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第四卷席卷天下 第六百六十章 華歆無言敗走
    劉易大有深意的對眾臣道:“我們是否都太好說話了?為什么我們總要跟別人講道理?為什么我們做什么事,都要想著如此是否乎合世情?為什么我們要迎合別人?我們是否都已經忘了我們的忠旨?忘了我們現在,是站在一個強者的角度上來看待問題,去處理問題。另外,我們只要堅守本心,做我們自己認為是該做的事,正確的事,最終達成我們振興大漢的目的,我想,如此便已經足夠。因此,現在不管曹操派來的使者,跟我們說什么,但是,我們都要清楚,我們應該做什么。”

    劉易說完,向眾臣擺了擺手道:“算了,這個華歆,你們還是打發他走吧,就按我跟爾等所說的,對他強勢一些,不用客氣。”

    劉易很想對眾臣說,其實自己就是真理,但是,想了想便沒有說出這句話來,免得讓他們覺得自己太過霸道太過驕狂。

    但劉易如此說,卻也讓這些謀臣武將豁然開朗,起碼,他們明白了劉易所說的,做自己該做的,不用再在乎別人的說詞。

    午膳用后,會有一點時間讓眾臣休息一下,也就等于后世的午休時間吧。眾臣在御書房的時間很短,劉易就只跟他們說了一翻話而已。

    下午朝堂上,文武百官再次齊集,只不過,多了一個皇太后何婉在垂簾聽政。

    何婉本來是已經累得不行了,可是,她真的有點氣不過曹操派來的人所說的慌言,睜大眼說大話,居然跑到新漢朝的朝廷上來說什么的他曹操所把持的朝廷是由獻帝說了算,是獻帝做主的話。所以,她打算,一定要給華歆好看。

    華歆也從別的新漢朝朝臣口中得知,下午皇太后會在聽政,所以。他不得不收斂一些,不敢再那么的趾高氣揚的樣子了。其實呢,華歆真的沒有什么的優越感讓他在新漢朝的朝堂上囂張。只因曹操聽從司馬徽的計劃,早早就制定了的行動方案罷了。

    他們都認為。不管如何,只要能夠讓新漢朝最終可以和他們對話,那么,他們就達成了他們的目的,只能可以談。不管最后能否談得攏,他就只需要一直拖著時間,讓戰爭在短時間之內打不起來。如此,曹操就會有更多的時間來發展及準備。

    上午少帝不在,劉易又回避了,所以,華歆到了朝堂上,并不用見禮,但現在,他也不得不規規矩矩的向皇太后跪下問安。

    “華歆大人。本后認得你,當年先帝在的時候,本后常見你在先帝身邊,向先帝進言,也常聽到你對當時把持了皇宮的常侍們對罵。你本不錯,起碼,你是當時少有的敢站在那些宦官奸佞之前斥責的老臣子之一。”皇太后珠潤玉圓的聲腔,淡淡的說著。

    “小臣汗顏,臣只不過是擔心我們大漢社稷被那些宦官敗壞,擔心先帝會遭受到那些宦官的迫害罷了。”華歆似不敢居功的道。

    “可惜啊……”皇太后嘆了一口氣道:“既然華歆大人你早年能為朝廷忠心又盡心。可是現在,你卻為何卻要為曹操那挾持獻帝協兒的朝廷效力?你到底是為了漢室效力還是為曹操效力?”

    “啊?額……這個……臣本就是漢臣,自然是為大漢漢室效力。”華歆聽皇太后的口風一轉,似要向他興師問罪的架勢。心里不由一慌。

    “哼!好個華歆,還真的人長兩張嘴,好話壞話都讓你都說了。”皇太后突然冷哼一聲,嬌吒道:“上午你在這朝堂上是怎么說來著?現在可否再跟本后說說?”

    華歆的心里不禁開始叫苦,他上午所言,看似很有道理。可是,實際卻是漏洞百出,經不起推敲。

    在許都的時候,曹操也好,司馬徽也好,還是華歆跟眾臣也好,他們似乎都算留了皇太后何婉在朝堂上所起到的作用。在這些男人的心目中,他們都以為,皇太后何婉已經成為劉易的女人玩物,一個婦道人家,懂得什么?可是,人家現在就是垂簾聽政的皇太后,不僅對朝廷的眾臣有一定的節制,就算是對少帝、獻帝,也同樣如此。

    大漢一直以來,以孝治國,作為少帝、獻帝的母親,哪怕是曹操,在當眾的時候,亦不敢對皇太后有半點不敬之意。何況現在,只是華歆?

    面對何婉的責問,華歆叫苦不迭。

    他不禁小心翼翼的跪著道:“臣說,臣是受獻帝之命,前來送信給少帝,讓兩位皇帝共同協商大漢和平之事。如今的大漢,再也經不起戰爭的折騰了,不管如何,能和平解決,總要比流血犧牲為好,太后然否?”

    “別扯那些沒用的,本太后只知道,你在這朝廷,大言不慚的大聲說,你們許都的朝廷,是獻帝說了算?你是真的嗎?華歆大人,你怎么可以睜大眼睛說瞎話?如果說,你們的朝廷,當真的是獻帝說了算,那么,你們不是說想要和平解決我們兩個朝廷的紛爭嗎?好,那本太后就作主,我不說政事,不說你們什么和平解決的戰事。我只說,若獻帝當真的可以自主,那么,就讓他前來洛陽,見見他的母親再說。”皇太后根本就不想跟華歆說別的,就直接給出這個問題。

    “呃,太后,這、這樣怎么行呢?”華歆對于這個,卻不敢亂說了,曹操又怎么可能會讓獻帝前來洛陽呢?當真到了洛陽,那么獻帝還能回去嗎?

    “不行?這有何不行?大漢以孝治國,他獻帝雖非本太后親生所出,但卻是他的母后,這么多年了,又多少年了?我們母子分離,是不是應該先讓他聽從本太后之命,先來見見本太后?”

    “見太后的確是應該的,不過,這其中,牽涉到兩個朝廷的問題。本來……我們也打算,讓兩個皇帝見個面,一起來協商天下大事。不如……到時候安排好了,再讓獻帝拜見太后,如何?”

    “格格……再讓獻帝拜見本后?再讓?”皇太后似是怒極而笑的道:“我協兒,本就是皇帝。他要如何,又豈是你們所能阻止的?他要來見自己的母親,還得要你們讓?如此說來,似乎不是協兒他說了算啊。”

    “還有。先帝當年臨終遺言,立少帝為皇,獻帝只是董卓行叛逆之事廢少帝代之的,當年董卓又豈有資格廢立皇帝?那事兒,本后也在場。只是迫于董卓的兇殘,不得不帶著少帝聞開皇宮,才讓獻帝為帝。說真的,獻帝雖然亦等于是本太后之子,可是,所謂的兄終弟及,兄長還沒有死,他又哪里能稱為帝?一個本來就沒有資格為帝的人,只是董卓,及你們曹操硬是推其上位的。這作得準嗎?如此說。可能是有點委屈了協兒,但是,有些事,卻不能亂了輩份先后,你們許都的朝廷,本來就是一個偽朝廷,代表不了漢室。如今,爾等卻自重身份,還當真的拿你們自己可以與我們新漢朝相提并論?簡直就是笑話!”

    何婉不留情面的數落起來。

    華歆現在真的是坐如針氈,不。是跪在地下,滿心惶恐。

    他在擔心,擔心這次出使洛陽,沒有完成曹操的計劃。他回去之后,都不知道要如何向曹操交待。

    “太、太太后……不、不是這樣的,在我們朝廷,獻帝圣明,在他的治理之下,我們大漢中原政通人和……”

    “夠了!”皇太后毫無客氣的打斷了華歆有點結巴的說話道:“我們新漢朝的事。還論不到你們許都的偽朝廷來說三道事。我們立志收復大漢,打了勝仗,是我們的事,你們其實,也只是我們新漢朝的手下敗將,根本就沒有資格來跟我們以平等的身份及語氣來恭賀我們。你們來,那么就得先要擺正身份及心態,要明白,如今我新漢朝大勢已成,你們再耍什么的花招,再耍什么的陰謀詭計都是徒勞的。識時務者為俊杰,如果你們不想就此敗亡的話,那么就回去,告訴曹操,他若想活命,就只有將獻帝,本太后的協兒送回來,然后向新漢朝歸降,聽準了,是歸降,可不是稱臣!你們是否還有資格為臣,得要我們新漢朝說了算,要我們太傅說了算。明白嗎?

    皇太后何婉此際當真的有點霸氣側漏,少有的如此機鋒銳利,讓人聽著,覺得相當的硬氣,大快人心。

    這個,也是劉易在御書房跟眾臣所說的,何婉聽了之后,心有感悟。她想,的確如劉易所說的那般,現在,自己的新漢朝強勢,又何須跟曹操說三道四呢?有著劉易這樣的男人為自己撐腰,何婉也不禁硬氣了起來。

    華歆目瞪口呆,滿肚子的話,此刻都說不出來。因為,皇太后根本就不想聽他說。

    他跟新漢朝的文武,倒可以依著自己是使者的身份,打著和平的旗號,跟這些文武大放厥詞,無論他怎么說,只要自己能圓得回來,都可以繼續糊弄下去。起碼,他打著為兩個朝廷的和平的名義前來談論事情,新漢朝的文武,總不可能一心要打仗,不與他談吧?可皇太后,卻一下子抓住他話中的最大的慌言,那就是獻帝根本就不能自己作主的慌言,讓他先放了獻帝再來談,真放了獻帝,事情還有可能再談么?到時候,新漢軍可隨便出兵攻打他們,他們都只有捱著,連說話的余地都沒有了。

    “怎么?沒話說了吧?沒話說便請回吧,將本太后的話轉達給曹操,著他為了大漢早日和平,盡早將獻帝送來洛陽,如此,本太后可擔保,他曹操一輩子榮華富貴,否則,就等著我們新漢軍的大軍壓境吧。”

    失敗了……

    華歆已經無詞,原本計劃得好好的,卻被皇太后一下子打亂了他們的所有計劃。也不知道是否是誤打誤撞,反正,皇太后一下子便說破了他們的最終目的,非常清楚的說清楚了,他們曹操,不能稱臣,只能歸降。這樣一來,別的全都說不下去了。那個什么只稱臣,新漢軍不能駐兵中原的底線,華歆在此刻根本就說不出來。連談都沒有辦法再談下去了。

    啪啪啪……

    劉易從偏門拍著手走了出來,往珠簾后的皇太后投去贊賞的目光。

    “華歆大人,別來無恙?”劉易對還跪在地上的華歆道:“皇太后的意思,也是本太傅的意思。其實,我們兩個朝廷,是沒有什么可說的,如果你們當真的帶著誠意前來,本太傅倒可以跟你們說道說道。比方說,你們曹操歸降之后,本太傅依然可以讓他為新漢朝的丞相,畢竟,孟德兄的才能還是有的,劉某也比較欣賞他,如今大漢百廢待興,正需要他這樣的人才來發展,強漢。可惜,到了現在,你們還看不清形勢,以為,就憑華大人你的三言兩語,就可以讓你們的朝廷暫時獲得荀安?這樣吧,本太傅給孟德兄一個月的時間考慮,一個月后,正是春雪融化之時,便是我新漢軍興兵平定中原的時候,請孟德兄萬勿自誤,華先生,你請回吧。”

    “太后、太傅……那、那華某便先行告退了。”華歆頹敗的低頭跪拜,如斗敗的公雞似的,垂頭喪氣的退出了朝堂。

    “曹操還不死心,還想與我們新漢朝一較高下,派華歆出使前來的做派,就能證明了曹操的不甘心。因此,我們新漢朝,根本就不能有太多的顧慮,不能在這最后,最關鍵的時刻就動搖了我們一統大漢的決心。不管是出于什么的原因,都不足以讓我們改變計劃。”劉易待華歆退走之后,對滿朝文武道:“如何出兵定中原,劉某一早便已經有了一個全盤的計劃,本想跟諸位商議,看看能否有更好的方案,但現在,劉某覺得沒有必要那么麻煩了。我們新漢朝,就應當以一個強者之勢,一鼓作氣平定天下。百萬雄師,齊定中原!”(未完待續。)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