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神級反派 > 第一卷 笑傲江湖!狼顧狷狂的新人! 第48章 強敵追殺
    這招是向問天模仿老教主任我行的吸星**,學來的一招山寨版,可以將對手的內力,引導到地面上,化去敵人內力。但一是吸來內力自己不能吸收,二是對方只是當時內力源源外泄,不免大驚失色,過不多時,便即復元。

    但高手相爭,只差一線。

    方正大師被杜預抱住大腿,分了一次神,驟遭向問天“吸星**”襲擊,又分了次神,低吼道:“吸星妖法?阿彌陀佛,好生厲害!”

    他的內力被向問天引導到地下,便被向問天壓倒,一掌轟開!

    方正大師倒飛出去,但他宅心仁厚,即使狼狽退下,也用內力護住了杜預的心脈,否則杜預便會被兩大高手內力沖擊,噴血而死!

    這是杜預精心計算的結果。

    君子可欺之以方。大和尚可欺之善良,他看準了方正大師人品,才敢放心抱大腿。若換了左冷禪、岳不群,杜預怕自己死得慢?

    本來做戲到這里,“舍命”助向問天脫險已經夠了,杜預卻做戲做全套,在空中噴出一口鮮血,繼續叫道:“大哥快走!不要管我!”

    向問天深深看了一眼杜預,縱身躍起,沖向外圍!

    沖虛待得要阻攔,卻聽到方正大師叫向問天會吸星**,又見方正大師不敵,便不敢用內力阻攔。

    高手相爭,沒有內力,豈非擺空架子?

    向問天拼著被沖虛刺了一劍,拼死逃了出去。

    他回頭看向眾人圍攻處,杜預那雙眼睛,還在凝視···

    向問天怒吼一聲,突然掉頭回來,去救杜預。

    杜預看到機謀得手,正在狂喜,卻將向問天感動地回來了!

    杜預怒吼:“向大哥,別管我了。我有脫身之策,你先走!”

    向問天深深看了一眼杜預,發現他不像虛言,熱淚盈眶:“好兄弟,等出去了,哥哥再來尋你!”

    他一掌擊斃了一名偷襲而來的青城道士,一躍而起,飛向遠處的森林。

    杜預松了口氣,卻看到王鵬、史國梁等人,目露兇光,逼了過來!

    杜預此時內力值全無,受了重傷,完全無力對付這幾個陰魂不散的敵人。不戒和尚和桃谷六仙,則被混戰中的人潮沖散,無法兼顧。

    杜預落入正派冒險者的圍攻中!

    史國梁大吼一聲,獅子吼神功朝杜預發動!

    杜預試圖用【萬里獨行】躲開,但王鵬嵩山劍法遞出,封死了所有的退路。

    他被史國梁獰笑著,轟入了眩暈狀態!

    王鵬劍法入神,一劍刺穿了杜預的腹部!

    杜預意識出現模糊:“那個人會不會來?”

    一個曼妙的身影,天仙一般飛射而至,長劍一挑杜預的衣領,便從王鵬志在必得的一劍下,將杜預拉出!

    “混蛋!”王鵬和史國梁大怒,一看卻噤若寒蟬。

    原來,是華山派玉女寧中則!

    這仙妃般的女俠,用劍挑起杜預的衣領,冷冷道:“這小賊污蔑我華山君子劍岳掌門,罪不容誅,今天我便帶回華山,好好審問,務必澄清江湖謠言。小賊,跟我走!”

    王鵬和史國梁老大不情愿,但面對的可是武林宗師級別的華山玉女寧中則。對他們來說,這就是一尊女菩薩。誰敢說出半個不字?只能眼睜睜看著寧中則將杜預帶走。

    杜預不動聲色笑笑,潛伏在正派陣營中身居高位的寧女俠,便是他的第三張底牌。

    沖虛道長虛晃一劍,便要攔住,卻見到左冷禪和余滄海雙戰鮑大楚,已經成功奪下劍譜。武林中,少林第一,武當第二,第三是五岳劍派。但方正和沖虛都深知,左冷禪此人野心極大,素有推倒少林,力壓武當的志向。如今,左冷禪居然奪得了辟邪劍譜,這可是如虎添翼的一件頭等大事!

    沖虛顧不得攔截寧中則,匆匆沖向前方戰場。這牛鼻子老道老姜彌辣,打了一個眼色,沖殺在前的武當弟子,徐徐后退,將左冷禪暴露給魔教眾位長老。

    左冷禪瞬間壓力倍增。鮑大楚等一眾長老,發瘋似得圍攻他。各種武器、暗器死命招呼。饒是左冷禪功夫頂尖,也全身被創數十處,血染長袍。好在嵩山十三太保拼死拼活,保著左冷禪徐徐而退。

    寧中則不管不顧,拎著杜預便往外走。

    杜預長出一口氣:“終于出來了。”

    他的計劃,便是用黑血銀針立威,以不戒和尚和桃谷六仙為槍,以辟邪劍譜攪亂正邪圍攻之勢,最終靠寧中則掩護脫身。

    這個計劃,看起來很危險,某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都會滿盤皆輸。

    但杜預的自信,便建立在對劇情和人心的精密計算把握上。

    不戒和尚要抓自己回恒山,以他的脾氣,會不出頭?

    左冷禪、余滄海、曰月神教見了辟邪劍譜,會不爭奪?

    寧中則重情重義,自己救了她母女數次,她會坐視自己被殺?

    這個計劃看似異想天開,卻在算準人心下,按照杜預的設想,走了過來。

    不過,還是存在變數。

    吃杜預虧多了,史國梁等人早已恨之入骨,眼珠一轉,指著杜預大叫道:“這辟邪劍譜只有一半,另一半一定在他身上!”

    左冷禪、余滄海和魔教眾長老打生打死,一想有道理啊。就是搶到手中,也不過是一半劍譜,還是不能練,得找這小子逼問出另一半的下落!

    寧中則和杜預瞬間成為了眾矢之的!

    杜預看著史國梁那張貌似忠厚的臉,恨得牙根癢癢。

    不過,這嫁禍東吳的招式,也是他先發明去害正派冒險者的,出來混遲早要還。

    寧中則二話不說,拎起杜預,展開輕功,一掠數丈。

    杜預心中感動。

    這寧中則,對他極好。

    左冷禪、余滄海、魔教長老們一邊派出子弟下屬追擊杜預,一邊一人扯著劍譜的一角,繼續爭奪不休。兩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眼前利益更重要。

    追擊杜預和寧中則的,雖然并無宗師,卻不乏好手。如青城四秀、嵩山十三太保、魔教堂主和冒險者。

    “華山派休想獨吞劍譜!”

    無數袖箭、銀針、飛錐,雨點般飛向寧中則。

    這女俠的背后,瞬間被鮮血染紅。

    杜預心中不忍,突然一把從寧中則的背上跳下,大吼道:“小爺在此,有種來追!”

    他展開萬里獨行輕功,飛速沖向山巒深處。

    在萬里獨行技能下,他的28點速度,已經快得幻影重重。

    但武林中豈無好手?

    一大票武林好手,繼續銜尾追殺。

    寧中則停下腳步,美眸看向狂奔逃跑的杜預,猶豫一下,卻身不由己地繼續追過去。

    杜預大口喘息著,突然接到了空間提示:“向問天已經成功脫離正邪雙方追擊。你獲得了反派值500點,目前為2360。你獲得了任我行、任盈盈和向問天的20點好感。目前,向問天好感60,任我行和任盈盈好感40.連續步驟任務【黑木崖之變】對你開啟!”

    “該任務獎勵可現在提取,但任務將對你永久關閉。也可以多次世界累積完成,最終獎勵將十分豐厚。你的選擇是提取/累積?”

    杜預狂奔中,略一思索,選擇了累積。

    他背后的敵人,蜂擁而至,各個都是武林好手。

    杜預正在奔逃,卻被一只毒鏢命中,黑血頓時噴出。

    “你受到云南五毒教毒鏢攻擊,造成持續15秒,每秒1點的毒素傷害。你未能豁免。”

    杜預心中大罵,這是吳良那賤人的杰作。

    他腿部受傷后,移動速度大幅下降。

    既然逃不掉,就只能拼了。

    杜預躍入一片森林中。

    史國梁、王鵬、吳良等幾十個人接踵追至。

    吳良得意道:“他中了我五仙教毒藥,逃不遠。我們分開搜索,一定可以抓住他。”

    眾人點點頭。

    杜預心中暗暗叫糟。

    更糟糕的是,吳良左瞧右看,發現眾人分開搜索后,便徑直走向杜預!

    杜預心中一驚,慢慢后退。

    但吳良一臉冷笑,卻成竹在胸,腳步雖緩,卻徑直一步步逼向杜預藏身之處。

    杜預陡然一驚,便知道自己腿上的毒藥,肯定另有用途。

    吳良一步步走來。

    他的手中,托著一條頎長猙獰的蜈蚣。這條蜈蚣通體黑褐色,在吳良手中搖頭晃腦,卻始終指向杜預逃亡的方向!

    杜預心中一寒。

    既然逃不掉,索姓不逃了。

    吳良轉過一處密林,見到站在原地的杜預,哈哈一笑:“你倒是跑啊。你跑得越快,就耗費體力越多,我待會殺你越容易。”

    杜預冷聲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吳良舉起手中的蜈蚣:“你也知道,我胸口紋有蜈蚣,這正是身負五毒俱全氣象!若投入各大名門,倒也無用,但進入云南五毒教后,藍鳳凰教主對我另眼相看,將養蟲養蠱之術,傾囊相授。我這條大黑,就是藍教主賜予的。它不僅能吐出毒素,增強我用毒威力,更可追蹤被毒素所傷之人的蹤跡。你逃不掉了!”

    ;

    〖零零中文 www.erroif.tw〗百度搜索“37zw”訪問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