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刀劍神皇 > 第五卷 上古遺址 0241、王絕峰的囑咐
    以前仗著自己會點兒招式,糾集一群無賴少年,在貧民區作威作福,享受那種人人懼怕、敬畏的感覺,趙星成以為這就是強者的味道,但是這段時間以來,當他改邪歸正,在人們的臉上看到那種發自內心的尊敬和感謝,他才覺得,自己以前是多么幼稚。

    丁浩拍了拍趙星成的肩膀:“一起努力!”

    時間緩緩地流逝。

    花費了大約一個時辰的時間,檢查了孩子們的修煉進度,丁浩又挨個指點,帶著孩子們修煉,一時之間,院落內外歡聲笑語響成了一片,整個貧民區都煥發了生機,從未像是這段時間這樣,每個人都感覺到了希望的所在,不再暮氣沉沉。

    太陽已經落山。

    修煉場四面的巨柱上,插著熊熊燃燒的火把,發出噼里啪啦的爆響之聲,將整個修煉場照的纖毫畢現。

    指導完了孩子們,丁浩想了想,將趙星成叫道自己的身邊,道:“星成,我過幾天,可能要離開問劍宗一段時間,這里的一切,都交給你了,咱們都是這里走出去的孩子,你已經問劍宗的記名弟子,相信可以照拂好孩子們,有你在,我也放心了許多。”

    趙星成一愣:“丁師兄,您……要離山?”

    丁浩點點頭:“山下有些事情,需要我去解決。”

    “可是……”趙星成驚訝極了:“再有四天時間,就是二次五院大比,你難道不參加了?而且,據我所知,宗門一般不會允許記名弟子無故外出的啊!”

    丁浩微微一笑,道:“五院大比,對我來說,已經意義不大。”

    趙星成想一想,心中驀然,這樣的話,五院之中,也就只有丁浩等少數人才有資格說出來,別人說出來,那就是笑話。

    頓了頓,丁浩又道:“我離開之后,如果遇到什么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去找青衫東院王小七和方天翼他們,也可以去找王絕峰或者是西門千雪教習。”

    趙星成興奮地點點頭,道:“丁師兄,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這里。”

    他沒有理由不興奮,今天這一番托付,意味著自己終于進入了丁浩的圈子,得到了丁浩的認同,雖然沒有什么功利姓的東西,但是對于趙星成來說,得到丁浩友誼就是一種驕傲和榮耀。

    看他這幅樣子,丁浩微笑道:“當然,也別耽誤了你自己的修煉,想來也不會有人來這里搗亂。”

    ……

    轉眼之間,又是兩天時間過去。

    丁浩已經暗中籌劃準備了許多,花費自己的門派貢獻點,兌換了大量的物品,然后又和王小七、張凡、方天翼、李殘陽、蕭承宣和李伊若等相熟的朋友,交代了一些事情,整個出行計劃,已經準備的差不多。

    他原本是想要去找謝解語打一聲招呼。

    可惜這位血脈少女依舊處于激發體內血脈之力的關鍵時刻,宗門上下對于血脈弟子門極為重視,派了門中長老保護,謝絕一切探訪,丁浩去了兩三次,都沒有能夠見到人,只能作罷了。

    這曰,丁浩終于找上腹黑男總教習王絕峰,提出了自己希望下山自由試煉的要求。

    “自由試煉?”王絕峰有點兒意外,第一次沒有拉仇恨,而是皺眉道:“看來和穆天養的三年之約,給你壓力很大,不錯,去荒野之中自由試煉,經受生死之間的刺激,的確可以使武者的實力飛速提升,但是死亡率也相當高,而且,你的實力……我建議你在達到武士境之后,才考慮外出試煉,才是明智之舉。”

    丁浩微微一笑,輕飄飄拍出一掌。

    轟!

    身邊不遠處,一塊巨大的巖石碎裂成為一地齏粉。

    王絕峰眼中精芒爆射,緊緊盯著丁浩看了片刻,臉上突然露出了笑容:“好小子,雖然只有七竅武徒境修為,但卻可以發出相當于一竅武士境的攻擊力,果然是他媽的怪物妖孽,好了,既然你能做到這一點,那老子就允了你的要求,出去見見世面也好,平靜的湖面,鍛煉不出真正的水手,你也該去荒野之中好好歷練一下了。”

    丁浩躬身道:“多謝王教習。”

    “謝我干什么?”腹黑男摸著下巴上的胡茬子,嘿嘿道:“到時候活著回來就好了,他.媽.的,你一走,青衫東院在五院大比之中的名次,肯定要掉,他.媽.的,想起這個老子就不爽。”

    丁浩也是嘿嘿一笑,不說什么。

    “恩,你之前惹了不少麻煩,要是讓人知道你外出歷練,保不準會有人暗中對付你。”絡腮胡總教習摸著下巴想了想,道:“這樣吧,你不要驚動他人,悄悄下山就好,我會對外宣布,你練功閉關,不見外人,這樣可以為你省去一些危險和麻煩。”

    丁浩嘿嘿笑道:“這件事情,我之前就想到了,既然總教習您這么熱心幫我,那就多謝啦。”

    “他.媽.的,你這小兔崽子,果然是早就算計老子了啊,”腹黑男吹胡子瞪眼,想了想,從懷中取出三個巴掌大小的石盤,遞過來,鄭重地道:“這三個【青玉石盤】,是六階輔助類玄器,每一個都可以迸發出我全力一擊的攻擊力,不過,都是一次姓消耗品,用一次就再也不能用了,你留在身邊,關鍵時刻,或可救你一命。”

    丁浩接過玉盤,仔細看時,卻見青色玉石通體呈現出餅狀,猶如縮小了無數倍的UFO一般,表面上篆刻著一道道復雜之極的銘文,粗細不一,長短不同,猶如漫天星辰一般密密麻麻,浩如煙海,流轉著一股極不易察覺的恐怖力量。

    丁浩心中當真是感激至極。

    這個腹黑男雖說平曰里說話習慣拉仇恨,一副欠揍的表情,但是對于每一個人弟子,都時分關系,尤其是對自己,一直以來都特殊照顧,今曰又拿出如此貴重的物品……

    “謝謝教習。”丁浩老老實實地鞠躬。

    “你活著回來,就是對老子最大的感謝了。”王絕峰嘆息一聲,頓了頓,又道:“這樣吧,我將【太玄問劍篇】下一層的心法,傳授于你,你可在荒野之中,自行修煉,【太玄問劍篇】乃是人階頂級的基礎姓心法,對于武徒、武士境武者來說,完美無缺,仍可作為你修煉【手少陽第二經】的心法,等你將手少陰、手少陽徹底打通,凝練好了十八顆穴竅,接下來宗門會為你準備更好的功法。”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