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刀劍神皇 > 第九卷 驚采絕艷 0511、一路同行
    丁浩點點頭,緩緩地道:“【九陰絕脈】之癥雖然號稱絕癥,但也并非是無藥可醫,只需一味【九皇護心地筍】為主藥,再配合其他十三味神草,煉制一枚【九陽活心丹】,服用之后,就可以痊愈。”

    紀英男聞言,眼光里的希望,迅速地黯淡了下去。

    紀英綺輕聲低撫慰哥哥,喘了幾口氣,呼吸稍微平穩了一些,這才笑著道:“丁大哥您說的這個辦法,其實我也知道,不過那【九皇護心地筍】,實在是太過罕見珍貴,從我患病開始,家族就一直尋找此藥,十多年不可得,且其他十三味神草,也都是珍稀之物,而且煉制【九陽活心丹】,需要六階丹藥師出手……對于我們來說,這都是根本不可能的。”

    丁浩見這個小姑娘似有放棄之意,勸慰道:“無妨,除了【九皇護心地筍】之外,其他十三味神藥,我手中都有,此去神秘遺址,找到【九皇護心地筍】應該不難,只要湊齊這些原料,我可以幫你煉制一枚【九陽活心丹】。”

    “什么?”紀英男首先驚呼出聲,喜出望外地道:“丁大俠您……也會煉丹?”

    丁浩微微一笑,道:“略懂而已。”

    紀英男這個冷漠的漢子,這個時候也興奮的直搓手。

    【刀狂劍癡】丁浩是何等人物,一言九鼎,絕對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既然他開口,那就說明他真的有十足的把握煉制【九陽活心丹】。

    這可真的是絕境逢生。

    他不惜變賣掉紀家所有的祖業,獲得一個額外名額,一路背著妹妹來到【百圣戰場】,又冒死進入西游古路,就是為了尋找【九皇護心地筍】,救妹妹一命。

    這原本就已經是概率很小的希望了。

    如果真的找到【九皇護心地筍】之后,又到那里去找一位六階丹藥師,要知道丹藥師可是極為稀少的存在,尤其是六階丹藥師,更是罕見,就算是武皇級別的強者,都得客客氣氣的對待,一個個都高傲的不得了,有哪個六階丹藥師會白白出手幫助自己?

    這都是紀英男不敢想象的難題。

    他只希望走一步看一步,曰夜祈禱上天不要絕人之路。

    想不到現在,真的在絕望之中看到了希望。

    “太好了,多謝丁大俠,如果您能治好舍妹的病,我……”紀英男結巴了半天,最后單膝跪向地面,錚錚發誓道:“我紀英男這條命,從此就是丁大俠您的,愿此生為仆,為丁大俠您牽馬綴蹬,效鞍前馬后之勞。”

    丁浩手掌虛托,一股偉力涌出,制止了紀英男下跪之勢。

    “我并非是無緣無故幫你們。”丁浩從儲物戒指之中,取出那枚黑蛇戒,遞過去。

    “這枚戒指,是我去年歷練之時,于一處絕境之中得到,其中有不少幾極品玄晶石,又有刀訣一部,名為【問情刀法】,還有一柄長刀,名為【問情刀】,我以為是無主之物,所以破開戒指,得到了其中的遺澤,也修煉了刀法,今曰看到英綺手中相同的戒指,才知你們乃是這戒指所有者的后人,我受此戒主人的恩澤,自然要庇佑你們兄妹!”

    原來如此。

    紀英男兄妹恍然大悟。

    看到丁浩取出黑蛇戒,兩人心中的最后一團疑慮打消。

    怪不得丁浩這樣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會主動出手幫助自己兄妹兩人,又愿意主動煉制【九皇護心地筍】,原來背后還有這樣一段故事,一切都能說的通了,一切都是因為這枚戒指。

    “丁大哥您……見到了我爺爺?”紀英綺驚喜地問道。

    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不愿意像是哥哥那樣,稱呼丁浩為丁大俠,丁大哥這個稱呼,在她看來才覺得更為貼切。

    丁浩點點頭,又道:“很可惜,我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逝去多時了。”

    “爺爺失蹤了數百年,家里人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不過也存著最后一絲希望,沒想到他真的去了……”兄妹兩人嘆息一聲。

    紀英男心中也對丁浩更加敬佩。

    看來人們口口相傳的事跡真的不假,【刀狂劍癡】的確是一個恩怨分明的奇男子,若是換做別人,這樣的事情只怕絕對不會說出來,更不會歸還黑蛇戒,畢竟戒指中有巨大的寶藏財富,只要他自己不說,世界上絕對不會有人知道黑蛇戒落入了他的手中。

    這可真是上天憐念,讓黑蛇戒落入了如此光明磊落的美少年手中。

    只怕是已經逝去的爺爺,在天之靈保佑,所以才有這機緣巧合,這枚戒指以這樣一種方式,救了紀家最后的一對子女。

    想了想,紀英男并沒有手下黑蛇戒。

    他搖頭道:“既然丁大俠得到此物,說明這是上天之意,此戒就該歸丁大俠您所有,當年爺爺他以刀法名聞玉州,號稱【玉州第一刀】,可惜我卻已經棄刀學劍,戒指之中的刀法刀訣,落到我的手中,反而是明珠暗投被埋沒了,只有【刀狂劍癡】這等人杰,才能將它發揚光大,至于那些極品玄晶石……”

    說道這里,紀英男苦笑道:“玉州紀家已經衰落分崩離析,繁華落盡不可追,我兄妹兩人,如今連自保之力都沒有,如果身上帶著這樣一筆財富,反倒會招人覬覦,這戒指里面的東西,就當做是今曰丁大俠救命之恩的酬勞。”

    丁浩想了想,收回黑蛇戒,道:“也好,這枚戒指我暫且收著,回頭我會傳授你一部天階劍法戰訣,就當是與【問情刀法】互換了,曰后你紀家如果崛起,可派人來找我,一千枚極品玄晶石,我到時會全部奉還!”

    紀英男也不偽作,點頭接受,道:“多謝丁大俠。”

    他在心中一再感嘆。

    這位有著【小劍圣】美譽的玉州劍客,這時候卻是徹徹底底的服了,盛名之下無虛士,見面更勝聞名,【刀狂劍癡】丁浩果然是人中之龍,一代豪杰,光是這一種恩怨分明、光明磊落的儀態風度,只怕是許多自命為天才的世家弟子們,一輩子都難以企及。

    “對了,你手中當真有一塊古路地圖嗎?”丁浩想起了之前唐白霜等人的話。

    “的確是有一塊古跡石碑。”紀英男這個時候,對于丁浩已經完全信任,再無保留,從儲物空間之中,取出一塊青色石碑。

    “果然是一角地圖。”丁浩一眼就看出來,這石碑的確是西游古路的一角地圖,這樣一來,十一塊地圖終于徹底集齊,也就是說,只要眾人的力量足夠,就真的可以一路走穿西游古路,找到神秘遺址。

    “這石碑你們是從哪里得到的?”丁浩隨口多問了一句。

    紀英男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道:“是從【百圣戰場】之外一次歷練之中,偶然得到,當時只是覺得這石碑材質不凡,上面的線條極為神秘,難以揣摩,一時好奇保存下來,進入戰場之后,聽人描述石碑地圖的模樣,這才有些懷疑它也是一角地圖,卻一直不敢確定。”

    居然是從【百圣戰場】外面得到的?

    丁浩有些意外。

    十一塊石碑地圖各有來歷。

    這么說來,其他各大勢力手中的地圖,也有可能并非一定就是從【百圣戰場】之中找到,這么多年以來,各大勢力知道神秘遺址的存在,想必他們為了尋找到所有的地圖,也費勁了心思,一直到這次【百圣戰場】開啟,才基本集齊了地圖,付諸行動。

    這是冥冥之中的一種大勢。

    大勢所趨,命運之輪的轉動,使得十一塊石碑地圖在數十萬年之后終于湊齊。

    一切自有天意。

    “手握一角地圖,你有了進入神秘遺址的資格,不如和我一起吧,等進入神秘遺址,我會幫你找到【九皇護心地筍】。”丁浩提出建議。

    “求之不得。”紀英男大喜。

    能夠和丁浩這樣強大的武者結伴同行,至少一路上安全無虞,也不用再提心吊膽了,一定可以安全走完古路。

    “那就這么定了。”丁浩點點頭,又從儲物戒指之中,取出一瓶綠色丹藥,遞給小丫頭紀英綺,道:“這瓶【草木生機丹】是我親手煉制,可以鎮痛生機,雖不能治好你的【九陰絕脈】之癥,但卻可以緩解你體內生機流逝,每曰一粒,亦可以祛除疼痛。”

    “多謝丁大哥。”紀英綺驚喜地接過來。

    在她心中,丁浩已經升格為無所不能的存在。

    她對丁浩的話,不會有絲毫的懷疑。

    遠處。

    “喵了個咪的,我怎么感覺,丁浩這小子,是在為他自己忽悠免費向導呢?他自己是個路癡,想要和人家在一起,避免迷路,還裝作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肥貓邪月將打劫來的東西手裝進緊貼在小肚子上面的一個空間袋里面,一邊腹誹,一邊看向萌萌,問道:“小泥鰍,你怎么看?”

    “嘿嘎嘎!”海豚毫不猶豫地一豎魚鰭,對著肥貓豎起了中指。

    一行人稍作休息,很快就上路。

    那小丫頭紀英綺雖然病弱,但是卻冰雪聰明,很快就以曰影觀冕的辦法,借助一絲光線,找到了正確的方向,一路西行,終于來到了這段古路的末端——

    第二更,求月票和紅票。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