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第二卷 化身妖魔 第六十五章 墨家弟子
    第六十五章 墨家弟子

    眾人轉過頭去,都吃了一驚,看見來日的模樣,連忙行禮道:“勞統領,您閉關出來了!”“您……您突破煉氣六層了!”

    來人正是嘉平城鷹狼衛的玄狼統領勞希山,他看起來四十歲上下,生著一張方正的國字臉,看到眾人驚愕的神情,嚴峻的微微浮起一絲笑容,苦心修行,閉關多日,為了豈不就是今朝,低聲問道:“你說誰兇多吉少?”

    哪有人敢回答他,勞希山其實也不需要讓這些人來回答,身為副統領,他在鷹狼衛中同樣有自己的親信,早已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我去助卓統領一臂之力。”向著卓智伯離去的方向掠去,像是一只黑色大鳥滑翔下山,很快消失在清晨的薄霧中。

    剩下的鷹狼衛都面面相覷。這剛剛進入鷹狼衛,還不到三個月的李青山,竟鬧出這樣大的動靜。而卓統領和勞統領向來不對付,現在竟然也晉級煉氣六層,嘉平城從此多事了。

    ……

    李青山棄盾揮刀,一道閃亮風刃,直劈最近處的一個偷襲者。

    那人似沒想到,李青山在這種情況之下,還能揮出刀來,而且還是如此凜冽的一刀,忙召出一個傀儡兵擋在身前。

    砰的一聲悶響,傀儡兵被開膛破肚,零件灑了一地。

    那人吃了一驚,叫道:“這家伙還能動,大家小心點!”

    李青山已看清偷襲者的模樣,都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穿著統一樣式的藏青色勁裝,手持各持著一把靈光閃動,樣式怪異的手弩。那如暴雨般的細小箭矢,就是從這五把弩中射出,比之傳說中的諸葛連弩,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李青山向前一步踏出,在巨大的重力下,地板宛如泥潭,腳深深的陷了下去,直沒到膝蓋,而那些閃亮的符文,本繪在地上,但一經啟動,卻是虛浮在空中,并不因土地的變化而損毀。

    “讓我來!”一聲暴喝,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壯漢,轟然撞破一面墻壁,現身堂中,懷中抱著一根粗大無比的黃銅炮管,炮身鑄滿繁復的花紋,靈光在其上流動,竟是一件中品靈器。鑄成猙獰的龍頭模樣的炮口,開始匯集星星點點的靈光。

    李青山首次感覺到了強烈危機,縱然在惜花島上,被戰艦炮火齊射,都沒有這樣的危機感。最重要的是,手持炮管的這個壯漢,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赫然是煉氣六層。

    “你們是什么人?為何偷襲我?”李青山原以為這是僵尸道人,得到卓智伯的消息,所布下的陷阱,但是這廝怎么看也不像是僵尸道人,而且所用的這些手段,貌似也和僵尸沒有什么關系,便忍住變身打算,多問了一句,若是這些人還不收手,那便只有化身妖魔大開殺戒了。

    “咦,這僵尸道人怎么這么年輕?”那些穿著藏青衣服的年輕人,也看清了李青山的面目,一人奇怪的道。

    “師兄住手,這是鷹狼衛的服侍!”另有人更是認出了李青山身上的玄狼服,連忙出聲阻止。

    靈光已然匯集到了極致,一道耀眼之極的熾白光柱,從炮口噴射而出,斜穿透屋頂射向天際,在夜空中留下一道光之軌跡。

    小安松開手心的骷骨念珠,李青山眸中的紅光也淡了下來,望向頭頂的大洞,露出驚嘆之色,縱然是化身妖魔,要是挨上這一炮,也不會好過吧!

    低下頭問道:“你們是什么人?”隨手將繚風刀收回鞘中。

    這個舉動,大大降低了那些年輕人的敵意,也放下手中的勁弩,那頭一個看出李青山身上鷹狼衛服侍的年輕人道:“我們是墨家弟子,在此執行任務,閣下是鷹狼衛吧!”

    “正是!我也在執行公務。”

    “請讓我們看看你的令牌!”

    墨家弟子!李青山有些了然,將玄鐵狼牌拋給那年輕人,那年輕人看了看,松了口氣,大聲道:“好了好了,沒事了,把陣撤了,都是誤會!”

    “唉,搞什么鬼!”“不是說那僵尸道人會來嗎?怎么來的是個玄狼衛!”幾個墨家弟子抱怨著,其中一個將一副畫軸收起來,畫軸上繪滿符文,與地上的符文一模一樣,絲毫不差。

    李青山頓時感覺身體一輕,撿起地上的盾牌,只見盾牌上,被炸的一片焦黑,前些日子才硬擋卓智伯的火龍,今日又被一通狂轟亂炸,靈氣消減了不少。

    冷不防一陣狂風撲面,絡腮胡子的壯漢收起黃銅炮管直沖上來,小安舉起袖劍,被李青山以眼神止住,來人雖有敵意,但并未殺意。

    那壯漢抓住李青山的衣領,怒吼道:“小子,你壞了老子的好事!”他穿著與其他墨家弟子一樣的藏青色勁裝,但是上身半裸,右邊袖子系在腰間,露出健壯的手臂和胸肌,顯得極為剽悍。

    李青山釋放出真氣,擋住迎面而來的唾沫星子的襲擊,目光平靜的望著壯漢。未及說話,那幾個墨家弟子已經上前來,拉開壯漢勸道:“師兄息怒!”

    壯漢捶胸頓足,咆哮道:“這畫地為牢的陣圖,只能用三次,可是用一次少一次,老子的黃龍吞光炮,一炮就得一塊靈石,用的都是老子的東西,你們倒是不心疼!”

    “我們的火鴉箭,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李青山整整衣服:“你還是好好反省一下吧,不分青紅皂白就發動攻擊,若非我實力夠強,豈非就被你們殺了。”

    壯漢猛地瞪向李青山,幾乎又要掏出黃龍吞光炮來,又被幾個師弟拉扯勸住:“都是誤會!”心道:面對煉氣六層都敢如此說話,都說鷹狼衛囂張,果然不假。

    “誤會一場,如有冒犯,請勿見怪,在下張蘭青,這是我們師兄,郝平陽,還有我們三個師弟,何易世,金元,金寶。”張蘭青一一介紹,他雖只有二十多歲,但臉色黝黑,聲音遲緩平穩,看起來十分成熟穩重,實力僅次于那壯漢郝平陽,是煉氣五層。

    其他三人,何易世是練氣四層,身量不低,長長腦袋,鼓著眼泡,隨便“嗯”了一聲,瞪了李青山一眼,勉強“嗯”了一聲,低著頭修理被李青山劈壞的傀儡。

    金元金寶則是兩兄弟,哥哥金元是練氣四層,金寶則是煉氣三層,見李青山只是煉氣二層,又破壞了他們的陷阱,根本不愿意搭理。

    金寶對郝平陽道:“師兄,你這畫地為牢陣圖,是不是真的?連個煉氣二層都困不住?如果是真的僵尸道人來了,豈不是一下子就破開了。”

    “放你娘的屁,這是老子花了大價錢買的,是這小子有古怪。”郝平陽冷靜下來,奇怪的打量著李青山,身陷畫地為牢陣圖,又在五個比他更強的煉氣士以千機弩圍攻,竟然還能安然無恙的,實在是不同尋常。

    這畫地為牢的陣圖,可是為僵尸道人這六層煉氣士準備的,普通人進入其中,一下就被壓的五臟六腑破裂而死,煉氣士也是寸步難行。

    而更奇怪的是,他身邊那個漂亮的小孩子,分明沒有煉氣的痕跡,竟也能安然站在陣圖中,若非以前已經用過一次,他也真懷疑自己買的陣圖是假的。

    李青山因掃平惜花島,而產生的驕傲情緒,也一掃而空。這個世界上有著許多他不了解的強大手段,這幾個墨家弟子布下的陷阱雖然簡單,卻極為兇險。

    先用紙錢隱藏了地上的符文,限制敵人的行動,再百箭齊發,制敵于死地,若是不能奏效,便以大炮轟殺。環環相扣,步步殺機。如果是個普通的六層煉氣士,挨這一套下來,多半會死于非命,連還手的機會都不會有。

    “你們來這里,是為了伏擊僵尸道人?”

    張蘭青道:“是啊,難道你也是嗎?”郝平陽瞪眼道:“就憑他還想對付僵尸道人。”指著李青山的鼻子道:“小子,這件事跟你沒關系,我勸你趕緊滾蛋!”

    李青山勾起大拇指一指身后:“我只是來調查的,僵尸道人是跟我是沒什么關系,不過人家就在門外?”雖然氣息隱藏的極好,但身上那股淡淡的尸臭,卻瞞不過李青山的鼻子。

    “什么!”墨家六人一起看向門外,郝平陽凝神感應天地元氣,方才感應到門外一股隱藏的極深的氣息正在窺探,一聲暴喝道:“給我出來!”

    咔嚓咔嚓,張蘭青五人立刻掰下空的箭匣,將新的箭匣,一個長方形的盒子扣在千機弩上,每一匣內都裝有三十支極為短小的火鴉箭,可在瞬間全部激射出去,如果沒有像李青山這樣,專門用來防御的靈器盾牌,縱然是強大的煉氣士,也很容易措手不及,死于亂箭之下。

    “桀桀桀桀!”門外響起尖利的笑聲,一個身穿黃色道袍,帶著慘白面具的道士出現在門口,發出聲音:“竟敢設下圈套害你道爺,你們這群小兔崽子真是好大的膽子。”打量了一下李青山:“你就是李青山吧,果然是煉尸的好材料,卓智伯那老小子,這次倒沒有騙道爺。”

    !#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