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八十五章 三招敗之
    “他怎么知道我在這片虛空中?他怎么能夠攻擊到我!”

    女修羅心中大駭,感覺渾身每一根骨骼都在震顫,然后碎裂,血肉就更不用說了,仿佛一團破布,被狠狠蹂躪。

    砰地一聲,從虛空中跌落出來,已是血肉模糊,不成人形。

    李青山俯下身子,仿佛捏小蟲子似的,將她提溜起來,放在手心,指尖碰了碰。

    “別裝死。”

    雖然從戰斗技藝上來說,這女修羅不再李青山之下,放眼整個九州,在二次天劫的境界里都堪稱頂尖。

    然而李青山的實力,早就超過了二次天劫的境界,無論各方各面都沒有短板。只需憑靈龜的預感來鎖定這女修羅隱遁虛空的位置,然后牛魔一拳轟過去就行了。

    說來簡單,但是占卜預言的能力和撼動虛空的力量,就算是三次天劫的妖王、修士們,也未必能夠兼備。

    于是乎,只需三招。

    第一招知道敵人的存在,第二招明了敵人的手段,第三招就將其擊敗。

    好在阿修羅的生命力確實非同凡響,那一團血肉模糊蠕動著,還沒等完全恢復,忽然一閃,再一次施展遁藏虛空之術。

    李青山嘿然一笑,掌心釋放出紊亂的震蕩波,她噴出一口鮮血,頹然躺在他的掌心。

    他雖然不懂得什么空間法則,她方才召回環刃時,已經有了感應,怎么可能再給她逃脫。遁藏虛空他是做不到。但要不讓她做到,倒也簡單的很。

    這女修羅還不甘心,又嘗試了兩次,反而讓傷勢更嚴重。終于放棄。

    “傳說果然不假,阿修羅的女性都是美人呢!”

    李青山道,震蕩波的無差別攻擊,這女修羅的不但面甲沒有了。露出一張嬌艷的面容,就連身上的衣物也都粉碎,身軀玲瓏有致,堪稱絕色。

    不過就連李青山也感到意外,他竟沒有多少色心,不但是因為彼此的身材差距實在太大,在化身妖魔的狀態之下,他感覺心胸都變得遼闊,區區**之念根本不足縈懷。縱橫天下之野望。反倒是熊熊燃燒起來。

    唯愿摘星拿月。移山填海。大丈夫之志。豈在床榻之間,就連這方圓數百里的修羅場,都嫌狹小拘束。不能讓任意馳騁。

    功法名之為《神魔九變》,而隨著修為的提高。境界的不同,他的思維與眼光,也在不知不覺間發生著變化。

    李青山在須彌指環中搜索了一遍,拿出一套衣裙拋給女修羅,她倒也光棍,不客氣的收下衣裙,凝神撫摸觀賞了一下,然后大大方方的穿在身上。

    這是得自于美蠶娘百寶囊的一套戰利品,她穿在身上,更多了幾分嫵媚,不過那冷冽血腥的氣質,卻不會改變。

    轟然一聲,李青山坐了下來,望著手心的女修羅道:“你叫什么名字?”

    “殷晴。”

    “你不怕我殺了你?”李青山看她身陷敵手,依舊是夷然無懼,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反正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殺了,我自會在修羅道中復活。”

    殷晴淡淡道,實際上,她已經死過十幾次了,只要被納入修羅道中,成為一名阿修羅,死亡便是常事。而只要戰斗的意志不消失,縱然被殺也會重生,稱之為阿修羅不死身。

    “死在我手里,可未必能復活!”李青山呲牙笑道,利齒宛如巨大的鐘乳石。

    “那就剛好做了了斷。”殷晴道。

    李青山心中一動,審視著她的臉龐,這絕不是裝出來的視死如歸,而是一種近乎麻木的漠然,要想逼她歸順,恐怕還真有點困難。

    試探問道:“做我的手下吧!”

    “好。”殷晴道。

    李青山愣了一下,“你就這么答應了?”

    “你還想怎樣?”

    “你的那些同族,好歹要我釋放一下王霸之氣,然后才納頭便拜啊!”

    “那你就釋放一下吧!”殷晴滿不在乎的道,卻有些奇異的感覺,這里果然不是修羅道啊!

    “好!”

    李青山的神情忽然變化,雙目圓整,鼻子皺起,宛如猛虎發怒,兇惡之極,一身戾氣滔天,赤發如火飛揚。

    殷晴呆住了,仰頭望著他:“阿修羅王?”

    遇到其他世界的強者,她并不奇怪,然而這種戾氣,卻讓她好像一下子回到修羅道的戰場中。

    在殷晴進入修羅場之后,那血色漩渦已經緩緩停止轉動,但被李青山的氣息一激,又轉動了起來。

    李青山戾氣一收,笑道:“怎么樣?可惜你太弱了,激不起我的斗志了,不然還能更威風一點。”

    “這里不是你該呆的地方。”殷晴道。

    “哦,那我該呆在哪里?”

    “那里。”殷晴向上一指,指向那血色漩渦的深處。

    “終有一天,我會去的。”李青山望了一眼,又低頭道:“不過在此之前,總要了解一下,那是個什么樣的地方,你知道嗎?”

    他一直嘗試了解其他世界的模樣,就算無法看清那九天之上,至少也能接近一點,從修羅道的來客,當然是不錯的選擇,不過有些遺憾的是,那些普通的阿修羅與阿修羅將,因為自身實力的太低,且沉浸在無盡的征戰中,根本不能給李青山一個滿意的解答。

    “略知一二,不過在此之前,我還有個請求。”

    因為李青山展現出那仿似阿修羅王的氣息的緣故,殷晴的態度變得軟化了一些,從某種程度上說,這已經近乎本能,她追隨過好幾位阿修羅王四處征戰,而在被引入修羅場的時候,一場戰場才剛剛結束。

    她憑著遁藏虛空的能力活到了最后,在那血月映照,尸橫遍野的戰場上,血色漩渦忽然出現,她本可以脫身,但卻猶豫了一下,最后任憑漩渦將她吸入其中。

    “說吧!”李青山道。

    “我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出乎意料的簡單要求,李青山道:“你不會是想逃跑吧!”

    “你不知道嗎?一日為修羅,終生為修羅,除非能夠躍出六道外,否則永遠不能脫身,只能暫時離開而已。”殷晴道。

    換句話說,她必須憑依著修羅場,才能維持在這方世界的存在,當然也不是沒有別的辦法,那就是不斷的殺伐,而是不能是虐殺實力相差太大的弱者,趴在螞蟻窩邊上碾螞蟻,可不叫“殺伐”,而對她來說,凡人跟螞蟻也差不多。

    但若是將殺戮的對象瞄準修行者,那無疑是挑戰修行道的秩序,最后也難逃被這方世界的強者斬殺的下場。所以在史上也曾有許多次阿修羅的闖入九州大開殺戒的例子,但卻不會像餓鬼道入侵那么恐怖。

    李青山只見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臉上染上一抹翳影,尋思道:“無盡征戰大概算不上什么快樂的生活,特別對一個女性來說。”

    “好,那你就跟我出來瞧瞧吧!”

    殷晴走出修羅場的那一刻,心臟幾乎停止了跳動。綿綿霧雨在山谷中飄蕩,幾只飛鳥相互追逐著飛向陰霾的天空,一切都顯得如此安寧,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臉上露出笑容來。

    然后她看到了一旁的小安,心中贊了一聲:“好美的人兒!”

    雖然阿修羅女性已美貌著稱,她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不過在修羅道中,唯一的美是殺戮之美。戰斗殺伐的**壓過了一切,當一個男性阿修羅見到她的時候,第一個念頭,絕對是想殺了她。而且因為每一個女性阿修羅都是很美,所以對于美的概念,就越發的模糊不清。

    然而在見到小安的時候,這概念忽然從模糊到清晰,并且本能的做了一下比較,覺得自己雖然略遜一籌,但也不差,才安下心來,這種久違的想法,又讓她的心情激蕩了一下。

    李青山在很久之后才知道,為何男性阿修羅丑陋,而女性修羅全都美麗,在每一次的重生中,舊日的身軀回歸修羅道,新的身軀從血海中走出,其形體的變化,很大程度上源于心念。

    男性要變得更加兇惡來威懾對手。而女性哪怕在無數次的重生中,也沒辦法拋下一顆愛美之心。

    李青山介紹道:“這是剛從修羅道來的殷晴,能夠隱遁于虛空之中,實力非常不錯,是強大的刺客,我準備向她了解一下修羅道。這是小安,以后除了我之外,你只需聽她的命令就夠了,放心,她的實力絕對在你之上。”

    “有機會要比一比才知道。”

    殷晴道了一聲,便從樹上飛躍而下,哪里還有心思聽李青山啰嗦,盡情在山野之間暢游,呼吸著濕潤而沒有血腥味的空氣,臉上洋溢著動人的笑容。

    每一片樹葉,每一只昆蟲都是如此新奇,而又如此的熟悉,讓她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些早已模糊的記憶。

    李青山同小安相視一眼,攤手道:“鄉下孩子,沒見過世面!”

    小安盯著李青山:“好多女人,好多。”

    “這可不怪我,是她自己從修羅道跑過來的。而且我對這種渾身血腥味,連害羞都不懂的女人毫無興趣。”

    小安哼了一聲,別過頭去,一臉不信。(未完待續)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