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刀劍神皇 > 第九卷 驚采絕艷 0991、天機辯
    縱橫中文網正版在線閱讀鏈接:

    手機版閱讀鏈接:

    你的每一個點擊,每一張紅票,每一個收藏,每一條書評都是對(小刀)的支持。

    丁浩牢牢地記住了這一點。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阿初和游俠都是可憐人,他們明明是活生生的血肉生靈,有喜怒哀樂,但卻從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要遭受別人難以想象的艱難困苦,這種痛苦并不僅僅是**上,還是身體上。

    若是游俠最終真的落入納蘭性德這種人的手中,只怕早晚會被使用過度而夭折。

    丁浩也明白,即便現在仙器在手,他也不能濫用。

    否則遲早會害了納蘭游俠和納蘭初。

    “對了,那落圣山脈仙道峰上的混沌仙器氤氳之光,是怎么回事?”丁浩想到,在仙道峰之巔,看到了那混沌迷霧潮汐,繚繞著石柱,其中有仙道之光閃爍。

    【泥菩薩】解釋道:“仙器的神秘,普通人根本無法度側,所謂天道無常,天道卻也有情,仙器這種東西乃是天道法則孕育,所以天道法則也會為它的現世,提供一些保護迷霧,仙道峰之上的一切,都是假象,都是天道為了保護仙器,而神奇衍化出來的迷霧。”

    丁浩怔了怔。

    原來如此。

    仙器秉承大道運行和造化法則之力而生,所以整個世界都會呵護它,保護它,冥冥之中總會有一種力量,讓它落入真正有資格運用它的人手中。

    神庭、海族、羽人和獸族對它的爭奪,注定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泥菩薩】扭頭看了看仙道峰的方向。

    五百多米深的地面之下的密室空間里,塵埃已經落定,納蘭性德的身影消失,而納蘭夫人則毒發身亡,化作了一灘腥臭的蔚藍色液體,抬頭時,可以透過丁浩之前轟出的巨大裂縫,看到寂寥的夜空之中有星光閃爍……

    “落圣山脈之中的迷霧,也快要散去了,各大勢力很快就會明白一切原委……”【泥菩薩】無比眷戀地看了看星空,突然正色道:“年輕人,我能求你一件事嗎?”

    丁浩似是早就知道他要說什么,道:“想讓我幫你照顧你的家人?”

    【泥菩薩】點點頭。

    “放心,只要有我在一日,保證讓他們衣食無憂。”丁浩認真地道。

    【泥菩薩】舒了一口氣,道:“多謝你。他們都只是很普通的人,我的妻子是貧農之女,沒有天賦也沒有力量,一兒一女也不是可以成為高手的料,我原本想,照顧他們等妻子離世,兒女成家,就自我了斷,這一輩子也就算是完美了……唉,萬萬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這一生,注定不能善終,希望天譴不要落在他們的身上,有你這位仙器之主照顧他們,我就放心多了。”

    丁浩知道這一次仙器之爭,若是沒有【泥菩薩】以逆天手段修改一切,仙器還不知道會落在誰的手中,納蘭初和納蘭游俠的命運或許會更加悲慘,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泥菩薩】算是自己的恩人。

    “前輩不必客氣,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若非是前輩,仙器只怕與我無緣,要落入神庭之手。”丁浩道。

    【泥菩薩】微微一笑,道:“你也不必謝我,所謂一飲一啄,皆有前定,如果你和納蘭性德一樣薄情寡義,貪圖仙器而留在仙道峰,不管這兩個孩子的死活,那即便是我再逆改機緣,你也拿不到仙器,是你自己的選擇,決定了你的命運。”

    丁浩微微一笑。

    這就是傳說之中的好人有好報嗎?

    “此地不宜久留,前輩隨我先離開這里吧,稍后再作打算。”丁浩道。

    他起了心思,想要留住這位奇人,就算他以后不能卦算占卜,但以他的眼界閱歷,對于問劍宗來說,都將是一個很好的補充。

    【泥菩薩】仿佛是看穿了丁浩的心思一樣,笑道:“我沒辦法離開啦,篡改仙器的軌跡,天譴已經絕了我的生機,我活不過十天,且我身上的天譴之力太過于濃郁,在我身邊的人,都將不得善終。”

    丁浩聞言一怔,一聲嘆息,知道他說的是實話。

    這也是【泥菩薩】選擇在生命的最后十幾天時間里,不去和家人團聚的最重要原因吧,像是他的妻子兒女這種普通人,只怕是根本無上承受他身上那種濃郁的天譴之力。

    【泥菩薩】又道:“更何況這一次神庭和各大種族絕世強者都被蒙蔽,被我玩弄于鼓掌之間,知曉真相之后,必定會大怒,這等于是在挑釁他們的尊嚴,為了維護他們的威嚴,這些人都絕對不會放過我,再加上天譴之力,我注定要死,這一次就算是看盡天機,再也逃不過去了。”

    他現在在很早之前,就明白了自己的命運,所以說這些話的時候,顯得平靜而又淡泊,看的很開。

    丁浩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在這樣一位奇人面前,一切安慰的話已經是多余。

    他看穿了古往今來,看透了世事滄桑,看遍了滄海桑田,世界上沒有人比他看的更遠,看的更明白,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即便是這片天之間的至尊強者,在這份氣度面前,也要稍遜。

    絕代奇人!

    “年輕人,我看不透你的命運,但我看到,在你的身上,有一條黑色煞氣糾纏不輕,你前面的道路上充滿殺伐和鮮血,你要小心。”【泥菩薩】意味深長地道:“如果被各大勢力知道仙器落入你的手中,必定會是一場腥風血雨的爭奪,各種陰謀陽謀會接踵而至,你有仙器在手,縱然不怕,但你身邊的親人朋友,可能會遭受無妄之災。”

    丁浩心中一緊,知道他說的是實話。

    仙器的誘惑,總會讓一些人和勢力做出瘋狂的舉動。

    【泥菩薩】看著丁浩,猶豫了片刻,最終像是決定了什么,道:“既然事已至此,那就讓我用最后的力量,再為你遮蔽一次天機吧,隱去仙器下落,讓各大勢力無法再查到你。”

    丁浩看著他,點了點頭,也沒有矯情地推辭。

    他知道,【泥菩薩】這么做,也是為了自己的妻兒子女考慮,他將家人托付給自己,若是自己被各大勢力針對,他的家人也會遭受波及。

    當然,這份人情必須牢記在心。

    日后回報在【泥菩薩】的家人身上就是了。

    “好了,年輕人,你速速離開這里吧。”【泥菩薩】擺擺手,道:“仙道峰之上的迷霧快要散去,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丁浩略微猶豫,他本想請【泥菩薩】出手幫自己算父母的事情,但轉念一想,只怕【泥菩薩】此時所剩力量不多,且他也不愿意再卦算了。

    “前輩保重。”丁浩拱手,轉身離開。

    【泥菩薩】看著丁浩的背影,嘴唇聳動,像是陷入了某種復雜的糾結之中,最后忍不住揚了揚手,道:“等一等……”

    丁浩身形一閃,重新回來:“前輩還有事情要交代晚輩嗎?”

    【泥菩薩】眼神里浮現出了濃濃的猶豫掙扎之色,最終嘆道:“罷了罷了,一切都隨緣吧……”說著,他突然右手化作爪狀,猛地一手插入了自己的心臟,頓時鮮血迸射,活生生地從心臟里面掏出來一件東西。

    那是一團紅玉一樣的光團,閃爍著夢幻的色澤,有一種奇異的力量,連虛空都在它周圍扭曲,光線也變得模糊。

    【泥菩薩】看著它,又是重重地嘆息了一聲,道:“我這一生跌宕起伏,悲歡離合全部都因它而起,原本覺得它是不祥之物,會讓人墮入迷途,已經打定了主意讓它隨我入土,不過轉念想一想,讓這一門卜算神通就此失傳,或許是一個錯誤的選擇。”

    丁浩似乎已經猜到了什么,臉色一變,道:“這東西……莫非是……”

    【泥菩薩】點點頭:“我幼年時也曾習武,不過資質不高,無緣加入大宗門,得不到名師指點,只是一個散修,后來機緣巧合,被我得到了這件【天機辨】,融入體內,得到了造化,才有這算盡古今的手段。”

    原來這樣。

    丁浩的目光落在那赤紅色的光團上。

    怪不得沒有人知道【泥菩薩】的師承來歷,原來他一身的占卜神通,竟然是源自于這塊奇石。

    “這【天機辯】奇石中,蘊含天道規則軌跡,亦有仙音,若是有人可以融合此石,悟出道則,聆聽仙音,則可如我一般算盡古今,只是它帶來的天譴之力太可怕……”【泥菩薩】道:“這奇石也是天地造化之物,讓它就此泯滅,實在是有點兒可惜,你拿去吧,找一位有卜算天賦和血脈的人,傳于他,讓他自由選擇,或許在它的下一任主人手中,這奇石能發揮出他真正的作用。”

    丁浩猶豫了一下,道:“若是沒有這奇石,那前輩您……”

    “放心,我早就悟出了道則,也有仙音入體,就算沒有奇石,亦可以洞察逆改天機,”【泥菩薩】說這話的時候,總是有一種濃郁的自信,整個人眼睛里也會露出奇異的光芒,在這方面,他是這片大陸至高無上的主宰。

    丁浩最終點點頭,接過了這【天機辯】奇石。

    “記住,若是沒有卜算血脈,就無法融合它,強行融合會遭受反噬,只有有緣人,才能得到它。”【泥菩薩】說完這最后一句,擺擺手,言盡于此。

    丁浩深深鞠躬,道了一聲珍重。

    下一瞬間,他化作一道流光,沖天而起,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零零中文 www.erroif.tw〗百度搜索“37zw”訪問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