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春秋我為王 > 正文 第822章 問周室之罪!
    盟津對于周王朝而言,有非同一般的意義:六百年前,文王受命九年,周武王向東觀兵,來到盟津。他將周文王的木主載于車中,自稱“太子”,在這里召集八百諸侯相會,宣告了以周伐商的《泰誓》。

    當時的場景令人難忘,白須飄飄卻不減勇銳的師尚父向諸侯酋邦們號施令:“總爾眾庶,與爾舟楫,后至者斬!”周武王從盟津渡河,至中流時,有一條大白魚躍入王舟中,武王彎腰將它撿起用來祭祀河伯,渡過大河之后,又有火流星從天而降!一直飛到王屋山才墜落,流色為烏,本色赤紅,其聲驚云動魄!

    這之后兩年,周武王再度來到盟津,以戎車三百乘,虎賁三千人,甲士四萬五千人伐大邑商!是年,歲在鶉火,月在天駟,日在析木,辰在斗初,星在天電……

    不過如今六百余年過去了,不可一世的姬周王室卻早就沒了祖先的英姿勃,反而一副病怏怏的樣子,隨便一場風浪吹來就搖搖欲墜,這一點,在今日的盟津渡口體現得尤其明顯。

    天色蒼茫,冰消雪融,一場春雨剛過,空氣中充滿了溫暖的味道,但盟津渡口,自內心的寒意卻直沁人全身。渡口邊上,周王卿士劉公之子劉承站在齊腰間的野草叢中,看著洶涌澎湃的黃河奔騰而過,目光恐懼而呆滯。

    在他眼前的大河對岸有一塊黑幕,那是河陽的趙兵。看著對岸黑壓壓的趙軍陣列,還有張開一道道白帆的趙氏溫縣船隊慢慢駛來,即使隔著河岸數里遠,劉承感覺自己喘不過氣來,這讓他感覺徹骨的寒冷,還有深深的絕望。

    劉國是天子的畿內封國,第一代祖先劉康公為周頃王的小兒子,是周匡王和周定王的同母兄弟,食采于劉邑,從此世代相傳,自康公、定公、獻公、文公四世直到現在,一百年間相繼為王室卿士。劉國諸公,在朝總攬百官,出外能號令諸侯,地位何等顯赫,是周、召、毛等公衰弱后獨攬周室大權的公卿之家。

    然而時至今日,劉氏卻面臨著極大的危機!

    他家與晉國范氏世為婚姻,然而如今范氏敗亡,晉國趙、魏、韓三家分知、范和中行氏之地,周室見情況不妙,便開始冷落劉氏。之前幾年還以為趙氏已經不再追究此事了,誰料晉國新上卿趙無恤不知為何,突然想起劉氏做過的事來,竟悍然兵討罪!

    算上魯國的話,趙氏的體量和兵力已經過了齊國,以至于劉公急得病不能下榻,就連今天的事情也只能讓世子劉承來代勞,只希望不要因此惹怒了可怕的趙氏,為劉氏再度帶來無妄之災。

    都怪單氏!

    想到這里,劉承恨恨地斜眼望去,自己的同齡人單平也站在河邊,他是單穆公之子,現任單公,雖然同樣枯站在岸邊,卻一臉的自得,絲毫沒有以天子之卿來迎接諸侯之卿的屈辱感。

    單國,是周成王之子所封的諸侯,同樣是畿內封國,在平王東遷之際一起跟著過來。但地位不顯,直到近百年來才漸漸出頭,又通過平定王子朝子亂,成為僅次于劉氏的公卿,在王室內部構成二卿共治的格局。

    數年前,周室卷入晉國內戰,在范、中行和知氏倒臺后,劉氏被冷遇,親趙的單氏頓時一躍而起,成為天子身邊炙手可熱的卿族。尤其是在趙無恤帥大軍停駐孟津北岸的河陽,威脅王室時,周王更是答應了單平的建議,讓他們擺開陣仗歡迎趙無恤來南岸!

    其實對岸的趙兵不多,就三五千,可這支百戰之師卻氣勢嚇人,不是周室這承平已久的王孫將帥,商賈贅婿組成的兵卒所能比擬的。

    “他們來了!”單平突然捏緊了拳頭,看著遠處。劉承連忙一抬頭,順著他的目光看去,見對岸駛來的七八艘白帆大翼越來越近。在它們靠岸后,船上運載的馬匹一隊隊躍下,慢慢匯聚起來。雖然只有數百匹,但聚集到一塊后也能踩踏出云雷之勢!伴隨著一陣雷聲,由遠及近,越來越響,不止劉承,連單平也有些臉色煞白。

    這就是那名動中原,將知、范、中行三千里山河踩在腳下的的趙氏鐵騎?

    騎從簇擁下,高大的玄鳥旗幟在風中中拂動,上面那只捧著太陽的玄鳥,直欲展翅高飛。

    是趙無恤來了,那個挾帶著沖天殺氣的晉國上卿帶著三百趙氏鐵騎,從大河對岸渡過來,如此天險也無法阻止他的腳步。

    過去幾個月里,他殺死了知瑤,驅逐了知伯,逼迫整個晉國的卿大夫在侯馬盟誓,承認他那不可動搖的地位。又將晉侯午擄去銅鞮軟禁,名為晉卿,實專晉權!他這次心血來潮來到成周,究竟是想要做什么?難道是要把晉國的事情在這里再做一遍么?向世人展示他的冷酷和殘忍,無情的摧毀一切,將本已搖搖欲墜的天子之邦徹底推入深淵?

    劉承緊緊的咬著嘴唇,臉色蒼白,單氏是親趙的,在這種情形下,劉氏應該如何自處呢?

    容不得他多想,玄鳥大旗上的炎日玄鳥開始跳躍,從遠處跳躍到了他們近處。而鐵騎如風,隱隱約約的馬蹄聲也迅化作震耳欲聾的驚雷。大地震顫,聲如潮涌,數百趙氏鐵騎沖到了單平、劉承等人的儀仗面前,將他們圍在中間,繞著他們打轉,馬蹄幾乎要踢到他們臉上去。一時間,馬蹄聲、兵器撞擊聲、士兵們兇狠的呼喝聲,匯成一道巨浪,將他們吞沒、卷走,單平和劉承頓時不知所措起來。

    眾星捧月中,黑衣黑甲赤色大氅的趙無恤騎著一匹肩高七尺半的披甲駿馬出現在單、劉二人面前。他坐的高,看他們的目光是俯視,就像一座山,沉甸甸的壓在倆人的心上。一種說不出的恐懼籠罩了劉承,讓他兩腿顫,牙齒打戰,咯咯的聲音連聾子都能聽得到。

    趙氏騎兵紛紛出了譏笑之聲,趙無恤自然也聽到了,掃了一眼,問道:“晉國上卿在此,天子卿士單、劉二公何在?”

    ……

    趙無恤的聲音如同炸雷,刺得人耳膜生疼。劉承嚇得一哆嗦,手里的玉圭差點掉在地上,見單平已經上前一步自報家門,連忙上前應道:“劉公世子在此……”

    “見過單公。”

    趙無恤朝單平點了點頭,但對于劉承,他甚至沒有正眼看一眼,踢了踢戰馬,高大的骕骦駿馬向前邁了兩步,馬頭抵到了劉承的面前,嘴角腥臭的泡沫幾乎甩到劉承的臉上,使得劉承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差點跌倒在地,臉色煞白。

    無恤銅胄后面的話語是冰冷的:“劉公世子?劉公為何不親自來見我,卻只派了世子,這是看不起我年輕么?”

    劉承身為世子,地位的確沒有晉國上卿高,他連忙垂道:“豈敢,家父抱病家中,故讓小子代勞。”

    他心中凄凄涼涼,自己家作為天子卿士,多次參與主持盟會,雖然王室的確是破落了,但天子公卿與大諸侯國君等同,相互朝聘時也彬彬有禮,何時落到過這種落魄的境地。

    “果真如此?”趙無恤詢問性地看了看單平,單劉兩家雖然有朝堂爭執,但也畢竟齊心協力對抗過王子朝,唇亡齒寒,扳倒就行,不至于將對方往死里陷害,便點了點頭,為劉公作證。

    但趙無恤臉色卻并未好轉,他下馬解胄后一雙鷹梟般的眼睛在單劉二人身上打量了數遍,沒有客套,直截了當地問道:“我要的人呢?二位可將他帶來了?”

    單平連忙討好地說道:“應上卿的要求,要犯萇弘已帶到。”

    話音剛末,叮叮當當的聲音從遠而近,一位年過六旬,身高八尺,相貌堂堂的老士人走了上來,被囚禁數日后,花白的頭有些紛亂,手腳都枷鎖和腳鐐束縛著。

    劉承見為劉氏服務了幾十年,向自己傳道授業的夫子落到這下場,鼻子一酸,差點哭了出來,但終究還是忍住了。

    劉國傳承了一百年,如今是第五代,不能就這么亡了,所以縱然有所犧牲,也定要討好晉國趙卿,讓劉氏能平安度過這場劇變浩劫,劉承也只能默默地接受這一切,放低了袖子,不敢看老師的眼睛。

    萇弘看了劉承低垂的髻一眼,嘆了口氣,也未說什么,就這樣踉踉蹌蹌地踱步到趙無恤身前,目光也不躲閃退讓,就這樣直直地看著他。

    面對一怒則諸侯懼,安居則天下息的赫赫晉國上卿,老者眼中沒有害怕,只有坦蕩和無畏!

    他雖然手腳被束縛,自由被剝奪,甚至連尊嚴性命也得不到保證,但還有一副好嗓子,老人家聲如洪鐘,說起話來氣勢不亞于趙無恤!

    頗似當年在此對八百諸侯號施令的師尚父!

    “大河之南乃天子畿內之地,諸侯、卿大夫至此者,不得持刀刃兵器,須下馬卸車,解胄解甲,朝王城天子宮室處稽而拜!昔日晉國上卿趙文子,魏獻子至此,亦當如此!今日趙元帥焉能例外?”

    (未完待續。)8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