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二章 大澤之上
    細雨霏霏,李青山遙望這片比月庭湖還要大的沼澤,一片片水域倒映著天空的烏云。

    雖然整體來說要淺一些,但勝在面積廣大,是如果能將之煉化,所得的收獲,恐怕更在清河水之上,或許就能積累夠鎮壓牛魔的力量。

    “這片大澤是你的領地?”

    李青山將目光收回,落在面前這健碩妖將身上,他不相信,在諸王之盟下,有任何妖帥敢在地面上活動。如意郡毗鄰龍州,乃是大夏王朝統治的核心區域,可不是霧州那些偏遠之地。

    “滾開!”

    那壯碩妖帥一聲暴喝,根本不予解釋,區區一個妖將竟敢來質問他!

    同時將嘴巴張大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吐出一顆半透明的氣泡,在急速飛行中,拉扯成橢圓形,向李青山飛來。

    李青山抬起手來,五指張開,扣住氣泡,感到手心傳來一股巨大的沖擊力,竟有些隱隱作痛,“不愧是妖帥,都是有點料的。”

    “這不可能!”那妖帥的眼睛一下瞪的凸了出來,這氣泡乃是天賦神通之一,威力極為強大,就是妖帥怕也不敢硬接,竟被這北月一只手就擋住了。

    倒讓李青山吃了一驚:“你不要搞得像漫畫人物那么夸張!”

    那妖帥不知自他在說什么,氣泡呼嘯著卻無法再前進一步,他忽然獰惡一笑,氣泡激烈扭曲變形。

    李青山感覺其中一股爆裂的能量,正要爆發出來,李青山用靈龜鎮壓了一下,隨手拋向身后。

    轟!

    一聲巨響,沼澤被炸出一個天坑,狂風激蕩宛如臺風,泥水紛飛猶如子彈。

    一株大樹被穿的千瘡百孔,又被狂風卷動拔起,飛向天際,從李青山身旁掠過。

    李青山拍了拍手,繼續方才的話題:“這片領地,既然不是你的,那就是我的嘍,麻煩你滾開好不好!”

    “我改變主意了,你給我留在這里,讓羅絲割一塊領地來贖吧!”

    那妖帥登時暴怒,雙腿一彈,向李青山撞過來。

    李青山依舊是普普通通,抬起一只手。

    妖帥張開大口,連連噴吐,一顆顆氣泡飛射而去,卻遵循著不同的軌跡,在空中胡亂飛舞。

    李青山前后左右,皆是這種氣泡,被重重包圍。

    轟轟轟轟轟!

    氣泡同時爆炸,妖帥獰笑著迎著狂風沖入爆炸的中心,卻見那身影依舊維持著原本的姿態,手臂向前,赤發飛揚,身上雖然也有些許傷痕。但那對體魄強悍的妖怪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在突破牛魔五重之后,除了天賦神通,這一身牛皮也確實比過去強悍的多,第一次越過靈龜玄甲,成為他的最強防御。

    那妖帥一雙眼睛猛然睜大凸出,覺得此戰十分不妙,想要剎住身形,眼前那赤影一閃,來到面前,近在咫尺。一只手按住他的大光頭,一股無法抗拒的可怕力量從腦袋上傳來。

    “都說了你不要像漫畫里一樣!讓我在戰斗的時候笑出來,影響了氣氛怎么辦!”

    李青山咆哮,扣住這妖帥的大光頭,在空中選擇三圈甩向地面。

    轟的一聲,那妖帥深深沒入沼澤中。

    沼澤忽然鼓了起來,沼澤之下,似有什么東西不斷膨脹,化作山丘般大小。

    一雙池塘大小的眼睛,凸了起來,撐開泥水,張開裂縫般的巨口,發出一聲雷鳴般的巨響。

    “呱!”

    李青山吐了口氣:“原來是我錯怪你了。”

    ……

    飛散的絲雨中,一座小村莊安靜的躺在山坳中,紛亂的馬蹄踏碎寧靜,一群山賊來到山谷上,唯有的獨眼騎士,拔出腰刀斜指那片錯落。

    “兄弟們,要不要干這一票!”

    “要!要!要!”山賊們齊聲呼號。

    “搶錢,搶糧食,搶女人!誰敢攔我們,統統殺光!”山賊頭領放聲呼喊,馬蹄高高揚起。

    “統統殺光!統統殺光!”

    正在這時,草叢中傳來一陣悉悉索索,山賊頭領耳朵一動,喝道:“誰在那里!”揮手便是飛出一枚鐵蒺藜,也是江湖上使鏢的高手。

    鐺!鐵蒺藜像是擊中了什么,倒飛回來,山賊們一擁而上,亂刀砍下去,草叢成片的倒下去,其中卻無人在。

    “咦,這是什么?好像是一封信!”

    一個矮小的山賊趴在地上,眨眨眼睛,果見一封信箋躺在草地上,不知是用什么紙,沾水而不濕,上面寫著“青山親啟”二字。他伸手去拿,那信動了起來,而且速度極快。

    這時山賊們方才看見,在那封信下面有什么東西。

    一頭只有食指大小的骷髏扛著信箋,其模樣倒有幾分猙獰,但小到這種程度,實在是可怕不起來。

    “這是什么怪東西!?”山賊們一陣驚叫。

    “或許是寶貝,抓住它!”山賊頭領命令道。

    嗖!

    那骷髏化作一道白光消失,那矮小山賊忽然呆住,眉頭上多了一個血洞,噴出的卻非鮮血或腦漿,而是白色的火焰。

    嗖嗖嗖嗖!白光在草叢間穿梭,一個個山賊呆住。

    希律律的馬鳴聲中,山賊頭領勒住韁繩,連連后退,胡亂揮舞著手中的刀,卻見那小骷髏在他面前站定。

    “小人冒犯上仙,罪該萬死,請上仙贖罪!”

    山賊頭領一個“咕嚕”從馬上摔下來,跪倒在地,連連叩首。

    那骷髏膨脹起來,化為數丈高的骷骨魔,嘎嘎怪笑著將山賊捏在手心,沒有用三昧白骨火將之煉化,而是塞入口中,咔嚓卡擦的一陣亂嚼,鮮血迸濺。

    “啊啊啊啊啊啊!”慘叫聲驚動了山坳中的小村莊。

    咚!

    正在大朵快頤的骷骨魔腦袋一偏,狠狠摔在地上,仿佛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在他腦袋上用力彈了一下。

    骷骨魔爬起來,腦袋咕嚕嚕的轉了幾圈,身形急劇縮小,恢復食指大小,扛起那封信,鉆入草叢之中。

    小安的拇指與中指輕叩,素手宛如蓮花,端坐在無漏寺的大殿佛堂中,仰望佛像,靜靜傾聽鐘磬之音,隱藏在衣袖下,手腕上那一串瑩白念珠,少了一顆。

    一旦離開太遠,骷骨念珠就得費更多心思來操縱,不過憑骷骨魔的實力,送一封信卻是無虞。

    在恢復了過往記憶之后,她的心思變得更加靈敏,特別是對于人情世故,明白了許多,卻也多了許多雜念和煩惱。

    若單論“悟性”二字,反倒不如原本的小安,雖是懵懵懂懂,但心思純粹,勝過聰明機巧。

    她便是要在佛前,將這份聰明機巧凈除干凈,堅定滅佛之志。

    她不想再作為原本的那個自己,忘記過去的名字,只愿做他的小安。

    不過《朱顏白骨道》第二重,始終差了些什么,難以突破,唯有領悟那些更加高深的佛法方可。

    小安喃喃自語道:“天龍禪院。”

    ……

    一只巨大的牛蛙翻過身來,躺在大沼澤上,白色肚皮朝天,仿佛是這無邊水澤上的一座孤島。

    李青山便躺孤島上,曬著太陽,徐徐恢復著妖氣。

    這牛蛙妖帥比蛛后要弱一些,不過有一招天賦神通,能夠將外力反彈,對付起來也廢了點手腳。

    草叢悉悉索索,骷骨魔躍出草叢,飛掠而來。

    “嗯?”李青山將凌亂的赤發挽到身后,從骷骨魔的手中接過信箋,一看那字體,便認了出來:“瓊枝!”

    立刻拆開,細細讀了起來,神情漸漸沉重。

    一封信不長,卻寫的斷斷續續,上面有著被淚痕沾濕的痕跡,讀到最后一句。

    “青山,我很想見你!”

    李青山愣了一會兒,心下有些歉疚。低估了這位韓伯父在韓瓊枝心中的地位。

    他父母早亡,在孤獨中長大,從未從哥哥嫂嫂那里體會到所謂親情,對這兩個字,未免看的輕了。

    站起身來,想念起她垂淚傷悲的面容,恨不能立刻趕看自己這副模樣,唯有一聲長嘆,現在的他連一身妖氣都壓制不住,想到這里,忽而下定決心,目光變得堅定。

    骷骨魔圍著巨大的牛蛙打轉,眼窩中火光炯炯,對這么一大堆有質量的血肉,很感興趣,終于忍耐不住,變成數丈高大,狠狠一口咬下去。

    “呱!”牛蛙一聲慘叫,一躍數十丈高,驚懼的向遠方逃去。

    骷骨魔正要乘勝追擊,李青山抓住它的頸椎,將回信塞進他的手中。

    遙望天際,自語道:“我會盡快趕去的,等我!”

    ……

    玄陰宗中,幽妃將擒拿的魂魄拿出來,對于如意候等人的求饒喝罵充耳不聞,等一下自有他們消受的。

    這大概便是修行者的不幸,凡人若死了,魂魄自歸于輪回之中,反而近乎于長生不死。

    而修行者看似壽命綿長,但除非是壽終正寢,一旦是在斗法中被擊殺,魂魄就未必有輪回的機會了。

    他們的修為越高,也就意味著斬殺他們的修行者的修為越高,魂魄幾乎難逃被擒拿斬殺的下場,正是所謂的神魂俱滅,萬劫不復。

    幽妃微微一訝,發現少了一個,摸摸眉心,想起了那最后一槍,“讓他的魂魄給逃了嗎?”

    ♂♂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