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第一卷 少年游俠 第三十章 逐虎過澗
    “轟”的一聲,李青山將所有獵物放在藏爺面前:“這些應該抵得上這段時間,我在村子里的口糧了吧!”

    周圍一陣吞咽吐沫的聲音,特別是那幾個剛下山的獵人,更是目瞪口呆,他們大隊人馬,協同合作,精心準備,所獵獲的獵物竟然還沒李青山一個人多。

    藏爺更是發現許多獵物身上,根本就沒有傷痕:“你是怎么捕獵的?”

    這是在場所有人都想問的問題,李青山想了想回答道:“用手抓的!”

    眾人絕倒,卻連質問的話都說不出來。

    李青山看了一眼獵人們帶下山的獵物:“你們也獵了那么多了,快要趕上我了,不行,我也要加把勁才行了,不然豈不是贏不了。”

    藏爺沒辦法跟他解釋,這些獵物是要分到單個人頭上的,平均下來,一個獵戶獵到的獵物還不足一只,李青山在狩獵的第一天,基本上就已經贏定了。

    李青山吃了口飯,就又上山去了。

    那幾個獵人心神恍惚的回到北邊山上,將村中發生的事一說。

    “那怎么可能?”

    “你們在村里喝酒了吧!”

    “是真的,真的有這么多獵物。”他們匆忙辯解。

    “那小子!”黃病虎長出一口氣,呼喝道:“都加把勁,不要落在他后面,如果我們加起來還沒他一個人厲害,那都去抹脖子吧!”

    獵人們轟然應諾,士氣越發的高漲。

    黃病虎悄悄壓下一陣咳嗽,一看手心,一片殷紅的鮮血。

    山路上,一隊人馬緩緩而行,正中一頂小轎,四個轎夫抬著,周圍十幾個家丁仆役簇擁。

    一只胖手掀開轎簾,露出一張胖臉,問道:“師爺,這里離慶陽城還有多遠?”明明是深秋時節,他坐在轎子里還是大汗淋漓。

    一個管家模樣的人道:“大人,還遠著呢,今天晚上能到就不錯了。”

    胖大人放下轎簾,嘟囔道:“我一身經世致用的大學問,竟要我到那樣偏僻的地方去當縣令,知府大人真是糊涂了。”

    “大人,這話可不敢亂說,傳到知府的耳朵里就不好了。”

    胖大人哼哼了兩聲,不再說話。

    這時候,山風忽起,無數林鳥驚飛。

    “嗷唔!”一聲咆哮從山路旁的密林間傳出。

    轎子咚的落地,把胖大人摔的口眼歪斜:“怎、怎么回事?有人要謀害本官嗎?”

    “大……大人,是老……老虎!”師爺跌倒在地,手指顫抖著指向前頭。

    一只斑斕猛虎,從斜坡上躍下,落在山道上,虎視眈眈的望著轎子,額頭一個王字,威風凜凜。

    “呼,老虎,什么,是老虎!快,快來人,把這畜生給我拿下!”

    師爺快要哭了出來:“人……人都跑了。”

    胖大人掀開轎簾一看,果然四周的轎夫家丁仆役,全都撒丫子跑的一干二凈,虎吼聲方傳來,他們就反應過來,底層勞動人民,還是充滿了機警的。

    古人云“談虎色變”,在這個時代的平民百姓,沒有不害怕老虎的,猛虎食人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情。

    “師爺你真是忠心,沒有辜負本官的一片厚愛!”胖大人感動道。

    師爺本能的道:“多謝大人夸獎,小人縱然粉身碎骨,也難報萬一。”心中大罵:他媽的,我……我走不動!

    “你撐住,我去搬救兵!”胖大人極其靈敏的鉆出轎子,欲要奪路而逃。

    師爺一把抱住胖大人的腿:“大人,不要拋下小的啊!”

    看見這團肥肉,猛虎眼中似乎一亮,正要撲上來,忽的耳朵一動,縮起身子面向山林。

    林間草木搖曳,嘩嘩作響,越來越近,聲勢直比方才猛虎出現還大的多。

    “這,這又是什么?”師爺喃喃道。

    一個身影飛躍出山林,那是一個少年,年輕的容顏稱不上俊俏,但卻全都是飛揚的神采,捷健的落在山道上,面相猛虎,呲牙一笑:“倒是難得的好獵物!”

    猛虎像是知道來人不好對付,張牙舞爪的威脅一番,卻是毫無用處,身軀一抖,“嗷”的一聲猛撲上來。

    李青山一腳踏定,雙手抓住兩只虎爪,布滿獠牙的虎口近在眼前,腥風撲面,他沉聲大喝,真氣狂涌,雙臂發力,一把將幾百斤的猛虎掀翻在地,撲上去騎在虎背上。

    他從沒對付過老虎,只看過《水滸傳》里武松打虎,便有樣學樣,揪住虎背,亂拳打下去。

    猛虎吃痛亂叫狂吼,猛一躬身,李青山被彈飛出去,心道:“現實和書里寫的果然不一樣。”體內真氣下墜,穩穩的落在地上,正要小心應對。

    但那猛虎望了他一眼,嗷唔一聲,轉身便逃。

    胖大人和師爺都方才那一幕驚呆,這時候才回過神來,大喜過望。

    “少俠,壯士,本官是慶陽縣令,你趕跑這老虎,本官重重有賞!”

    李青山卻看也不看他們,大喝一聲:“哪里逃!”大步流星的趕上去,抓住鋼鞭似的虎尾,但虎尾甚滑,抓取不易。

    李青山哪里肯放過眼前這大好獵物,逐虎而去。

    胖大人和師爺許久才從這驚變中反應過來,面面相覷。

    秋狩結束,勒馬莊中一片喜氣洋洋。

    李青山也回到莊子里來,他身上添了許多傷痕,以至于看起來有些狼狽,但所有人見了他全都露出敬畏的神色,不是因為他這些傷痕,而是因為他肩頭的獵物。

    一頭成年猛虎被他扛在身上。

    他在山林中,只追了這猛虎一天一夜,憑著《牛魔大力拳》賦予他的耐力才堅持下來,若非小安在晚上幫忙追蹤,好幾次都差點跟丟了。

    而面對這山中之王,小安也沒辦法近前,猛虎天生有懾服陰鬼的威嚴,甚至成了精的虎精,能將自己所食的人變成倀鬼隨從。

    莊子里的孩童在李青山左右奔走。眸中全都是崇拜的目光。

    黃病虎親自出門迎接,然后命他為第一,莊中無人敢不服。老虎不但是對于普通人,對于獵戶也是極為可怕的野獸,普通的獵弓根本殺不死老虎,反而會激起老虎的兇性,指望用獵刀更老虎肉搏,更是死路一條。

    李青山殺死了老虎,便似有了老虎的威風。

    “我也沒什么值錢的東西,這把裂石弓,就全當這次秋狩的彩頭!”黃病虎忽然拿下背上的大弓。

    “裂石弓!”ps:上三江了,求三江票,謝謝大家^_^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