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第二卷 化身妖魔 第七十六章 鐵甲尸
    第七十六章  鐵甲尸

    小船隨波逐流,船上一時之間沉默下來,氣氛有些冷。

    郝平陽面沉如水,坐在船頭,望著面前洞窟深處,激起的浪花落在身上。張蘭青眉頭緊皺,只顧低著頭操船。

    金元和金寶都有些尷尬慚愧,也不說話。

    何易世忽然道:“我們幾個認識多少年,跟李青山才認識了不到一天,現在為了一個外人,離間了我們師兄弟的關系?!”

    他們都是從小進入百家經院,而且是同一年,雖然因為天資努力不同,實力有了高低,但并未影響他們的感情,或者說,郝平陽并不因為他們的實力不如自己而小看他們,反而給了很多照顧。

    金元道:“易世說的有道理,郝師兄,你就別生氣了,青山不會有事的,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要齊心協力,去對付僵尸道人,完成師傅交代的任務。”

    沉默片刻,郝平陽重重嘆了口氣,微微頷首,說道:“好好做準備吧,這一次,沒有那小子照顧你們。”

    金寶自信滿滿的道:“放心吧,這一次我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

    這些畫面,在金元腦海中飛速閃過,但卻失去了原本顏色,變得蒼白一片,只剩下金寶死寂的面孔。

    他的眼淚不斷流下來,最后望了弟弟一眼,不敢停步,像是沒頭蒼蠅般,在漆黑的洞窟中亂闖亂撞,身后如野獸般沉重的喘息聲越來越近。

    一塊大石忽然擋在眼前,再也沒有的進路,他竟在不知不覺間,走到了死胡同!

    怎么會這樣?如果留下來,跟李青山一同迎敵的話,會不是有不同的結果呢?是,一定會不同的,就算是玄鷹統領,也不可能比這怪物更可怕。

    砰!

    金元猛地轉頭,只見一個人頭從黑暗中飛過來,在地上彈了幾彈,落在他的腳邊,卻是一個傀儡的頭顱,是他用來放出去抵擋那怪物的,只是一個照面,就被徹底擊碎。

    一個高大的人影,從眼前黑暗中走來,腳下仿佛穿著鐵靴,踩在地上,鏘鏘作響,它眸中流露著嗜血的光芒,嘴唇暴起四顆長長的獠牙,如饑餓的野獸般不斷的喘息著。

    “啊啊啊!”金元狂吼著,手中千機弩射入一串火鴉箭。

    鐺鐺鐺鐺!

    落在那黑影身上,卻火星四射,鋒利的火鴉箭,竟然無法穿透那怪物的表皮,而一連串的火焰爆炸,也無法傷它分毫,倒似將它徹底激怒,發出一聲咆哮。

    在火光中,只見那怪物身上覆著一層鐵甲,不是穿在身上,而是緊緊的嵌在身上,包裹了他全身上下,每一塊肌膚就連臉部,都帶著半邊鐵面,顯得極為冷酷猙獰。

    “不……不要過來,師兄,救命!”

    怪物騰身一躍,迅若驚雷的撲向金元,一只利爪狠狠插入金元的胸膛,將他凌空舉了起來,一口咬在他的脖頸上,大口的吮吸鮮血。

    金元拼命掙扎,不斷捶打怪物的身軀,卻沒有絲毫作用,手腳漸漸無力,抽搐了幾下垂落下來,心中閃過最后的念頭。

    如果不逃跑,至少能跟師兄他們死在一塊,師兄,對不起!

    洞窟深處,忽然響起急促的鈴聲,怪物猛然仰起頭,帶著金元的尸體,發出一聲不甘心的怒吼,怪物向著鈴聲傳來的方向奔去。

    怪物扛著兩具尸體來到一個寬闊的石洞中,然后又趴在金元的脖子上,吸起血來。

    洞中的平臺上,已經不見了石棺,原本鎖住石棺的粗大鎖鏈,將郝平陽緊緊鎖住。而在他的身旁,赫然是何易世和張蘭青,也被繩索捆住手腳,萎靡頹廢,氣息奄奄。

    看見金元金寶兩兄弟的慘死,郝平陽目眥欲裂,大叫道“金元金寶!”激蕩鐵鎖,嘩啦啦一陣亂響。張蘭青和何易世也是一臉慘然。

    “桀桀桀桀!”僵尸道人一陣狂笑:“就憑你們這一群廢物,還想對付道爺我,見識到了鐵甲尸的厲害了吧!”

    他這么多年藏身地底下,苦心研究煉尸術,并不只是煉了一堆沒用的腐尸僵尸,這些東西,在煉尸術一途,只能算是入門的級別的東西,欺負欺負弱手尚可,若是用來對能征善戰的高級煉氣士,簡直毫無作用,只有煉成一具鐵甲尸,才敢自稱懂得煉尸。

    僵尸道人道:“你們知道,我為了煉這一具鐵甲尸,花費了多少功夫嗎?”

    郝平陽三人破口大罵。

    僵尸道人自顧自的說道:“我花費數載功夫,到處掘墳挖尸,殺了不知多少人,才在上千具尸體中,才找到十二具合適的尸體。然后再將許多精鐵煉成鐵水,一層層澆筑這些尸體身上,溶解代替其本身的血肉,單是這個過程,就又花費了他三年時間,損失了過半尸體。”

    “然后又不斷的用鮮血澆灌,不斷用煉尸術煉制,才讓尸體的身軀靈動,活轉過來,這又花費了三年時間,最后成功的,卻只有這一具。

    “這一具尸體主人,本身是個練外功的一流高手,我將鐵水活活澆在他身上,還用真氣丹藥為他吊命,不讓他死,讓他積累了足夠強的怨念恨意,才開始煉制,果然成功的只有這一具,做人真是不能心慈手軟啊!”

    何易世渾身一顫,被熾熱的鐵水澆在身上,這是怎樣可怕的酷刑啊!而僵尸道人話中的意味,更加令他心寒。

    僵尸道人瘋狂大笑:“雖然花費十年苦工,但的卻是值得的,值得的!”鐵甲尸刀槍不入,行動如風,身軀強度堪比靈器,縱然是六層煉氣士,遇上也只有退避三舍。

    當郝平陽帶著幾個師弟,闖入洞府中。早有準備的僵尸道人,就放出這只鐵甲尸來,結果就再無任何懸念。

    他們就相當于被兩個六層煉氣士圍攻,又有一群僵尸助陣,很快便身受重傷,金寶趁著郝平陽同僵尸道人死磕,鐵甲尸襲擊其他人的功夫,趁機逃跑,金元立刻跟了出去,卻終究難免被鐵甲尸追上,死于非命。

    僵尸道人發泄了擠壓在心中多年的抑郁,平息了情緒,陰測測的道:“你們知道我為什么要對你們說這些嗎?因為我也要將你們也煉成鐵甲尸!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這一次一定很容易成功。”這就是煉尸術的恐怖,只要給他時間,他一個人便是一個軍團。

    郝平陽中氣十足的繼續大罵,張蘭青和何易世臉上,瞬間褪去了全部血色,如果被煉成鐵甲尸,單這個過程就生不如死。

    何易世意志崩潰,哭求道:“求求你,別殺我,我什么都給你!等我成了正式的機關師,能賺很多很多靈石,我不能死在這里!”

    郝平陽道:“別求他,他不會放不過你的,我們墨家弟子,死也要死的像條漢子,師傅會給我們報仇的!”

    何易世怨恨道:“都是怪你,如果你不帶我們來,怎么這樣,都是你的錯!”

    郝平陽驚呆了,說不出話來。

    張蘭青道:“何易世,你發瘋了?”

    何易世道:“我才沒瘋,你跟他是一路貨色,什么五層六層,對我們任意打罵,不過是憑著資質好,修為高了不起嗎?”

    郝平陽一陣心寒,憑他的修為,只占三成收益,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同伴,無非是想照顧一下幾個關系不錯的同窗,沒想到卻落得這個下場。

    僵尸道人仿佛看好戲般哈哈大笑。

    何易世又向僵尸道人諂媚道:“道長,真人,小的愿意給你當牛做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你放我一條生路。”

    僵尸道人道:“好啊,想給道爺當牛做馬,有的是機會。”

    頓了一頓:“等你變了僵尸就行了,比起活人,還是僵尸更可靠的些。嘖嘖,憑你的資質,估計是做不成鐵甲尸。”目光轉向郝平陽:“你倒是很有不錯,可惜那李青山沒跟你們一塊來,不然我就能有三具鐵甲尸,嘉平城還有誰是我的對手!”

    何易世剛露出狂喜之色,就重新陷入絕望,面如死灰。

    縱然是做僵尸,都不及郝平陽,這話更是是極為諷刺。

    啪的一聲輕響,一個小小的身影,飛速掠過。

    “誰在那里?”僵尸道人猛然轉頭,望著黑漆漆的洞口,控制住躁動的鐵甲尸,然后右手一揮,四個僵尸跳出去。

    這四個僵尸經他特別煉制過,比義莊中的僵尸要厲害許多,雖比不上鐵甲尸,但也抵得上三四層煉氣士,但僵尸躍出之后,卻無任何聲音傳回來。

    僵尸道人臉色一變,對那幾個僵尸的感應同時中斷:“是誰,給道爺滾出來!”

    “郝兄,你實在是交友不善啊!”李青山從門口走了進來。

    張蘭青道:“青山!”

    僵尸道人不驚反喜:“是你!”將李青山上下打量一番:“果然是大好材料,煉成鐵甲尸,說不定比這家伙還強些!”

    郝平陽道:“小心,那是鐵甲尸!”

    “太遲了!”僵尸道人眸中寒光閃過,一動手中銀鈴,鐵甲尸猛撲向李青山。

    李青山身形疾退,同時拔出繚風刀,用力甩了出去,掠過僵尸道人,直射向捆住郝平陽手腳的鎖鏈。

    ……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