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刀劍神皇 > 第九卷 驚采絕艷 0698、早產的土狗
    只見盤踞在中丹田之中的火焰畢方形象的玄氣種子,振翅一展,無盡的玄氣之力從其中分流出來,順著任脈通道瘋狂地涌動。

    丁浩只覺得一種強橫的力量在體內衍生。

    這力量要比之前的天火玄氣更加霸道,速度更快,更加洶涌,在體內旋轉,給丁浩心中,情不自禁地產生出一種焚盡八荒、至尊無敵的感覺。

    他睜開眼睛。

    無盡的火焰在周身繚繞,猶如一尊浴火戰神一般。

    “你小子可算是醒了,再不醒來就壞了大事了!”耳邊傳來天樞大爺迫不及待的呼喊之聲。

    丁浩收斂了渾身火焰,抬頭看天,發現一輪紅日已經西垂到了天邊。

    “過去了一天時間?”丁浩驚訝,他記得自己開始融合畢方精血的時候,時間應該是黎明時分,現在紅日西陲,至少過去了十多個時辰。

    “一天?”天樞大爺夸張地怪叫道:“你開什么玩笑?都過去三天了,你要是再不醒來,我只能把你收到黑鍋里趕路了,我們落后了,再這樣下去,【圣堂神殿】遺址之中的神藏,都要被別人全部搶走了,我們連一根毛都搶不到了!”

    三天?

    丁浩大吃一驚。

    居然已經過去了這么長的時間。

    第一時間取出一身衣服換上,丁浩來不及感受融合畢方精血之后的力量,在天樞大爺和邪月的催促之下,趕緊趕路。

    本來刀祖和劍祖還要和丁浩好好聊聊關于銹劍變異的事情,現在看來又得推后了。

    丁浩也在逐漸體會體內的新力量。

    融合了畢方精血,只要催動【人王變】神通,丁浩就可以化身畢方,具有操控火焰之力,亦可以具有畢方的飛行速度,振翅千里,速度快到了極點,用來趕路或者是逃命,絕對是無往不利。

    “汪汪汪!”

    突然傳來一聲狗叫。

    “哎?哪里來的狗狗?”丁浩疑惑。

    “喵新養的寵物。”肥貓邪月得意洋洋地炫耀。

    只見它從腹部的儲物空間里面,取出一只被憋得翻白眼的黑色小狗,只有巴掌大小,是那種很普通的土狗,胖乎乎的倒也是挺可愛,被邪月抓在爪子里,胖乎乎的四肢使勁地掙扎,卻掙扎不脫。

    被貓收養的小土狗?

    “喵,可愛吧?”邪月很得意。

    丁浩黑著臉,覺得自己這只小肥貓越來越沒譜了,貓狗不是老冤家嗎?有誰聽說過哪里的貓居然養一只狗做寵物的?這簡直比它之前叫囂著樣收人寵更加變態。

    “汪汪,汪汪……”小黑狗拼命地掙扎,想要從邪月的魔爪中掙脫,射出紫色的舌頭,耷拉的老長,吭哧吭哧地拼命喘氣。

    “哪里來的?你怎么突然想起要養貓?”丁浩大為奇怪。

    “就在你練功的時候,在營地旁邊撿的,誰知道它從哪里來……”邪月漫不經心地道。

    丁浩無語,不過突然又想起了另一個問題:“對了,你剛才把它關在空間袋里?”

    “是喵,有什么不可以嗎?”邪月像是捏一團泥巴一樣揉捏著小黑狗。

    “……”丁浩:“空間袋里只能裝死物,活物裝在里面會悶死。”

    那空間袋是他親手煉制,儲存量很大,但那是丁浩的練手之作,所用的材料也不是很珍罕,所以并不算是高端空間容器,內部沒有空氣,有生命的物體,被裝進去以后,時間一長絕對會被活活憋死。

    “誰說的?我把它丟在里面整整兩天了,不還是好好的?”邪月不屑地翻了個白眼。

    丁浩一愣,旋即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剛才這只小黑狗被關在空間袋里,為什么它的叫聲居然還能夠穿透空間袋傳出來?

    難道……

    丁浩心中一動,一招手將這小黑狗從邪月的爪子里攝過來。

    “喵,別搶我的玩具……”邪月憤憤地沖過來,卻被丁浩釋放一股玄氣,震飛了出去。

    “汪汪,汪!”小黑狗蹲在丁浩的掌心,清脆響亮地叫著,將丁浩看成是將自己從邪月的魔爪之中解救出來的救星,紫色的小舌頭極為親昵地舔丁浩的手掌,黑色的小尾巴搖的像是風車一樣。

    雖然外表只是普通的小黑狗,但那一雙黑寶石一樣的眼睛,卻晶瑩的像是一泓深秋山清人靜的山澗清泉一樣,四十五度角斜視有一種讓人心碎的清純,猶如陽光照射之下的水晶一般,讓人一看之下,頓生好感。

    丁浩釋放出神識,在小黑狗的體內觀察了一番,卻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的確是一只很普通的小土狗。

    難道猜錯了。

    可是這樣一只看起來像是剛出生的家伙,怎么會出現在【埋骨森林】這樣危險叢生的地方,在這樣一個可怖的地方,就算是一只螞蟻,也可能將它茶盞功夫就吃成一堆狗皮。

    “讓我看看。”高速飛行趕路之中,天樞大爺極為嚴肅地將小黑狗接了過去。

    他很是仔細地前前后后觀察了一遍,點點頭,若有所思地道:“恩,果然是如此。”

    丁浩心中一喜,道:“前輩發現了什么?”

    “恩。”天樞大爺表情罕見地嚴肅,道:“的確是有所發現。”

    “到底發現了什么?”丁浩迫切地道,難道這小黑狗真的是什么洪荒異種不成?

    天樞大爺嘿嘿一笑:“我可以百分之百確定地告訴你,它是一只早產狗。”

    “啊?”丁浩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早產你不明白啊?就是它媽把它生早了,在娘胎里還沒有生長完全呢。”天樞大爺用一種看白癡一般的眼神看著丁浩。

    “我……”丁浩差點兒一頭栽進腳下無邊碧綠林海之中。

    早產我當然懂,可是你觀察了半天,就得出這樣一個沒有絲毫營養的結論,難道天樞大爺你也是早產的嗎?

    仿佛是一眼看透了丁浩的心思,天樞大爺繼續用很鄙夷的口吻道:“這你都不明白啊,這小狗或許來歷不凡,或許有著極為尊貴的血統,否則它也不可能出現在這恐怖的【埋骨森林】之中,但因為某種原因早產了,它并沒有得到先天完全的發育,以至于它根本就沒有繼承到絲毫的種族血統,導致先天不足,注定成為一個可憐的弱者而已。”

    丁浩這才明白了天樞大爺的意思。

    從天樞大爺手中接過這只小巧的黑狗崽,看著小家伙親昵地搖著尾巴舔舐自己的掌心,那種癢癢的熱熱的感覺,讓丁浩的心中,突然有一絲奇異的觸動。

    很顯然它是個可憐蟲。

    一個上天注定的失敗者。

    從娘胎里一出生就注定了悲劇的命運。

    可它對于自己命運,顯然還一無所知,只是出于本能地親昵地討好著丁浩。

    “也罷,既然遇到了我,也是你的運氣,就帶你出【埋骨森林】,要是留在這里,只怕不到天黑,那就變成了別的兇獸口中的肉絲了。”丁浩的心被觸動了。

    丁浩將小黑狗還給了邪月,叮囑它小心照顧,別玩壞了,等到日后出了【埋骨森林】,尋一個靠譜的人家收養。

    “這是喵的寵物,喵才不會送人呢。”邪月大爺小心地將小黑狗抱在懷里,沖著丁浩呲牙。

    丁浩沒有理會它。

    這肥貓對于任何東西都是三分鐘的熱度。

    相信過不了幾天,它就對這小黑狗喪失興趣了。

    “快點趕路。”天樞大爺在一邊不耐煩地催促。

    因為丁浩融合畢方精血,已經浪費了太多的時間,落后了其他各路勢力太多,這樣下去,萬一被其他人捷足先登,找到了【圣堂神殿】的遺址,那可就是得不償失了。

    兩人一貓加快了速度。

    最后丁浩干脆取出了依舊未完成版的玄氣摩托【黑色閃電】,在模擬馬達的轟鳴聲之中,兩道長長的火焰從車尾噴出,載著天樞大爺和大魔王邪月,風馳電掣地朝著【埋骨森林】深處挺近。

    【黑色閃電】速度極快,當真如同一道閃電,劃破了略帶著陰霾的天空。

    不斷有可怖的巨獸從下方的無邊林海之中竄出來,想要將【黑色閃電】吞下。

    丁浩哈哈大笑,操控著摩托車不斷地做出各種高難度的動作,在空中用一個個漂亮的甩尾、加速和漂移般的動作,避開這些可怕變異巨獸的吞噬,一路瘋狂而行。

    他有一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就像是前世地球上在高速公路上肆無忌憚地飆車,又仿佛是在玩一款擬真暴力摩托的游戲,穿越到這個世界已經太長時間,關于前世的一些記憶逐漸模糊,此刻丁浩終于找到了一絲熟悉的感覺。

    天樞大爺在后座上驚聲怪叫,一頭灰白蓬亂的頭發被疾風拉起,很喜歡這種感覺。

    “吼!”

    一聲轟雷般的大吼,從下方無邊林海之中,沖天而起一頭巨型金色狒狒,生有六臂,獠牙如同巨大斬刀,森寒可怖,朝著【黑色閃電】撞了過來。

    丁浩不閃不必朝著金毛巨狒狒沖過來,在快要靠近的瞬間,單手握住【黑色閃電】前保險杠之一,反手一抽,一截銀色保險杠抽出來,寒光爆射,竟是一柄巨型長劍。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