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刀劍神皇 > 第九卷 驚采絕艷 0588、一劍破萬法
    卻在這時,丁浩緩緩一壓,一股無形的柔和力量,將眾人全部都押回到了地上,微微搖頭道:“放心吧,就憑這幾個貨色貨色,我一個人應付綽綽有余!”

    話音未落。.

    “囂張!”一位劍修怒吼一聲,瞬間出招。

    丁浩身形如同風中柳絮一般,輕輕飄動,隨手一指點出。

    嗤!

    一道劍意迸射。

    那劍修雙手握劍,迸發出巨力,在身前撐起一個弧面劍氣護罩。

    砰!

    劍意撞在護罩之上,稍微一窒,旋即穿透而過。

    那劍修一愣,旋即低頭,看到一個金黃色的小火苗,仿佛是調皮的小精靈一般,從他的胸口跳出來,微微閃爍。

    他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卻沒有說出來。

    因為一蓬炙熱的火焰,瞬間從他的口中噴出來。

    下一瞬間,他的五官之中,一道道火光噴射,旋即大量的火焰從身體之中冒出來,引燃了他身上的衣物,就連手中的玄器長劍,也在瞬間被融化成為了液體,向地面墜落!

    只不過是電光石火的瞬間,這位實力達到了九竅初級武王境界的劍修,就化作一蓬青煙,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炎之劍意?”陰鷙老者不可思議地大呼:“你掌握了兩種劍意?這怎么可能?”

    丁浩哈哈大笑,身形飄動,猶如謫仙一般,又是連連兩指點出。

    嗤嗤嗤嗤!

    劍意之光,快如閃電。

    霎時間電光縱橫,劍意彌漫虛空。

    先后又有幾位劍修中招,有人身體凝結出寒冰,慘呼著墜落地面摔成了碎片,有人身體自燃,化作了一陣青煙,還有人身體之中突然生機暴漲,頭發胡須瘋狂蔓延長長,在一瞬間耗光了全部的生機而腐朽,也有人一瞬間變得蒼老不堪,血氣衰竭直接墜落而亡……

    可怕而又恐怖的死亡方式,令劍修們驚恐萬狀。

    “啊,魔鬼,你是魔鬼……”一位劍修徹底喪失了勇氣,差點兒被嚇瘋了,轉身就逃,卻被一縷劍意洞穿身體,下一瞬間瘋狂燃燒,猶如火球一般徹底消失!

    這是一場可怕的屠殺。

    原本高高在上,以皇帝俯視乞丐的姿態來到雪州的【裂天劍宗】劍修們,在這一刻,簡直就像是可憐的羔羊一般,被丁浩舉手投足之間,一個個像是掐死螻蟻一般被擊殺,根本連侵入他身體十米之內都做不到!

    這個過程實在是太快了。

    等到陰鷙老者想要出手救援之時,天空之中,就只剩下了他和韓養劍兩個人。

    天地之間,是可怕的寂靜。

    下面。

    連王絕峰都有點兒難以置信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天空中那個舉手投足之間擊殺巔峰武王的少年,真的是丁浩?

    不會是某個絕世強者假扮丁浩來玩的吧?

    要知道那一個個像是殺雞屠狗一般被擊殺的人,可是貨真價實的武王巔峰級別的強者啊,其中任何一個放在雪州,都是獨霸一方,絕對可以進入雪州強者榜前五的絕對高手,可是在丁浩的面前,仿佛是螻蟻一般,被一個個輕松的碾死!

    這小子到底在【百圣戰場】之中得到了什么樣的機緣?

    怎么會變得如此強大?

    雖然之前他已經領悟了劍意,但是還未到如此變態的地步啊!

    其他人的表情和王絕峰差不多,都是一臉的呆滯,有些人腦海之中一片空白,甚至還沒有明白過來發生了什么,這……是真的?那些近乎于無敵的劍修,真的就這樣一個個碾壓了?

    下一瞬間。

    也不知道是誰帶頭吶喊了一聲,整個垃圾區響起了春雷一般的歡呼。

    問劍宗的弟子們笑著流淚,瘋狂地跳躍,相互擁抱!

    “問劍!問劍!問劍!問劍!問劍!”

    人們高呼著這兩個字,仿佛有一種魔力一般,讓他們盡情地宣泄。

    所有人都在這一瞬間,淚流滿面,那些為了保衛宗門而獻出生命的伙伴們啊,長眠在星空之中的你們,看到了嗎,看到這一幕了嗎?問劍宗沒有倒,問劍宗還屹立于這片天地之間啊!

    “丁浩!丁浩!丁浩!丁浩!丁浩……”

    更多的人高呼著這個名字。

    從今天開始,天空之中的這個身影,就是問劍宗的神,就是他們心中至高無上存在,這個力挽狂瀾的少年,這個微笑如玉的少年,這個溫文爾雅的少年,這個創造了無數次奇跡的少年,這一刻的身影,將永恒的鐫刻在在場所有人的生命和靈魂之中。

    在這樣瘋狂而又炙熱的氣氛之中,陰鷙老者兩人,也不由得為之變色。

    對比之下,【裂天劍宗】的兩個人就有些心冷了。

    “你……到底掌握了多少種劍意?”陰鷙老者目光之中,猶有震驚。

    丁浩冷笑,并不理會他,徹徹底底地無視這位尊貴的裂天劍宗長老。

    他的目光轉向了一旁的韓養劍,鋒利如刀,一字一句地問道:“就是你,仗著玄氣修為渾厚,當曰一劍擊敗了李劍意掌門?”

    韓養劍心中雖然驚懼,卻也絲毫不示弱,咬牙冷笑,道:“不錯,是我一劍震碎了他的全部內臟,小小雪州螻蟻宗門,不知所謂的掌門,妄圖抗衡我【裂天劍宗】,哪怕被千刀萬剮,也是死有余辜!”

    這句話,頓時引起下面問劍宗弟子一片憤怒的咒罵之聲。

    “知道我剛才為什么沒殺你嗎?”丁浩眸光之中,閃爍這刀子一般的寒光:“因為我覺得的你狗命,應該讓另一個人來收割,會更適合一些。”

    “哼,真是可笑。”韓養劍冷笑:“小子,你別太得意了,你只不過是僥幸領悟了劍意,運氣好而已,若非如此,要是憑真實戰力的話,你早就被我斬殺一千一萬遍了,記住,有些時候,劍意并不是萬能的。”

    “哦,你在激怒我?”丁浩不屑地道:“你覺得我年少得志,心中必定狂妄,所以以話語擠兌我,要我不施展劍意,和你一戰?如果你真的這樣想,那我只能說,你太天真了!”

    韓養劍只是冷笑:“原來你怕死,原來你也覺得以問劍宗的武道戰技,根本不可能戰勝我。”

    陰鷙老者站在一邊,并未插話。

    他一雙微瞇著的眼睛深處,涌動著一絲絲稍縱即逝的寒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丁浩一伸手,從下方地面上攝起一柄普通的精鋼長劍,輕輕一吹,垂落劍上的血跡和灰塵,靜靜地道:“雖然明知道你是激將,不過我還是決定給你一次機會,讓你見識真正的問劍宗劍法,這一次,我不使用劍意,你只要能接住我三招,今天就讓你活著離開。”

    韓養劍頓時面露喜色:“小子,你真敢如此?”

    三招而已,眼前這小子,看起來玄氣修為不過是大宗師境界而已,若不是劍意,自己接下三招絕對沒有問題,甚至還可以將其反殺。

    這可是你自找死路。

    韓養劍心中獰笑,就讓我送你去見你那可憐的掌門人吧。

    丁浩手腕一震,將長劍豎在胸前,猶如一炷香一般,劍身沖天,眼觀鼻,鼻觀心,長劍貼著面門,將一張臉分成了兩部分,腳下八字丁,微風獵獵,掀動他的袍擺,整個人屹立在空中,面色無喜無悲。

    一縷古樸而又滄桑的氣息,從丁浩身體和那柄普通長劍之中彌漫出來。

    下方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這個劍式,所有人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正是問劍宗十三式基礎劍法之中的起手式【朝天一柱香】,以【太玄問劍篇】的玄氣心法催動出來的劍式,所有問劍宗弟子進入宗門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學習十三式基礎劍法,哪怕是連許多垃圾區的貧民,也對這十三式劍法有所了解。

    這是問劍宗最低級的劍法。

    不過從丁浩的手中施展出來,卻隱隱有一種磅礴大氣的威壓,更顯神韻奧妙,單單一個起手式,就給人一種渾然天成、毫無破綻的感覺。

    “哈哈,小子,你這是找死,看劍!”

    韓養劍大笑一聲,猛地一劍刺出。’

    這一劍是【裂天劍宗】的絕殺劍式之一,也是他的得意之作。

    既然眼前這個狂妄的少年棄用劍意,那正好一劍將其重創,所以一開始他就下了殺手,正如當時一劍擊敗李劍意立威一般。

    韓養劍身化流光,瞬息便至。

    劍芒分開氣流,劍到半途,驟然千變萬化,化作漫天劍雨一般,根本無法捕捉到底哪一個才是真身,而哪一個是幻影,一道道裂天劍氣犀利無匹,劃破虛空,當真是有遮天蔽曰之勢,席卷天地之威。

    對面。

    丁浩仿若未聞,一動不動。

    待到那漫天劍雨就要刺入身體的瞬間,他手中長劍,才驟然一蕩,反手一劍劃出。

    這一劍,簡單至極,正是十三基礎劍式之中的【追月】。

    但正是這極為普通簡單的劍式,丁浩手中卻仿佛是活了一般。

    一劍劃出,隱隱有一種一劍破萬法的意蘊。

    韓養劍大駭。

    一瞬間只覺得視線之中的一切都消失,只有那閃爍著寒芒的劍刃迎面而來,不論自己往哪個方向閃避,竟然都無法躲開這一劍,自己的進攻,看起來簡直就像是趕著要將身體送上那迎面而來的劍尖一般。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