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神級反派 > 第二卷 加勒比海盜!風波詭秘的團戰 第48章 六脈神劍換王語嫣?-三更求票!
    蕭峰的強大,人所共知。這丁春秋竟然也如此強悍,即使不用毒藥,也是世間一名超級強者,他自吹武功,倒也不是沒有依據。

    若非蕭峰這塊試金石,對上這詭異毒辣、陰狠兇悍的星宿老怪,只怕這些高手,都要有難!

    段正淳更擔憂地看了一眼阿紫。

    阿紫此時,卻一心看著天上,與師傅大戰的蕭峰。

    “蕭大哥,果然英雄無敵。師傅都奈何不得他。我要是跟他在一起,就不怕師傅。”

    游坦之悲痛之余,看到阿紫,也目不轉睛:“天下竟有如此好看的姑娘。”

    蕭峰與丁春秋大戰了數百回合,雙方所到之處,無不破壞殆盡。就連星宿派的那些馬屁精,也受到了波及,不是有人被師傅的毒藥或者蕭峰的掌風,打得慘死當場。

    但星宿派的規矩,便是師傅作戰打斗時,所有弟子均需向前,誰敢轉頭,便算背叛師門,要處以極刑。

    星宿老怪淫威下,這些弟子雖然害怕,恨不得自己變成一張紙,貼在墻壁上,但依舊站在前面,加油聲越來越小。

    丁春秋心中焦躁:“這北喬峰,如此厲害,都怪那南慕容叫破我的計劃,逼得我下場與之決戰,不然坐收漁利,多么輕松?”

    他心神稍微松懈一點,便被蕭峰抓住機會,一掌飛龍在天,轟在身上。

    雖然丁春秋最后時刻,用逍遙派神功,將身體轉動半圈,卻依舊被蕭峰無敵的掌風,打在背后,吐了一口鮮血。凌空飛了出去。

    這下,猶如大壩崩潰,星宿派弟子,紛紛掉頭便逃:“星宿老怪輸了!速走!”

    “不好,北喬峰太厲害,出戰不利。溜之大吉!”

    玄難大師等,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奪路而逃的這群活寶。

    丁春秋被蕭峰一掌打中,心電急轉,吐出口鮮血,大袖飄飄,就勢向莊外追去:“你們這群逆徒!給我回來!”

    他頭也不回,徑直逃了出去。

    丁春秋與蕭峰的大戰,以蕭峰勝利而告終。

    但蕭峰也并未輕松,因為他打了丁春秋的左掌。竟然黑紫發腫起來。

    不管他如何調動內力,催動內功,逼出毒素,那黑紫都只能限制,無法根除。看起來,是一種十分厲害的異種毒素。

    丁春秋身上,無處不毒,蕭峰極力避免。最終還是難逃中毒命運。

    他落下地來,喝道:“拿酒來!“

    杜預凌空扔過一壇酒。蕭峰大笑拍開泥封,舉起酒壇,仰頭痛飲!

    喝完,他一口氣將酒壇扔在地上,粉碎,抹抹嘴:“再來!”

    段正淳走出人群:“我與你單挑。”

    阿紫大叫:“蕭大哥加油!”

    朱子柳等轉頭怒視這刁蠻的郡主。

    你老爹上去跟人拼命。你給對方加油?

    這是什么女兒?

    阿紫渾然不顧,又蹦又跳。

    阿朱看著阿紫那熟悉的面容,心有所悟。

    突然,一顆金色鎖片從阿紫的脖子上跳出,蹦到了阿朱身邊。

    阿朱撿起來一看。臉色大變。

    “湖邊竹,盈盈綠,報來安,多喜樂。”

    她從酥胸中,掏出一個一模一樣的鎖片,上字是“天上星,亮晶晶,永燦爛,長安寧”。

    王語嫣在旁,看了一眼,驚叫道:“阿朱,這莫非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妹?”

    阿紫走過來,一把將鎖片奪了過去,傲嬌道:“這是我的東西,還我!”

    阿朱目光溫柔,點點頭。

    此時,段正淳與蕭峰,開始了交手。

    若是論武功品級,大理段式有一陽指等極高功法,并不在降龍十八掌之下。段正淳的練武資質,也是極高,按說與蕭峰,頗有一拼。

    但段正淳平素眠花宿柳,情人多得數不過來,他有十成心思,倒有7成用在女人身上,剩下三成,又要用在國事身上。練功的時間,不足一成。

    他如何是一直在江湖打生打死的蕭峰對手?

    戰斗不到30合,段正淳已經是險象環生。

    三公四護衛要沖上去救人,段正淳卻心系康敏安危,喝道:“你們不得過來,否則便是看不起我段二!”

    所有人都為難不已,只好坐視。

    阿朱轉向杜預,哀求道:“公子爺”

    杜預將她款款抱過來,低聲邪笑道:“小阿朱,何事啊?”

    阿朱當著天下英雄的面,被公子輕薄,芳心暗喜卻又記掛父親安危,大羞哀求道:“王姑娘在看著呢。公子爺。”

    杜預看著段正淳與蕭峰激戰,一掌換一指,蕭峰固然胸前中招,鮮血直流,段正淳則被轟下天空,在地上滾動。

    阿朱軟語哀求道:“你救救段王爺吧。阿朱情愿為奴為婢,一生服侍公子爺。”

    杜預邪邪一笑:“小阿朱,你現在不是我慕容的人嗎?”

    阿朱大羞,跺腳道:“公子爺,若你能救出段王爺,我阿朱生生世世,都是你的人,可好?”

    杜預接到空間提示:“你的婢女,劇情女主角、阿朱向你發出請求。若你能拯救她失散的父親段王爺,她將終生屬于你。你是否同意?”

    杜預當然選擇同意,沒想到阿朱也算劇情女主角。

    這次拯救行動下來,阿朱固然能跟隨自己冒險,1000反派值的獎勵也跑不掉。

    此時,段正淳被蕭峰轟在地上,蕭峰一招飛龍在天,凌空而下,便要取走段正淳的性命!

    段正淳雖貴為王爺,但一直按照江湖規矩行事,既然來了,與蕭峰交手失敗,戰敗被殺,也沒有怨言,只能閉目待死!

    “小康!我為了你。已經盡力了!”

    若他知道,此刻他魂牽夢繞的馬夫人康敏,早已被杜預關在聚賢莊旁的小村莊中。昨夜欲火焚身地穿著誘人無比的吊帶黑絲、高跟鞋,與同樣一身情趣、嬌艷誘人的李青蘿,一同在瑤床之上,被杜預用了軒轅采補法9式。一遍遍肆意采擷享用。康敏與李青蘿兩個尤物嬌娃,爭先恐后地吹拉彈唱,各種媚態,層出不窮,更是將丐幫和逍遙派中各種隱蔽情報,一一和盤托出,只盼著能得到主人更多寵愛。杜預的審訊,最終將兩個貴婦嬌娃,弄得死去活來。九霄云外。

    更難得是,康敏竟然是內媚之體,李青蘿也是身懷名器,倒是讓杜預的軒轅采補法,受益匪淺,竟然提升了一點寶貴內力。

    杜預閃電般射到段正淳面前,一招斗轉星移,將蕭峰志在必得的一擊。反彈到他自己身上。

    蕭峰借力化力,將力量化開。高高躍起!

    他站在墻上睥睨笑道:“慕容兄弟,你終于來了!”

    杜預拉起一臉感激的段正淳,笑道:“不錯!也該輪到我與蕭峰兄大戰一場了。”

    他剛得到空間提示:“你從蕭峰掌下,救下了段正淳!“

    “阿朱因為爹爹被救,對你的好感度上升,突破了愛戀度!”

    “你可以在未來。兌換阿朱姑娘,作為冒險的伙伴。她的兌換價格為2000反派值。”

    蕭峰哈哈大笑:“我早有此意。上次在無錫松鶴樓,你我交手,好不快意!比這些高手交手更痛快。“

    這無疑是說,南慕容的武功比少林、丐幫更高。杜預擺擺手,玄難、徐長老、段正淳并不以為意,都說:“慕容公子,乃天下一等一的人才!這是實話。“

    杜預也只好摸著鼻子,厚著臉皮聽了。

    蕭峰喝道:“如此一來,便請慕容兄弟賜教!”

    杜預點頭:“好!”

    正在此時,聽到莊外一人喘著粗氣道:“王姑娘!我來了!大哥!爹爹住手!”

    兩人回頭一看,竟然是段譽。

    原來,這小子雖然與王語嫣分離,但無時不刻,還在念叨著王語嫣的芳蹤。聽江湖傳言說蕭峰趕往聚賢莊,他也一路趕來。離得遠遠的,聽說姑蘇慕容也來了,頓時大喜過望,知道王語嫣也多半在此。

    杜預一陣無語。

    這小子對王語嫣,還真是死纏爛打,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

    可惜,有了本公子在此,別說王語嫣了,我一發狠,連木婉清、鐘靈也搶奪過來,做我的暖床丫鬟。

    段譽聽說自己爹爹段正淳,已經與蕭峰動手,上氣不接下氣,沖到跟前,勸說道:“爹爹,這是我結義大哥蕭峰,大家自己人,萬萬不可”

    他說著說著,看到王語嫣一旁嬌俏立著,水眸深情地望著杜預,早已忘了后面要說什么。

    段正淳被蕭峰當場擊敗,康敏索要不回來,正在心煩意亂,隨便應付了兩句,便將兒子趕開,要看北喬峰南慕容決戰。

    誰知,這兒子很乖巧地直接溜到了王語嫣身邊,渾然不顧包不同的白眼和譏諷,怎么也不走了。

    這段譽對著王語嫣一陣馬屁,但王語嫣無論從人,還是心,都是屬于表哥的了。對他甚是冷淡。

    段譽看王語嫣一顆芳心,全在杜預身上,心中酸酸的。又看杜預要再次與大哥蕭峰決戰,心中竟然不由一喜。

    他看到少林玄難大師、玄寂、玄滅大師,丐幫6大長老、自己老爹段正淳均被大哥打得灰頭土臉,地上到處都是被大哥擊斃的尸體,對蕭峰的崇拜,真是如同滔滔江水,綿延不絕,又想著大哥這次擊敗慕容復,讓慕容在天下英雄面前,大大丟臉。

    杜預看著段譽,一雙眼睛不斷瞟向自己和蕭峰,心下好笑,想起他還有北冥神功和六脈神劍兩門絕技沒有招出。

    杜預微笑道:“段公子,別來無恙。”

    段譽氣哼哼道:“有恙!心病難醫。”

    杜預哈哈一笑:“你是不是喜歡我表妹?可惜,她已經是我的人了。”

    段譽如遭雷錘,看著王語嫣聽到表哥如此露骨在眾人面前宣布,她已經是他的人了,露出嬌羞無限,卻幸福甜蜜的表情,心中郁悶別提多大了。

    段譽眼珠一轉,喝道:“慕容公子!我知道你素來喜歡武功!恨不能收集天下所有神功!我這里有一宗,你絕對沒有學過的武功,與你打一場賭約如何?”

    杜預心說,就等你傻小子賭約呢,微笑道:“好!我慕容豈是怕事之人。你說要如何賭?”

    段譽沉思一會,拿出六張圖紙,喝道:“我為了謝你救命之恩,將北冥神功給你。在無錫松鶴樓,將凌波微步輸給了你。但你若能打敗此時的大哥,我寧愿將這張六脈神劍的功法圖,賭輸給你如何?”

    段正淳喝道:“胡鬧!這乃是我大理段式,從不外傳的秘技!便是沒有段式出家之子孫,都無法得到傳授,你如何敢將此物,作為賭注,傳給外人?”

    段譽聽說王語嫣已經注定要嫁給慕容復,作為妻子,哪里管的了這許多?反正他也不愛武功愛美人,如同一個輸光了身上所有錢財的賭徒,將唯一的賭注孤注一擲,一狠心,拔出隨身佩劍,橫加在脖子上:“父親!我絕不能失去王姑娘!若是不能朝朝暮暮,寧可當場死去!若是你堅決不肯我做此賭注,我便自刎在你面前!”

    段正淳好生為難。一邊是獨生子段譽,未來大理國唯一的繼承人,一邊是天龍寺段式不傳之謎六脈神劍。

    但他看向段譽那倔強的眼神時,心中一痛。

    自己年少輕狂時,干出的荒唐事,比這兒子多多少?

    他自己是情種,自然能深切體會同為情種兒子的心情。

    段正淳又看向蕭峰。

    雖然兒子沒說對方的賭注條件是什么,但段正淳豈能猜不出來?

    無非是以喬峰能否打敗慕容為賭注,若蕭峰勝利,這慕容身邊的王語嫣王姑娘,便要贈予段譽,若慕容贏了,這六脈神劍便要歸慕容所有。

    他心思一轉。

    蕭峰的厲害,他深刻體會到了,一人如同神鬼般,擊敗了玄難大師、徐太長老、少林三大高手、丐幫7大長老,加上自己,和在場200多強者,還重創打跑了丁春秋。

    此戰過后,蕭峰會立即成為中原武林毫無爭議的第一人!

    這人的人,怎么會輸給南慕容?

    如此一來,雖然段譽胡鬧,將六脈神劍當做賭注放出去,倒也不怕慕容得到此功法。(未完待續。。)

    ps:  三更求月票!求推薦票!求訂閱和打賞!

    [零零中文 www.erroif.tw]百度搜索“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