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刀劍神皇 > 第九卷 驚采絕艷 0690、四獸神弓
    為首一個年輕人,身形強壯,肌肉隆起,黑發猶如瀑布一般披散,渾身散發著野姓和暴戾氣息,手中挽著一張金色長弓,眼眸中散發著殘忍的光芒,盯著丁浩等人。.

    “想不到你們居然可以避開我三箭,有點兒本事,念在你我都是同族,也罷,今天就饒你一命,把這口黑鍋拿過來,你們滾吧。”

    這黑發年輕人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不容置疑地道。

    “你他媽的找死!”天樞大爺氣的牙疼,他什么時候吃過這種暗虧,剛才差點兒就被那一箭給射中了。

    “喵,打擾喵爺用餐的蠢貨,統統都該死。”邪月大爺也氣的牙癢癢。

    但是很快這一人一貓就顧不上說話了,因為他們發現在自己說話的時候,丁浩已經抱著黑鍋一頓猛吃,眼看著鍋里的東西,都快要被丁浩一個人吃完了。

    “喵!”

    “臭小子你給我留點。”天樞大爺也著急了.

    今天真的是虧本了,好不容易在這【埋骨森林】中收了這么多的兇獸,烹調了一鍋百獸精肉全席,卻幾乎全都被這兩個吃貨吃掉了,早知道不拿出黑鍋來炫耀了。

    兩人一貓圍著那口大黑鍋搶了起來。

    圍過來的十數個高手武者,全部都被晾在了一邊。

    “你們……找死!”黑發年輕人大怒,他展現了實力,走出來打劫,居然被無視,實在是太可惡了。

    “喵,不想死就滾,爺今天吃得好心情好,不然把你們統統咬死。”邪月用爪子剔掉了小虎牙上掛著的一塊獸肉,做出了一個極為兇狠的表情。

    可是作為一只靠著外表吸引人的萌寵,這樣的表情,看起來像是賣萌一樣。

    一群人頓時都哈哈大笑。

    “給我宰了這只不知死活的貓妖……”黑發年輕人暴怒。

    一道身影閃爍,其中一個隨從模樣的高手,身形如電,手中長刀,揚手一道刀芒,朝著邪月斬下。

    丁浩摸了摸嘴巴,反手從火堆里抽出一根燒焦了的柴火棍,看也不看揮出。

    砰!

    刀芒粉碎,那沖過來的高手驚呼一聲,被無形力量撞飛,倒飛了出去,撞碎了數十顆參天巨樹,倒在地上站也站不起來了。

    黑發年輕人等人吃了一驚。

    “真是看走眼了,沒想到居然是個高手,不過你這點兒實力,想要拿出來賣弄,還差的太遠。”黑發年輕人冷笑。

    “你們是【紫霄城】的弟子吧?真不知道【紫霄城】那幾個老家伙,是怎么教后輩的,這么沒禮貌,”終于搶完了黑鍋里的獸肉,天樞大爺折了一個牙簽剔他的大黃牙,口氣很大地道:“幾個不知死活的小兔崽子,趕緊滾吧,看在同為人族的份上,饒你們一命。”

    天樞大爺指了指身邊的丁浩,獰笑著道:“看到沒有,我身邊這個滿臉橫肉的國字臉大漢,乃是中土神州有名的大殺神,殺人如割草,你們幾個的小命,還不夠他一刀呢。”

    十幾個人聽這滿口黃牙的糟老頭口氣這么大,也有點兒發愣。

    唯有那黑發年輕人哈哈大笑:“老東西,你算是什么東西,也敢指責我【紫霄城】的師長?本來還打算留你們一命,現在都給我統統死來。”

    話音未落,他張弓,金色的大弓拉開,一支黃金一般的大箭幻化出現,對準了天樞。

    黃金大箭猶如太陽真火般燃燒,迸發出一股凜冽的殺意,猶如實質,令人肌膚生疼,周圍的草木無聲無息地崩碎化作了飛灰。

    “我靠,玩真的……”天樞大爺一縮脖子,推了一把丁浩,道:“你上。”

    咻!

    同一時間黑發年輕人松開了弓弦。

    丁浩一額頭黑線,手中的燒火棍如利劍一般刺出。

    一股寒冰劍意迸發出來。

    嗤!

    透明的劍氣劃過,將黃金大箭連同其迸發出來的殺意,一分為二。

    極寒劍意爆發,兩截黃金大箭被凍成了冰塊,墜落在地面。

    丁浩身形一閃,鬼魅一般來到了這黑發年輕人身前,五指握住弓身,微微一震,黑發年輕人只覺得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爆發,五指劇痛,半個胳膊都失去了知覺,眼前一花,手中的弓已經失去了蹤影。

    定睛再看的時候,那國字臉大漢已經回到了原地,手中握著的,正是自己的弓。

    “你……還我神弓。”黑發年輕人扶著胳膊又驚又怒。

    丁浩沒有理會,仔細觀察手中這張大弓。

    弓身是以【汨羅銀沙】和【戰神鐵】幾種罕見的神料鑄就,鑄造手段也很高明,內蘊銘文,弓弦是某種異獸的腿筋,以特殊手法硝制,猶如一根銀絲一般,肉眼幾乎可不見,弓身雕刻著蟠龍、白虎、朱雀和玄武的圖案,內蘊一團強橫的靈意,竟然是已經生成了器靈。

    是一件巔峰級別的寶器,只差半步就可以晉入神器級別了。

    “好東西,”丁浩贊嘆了一句,強橫的神念注入弓身之中,那原本蠢蠢欲動的器靈感受到了極大的危險,瞬間老實了下來,不再反抗。

    “想要回這張弓,讓你們家的長輩來道歉吧。”丁浩將大弓拿在手中把玩。

    黑發年輕人怒道:“你可知道我是誰?這四獸神弓乃是我……”

    話音未落。

    咻!

    一支黃金大箭擦著的耳邊爆射而過,射飛了他一只耳朵。

    “最討厭你們這種打不過就拼爹的官二代了,給我滾,不然下一箭,射的就是你的心臟了。”丁浩緩緩地拉開長弓,第二支黃金大箭緩緩幻化出現。

    這四獸神弓落在丁浩的手中,釋放出的氣息,比之前在黑發年輕人的手中時,威力不知道大了多少倍,黃金大箭猶如一團炙熱燃燒的太陽一般,殺機凝而不散,卻更加可怕。

    “你……”黑發年輕人感覺得出來,對面這個實力高的恐怖的國字臉壯漢,不是在嚇唬自己,要是自己再說什么,絕對會被一箭射死。

    “你給我等著。”

    黑發年輕人撂下一句狠話,最終灰溜溜地帶著隨從們離開。

    這可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本來看那黑鍋不凡,想要找借口搶走,說知道卻丟了四獸神弓。

    “現在的這些后輩們,真是越來越不知道尊老愛幼了,唉,看來和平時間太長,已經讓他們忘卻了危機,也許一場新的圣戰,真的是必要的。”天樞大爺搖頭晃腦地感嘆,然后飛快地收拾著周圍的東西,一副準備跑路的樣子。

    “你這是干什么?”丁浩收起了四獸神弓。

    這張弓的威力不如張凡手中的那把偽神之弓,但靈巧姓卻更勝一籌,曰后回到雪州,可以送給獵戶少年當禮物。

    “當然是趕緊跑路啊。”天樞大爺用一種看白癡一般的眼神看著丁浩,道:“你剛才揍得的那小子,是【紫霄城】的弟子,【紫霄城】在中土神州可以排進前二十,城主孤獨一方最是護短,揍了小的來了老的,很麻煩的,難道你要等著【紫霄城】的高手來找你算賬?”

    “來了又怎樣?”丁浩不放在心上。

    “你傻啊,我們是來探尋【圣堂神殿】遺址神藏的,又不是來打架的,再說【紫霄城】的【九天龍吟紫霄訣】還是很厲害的,沒必要和他們硬碰硬。”天樞大爺收拾好了東西,不由分說,拉著丁浩朝著【埋骨森林】深處飛奔而去。

    ……

    兩人消失之后不到一刻鐘。

    嗖嗖!

    兩個身影落在原地。

    其中一人是灰白頭發的干瘦老頭,皺紋如溝壑一般不滿皮膚,簡直就像是骷髏上面披了一張人皮一樣,仿佛一陣風都可以將他吹到,渾身籠罩著一股濃郁的死亡腐朽氣息,隨時都要斷氣的樣子。

    但是之前那黑發年輕人卻恭敬地站在這老頭身邊,道:“二叔,那兩個搶了四獸神弓的蠢賊,剛才就在這里。”

    干瘦老頭似乎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聳動著鼻子在周圍嗅了嗅。

    “已經走遠了,你惹了真正的高手。”他搖搖頭,“我們回去吧。”

    “難道就這么算了?”黑發年輕人心有不甘。

    “你呀,大哥將你寵壞了,到處惹事,這次惹到的人,連二叔我都有些忌憚呢,才掉了一只耳朵,算你幸運。”干瘦老頭子掃了一眼黑發年輕人。

    他的眼皮抬起的瞬間,露出了下面雪白一片的眼球,極為可怕,竟是沒有瞳仁。

    干瘦老頭淡淡地道:“不過,這兩人也真是不知死活,敢搶我【紫霄城】的四獸神弓,也是老壽星吃砒霜——嫌命長,以他們的實力,出現在這里,必然是沖著【圣堂神殿】遺址,不用浪費時間去追,早晚會對上,到時候殺了他們搶回神弓,也就是了。”

    “那太好了,二叔你肯出手,那兩個蠢賊,必死無疑。”黑發年輕人大喜。

    ……

    ……

    丁浩和天樞大爺兩人,一直都小心翼翼地跟在前人留下的蹤跡之后,小心前進。

    埋骨森林的可怕,在這幾天里,讓丁浩也有些心驚。

    就連喜歡四處掠食打牙祭的肥貓邪月,在差點兒被一頭黃金古鱷吞掉之后,也開始乖乖地待在丁浩的身邊,不到處亂跑了——

    求月票了,縱橫改版了,不知道大家覺得新版如何啊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