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三十二章 再見如心
    李青山的神念宛如流水一般,隨魔氣深入飛龍劍中。

    忽然間,一個世界展現在眼前,無數幻影持劍而立,手中握著無數柄飛龍劍,在虛空中舞動。挑、刺、劈、斬,無數精妙絕倫的劍法,合成一種飛龍劍獨有的恢弘劍道。

    藏劍宮的名劍之所以珍貴,不只是因為威力強大,更是藏劍宮力量傳承。

    這一道道幻影,便是歷代飛龍劍主對于劍道的領悟與意念,與三絕書的玄妙劍意相比或許還差一些,但更加的清晰明了易于領悟。

    李青山眼眸深處,一道道劍光縱橫交錯,他不時微微頷首,若有所得。許久之后,他收回心神,將其中劍道融會貫通,感覺又有不少收獲。

    “不過,我可不需要這么多種聲音!”

    滾滾魔氣在劍中世界蔓延開來,無數幻影消失,最后合為一人,正是魔化的李青山的自己,比過去任何一道影子都要凝實,他輕輕一揮飛龍劍。

    “鏘”,鎮魔鎖鏈寸寸斷裂,飛龍劍發出長長龍吟,整體形態大變,筆直劍刃變得彎彎曲曲,覆蓋著一層細細的龍鱗,多了一股猙獰之氣。

    金光不再,幽光流轉,似龍似劍!

    讓人一看就知是一件魔器,若非是對飛龍劍極為熟悉的人,絕無法將二者聯系在一起。

    李青山指尖撫過龍脊,劍鋒輕吟,變得順服。徐徐舞動起來,動作極為緩慢。劍光如龍在他周身游走,流暢而玄妙。

    但論人與劍的契合程度,就連飛龍長老都差了一籌,彼此心意相融,宛如肢體的延伸。

    “從今日起,你便叫做魔龍!”

    ……

    香花市。

    香花曼正束縛的泡在溫泉中,彌漫蒸騰的煙霧中,一個人影走來,叫出她的名字:“香花曼!”

    是個女子的聲音,十分動聽。但卻有些冰冷。宛如金石之聲。

    “什么人?”

    香花曼從水中一躍而起,一掌劈出,層層水霧散開,一個神情冰冷的白衣女子站在那里。對于劈面而來的勁氣視而不見。

    但香花曼看見女子所穿的衣服卻大吃一驚。右手猛地一擰。勁氣從那女子身旁掠過,轟的一聲巨響,將一面墻壁劈開。

    女子繡著蓮花的衣襟。微微浮動。

    “請問大人白蓮教哪位堂主?”

    香花曼道,那是白蓮教的堂主的服飾,她這里平常連個壇主都見不到,怎么會有白蓮堂主大駕光臨?

    “清波堂!”

    “原來是石堂主大駕光臨,妾身有失遠迎,還望恕罪,請讓我去換身衣服!”

    香花曼心中一驚,她也聽過清波堂的大名,或者說惡名,讓她一陣心驚膽戰,清波堂主石姬在三年間闖下的兇名,實在是太過響亮了。若是惡了她,香花氏都有滅族之禍。

    “不用了,這樣就好,我是來調查子蓮壇之事!”石姬負手而立,冷冷道。

    “子蓮壇出了什么事!”香花曼心中一凜。

    ……

    三個月后,李青山踏出山洞,星星點點的陽光在樹葉間閃爍,宛如繁星。他舉起右手,手腕上纏繞著一條猙獰魔龍。

    三個月的修行,還不足以讓他將《鎮魔圖錄》第六重的威力完全發揮出來,但也差不多了,再加上這一柄魔龍劍,一身實力也算是恢復的七七八八。

    “恭喜大人出關!”“阿月!”香花紫與香花綠趕來。

    “你們的故事編的如何了?”

    “只要不詳加調查,絕對不會有任何漏洞!”香花紫自信的道。

    “那就去驗證一下吧!”

    李青山展開《霧州方寸圖》,找到白蓮教總壇所在的蓮花峰,大手一揮,云霧升騰,飛馳而去。

    蓮花峰出現在地平線上,宛如一朵即將開放的蓮花,煥發著一輪輪白光,將夜空照的透亮。

    “她就在這里吧!”

    李青山遙望蓮花,降下云頭,改為步行,趁著夜幕趕到蓮花峰下。

    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順利,連準備好的一套說辭都沒用上,就被放了進來,比進入子蓮壇的法陣都要容易些。

    這是源于一種自信,即便是蛇神教主敢混入白蓮教總壇,也是進得出不得!

    香花紫報上了香花紅的名字,但來的卻是一個神情冷漠的陌生男人,問道:“你們就是從子蓮壇逃出來的弟子?”

    “是!”

    “跟我來!”男人轉身便往山上走去。

    “請問這位兄弟,我們這是要往哪去?”

    “到了就知道了!”

    沿著山路一直前行,香花紫與香花綠都是心中惴惴,下意識的往李青山身旁靠了靠,很快,來到一片建筑前,門前一塊大石上刻著“清波堂”三個大字,被蓮花托起。

    “清波堂!”香花紫失聲道,臉上浮現一絲恐懼之色。

    李青山心想,知道清波堂的人還真是不少的,但若沒有親眼見過她的人進行指認,就算知道也是沒有。

    “我們堂主要見你們,詢問子蓮壇之事,等下進去說話小心點,若敢有絲毫不敬……”男人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香花紫忙道:“不敢!”

    穿堂而過,直來到后方一個幽靜宅院,男人恭敬行禮:“堂主,人我帶來了!”

    “如心!”

    這兩個字幾乎要脫口而出,李青山直直的望著那白衣女子,除了如心,還能有誰,只是如心好像沒能認出他來,神情淡漠。

    “大膽!”男子低喝一聲,李青山便學著香花紫與香花綠的樣子行禮:“子蓮壇弟子金子阿月拜見堂主!”

    “你先下去吧!”如心揮揮手,看也不看李青山,來到香花紫與香花綠面前,將手按在她們的肩膀上,輕聲說道:“你們的母親,將一切都跟我說了,子蓮壇里有奸細,是你們嗎?”

    “我們不是奸細!”香花紫失聲叫道,在那種壓迫感下,根本無法維持冷靜,不由自主的提高嗓音。香花綠更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么就是你嘍!”如心斜覷了一眼李青山。

    “不錯,正是我!”李青山陡然化作赤發赤眸的模樣,眼光灼灼的望著如心。

    如心一揮手,香花紫與香花綠立刻軟倒在地,她望著李青山,冷冷的道:“李青山,你果然還活著!”(未完待續……)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