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刀劍神皇 > 第九卷 驚采絕艷 0759、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山呼海嘯一般的嘶吼之聲遮蓋天地。

    尸魂大軍猶如狂暴的『潮』水一般,向兩族的強者們,發起了攻擊。

    戰斗,在瞬間開始。

    無窮無盡的尸魂如海水一般涌來,讓人絕望。

    尸魂戰王和戰將的強大,已經可以不再懼怕至陽屬『性』的玄氣,可以正面和兩族的強者對決,這對于兩族強者來說,絕對是個糟糕之極的征兆,意味著兩族強者已經不能碾壓尸魂大軍。

    嘶吼,慘叫,怒喝,爆裂……

    各種各樣的聲音開始彌漫在每一個人的耳邊。

    綠『色』的尸魂,紅『色』的鮮血,白『色』的骨頭……

    死亡隨時隨地都在降臨,放眼看去,一切都如修羅戰場。   刀劍神皇759

    更加可怕的現象發生了——每一個死去的人族和妖族的強者,很快就會被尸魂占據了尸體,變作不死的怪物,渾身洋溢著綠『色』的詭異光焰,重新站起來,向自己的同胞揮動屠刀。

    這些尸魂的力量更加強大,更加嗜血,也更加的瘋狂。

    可怕的戰斗持續了整整半天的時間。

    人族強者已經隕落了一半以上,妖族同樣也是損失慘重。

    尸魂根本就是殺之不完,永遠都如『潮』水一般沖來,無窮無盡,令人絕望。

    而兩族的強者每隕落一個,都意味著對面又增加了一個強大的戰王級別的怪物,此消彼長之下,勝利的天平開始朝著尸魂大軍一方傾斜。

    這絕對是一場看不到希望的戰斗。

    因為敵人永遠都殺不完。

    而自己只要稍微受一點點的傷,就會被尸魂之力感染,逐漸喪失戰斗力。

    一些強者在將死的瞬間,選擇了自爆,寧肯粉身碎骨形神俱滅,也不愿意自己的尸體落入尸魂的控制中,化作邪惡污穢之物。

    丁浩催動火焰玄氣大殺四方。

    畢方之火所過之處,成千上萬的尸魂化作飛回。

    到現在為止,他已經不知道殺了多少的尸魂。

    可這都沒有用。

    因為尸魂實在是太多太多,饒是以丁浩天生強悍的體質和上下兩個丹田,也終于感覺到了疲倦。   刀劍神皇759

    不遠處,雨滅絕渾身燃燒著火焰之力,也只能維持防御狀態了,身邊巨人史瓦以紋身之力召喚出的神獸朱雀守護著其他兩個同伴。

    再遠處,妖族天才溫多情渾身金光已經極為稀薄,顯然也快要到了強弩之末,他身邊的那個形容枯槁的妖族大圣情況也不妙,之前和毀滅身影楚狂徒戰斗,就受了傷,此刻也只是勉強支撐而已。

    倒是那個古銅『色』皮膚的人族中年武圣,一團烏光從袖口中飛出來,將自己籠罩在其中,還能源源不斷地擊殺尸魂,狀態比其他人好了很多,不過卻也難以起到扭轉局面的作用。

    整個戰場之中,不論是人族還是妖族強者,戰斗到這個程度,也大部分都精神萎靡,只能勉強撐開力量護罩,進行防守。

    大家心里都很明白,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等到大家玄氣和妖力耗盡,就是死亡之時。

    “該怎么辦?”丁浩忍著沒有催動銹劍和魔刀,他還不能確定,到底一擊的威力,能不能解決毀滅身影,如果不能一擊成功,那之前所有的努力和忍耐就都全部白費了,必須找到一個絕佳的機會。

    就算那兩個銀『色』光影不能戰勝毀滅身影楚狂徒,只有能夠消耗掉他一半的力量,丁浩就會更有把握了。

    “啊……”

    有人慘叫,自爆化作了灰燼。

    戰斗到這個時候,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許多人終于再也堅持不下去,臨死之前選擇了自爆。

    在生命的尊嚴之前,不論是人族還是妖族,都做出了同樣的選擇,寧可粉身碎骨形神俱滅,也不愿意成為一種半死不活的僵尸一般的存在,身為強者的尊嚴,讓他們決不能接受軀體被邪物『操』控的結局。

    “師傅,我回不去了,但是我沒有給你丟臉……”一個中年武帝大喝,在生命終究的最后關頭,大喝師尊的名諱,然后爆炸成為了灰燼,周圍數百米之內的尸魂全部被毀滅。

    “我的師門,我的使命……啊,我好恨啊,芙妹,我不該不聽你的勸阻,來這【神圣殿堂】遺址!”另一位人族強者也在無限悔恨之中以自爆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性』命。

    “不,我不能死啊,我一死,天目山狐族數十萬徒子徒孫,將成為他人盤中餐……”一位妖帝巔峰的狐族大妖大喝,拼死搏殺,她心系種族,希望能夠活著回去,因為她是天目山狐族的支柱,如果死在這里,整個種族都將遭受滅頂之災。

    “我愿意付出一切,誰能活著出去,請庇佑我一族……”另一位妖族妖帝也在頻死掙扎。

    他在死亡之前,爆發出全部的本源之力,如一道流光劃過長空,將包圍妖族天才溫多情的尸魂全部都燃燒成為灰燼,為溫多情贏得了一絲喘息之機,隕落之前兀自在大聲地哀求道:“溫殿下,若是您活著出去,請您錘煉我族……”

    幾乎是在同時,又有幾尊妖族強者,臨死之前,在溫多情的身邊自爆,用最后的力量,為這位妖族天才抵擋尸魂的攻擊,爭取恢復的時間,寄希望于萬一,萬一溫多情可以活著離開這里,日后妖域稱尊,或許可以庇佑自己的種族。

    他們之中很多人,都是各自種族的頂梁柱,抱著美好的愿望來探險,可惜最終卻以這樣的方式隕落。

    妖族強者的做法,也引起了人族高手的效仿。

    很多人實在是堅持不下去的人族強者,在最后時刻,選擇了雨滅絕、丁浩和古銅『色』皮膚中年武圣為對象,以最后的自爆之力幫助三人擊殺圍攻的尸魂,也都報上了自己的名字,希望萬一這三人能夠活著出去,能夠庇佑自己的宗門和家族!

    之所以選擇丁浩等人,是因為這三人是所有人之中狀態最好的三個。

    且丁浩和雨滅絕的身上有神器,說明有大氣運,一般來說,這種身懷大氣運的人,很難隕落,而那古銅『色』皮膚的中年武圣,卻是一直以袖口之中的烏光罩體,表現的輕松,也有人認為他可以有活著離開的機會!

    “丁浩,我為之前的所作所為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諒我的錯誤……”

    無極宗的太上長老魏無病之前就被毀滅身影擊傷,此時在無盡尸魂的圍攻之下,也快要堅持不住了,他拼盡最后的力量來到丁浩的身上,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竟然放下了身為武圣強者的尊嚴,向丁浩道歉。

    “魏長老嚴重了……”丁浩苦笑。

    “我知道自己打錯鑄成,實難原諒……唉,我魏無病一生,雖然算不上是光明磊落,但也從未做過喪盡天良之事,這次與岳天星那偽君子同流合污,也是為了無極宗,宗門凋零,人才稀少,外有強敵虎視眈眈,眼看就有滅門之禍,原想著這次不惜一身犯險,能在【神圣殿堂】有所得,沒想到……”

    說起這些,魏無病不禁老淚長流。

    丁浩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說起來魏無病倒也真的不是很壞,神與魔之間,或許只是一念之差吧。

    “老夫不行了,就讓我為你抵擋片刻,你抓緊時間恢復玄氣吧,若是能夠活著出去,看在老夫這個罪人最后的贖罪上,希望你能在我無極宗危難時刻,伸手拉一把……”

    魏無病說完,渾身綻放出無盡光輝,整個人仿佛是瞬間恢復了巔峰狀態一般,將身邊數千米之內的尸魂,瞬間滅殺一空。

    他猶如護法真神一般,守護在丁浩的身邊。

    這是在以最后的本源之力進行燃燒,一種求死的透支生命力的做法,不能支撐太長的時間,一旦生命力透支燃燒完畢,必死無疑,就算是神仙降臨也難救回。

    丁浩嘆息一聲,盤膝坐在原地調養恢復玄氣。

    他沒有拒絕魏無病的幫助。

    這就等于是答應了這位無極宗太上長老的請求。

    “哈哈哈哈,瓦罐終究井口破,大將難免陣前亡,想不到老夫縱橫天下一生,卻要死在這里,哈哈,痛快,身為武者,死于戰斗,值了,哈啊哈,值了……”

    他凄涼地大笑,卻無懼地燃燒自己。

    整個人猶如一輪炙熱的昊日一般,釋放出無窮的威能。

    方圓千米之內,各『色』尸魂都難以靠近,一旦沖入,就會被瞬間灼燒成為灰燼。

    丁浩嚼下一株『藥』王,煉化『藥』力,爭分奪秒地恢復被消耗的玄氣。

    在這最后的生死時刻,他沒有任何的矯情,就算是仇人,也都放下了彼此之間的成見,相互依偎取暖,爭取最后的希望,以自己的生命,為更有希望的人鋪路……

    就在這時——

    轟轟轟!

    恐怖的爆炸聲傳來。

    遠處那彌漫著銀『色』和黑『色』的恐怖戰場,終于破碎了開來。

    兩個銀『色』光影和毀滅身影楚狂徒之間的戰斗,似乎終于有了最后的結果。

    “哈哈哈,吾才是真正無敵,還有誰能阻擋吾?哈哈哈哈,兩個看門狗,你們不是吾的對手!”瘋狂而又得意的笑聲,從逐漸散開的黑白『色』氤氳光焰之中傳出來,

    〖∷∷無彈窗∷純文字∷ 〗

    【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零零中文 www.erroif.tw) 】

    〖零零中文 www.erroif.tw〗漢語拼音“零零中文”簡單好記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