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六十章 影宮
    “好吧,但你不得不承認,我以前的戲演的還是不錯的。”李青山豎起食指,又感嘆的道:“果然謙虛使人進步,驕傲使人后退啊!”

    臉上卻沒什么憂慮之色,他已不是過去那個李青山了,不需要再小心翼翼的演好每一場戲,更不必再在意那么多。至于什么時候去龍州,甚至去不去龍州,都不是鷹神一句話所能決定的。

    小安微笑點頭。

    “不過堂堂鷹神,何必不遠萬里的趕來走這樣一個過場?”李青山有些不解,他演戲是為了給鷹神看,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那鷹神演戲又是為了給誰看呢?

    “因為他是‘護國鷹神’,只要大夏王朝還存在一日,他便要繼續守護下去。”大榕樹的聲音響起。

    “嘿,原來如此,過去還覺得‘護國鷹神’這個名號威武霸氣,現在怎么覺得是個苦差事。”

    李青山道,隨著境界不斷提高,眼界也越發的開闊,幾十年前聽金蟬靈王說‘九州如井’,他還覺得很震撼,現在才算是真正理解。

    “不過既然籠子破了,鳥兒也就自由了。”大榕樹王悠然的道。

    “自由啊,飛到多高才算是真正的自由呢?可惜你是永遠不得這份自由了!”

    “鳥有鳥的自由,樹有樹的自由。對一棵樹來說,能夠有一片地方安心生長,不受砍伐,就算是自由了。”

    “說的也是,對了,道友可曾大功告成?”李青山笑的一臉曖昧。

    “這才是第一步而已,還需要漫長的時間來適應,相信終有成功之時。”大榕樹王道。

    “你知道我在問什么。”李青山充滿了八卦的興趣。

    “這個……”

    “其實這種事你問小安沒用,她一個小丫頭懂什么,我才是見多識廣,總之是該整就整,別想那么多……”

    “青山,前輩恐怕要略作修養,才能凝練智慧果實,你不如先到影宮看看?”小安扯扯李青山的衣袖,打斷他的言語。

    “好啊!”李青山隨口答應,回過神來:“你是不是覺得我說的不對?”

    “對極了!”小安認真的點點頭:“快去吧,影宮有很多事等著你去‘整’呢!”

    “死丫頭,竟敢諷刺我!”

    李青山突然懷念起那個總是用無限崇拜的眼神望著他的小安,不過現在這雙空靈的眼眸中有了更加豐富的感情,遠比鷹神的鷹眼更能望到他心里。白骨之上這一層朱顏,也不再只是虛無的皮囊。

    “我不是小丫頭。”

    “好吧,我去去便回!”

    李青山捏捏她的臉頰,轉身飛騰而去,話說這二十年來,他簡直像苦行僧一樣,然后便是連番大戰,外加轟碎霧州鼎這樣的高強度勞動,遇到一個共淵,倒是彼此都有點意思,但正因為這么點意思,反而沒辦法為所欲為,一想起影宮與夜游人,還有點小激動。

    “夜宮主,我來赴約了。”

    “你怎么像是來逛青樓似的?”夜未央的臉蒙在黑紗下,只露出一雙眼眸,上下打量著李青山,魔窟那一戰給她留下的印象實在是太過深刻,有一種無法將兩種形象聯系起來的感覺。

    “那我要點個頭牌!”李青山哈哈大笑。

    “呵呵,那就來吧!”夜未央身形一閃,沒入林海之中。

    李青山緊隨其后,眼前一道倩影在密林間穿梭,難以把握氣息所在,在這幽深復雜的林木間,也無法展開羽翼全力飛馳,每一次靠近,都會立刻被拉開距離。而且夜未央并非是直線前進,忽東忽西的亂轉,帶著幾分調戲的意味。

    李青山索性放棄了追逐。

    “怎么,不點頭牌了嗎?”夜未央笑道。

    “連模樣都看不到的頭牌,不點也罷,免得上當。”

    李青山笑答道,眼神始終清明,經歷了數十年來的種種,他已不再是那個剛從小山村出來,一見顧雁影便驚為天人、一見鐘情的土包子。前往影宮的最大目的,更不是滿足欲念,而是做一場了斷。

    夜未央忽然停步,分開層層疊疊的樹葉,道了一聲“請!”

    一座建筑在巨木之間城市展現在李青山的面前,遠比昔念所見的蛛網城大上百倍千倍。

    千萬顆夜明珠散發著淡淡銀輝,樹影斑斕交錯,濃霧在樹下浮沉,顯得既幽暗又輝煌。無數夜游人漫步其中,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樣,是一個嚴酷的刺客訓練基地,反倒處處散發著藝術氣息。

    不過暗處的眾多哨卡卻躲不過李青山的眼睛,看來夜游人們并沒有因為在參天城的領地而放松警惕,維持著近乎本能的戒心。

    不過在影后的引領下,一路暢通無阻,直達影宮的核心,很快便見到了夜流蘇三姐妹,知道她們在影宮中過的還算不錯,畢竟憑著二次天劫的修為,放在九州任何一個組織,都算得上是中上層,就算有一些勾心斗角,也很難直接影響她們。

    而影宮中從上古神國傳承下來的豐富完善的修行體系,亦給了她們極大的幫助,這二十年來大多數時間,也都用在了修行上。

    夜流蘇天賦本就最好,又受到夜未央的另眼相看,給予了最大的支持,進步也是最大,有很大的機會繼任影后之位。不過最努力的卻非她或者夜流星,而是天賦最差也最懶惰的夜流波,氣質也隨之大變,有一種變了個人的感覺。

    李青山欣慰頷首,同行這一程,能將她們送到這樣一個境地,也算是沒有辜負這一份情誼,不過可惜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

    “咚咚咚!”

    敲門聲回響在黑暗的房間中,李青山睜開眼睛,正要一雙玉臂的糾纏中起身,那一雙手臂卻緊緊摟住了他。

    “帶上我吧!”夜流波道。

    李青山在她額頭輕輕一吻,輕撫她的小腹:“好好照顧我們的孩子。”

    “真的會有嗎?”夜流波有些茫然。

    “這次一定會,我保證!”

    李青山道,以鳳凰之火為保證,那一點生機已然種下,不知將來會結出怎樣的果實,不過他注定無法當一個好父親。

    “宴會要開始了。”門外響起夜未央催促的聲音。

    李青山也已然感覺到,千里之外,參天城中,那一股股龐大氣息的匯聚。

    不只是青州,名為九州舞臺已經準備好了,于是他大步向門外走去,不曾回頭。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