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九十二章 親女兒
    這話怎么看都像是用拙劣激將法偽飾的陷阱,然而墨海龍王的神情卻平靜的像是在闡明一個簡單事實。

    李青山竟也真的相信他的話,他或許不是真龍,但卻有著龍的驕傲,根本不屑于搞這樣的把戲,于是贊道:

    “五絕仙人還真是畫出了龍的神韻!”

    墨海龍王神色陡然變了,哪怕是墨羽被殺、被李青山斬中的時候,他都有一種深邃的淡漠,但在這一刻,卻像是真的被激怒了,龍睛凝視著李青山:

    “只憑這一句話,你就該死!”

    李青山暗道果然,“該不該死,可不是憑嘴說的,放心,無論是墨海還是畫冢,該去的時候我自會去,不過到時候來的就不是我一個了,今日同樣是你殺我的唯一機會。”

    “任你百人千人!”墨海龍王拂袖而去,一手按住褚丹青的肩膀,二人同時消失不見。

    李青山略作思索,忽然感覺到了什么,嘀咕了一聲:“好事之徒還真多!”也收斂氣息,縱身投入大地。

    前腳剛剛離去,后腳幾股強大氣息便飛馳而來,幾人心中都是一驚,“好強的破壞力!”

    天際云層被掃蕩一空,森林草木被夷為平地,天地間殘留著妖氣更是濃郁的嚇人,交戰的雙方卻已消失不見,令他們有些失望,相互見禮之后,便各自展開神念探查。

    并不是他們好事,而且這個境界的存在。一場戰爭的結果,就算影響不了天下,也足以影響一州的大局。

    岳武陽沉思著,“這妖氣似乎不同于尋常妖王,有一方是墨海龍王,另一方是誰?竟然能與龍王交手!而且還沒有被擊殺當場,恐怕也是一位大妖王。”

    雖然希望是飛天蝗王與墨海龍王翻臉,但這種可能性實在不高,恐怕是來自于其他州的大妖王,很可能七十二路妖王之一。

    ……

    地底深處。李青山望著手中的“虎牙”。鮮紅的刀鋒上出現了一個醒目的缺口,再提醒著他墨海龍王的厲害。

    那一刀雖然抓住破綻,斬斷了墨海龍王的劍,但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別看只是一個小小的缺口。卻直接破壞了這柄修羅神兵的整體結構。使的威力與堅固都下降了許多,若是再與墨海龍王這樣的強手交鋒,甚至會成為致命破綻。

    雖然可以用血慢慢修復。但李青山已經有了換一柄兵器的打算,這柄刀更適合用來碾壓弱小,而非應對強敵,特別是面對墨海龍王這樣無血可嗜的對手,更是顯得十分乏力。

    方才若是再戰下去,此刀必斷!

    “憑我現在的實力,足以從‘修羅祭兵臺’中拿出一柄更強的修羅神兵,不過哪里才有大量的兵器用來獻祭呢?”

    李青山思量著收刀換鞘,為了換得這一柄“虎牙”,他已把這些年積累的兵器全部獻祭,若是想要獲得更強的兵器,就需要更多更優質的祭品。

    “不管了,先回去找小安再說!”

    李青山在盤根錯節地底洞窟中急速穿行,揮舞著翅膀不斷加速,很快就回到清河府的地界,忽然想起當初在這里經歷的冒險,不禁微微一笑。

    “不知金蟬靈王的飛升大計進行的如何了,還說要送我一件禮物,不知道這件禮物能不能助我屠龍。”

    折身來到地底深處,舊日的蛛網城中,夜游人殘留的雕刻,已被縱橫交錯的蛛絲完全覆蓋,變成了一個真正的蜘蛛巢穴。

    李青山深吸了一口氣,彌漫的妖氣中有著熟悉的殘忍惡毒,遠比以前要強大許多,看來她也沒有白白浪費時間,想起以前的“美好”回憶,笑著敲敲巖壁:“小羅絲,你在嗎?”

    聲音在洞窟中回蕩,激起一根根蛛絲的顫鳴,轉眼之間,顫鳴聲響成一片,偌大蛛網的中心處,有一個蛛絲纏繞的巨繭,忽然裂開一道縫隙,黑暗中亮起八只幽綠的眼眸。

    “北月!”

    羅絲蛛后從中走出,妖艷的臉上滿是歡喜,快步向著李青山走來,漆黑長裙拖在身后,飄然欲飛。

    李青山踏上蛛絲結成的長橋,迎了上去,張開雙臂給了她一個擁抱:“你也渡過三次天劫了!”

    “你知道嗎?我一直在等著你,等你成為我的食物!”羅絲蛛后臉上的笑容陡然變得殘忍猙獰,一口咬在李青山的勃頸上,這一刻她已經等的太久了,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他哀鳴求饒。

    “好吃嗎?”李青山問道。

    “你……”

    羅絲蛛后臉色大變,發現自己尖利的毒牙竟然無法刺破他的肌膚,而自他雙臂上傳來的力量卻越來越大,她立刻施展出天賦神通,肌膚化為銀色,卻駭然發現,絲毫無法阻擋那漸漸收攏的手臂。

    豁然想起他見面后的第一句話:“你也渡過三次天劫了!”難道說他已成為妖王!

    “別鬧,咱剛跟墨海龍王斗了一場,沒占到什么便宜,心情有點不太好,這種時候的男人很容易使用暴力,你還真是沒記性。”

    “墨海龍王!”

    羅絲蛛后一驚,仰起頭來,用不可思議的目光注視著李青山,她在青州多年,深知墨海龍王的恐怖,就算是成為了妖王,也不敢與龍王相斗,驚訝的情緒太過強烈,甚至忘了身上的劇痛。

    “對了,我好像對你說過,如果再敢向我出手,就宰了你,差點忘了呢!所以你還是去死吧!”李青山眼眸一凝,陡然發力。

    羅絲蛛后發出一聲悲鳴,渾身骨骼發出扭曲的聲響,她想施展成為妖王之后新領悟的天賦神通,但在那雙赤眸的注視下,竟有一種不能反抗、不敢反抗的感覺。

    而直到這一刻,他依然沒有釋放出任何妖氣,數十年不見,他到底變成了怎樣的怪物!驀然想起金蟬靈王在她渡劫成功后說的話,那時候她一心想要洗刷恥辱,將他殺死吞噬。

    “羅絲,雖然你成了妖王,但如果有朝一日你再見到他,千萬不要向他出手,否則我也救不了你,切記!”

    嗷嗚!一聲虎嘯,充滿了暴戾之氣,一個小小的身影從巨繭中撲出。

    “這小妖又是從哪來的?”

    李青山隨手卡住那身影的脖子,是個渾身妖氣的小女孩,穿著蛛絲織成的衣衫,一雙眼睛圓睜,神情十分兇狠,在他手中奮力掙扎著。

    他又注意到,這小女孩臉上有著淡淡的虎班,身后拖著一條卷曲的虎尾,而一雙赤眸更是有些熟悉,不禁“咦”了一聲。

    “北月,你要殺就殺吧,不過虎毒不食子……”

    李青山一揮手,羅絲蛛后飛了出去,扯斷無數蛛絲,狠狠撞在巖壁上,心情卻為之一松,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

    那時腹中胎動,她曾想直接抹殺,還是金蟬靈王勸阻了她,對她說:“不要小看這個孩子,好好的養育她,將來她或許會救你的性命。”

    小女孩嚇了一跳,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家伙,卻毫不示弱的瞪著李青山。

    李青山凝視著小女孩,感覺在她的身上有著與羅絲蛛后相同的氣息,但另外一種氣息更加的強大狂暴,而且無比熟悉,那是虎魔的氣息!

    除此之外,更有一種血脈相連、命運相續的感覺,心中再沒有懷疑,仍覺得有點不太真實。

    “這個小丫頭是我的女兒!?”

    李青山哭笑不得,剛和韓瓊枝保證絕對沒有婚外生子,這就冒出來了一個,而且還是被這個討厭的羅絲蛛后生出來的,這簡直是天大的玩笑!

    “不錯,她正是你的親生女兒。”金蟬靈王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似乎也帶著一絲笑意。

    “這算是驚喜嗎?”李青山吐了一口氣,放開小女孩的脖子,單膝跪地與其平視,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去死吧!”

    “有性格,像我!”李青山眼神一凝,釋放出虎魔的氣息,又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虎女……”小女孩感到一種本能的敬畏,面前的男子給她一種特別的熟悉感,小臉上浮現茫然的表情,求助的望向羅絲蛛后。

    “知道我是誰嗎?”李青山指著自己的鼻子。

    “你是誰?”虎女脆生生的問道。

    “我是你爹?”李青山笑道。

    “我是你娘!”虎女怒道。

    “他娘的!”李青山揚起手來,還是輕輕落下,拍拍她的腦袋,“你還什么都不懂,所以饒你一次!”對羅絲蛛后喝道:“你把話跟他說清楚,順便教她一點禮貌!”

    羅絲蛛后冷笑不語。

    李青山一指腳下:“立刻給我滾過來,別以為有了這道護身符,我就不會殺你!”

    羅絲蛛后這才走過來,將虎女帶到一旁。

    “你不要怪她,她生性暴戾易怒,我以佛法也難以化解。”金蟬靈王道。

    “只繼承了虎魔一種血脈嗎?”

    李青山微微沉吟,他體內幾種血脈,是憑著《神魔九變》才化為一個整體,而且還有許多沖突,只繼承其中一種血脈,也算是理所當然。不過羅絲蛛后那種殘忍狠毒,與虎魔的暴戾兇猛相結合,還真難出什么好孩子。

    “算了,不說這個,她有她的路要走,比起一般的妖怪已算是非常幸運,你還沒能飛升啊?”

    “已經到了最后關頭,不過仍需你助我一臂之力!”(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