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刀劍神皇 > 第九卷 驚采絕艷 0522、身入問劍,此生無憾
    雖然丁浩的實力,現身問劍宗的話,也算得上是一大助力,不過明顯不能扭轉戰局,但是這個少年身上,總是有一種讓人看不透摸不明的東西,每每在不可能的情況之下,能夠逆轉一切,實在是一個大大的變數,如果他在的話,或許會做出什么驚人之舉吧?

    不過同時,李劍意卻又有些慶幸。

    幸好因為【百圣戰場】之事,丁浩、李蘭、謝解語、馮寧等宗門新生代的絕世天才,都不在問劍山上,就算一切真的不可挽回,問劍宗就此滅門,這些少年天才卻可以躲過一劫。

    他們都是宗門未來的希望。

    只要這些少年都還活著,那問劍宗將來未必不能做到薪盡火傳,保留一絲崛起的希望!

    耳邊又想起了唐佛淚鏗鏘有力的聲音。

    這位問刑堂首座的脾氣,一直都非常火爆,大喝道:“掌門人何必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就算是問劍宗如今已經陷入絕境,我們也絕對不能妥協,哼,方瀟安想要玄晶礦石,那就拿命來換,就算我問劍宗弟子全部死絕,也絕對不會答應那種條件。”

    這番話激起了在場很多宗門高手強者的共鳴、

    “不錯,拼死一戰!”

    “大不了一死,有何懼哉?”

    “同歸于盡,讓他清平學院也傷筋動骨!”

    群情激奮!

    李劍意默然不語。

    他又何嘗不想迎頭痛擊敵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但是身為掌門人,他顯然要考慮的更多一點,不能逞一時之勇。

    可惜思來想去,始終沒有任何兩全其美的辦法,眼前仿佛是一片茫茫無邊的黑暗,看不到絲毫的光明,到底宗門存續的最后那一絲希望,在何方呢?

    就在這時,突然之間——

    轟隆隆!

    劇烈的爆炸和震動又開始不可遏止地響了起來。

    眾人同一時間向下看去,只見第二道關隘【陽鎖】附近,光華大作,符文閃爍,一道道流光呼嘯,狂暴的力量迸發,玄氣和銘文的力量瘋狂地激蕩。

    “他們又開始進攻了……這么快!”有人驚呼。

    下面密密麻麻猶如黑色螞蟻一般的人群,瘋狂地沖向了【陽鎖】關隘,悍不畏死,猶如撲火的飛蛾一般,又一場你死我活的戰斗,就此迫不及待地展開。

    李劍意心中微微一沉。

    對方如此急迫地進攻,看來是志在必得,甚至不惜大量武者的死亡,也一定要攻開山門,一定是因為某種原因,所以他們在搶時間!

    “哼,真是欺人太甚!”唐佛淚眼眸之中殺機迸射:“【百花劍】、【玉公子】、沈苦、王瀟灑、關飛渡,尹一飛、冷一旋,魯奇,你們幾人,立刻率領門下真傳弟子,給我迎頭痛擊,我要他們在陽鎖關隘下,折損一半!”

    “遵命。”十幾位被點到了名字的真傳核心弟子紛紛領命。

    流光閃爍。

    這些問劍宗核心菁英弟子,下去迎戰。

    李劍意抬手還想要在說什么,最終卻還是保持了沉默。

    ……

    ……

    距離鏡湖大約三百公里的一處山谷窄道之中,一場追殺正在進行。

    “走!快走,在那些清平學院的畜生追上來之前,順著這條小道離開,陳林李可,我們幾個吸引追兵,黃晉,你最熟悉路線,輕功也最好,記住,你一定要活著到問劍山莊……快走,不要管我們!”

    “不,一起走!”

    “你他媽的給我快滾,活著一個算一個,一定要將消息送到鏡湖【問劍山莊】。不然我們就是宗門的罪人。”

    “可是你們……”

    “難道要我們立刻死在你面前嗎?滾啊!”

    幾個渾身是血的問劍宗弟子怒吼著,一番爭執,做出了決定,其中一位輕功身法最好的弟子,順著峽谷側旁的一條隱蔽小道離去,他回頭望了一眼同伴們,強忍著熱淚,轉身迅速離去。

    他知道,這一別,也許就是此生永別了。

    這一切,為了宗門。

    今曰的血仇,早晚有一曰,會有問劍宗的強者仗劍討回。

    加倍討回!

    雪色冰原瘋嶺很快就掩蓋了他的身形,就在他離開之后不到一盞茶的時間里,剩下的五六名問劍宗弟子,就被一群狂涌而至的追殺者給圍住了。

    “拼了!”問劍宗弟子們渾身是血,萌發了死志,轉身血拼。

    可惜敵眾我寡,實力相差太大。

    很快這五六名鐵骨錚錚的漢子,就變成了溫熱的死尸。

    只有一名帶頭的劍士,被斬斷了一臂,封鎖住了力量,以酷刑殘酷拷問。

    “說,你們一行共七人,還有一人,去了那個方向?”追殺者的頭領,來自于雷音派的宗老鐵三金,蘊含著雷電之力的手掌,覆蓋在這位劍士的額頭,冷酷地問道。

    “呸!”劍士一口血箭噴出來。

    可惜鐵三金乃是先天武宗境界的強者,護身玄氣何等強勁,又怎么會被噴到?周身雷電勁氣一蕩,頓時將那血箭震飛回去,猶如利刃一般,斬斷了劍士另一道手臂。

    “再不說,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做身不如死!”鐵三金神色陰沉。

    “哈,哈哈哈,清平學院、星隕宗、雷音派……你們不要得意的太早,犯我問劍宗者,早晚有一曰,自會有我問劍宗的天才,會讓你們付出代價。”劍士鐵骨錚錚,盡管渾身是血,斷去了雙臂,卻沒有哪怕是痛呼一聲,一雙虎目圓睜,仰天大笑道:“丁浩師叔祖,我馮天星不能看看到你在千寒絕峰之巔碾壓穆天養的英姿了……身入問劍,此生無憾!”

    話音落下。

    劍士面帶笑容,頭一歪,氣息斷絕。

    在整個問劍宗之中,馮天星只是一個普通的內門弟子而已。

    他的實力在內門弟子之中,也只算是排名中等偏上,從來不曾閃耀過,也不曾引爆全場,這次和其他一共三十多位經過精心選拔熟悉路線的同代弟子,被通過銘文傳送陣法,傳到山門之外,肩負著前往鏡湖傳訊的重任。

    之所以選派一些先天之下的弟子,就是為了防止強橫的玄氣波動外泄,引起地方高手的追殺。

    三十多人,共分為五組。

    他們這一組到此為止,只有黃晉逃出,其他人算是全部都犧牲了。

    這馮天星是丁浩的崇拜者。

    對于許多普通的問劍宗弟子來說,掌門人、問刑堂首座和六峰六座的高層,固然實力強橫,但那卻是高高在上的不可攀的存在,距離他們還很遙遠,不知道什么時候,后來崛起的丁浩,已經成為了他們心目之中的英雄和偶像,像是朋友一樣親切。

    在突如其來的宗門大戰到來之前,馮天星還和許多同伴在一起樂滋滋地商量著,到時候一定要去千寒絕峰,一睹這絕對可以引爆雪州的一戰。

    追知道……

    “死了。”鐵三金一番觀察,搖頭道:“牙齒之中,暗藏了毒藥,吞藥自盡了……看來這些問劍宗的劍士,一開始就存了死志,一旦被抓,熬刑不過,就吞下毒藥自殺!”

    其他追殺者也都默然心驚。

    這些劍士雖然實力一般,但當真是值得敬佩。

    試問如果是自己門派的弟子遭遇如此困境,會出現這樣的忠貞之士嗎?

    他們心里沒有底。

    不知道為什么,在這一刻,追殺者的心中,都隱隱有一絲寒意。

    這樣一個宗門,實在是很恐怖。

    這次要是無法徹底將其鏟除,斬草不除根的話,一旦被問劍宗喘過氣來,到時候每個入侵者都要面臨滅頂之災。

    “把他們埋了吧。”

    鐵三金嘆息一聲,心有戚戚。

    這六個人,是值得尊敬的勇士。

    ……

    ……

    安葬了紀英男,清掃了戰利品,又將【熊羆妖皇】和【邪心妖皇】死后的巨大尸體處理之后,丁浩帶著紀英綺,領著兩個不安分的小寵物,踏上了繼續前進的征程。

    那一株被紀英男鮮血浸泡的王級【九皇護心地筍】,也被丁浩處理之后收了起來。

    在紀英綺的指引之下,丁浩終于還是走出了地下溶洞世界。

    走完了第七段西游古路。

    一路上,丁浩又遇到了不少人族和妖族高手的死尸。

    其中一些是遭遇到了古路上的兇獸力戰而死,尸體破碎,被兇獸撕咬,還有一些死于自相殘殺,不過丁浩在這些尸體之中,又遇到了和之前見到的一樣的怪尸,被吸干了血髓和腦漿心臟,變成了干尸。

    “這人的手法,越來越厲害了……”丁浩心驚。

    他觀察的很仔細。

    這個神秘的偷襲者,不論是妖族還是人族的強者都殺,也不知道是哪一族的人。

    更為重要的是,如果說一開始他采取的只是偷襲碰運氣的方式的話,那現在此人的殺人手法,完全就是正面擊殺,手段兇殘,幾乎都是一招之地,這說明這人在這段時間,實力在突飛猛進,只怕到了這第七段西游古路的末位的時候,已經跨越了兩個大境界,到了武王巔峰境界了。

    實力進步飛快。

    到底是在修煉什么樣的功法,居然要吞噬強者的心臟血髓腦漿?

    丁浩隱隱覺得,一個禍胎正在悄然形成。

    通過地下溶洞世界末端的傳送門,丁浩一行人進入了第八段西游古路——

    第二更,還有一更。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