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三國小兵之霸途 > 第四卷席卷天下 第七百六十八章 想死容易活著更難
    “糊涂!”曹華一直插不上嘴,見兩個姐姐與哥哥跟曹操說了那么多,但是這個爹爹依然還似是一臉頑固不化的樣子,她不由反著白眼,嘟起小臉道:“就沒有見過如此糊涂的爹爹!人家可不管,就是要跟劉易哥哥在一起。再說了,別人什么怨啊仇的,人家可不管那么多,只是知道,爹爹你能把人家姐妹一起送進皇宮去做獻帝妃子難道就很有顏面?現在我們姐妹跟劉易哥哥情投意合就很丟爹爹你的面子?”

    “華兒……”曹憲見曹華說得如此直白,已經帶著責問的對父親了,趕緊向她打眼色,讓她別胡說。

    “什么嘛,反正,爹爹一直都不喜歡人家,就是不怕說。”曹華一臉不滿的低下頭去嘟嚕著道:“爹可以不喜歡人家,可是,人家卻不能眼看著爹爹去死不是?爹可以不要不顧人家的感受,可以隨便把我們送給別人為妃,可是,人家卻不能不要爹爹,不能沒了爹爹……”

    曹操聽得清楚,不由默然。那個,他以前對曹華這個丫頭的確沒有太多的關心,可以說對她基本上是不怎么理會的,正因為如此,現在聽女兒親口說出來,他不禁有點內疚。對于曹華的話,也有更多的感觸。

    “爹,事到如今,還有什么恩怨放不下的?你還有我們,還有在許都的一眾姨娘及弟弟妹妹。難道,爹爹你真的不在乎我們,不在乎一眾姨娘及弟弟妹妹?當真的以一死了之?”曹昂此時也有些激動的道:“那好,如果爹爹你非要起兵,那孩兒也不活了,只要你現在出去,孩兒不也阻止,只能跟著爹爹再死一次罷了。孩兒無怨無悔!”

    看著曹昂那一臉堅決的神情,曹操蹬蹬蹬的退后了兩三步。這是自己這些兒女在逼自己向劉易低頭啊……

    不過,自己是否當真的太過自私了?怎么從來都沒有為自己的這些兒女考慮過,著想過啊?難道。當真的是讓他們再死一次?然后,自己再默默的承受那種失去至親的痛苦?

    難道,當真的是自己錯了嗎?曹操不由想到,如果自己當真的不顧一切。讓追隨自己的軍將一起在洛陽弄出了什么的動作,那自己肯定是活不下去了,隱伏在自己四周的新漢軍,估計不會給自己任何的機會。那么,自己一死或者就一了百了。可是。自己的這些妻妾兒女呢?萬一受到了牽連……曹操不敢想象下去,想起當初袁隗一家被董卓滅門的情況,曹操就有點頭皮發麻。

    想死很容易,但活著更難啊。

    有些事,不是怕不怕死的問題,而是想沒想多的問題。一旦想得多了,顧慮的事情多了,那么就會很容易的讓人對原來的決定產生懷疑,對自己的決心產生動搖。

    自己的這幾個兒女所說的話,其實也算是在情在理。曹操自然亦能夠理解及明白的。當中的事兒,最關鍵的,還是要看他自己怎么想怎么看。

    如果認真的來說,嚴格的來說,曹操的確很難釋懷,很難邁得過心理的這一關。要知道,他跟劉易之間的恩恩怨怨,有公有私,真的很難說得清楚。

    曹操也知道,自己一開始。的確不太看得起劉易,也多次謀算劉易,只不過,每一次謀算劉易。都讓劉易逢兇化吉避過大難而已。所以,認真的說起來,恐怕是劉易更加的怨恨自己才對。因為許多次,自己謀算劉易,都是真的要置劉易于死地的。

    而自己對劉易的怨恨,其實就是女人之間的事。

    如今。聽了兒女的話,曹操細想,如果真的倘開了胸懷去看待問題。有時候,他倒是覺得是自己作繭自縛,似乎也有點怨不得別人。

    怎么說呢?一開始自己所迷戀的尤物鄒夫人,其實跟他曹操并沒有什么的關系的。只是因為自己太過迷戀了,被劉易得手之后,曹操就覺得心里不太平衡,覺得,如此的尤物,只有自己才配得上。實際上,人家鄒氏,只是張濟的妻子,跟他曹操半點關系都沒有,他吃這個暗醋,其實是沒由來的。

    然后,來鶯兒的事兒,曹操對這個女人,的確是真心的喜愛的。可是,曹操自然也能夠感受得到,那來鶯兒未必會喜歡自己,那是自己利用一些手段將其當作是一只金絲雀給軟禁了起來。人家都還不肯心甘情愿的從了他呢。被劉易奪了去,曹操雖然惱火又傷心,可是,那卻是來鶯兒自己的選擇,如果來鶯兒自己不喜歡劉易,怕也不會跟了劉易而離開自己。這個,可以說是自己對待來鶯兒的態度上出了問題。在情場上比不過劉易,這個,認真說起來,曹操也怨不得別人。

    都把來鶯兒軟禁在金屋都還不得手,這怨得了誰?

    至于卞玉,那跟曹操其實還是八字沒有一撇的事兒,劉易得到了,也只怪他曹操技不如人。畢竟,青樓紅姐,看誰手快的問題。假如說,卞玉對他曹操死心塌地的話,那么劉易也奪不走,他曹操也早就出重金買走了,但是,人家卞玉一直都沒有點頭答應,這個,要說起來,也怪不得劉易。

    至于自己的元配夫人,曹昂已經說得很明白了。還有自己的三個女兒,她們自己也說得很明白了。

    曹操也是過來人,現在也有數十個妻妾女人,他自然知道,當一個女人真心的喜歡上了一個男人之后,的確是很難讓她們回心轉意的。哪怕強行不讓她們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她們也會一輩子郁郁而終,再也開心不起來。

    許多事,真的有兩面性,就看心態如何,要如何去看待問題。如果只是站在自己的私心的角度,心胸狹隘的角度來看待問題。那么就是一個解不開的死結,只能活在一起痛苦的自我禁閉的情感當中。但一旦放開了胸懷,用更加人性更加開闊的目光去看待問題,那么就會覺得,原來所有的一切,也不過如此。

    “你們……當真的是這么想的?”曹操一語雙關的頹敗的道。

    一個,是說這些兒女,真的要跟自己一起死?二個,是問她們。是否真的對劉易沒有一點怨恨之意?

    “爹爹,你辛苦了一輩子,爭了一輩子,難道還不夠嗎?非得要跟劉易爭得一個魚死網破?這又有什么的意義呢?如今天下大勢已經定。大漢已經一統。爹……不要再執迷不悟了。太傅來信給孩兒說,很快,就會把我們在許都的姨娘跟弟妹送來。所以,請爹爹三思,放下吧。”曹昂勸道。

    “呵呵……”曹操不禁一臉苦笑。慢慢的坐下,揮手道:“好吧,你們先讓爹冷靜一下。暫時,爹不會有什么的異動,一切,等劉易回洛陽之后,看他如何處置爹爹再說吧。”

    曹操現在,就算還不能完全放下對劉易的恨意,就算依然不太甘心。可是,他也不得不為自己的家人兒女考慮考慮。如果自己現在非要一意孤行。一旦舉事失敗,自己身亡事小,估計自己的家小也會遭殃。

    此時此刻,曹操也不由想起許多手下的軍將謀士,他們或明或暗,被自己控制了他們家小,讓他們為自己賣命的情況。他此際也真的深刻的感受到這種被束手縛腳、被人所脅的痛苦感受。

    曹昂與曹憲、曹節、曹華三女,見曹操總算沒有激動得馬上就要有什么的舉動,不由暗暗的互相對望了一眼,放下心來。

    曹昂把曹操引到后院。安頓曹操住下,再安置好隨曹操一起到曹府來的那些親將及親兵。暫時,相安無事,沒有出現問題。

    第二天。曹昂又把夏侯淵父女帶來與曹操等一眾軍將相見。

    劉易到了許都,一下子顯得忙碌起來。

    首先,是派人先去請出曹操丞相府的人,曹操的妻妾兒女,劉易讓人好生安置,不許為難。但是。曹操的丞相府中的那些下人、護衛,將他們甄別出來,只留下一小部份比較重要的人。比如,曹操族系較親的,以及一些對曹操的這些家小較為親近的下人侍女,一部份侍候曹操家小時間比較長的老仆。這些人,劉易依然讓他們跟著曹操的家小在一起。其余的,全都遣散。當然,遣散之前,也會先經過一定的審查,沒有問題才會遣散他們。

    如此,曹操的家小及一些比較親的族人,以及下人侍女、老仆,加起來居然有兩三百人。這兩三百人,劉易讓人將他們全都送到洛陽去跟曹操在一起,以此來安穩曹操的心。

    或者會有人說,曹操這個人太過危險了,是當世梟雄,估計就算暫時向劉易低頭,但始終都會是一個禍害。尤其是以曹操之能,一旦讓他有機會的話,早晚也會成為一個權臣,以后,或會對劉易的地位形成威脅。如此,劉易為何還要花費那么多的功夫去收服曹操?能收服得了嗎?

    這個,其實如果劉易沒有曹家三女,恐怕還真的不想花費那么多的功夫留下曹操性命。不過,現在劉易這么做,也并非就僅僅只是曹家三女的問題。

    劉易對曹操當真的沒有太多的好感,也真心的覺得曹操此人太過危險。可是,劉易卻更在意曹操手下的那些文臣武將。如果殺了曹操,像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徐晃、張合等等,那么多的軍將,肯定會跟自己拼命,如此,一定得要連帶他們也一起給滅了。

    但這些都是堂堂的歷史名將,真的一股腦的殺了,實在是太過浪費了啊。

    要知道,劉易所圖甚大。沒錯,表面看上來,以現在的新漢朝的實力,軍馬以百萬來計,猛將如云,似乎并不缺人。可是,一想想,新漢軍馬上就得要面向整個世界出兵,那可是多少個大漢的版圖啊?單單靠現在的軍將及軍馬,何時才能在整個世界都插遍大漢龍旗?

    統一大漢,一共用了劉易十來年的時間,要面向世界呢?要花多久的時間?所以,劉易現在,絕對不會嫌可用的軍將多,也不會嫌新漢軍的軍馬多。

    還有,就是劉易從來都不敢小看了世界。因為劉易知道,公元前后兩三百年的時間當中,世界上陸續有多個強大的古帝國存在。

    有些帝國,可能正處于一個巔峰時期,有些卻在新興時期,有些可能是處于一個沒落時期。但是,這些古帝國,卻并非是隨便就能被征服的,沒有絕對的碾壓性的實力,肯定做不到征服世界的大業。

    因此,如果能夠讓曹操歸順,能夠獲得曹操手下的這一眾軍將為自己所用,那么將會讓劉易的征服世界的大業更快的達成。

    劉易也想過了,其實,曹操甘不甘心向自己順服都沒有關系,只要他還愿意帶兵出征就好辦。大不了,讓他率軍殺去更遠的非洲,到時候,讓他在非洲征戰。劉易也壞壞的想,那個,到時就算他要脫離自己也沒有關系,只要在名義上,他還屬于大漢,那么他在非洲另立朝廷,劉易也會隨他。不過,曹操真敢那么干,沒有新漢朝的源源不絕的物資支援,恐怕曹操也很難站得住腳,到最后,他還是不敢脫離大漢的統治的。

    當然,這些只是后話。劉易的真正目的,就是想讓曹操的這一眾猛將能夠為自己所用。這個,應該說,有一半是三女的原因,一半是這個原因吧。

    處理了曹操家眷的事后,便到那些舊朝臣的事了。

    這些舊朝臣,有一部份,真的的確很不堪,在許都城一展開調查,馬上就搜羅出許許多多他們為非作歹欺行霸市、欺男霸女的證據。

    尤其是,在許都取消了曹操原來的朝廷機制及官府機構,重新成立了新漢朝的官府,重新任命了許都官府的官員,各行工作展開,張告告示,讓人向許都城的百姓宣讀新的條例,執行新的法規法紀,讓所有的許都百姓都清楚的明白到,新漢朝的官府,是真正的可以為他們做主的時候。許多百姓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將平時一些欺凌他們的朝廷官員告到了衙門。

    一經提審,許多的問題,馬上就完全暴光在世人的眼皮底下。(未完待續。)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