攻擊我們朝廷的話,就得要好好的思量思量。”(未完待續。)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