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神級反派 > 第二卷 加勒比海盜!風波詭秘的團戰 第47章 星宿老仙丁春秋!-二更求月票!
    不得已,玄難大師口宣佛號,對段正淳道:“還請段王爺出手,擒住蕭峰。”

    段正淳悠然站起,點頭道:“謹遵玄難大師調遣。”

    他的姘頭康敏被蕭峰擄走,這是丐幫人所共見的事實,蕭峰無可抵賴。

    三公和四大護衛要跟著一起上,被段正淳阻止,看向丁春秋,示意要留下足夠力量,護住阿紫。

    “一陽指!”段正淳指風如刀,沖向蕭峰。

    他不愧是大理段家的當家人(保定帝已經出家),一陽指的功力造詣,極其深厚,指風渾厚,直逼蕭峰胸口!

    蕭峰怒吼:“來得好!”

    他不顧吳長老的攻勢,硬吃一擊,降龍十八掌全力轟向段正淳!

    杜預長出一口氣,有了段正淳,蕭峰難逃此劫。

    但丁春秋這老賊,在一旁窺伺,實為勁敵,需早早令他下水。

    杜預悠然道:“星宿老怪!這蕭峰掠走你的女兒,我的舅母,我們一同出手,逼他放人,如何?”

    丁春秋桀桀一笑:“看這些后輩們孩子打架,倒也有趣。我暫時不想摻和。”

    杜預哈哈一笑,突然道:“丁春秋!你暗中放毒,無色無味,是何居心?是否要將在場諸多強者,一網打盡?”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全場公憤。

    武林中人,均聽聞過星宿派種種詭異的毒藥,例如不知不覺,使人迷惑大笑的三笑逍遙散。這些人都是當世強者,江湖經驗豐富,又有不少親屬朋友,吃過星宿派的大虧。如何不警惕驚懼?

    他們紛紛躍起,停止圍攻蕭峰,倒是給了蕭峰一絲喘息時間。

    段正淳與蕭峰對了兩指兩掌,只覺得蕭峰的降龍十八掌,神力無敵,自己竟然萬萬難以取勝。不由感到一陣汗顏。

    “慚愧,我還想以一己之力,收拾這蕭峰。若不是機緣巧合,恰好有少林、丐幫諸位強者協助,便是圍攻他都難以取勝,何況單挑?今天大理段二的聲名,算是毀在這蕭峰手中了。多虧有玄難大師、徐太長老等人頂著,我也不算太丟人。”

    他想到這里,又怕與段式結仇的丁春秋漁翁得利。喝道:“星宿老怪,你打又不打,走又不走,到底意欲何為?難道真的如慕容公子所言,等著放毒?”

    丁春秋桀桀一笑,傲然道:“我是何等身份,如何能與你們一起圍攻一個后輩小子,那不太抬高他的身份了?我看你們這些草包。圍攻人家打不過,才找臺階下吧?”

    玄難大師。雙手合十道:“既然如此,便請丁施主離去,我們好放手對付蕭峰。不然以你的惡毒名聲,只怕難以放手施為。”

    丁春秋輕搖羽扇:“天下之大,我要去哪里,誰能攔我?我今日偏要在這里觀戰。你大和尚待要如何?”

    現場一時冷場,只有地上重傷的好手,不斷呻吟慘叫。

    丁春秋看眾人提防的眼神,心中大恨,瞪了一眼杜預:“這慕容復。好心計,我老仙要撿個便宜,都被他看穿。”

    阿紫拍手笑道:“星宿老怪,縮頭烏龜,見強就躲,溜之大吉!”

    丁春秋大怒,臉上浮現出一股黑氣:“阿紫!你活得不耐煩了?”

    阿紫見蕭峰英雄無敵,連爹爹圍攻都奈何不了,心中好生仰慕,又覺得以蕭峰的實力,收拾師傅,手到擒來,便竭力挑撥道:“師傅!你平素自夸,什么北喬峰,南慕容,都是中原武林坐井觀天,夜郎自大,你老人家一出手,便紛紛現出原形,抱頭鼠竄。但我看北喬峰很厲害,你老人家不會是怕了吧?”

    眾人頓時紛紛點頭,反正蕭峰是武林第一惡人,丁春秋更不是好鳥,索性讓他們先拼個你死我活。丐幫一五袋弟子道:“就是,你丁春秋平素吹噓厲害,法螺震天,今日見了喬幫主不,是蕭峰,怎么連屁都不放?根本是“

    他說著說著,臉上露出詭異笑容,突然大笑三聲,倒地而亡。

    眾人嚇了一跳。

    徐長老厲聲喝道:“丁春秋,今日你毒死我丐幫兄弟,咱們梁子結下了!”

    丁春秋受不得阿紫和眾多強者的譏諷,緩緩走出,喝道:“沒用的東西,都退下!小阿紫!我若是殺了這喬峰,便算厲害吧?”

    阿紫拍手道:“師傅老人家,你果然當世第一聰明人。北喬峰一人,能打得過少林、丐幫、大理段式和200多武林強者,若你又能打敗北喬峰,你自然比少林、丐幫、段式和中原武林,加起來都厲害得多?”

    丁春秋被阿紫幾句話,捧得飄飄然,他最喜歡馬屁,明知道阿紫不懷好意,竟然也連連點頭:“你這幾句話,甚合我意。既然少林、丐幫、段式都拿蕭峰沒辦法,我若是擒殺了蕭峰,自然是武林第一。”

    玄難、徐長老、段正淳對視一眼,紛紛退開,給丁春秋留出與蕭峰單挑的地方,心中卻想,蕭峰固然是神功無敵,我們服氣。你個邪派老怪,未必能討得好去。

    丁春秋輕搖羽扇,緩緩上前,身后的星宿派弟子,頓時爆發出一陣喝彩,諛辭如潮:“星宿老仙!法力無邊!蕭峰你再練十年,都不是對手。”

    “什么再練十年,便是他再練百年,千年,都不配給師傅提鞋!”

    “懇請師傅露上一手,讓中原武林知道,自己乃井底之蛙,我等今后行走江湖,便可橫行無忌。”

    更有才的是一名金發碧眼的弟子,拿出一張紙來,大聲誦念“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星宿老仙駕臨中原普化武林頌”。不知他請哪位有才的酸儒寫出,光是名字就念半天,里面馬屁與法螺齊飛,無恥與無知一色,將少林、丐幫、段式等強者扁得一無是處,將星宿老怪說成是隱士高人。實在看不下去中原武林的自吹自擂,才出山指點一番。

    眾人聽得一頭黑線。玄難、徐長老和段正淳,更是臉色鐵青,這首頌詞,堪稱群嘲拉仇恨的神器。一時間,就連殺人無數、仇恨發紅的蕭峰。都拉不住眾人那顆圍攻群扁的心。

    星宿老怪倒是不以為意,他聽完馬屁,實力確有加成作用,類似喝酒對蕭峰武功有加成一樣!

    只能說,林子大了,什么奇葩都有。

    蕭峰冷冷瞥了一眼丁春秋。

    今日之事,他要將胸中的憤懣,全部發泄出來,來者不拒。一概要打,何況是大反派丁春秋?

    這樣的敵人打起來,格外爽快!

    丁春秋一揮羽扇,用內力將三笑逍遙散無形無質地送了過去。

    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蕭峰哈哈一笑,一掌剛猛無籌的降龍十八掌,竟然將定春秋的三笑逍遙散,全數打了回來!

    那三笑逍遙散迎風被內力逼回,當即便飛向丁春秋。

    丁春秋心中一陣駭然。

    他的三笑逍遙散。最大的特點,便是需用內力催動偷襲。無形無質,一旦得手,對方必死無疑。但一旦被對方發現,用更強的內力打回來,便要受到反噬!

    他欺蕭峰久戰疲憊,試圖用這三笑逍遙散一舉建功。沒想到蕭峰江湖經驗豐富,早已識破他的偷襲,一舉反過來突襲成功!

    三笑逍遙散逼向丁春秋。

    丁春秋自己也沒有這三笑逍遙散的解藥!

    他大袖飄飄,沖天而起,總算是及時躲開了這三笑逍遙散。

    但他身后。那些強力圍觀、馬屁增益的星宿派弟子,可倒了大霉!

    那名正在誦念“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星宿老仙駕臨中原普化武林頌”的弟子,正念到**,吐沫星子亂飛:“所謂星宿老仙,實乃天下救星,不世奇才哈哈哈,可笑可笑武功極高,人品更佳噗噗,笑死我了一人便可擊敗所有強者,猶如天神睥睨螻蟻哇哈哈,真是可笑,我不行了不行了”

    三笑逍遙散,中毒之人,自己不覺,三次大笑后,便后面容僵死,慘死當場,發作極快。

    這弟子本來諛辭如潮,但每一句話,都要大笑一番,顯得很不莊重,猶如笑話那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星宿老仙一般。眾人聽得,不由紛紛掩口而笑。

    空中的星宿老仙,聽得如此反話,大怒,不顧那弟子本就中了三笑逍遙散命在旦夕,一揮袖子,便用腐尸毒,將他毒成一灘血水!

    眾人正在開懷大笑,看到這老怪狠毒招式,頓時心中一凜。

    丁春秋怒吼道:“蕭峰小兒,如此無禮,看招!”

    他的雙手,泛出陣陣黑色,乃是用了化功**,攻向蕭峰。

    蕭峰聽說過這招式,乃是丁春秋的看家本領之一,一旦被他吸住,便輕易無法掙脫。內力會被他源源不斷吸入體內,徹底化去,成為廢人。

    武林人士,視武功為生命,自然對丁春秋這招,恨之入骨。

    蕭峰心中一凜,倒也不敢用內力掌法,與他正面硬撼,但他的內力修為極高,一招降龍十八掌,便可內力外放,凌空轟擊。

    這種內力外放之法,杜預在滄海一聲嘯上,也可勉強做到,但只有2米距離,且內力損失在50%以上!

    但蕭峰這一招,卻幾乎沒有什么損失,氣定神閑地轟出,便凌空架住丁春秋致命一擊。

    丁春秋用盡全力,只能與蕭峰維持一個不勝不敗的僵持局面,竟然無法獲勝!

    他心中焦慮起來:“這蕭峰小兒,果然有本事。他與少林、丐幫、段二等高手激戰半日,竟然還能與我打成平手。此子若是不早除,未來必成大患!”

    丁春秋一揮袖子,一股股腥臭氣息,從袖中發出。

    玄難、徐長老、段正淳看了,暗中一曬。

    這丁春秋也沒什么了不起,除了化功**,便是用毒。就這兩招。

    蕭峰內力比他還強,放毒只會反噬回來,化功**打不到蕭峰身上,渾然無用。

    正派高手,倒不急于上前助戰。最好蕭峰將此大敵鏟除,再被他們所擒。

    就連蕭峰,也不由產生“丁春秋不過如此”的想法。

    只有杜預,才看出丁春秋此招中,蘊含的無盡殺機。

    他厲喝一聲:“蕭峰!小心!”

    蕭峰一愣,丁春秋的大袖中,除了濃郁的毒藥腥臭,他的掌法,卻蘊含了無限的剛猛之力!

    天山六陽掌!

    別忘了,他是逍遙派的正統弟子,跟著無崖子學藝,得了逍遙派的真傳!

    后來,他貪圖毒藥和化功**的厲害,才走入邪道,專供毒藥邪功,但他一身強悍的正統逍遙派功夫,從未放下!

    這一招,他假裝用毒,實際用意,卻是以天山六陽掌突襲!

    若是蕭峰先入為主,認為星宿老怪只會暗箭傷人,這一招,便要吃上大虧!

    多虧杜預的提示,他在千鈞一發之際,強力變招,身體螺旋上升,險而又險,躲過了丁春秋的必殺一招。

    丁春秋惱怒轉頭,看向杜預道:“慕容公子,你到底是站在哪一方的?我看你有意勾結武林公敵蕭峰!”

    玄難、徐長老和段正淳等人看來,杜預悠然道:“慕容復當然是來對付蕭峰的。但江湖有江湖的規矩。蕭峰雖是敵人,確實光明磊落的好漢,我慕容與他齊名,豈能坐視他傷在卑鄙小人偷襲之下?”

    丁春秋眼中兇光大盛:“很好!慕容復。此間事情一了,我定然去姑蘇燕子塢,去找你討教討教。”

    這便是宣戰了。

    杜預哈哈一笑,挑挑眉道:“姑蘇慕容,怕的誰來?也許不等你去燕子塢,我自會殺到星宿海,尋你晦氣。”

    這話說得霸氣無比,但就連蕭峰都忍不住喝彩道:“好慕容!雖然你與我敵對,但蕭某敬佩你的男兒膽氣!”

    丁春秋不再答話,一心猛攻蕭峰。

    這是他下山第一戰,若是失利,哪里有臉自稱天下武功第一?

    但蕭峰實在是太厲害了,丁春秋的天山六陽掌、天山折梅手、化功**全乎齊出,也只能堪堪與蕭峰打一個平手。

    兩人越打越快,一瞬間,將房頂撞出一個大洞,雙雙飛出,在空中大戰。

    玄難、徐長老、段二等強者,紛紛色變。(未完待續。。)

    ps:  二更求月票!求推薦票!求打賞!

    [零零中文 www.erroif.tw]百度搜索“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