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六卷 混亂伊始 第三十九章 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
    一只只骨爪抓在羅絲蛛后身上,卻傷不了她分毫,一具具白骨拉扯的力量,更加別想撼動一個妖帥。

    “這血海幡還真是霸道,就連付青衿那廝的青墟幻境,只怕也比不上!”

    李青山清晰的看到,波動似海的血海幡上,羅絲蛛后被淹沒的身影。付青衿的青墟劍,也不過是生成一片青墟幻境,而小安的血海幡,赫然是自成空間。

    實際上還是青墟劍更勝一籌,只不過付青衿作為一個傳承者,根本沒發揮出青墟劍的力量。而血海幡是小安親手煉制,自然要顯得強一點。

    而且,目前的血海幡,跟骷骨念珠一樣,尚只是有了一個雛形,離真正的大成,還有一段極為遙遠的,真正到達那一步時,就遠非區區一柄青墟劍所能比擬的了。

    血海上“轟”的一聲巨響,白骨山四散飛裂,一具具白骨化為粉碎,落入血海之中。

    海面上終于平息下來,卻又在不斷的匯集,生成新的的白骨。

    小安將手一指,羅絲蛛后驀然回首,迎面一道血水所化的滔天巨浪,席卷而來。

    接天連地,橫無際涯,無法逃脫,無法閃避。

    單憑這股氣勢,就讓人心神震顫。

    巨浪推到面前,羅絲蛛后的身形,也渺小的如同螻蟻。

    血色巨浪拍下的瞬間,她眼眸呈現一輪輪花紋,詭異而神秘。陡然散發出兩道光芒,洞穿面前的巨浪,她看到的不再是無邊血海,而是地底的景象,立刻飛身而起。

    這兩道光芒直接從血海幡中射出,羅絲蛛后最不起眼的天賦神通,在這一刻,發揮奇效。竟是一陣陣法幻象的克星。

    小安要主持血海幡,無法進去迎敵,將手一揮,骷骨念珠飛散而去。

    羅絲蛛后瞳孔一縮,二十一顆骷骨念珠迎面激射而來,她一咬牙,扭轉身形。任憑它們擊打在身上,速度幾乎絲毫不減。眼見便要脫困而出。卻又看到李青山那張可惡的笑臉。

    “讓我來!”

    李青山通過水神印,將妖氣補滿,連身上的傷勢也恢復了四五分,多了一層層血肉,倒比骷髏形象顯得更加恐怖。

    他沖小安一點頭,一頭沖入血海幡中,發出一聲虎嘯。震徹血海。

    李青山張開風神羽翼,撲向羅絲蛛后:“孩他娘。別急著走啊!”

    羅絲蛛后又怒又恨,毒鞭猛烈的抽打在李青山的身上。李青山渾身血肉四濺,撲勢受阻,卻也徹底截斷了她的逃亡之路。

    血肉一落入血海中,就立刻引起一陣翻騰,被血水吞噬進去,轉化為血海的一部分。

    李青山渾然無懼,風神羽翼猛一加速,狠狠撞在羅絲蛛后身上,張開雙臂,怪笑著緊緊抱住她,一起投向血海之中。

    這片血海不分敵我,仇視一切生靈,吞食一切血肉。

    饒是血海幡的主人小安,也得竭力控制,才能讓血水不攻擊李青山,但轉眼之間,也只剩下一身高大骨骼。

    而被血海集中攻擊的羅絲蛛后就更慘,要不斷的用妖氣抵抗著血水的侵蝕,身上的毒衣轉眼之間就被染成血紅。

    猛烈的毒素,雖然染黑了一片海域,但于無邊無際的血海,根本不算什么。

    李青山一把扼住羅絲蛛后的脖頸,雙腿纏住她的腰肢,死死騎在她的身上,大笑著一拳拳轟在她的身上,她自是拼命掙扎。他們的身影在血海起伏,掀起一股股巨浪。

    羅絲蛛后眼看無法擺脫李青山,拋開毒鞭,發狂的用雙手扼住李青山的頸骨,在可怕的力量下,頸骨咔嚓作響,很快有裂紋出現。李青山的生命力雖然強悍,但如果脖子也被捏斷,也只能死路一條。

    李青山掙了一下,竟未掙開,他在失去血肉之后,力量方面也要減弱不少。

    這就是妖帥,哪怕是陷身最不利的境地,一次反擊也可能會致命。

    但小安怎么會看著李青山的受傷,趁著李青山與羅絲蛛后僵持在一起,骷骨念珠飛散而至,纏繞在羅絲蛛后的手腕上,又變成一串念珠。

    二十一頭骷骨魔一起發力,將羅絲蛛后的手,生生拉開,反鎖在身后。而且還在不斷的啃咬她的手腕,若非她施展出天賦神通,將肌膚化為堅不可摧的銀灰色,只怕轉瞬間,就會被啃光血肉。

    豁然間,李青山雙爪相握,高高舉起,仿佛一柄巨錘,猛擊下去。

    在剎那間,羅絲蛛后感覺像是有一座小山向自己壓下,一聲巨響,然后是強烈的震蕩,貫徹全身。

    震波所到之處,她被血海腐蝕的毒衣,斷裂粉碎,她銀灰色的軀體,直沉入血海深處。

    大水灌滿了洞窟,反而支撐起不斷坍塌的穹頂,小安手持著血海幡,靜靜立于水中,眼窩中火焰搖曳,緊緊盯著血海幡中。

    過了不一會兒,李青山從血海幡中,一躍而出:“哈哈,終于搞定了!”

    李青山也算是認識到,想要擊敗一個妖帥和想要斬殺制服一個妖帥,有多么大的差距。如果沒有小安這血海幡幫忙,他說什么也留不住她,甚至小不小心,可能會被她的反擊所殺。

    最后雖然成功將她制服,像上一次那樣剝光,不過自然不能當著小安的面做什么少兒不宜的事。

    而且他渾身只剩下白骨,就算是想干什么,也是有心無力的很。

    血海幡中,羅絲蛛后躺在血海之中,她的妖氣已經耗盡,肌膚恢復雪白的顏色,體力也接近衰竭。

    既看不到海面,也到不了海底,仿佛是在血海的中心,血水在不斷的侵蝕著她的生命力。

    如果是尋常的妖將,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化成一灘血水,融入這片血海中,增強血海幡的力量。

    而她身為妖帥,身軀強悍之極,也不過是能多支撐些時候。而被斷絕了與外界的聯系,連妖氣都無法恢復,唯有這樣一步步走向死亡。

    前所未有的恐懼和死氣,將她籠罩,那是闊別已久的滋味。

    身處血海中,不但是身體承受傷害,精神上也受著偌大的影響,那是進退不得,血海無邊的深沉絕望。

    她用僅存的力氣,發出哀嚎:

    “金蟬大人!”

    小安問道:“要殺嗎?”

    李青山摸摸下巴,眼光一閃:“倒也不是不行!”耳邊立刻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且慢動手,留她性命。”

    “是你啊,原來你叫金蟬,你有什么要說的嗎?”李青山的目的,正要引那聲音出來說話,心中暗道:他會在這片地域下面修行,果然和羅絲有著不淺的關聯。

    “你還是知道了我的名字,不過,你最好不要再讓任何人知曉。”金蟬的話中隱然有了警告的意味,又道:“你殺了她,墨海龍王不會善罷甘休的。”

    “那好,我不殺了。”李青山答應的極為干脆,出乎金蟬的意料。

    “走吧!”李青山招呼一聲小安。

    “等等,你就這么走。”金蟬道。

    “我也沒說要放了她啊!我已經饒過她一次了,她卻還是糾纏不休,總不能她殺我就白殺,毀我的武器就白毀。”

    李青山理所當然的道,既然殺了她有麻煩,那就將她一直鎮壓在血海幡中好了。不過很顯然,隨著血水的不斷侵蝕,她必然是道行大退,甚至可能維持不住妖帥境界。

    他的想法很直接,既然你想保他,總得付出點代價來,比如——鳳凰翎羽。

    金蟬沉默了。

    “我們既然是同路人,理應互相扶持。我答應你,一定全力以赴,幫你得到天龍禪唱,說實話,自從上次同你分別之后,我就遇到了一個不錯的契機。如果我背信棄義,憑你的實力,想殺我還不容易。”

    李青山更進一步,極為誠懇的道。

    “好吧,我答應你。”

    金蟬在感應到李青山身旁的小安之后,冥冥中對天機那一絲感應,變得越發的強烈,基本上確定,這天龍禪唱要應在李青山的身上。

    而且李青山最后一句話,也說到了他心里,他在地底只是想避免麻煩和糾纏,精心修行以求突破那最后一步,但并不意味著,一個妖將就可以隨便耍弄。

    “放人!”李青山心中大喜,沖小安微微頷首,金蟬如此大方,他也不想顯得太過小氣。

    小安一抖血海幡,羅絲蛛后拋飛出來,怨毒的望著李青山,望向小安的時候,更是充滿了仇視,還有一抹深深的恐懼,被鎮壓在血海中,雖然只是短短一段時間,但在她的感覺,卻漫長的像是百年,帶給她無法磨滅的絕望。

    雖然怨毒,卻再也沒有那種居高臨下的俯瞰。

    如果說上一次,她心中還懷著極大的不甘。但是在這一次,在她布下的天羅地網下,李青山硬生殺出一條生路來。她唯有找幫手才能將他制服。而李青山找來的幫手,卻是如此的強悍。

    妖帥與妖將之間有著巨大的天塹,李青山卻用各種辦法,彌補了這個天塹,身體力行的證明了,決不是任她拿捏的弱者。

    “我……”“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

    羅絲蛛后的威脅剛吐出一個字,李青山便直接打斷。(未完待續。。)

    {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