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一百零九章 小安出關
    糟糕,若狂花刀魂真把岳武陽砍死那就完了!

    李青山正待出手阻止,岳武陽一聲咆哮,以他為中心,一股環形氣浪席卷百里,末路狂花刀也被蕩飛出去。

    岳武陽雙目血紅,渾身肌肉虬結,身上的傷痕迅速愈合,一如真正的阿修羅王,進入一種類似于“虎魔狂怒”的爆發狀態,向著末路狂花刀猛撲過去,速度比方才快了數倍,長戈急斬。

    一股銳流猶如閃電,摧枯拉朽般摧毀沿途的一切。

    “終于有點意思了。”狂花刀魂笑道,正待揮刀迎上,忽然消失不見。

    “岳道友,我看就點到為止吧!”

    李青山伸手將末路狂花刀從修羅場中撈回來。

    狂花刀魂怒吼道:“李青山,我警告過你,不要多管閑事!”

    “你殺不了他。”李青山篤定的道。

    “胡說!”末路狂花刀劇烈震顫。

    “別太小看人家,人家打不過你,難道還跑不掉嗎?”李青山道。

    “住口,在這修羅場中,他能跑到哪去?”

    “我可沒說過要幫你困住他。”

    “你個吃里扒外的王八蛋!”

    “賤人閉嘴!這是你的戰斗,可不是我的戰斗!”

    一人一刀對罵,不怒僧在一旁聽的汗顏,更震驚于這柄末路狂花刀的威力,一刀在手,凡人也能斬殺大修士,在李青山的手中,又該有怎樣的威力。

    岳武陽的胸口劇烈的起伏了幾次,雙眸才恢復正常色澤,這一戰給他的沖擊不小,竟然險些敗給一柄刀,卻更激起心中渴望,若能得到這樣一柄兵刃,他的實力將有天翻地覆的變化,閃身來到修羅祭兵臺前,望著那斑駁的石臺,眼中熠熠生光。

    不一會兒功夫,岳武陽從修羅場中走出,已經整理好了衣衫,正色道:“李道友,請將這修羅祭兵臺借我一用!”

    徹底認可了李青山的實力,不再將他當做后輩來對待。

    ……

    連岳山脈,青小洞府。

    三十三顆骷骨念珠旋轉飛馳,不斷的變幻陣列,始終維持著骷骨魔陣,在山腹中掀起狂風呼嘯,小安一襲月白僧袍獵獵作響。

    她伸手一招,一個個骷髏頭變成一顆顆念珠,連成一串,回到她的皓腕之上。

    她沉思了片刻,身上忽然散發出淡金色的佛光,一派寶相莊嚴,使人一見便肅然起敬。

    她舉起帶著骷骨念珠的手,光芒匯集其上,為瑩白的念珠鍍上了一層淡金色,看起來再沒有一絲邪氣,宛然佛門至寶。

    她才踏出洞府,山間云氣徘回,山雨連綿一片,山色又變得郁郁青青。

    “潛隱了這么久,也難為你了,出來吧!”小安清越的聲音在山間回蕩。

    一個沙啞殘忍的聲音響起,“聽說你是李青山的道侶,還是天龍禪院最優秀的弟子?”

    小安縱身躍上一座山巔,反手拔出斬煩刀,高高舉起。

    “斬煩刀!”那聲音驚訝的道。

    “斬煩刀。”小安聲音平靜的復述。

    “這柄刀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云霧陡然破開,一頭巨艦大小的飛蝗從天空中俯沖而下,振翅的聲音震耳欲聾,激起一陣凄厲的風聲。

    轟!

    小安足下的山峰坍塌崩裂,巨石向四面八方飛濺,她已來到另一座山峰。

    飛蝗妖帥一雙巨大的復眼,倒映出無數小安的身影,心中充滿了驚疑,她的實力超乎他的預料,而小安接下來的言語,則讓他無暇顧及這些。

    “你想知道金蟬靈王的所在嗎?”

    “金蟬靈王!”飛天蝗王咬牙切齒的道,在鎮魔殿下的無數個日日夜夜,他都在想著如何復仇,而再沒有任何一種仇恨,比這更深更切。

    “金蟬靈王。”小安再一次平靜復述。

    “給我說清楚他在哪里?我可以饒你一命!”飛天蝗王道。

    “就在這如意郡,而且不日就將飛升,你若想阻止他就做好準備吧!”小安面無表情的道。

    “如意郡的哪里?”飛天蝗王追問道,如意郡縱橫萬里,要想找到一個躲藏起來的大妖王,像是大海撈針一樣。

    “等到天劫降臨的那一刻,你自會明白。”小安道。

    “我要你現在就給我說清楚!”飛天蝗王咆哮著,再一次沖向小安。

    小安屹立于山峰之巔,檀口微張,群山陡然被佛光照亮,龍吟聲貫徹天地。

    “僧王!”

    飛蝗妖帥驚道,龐大的飛蝗妖帥在龍吟聲中支離破碎,而在耀眼的佛光中,一縷三昧白骨火一卷一收,收納了這份資源。

    光芒漸漸黯淡下來,山間云霧糾纏收攏。

    “我并不需要你饒命。”小安收刀還鞘,轉身破空而去。

    隔著幾座山峰之外,如心從洞府中走出,身旁跟著一頭猙獰瘟鬼,捏著下巴思索了片刻,微微一笑,緊隨其后,飛上云霄,

    ……

    龍蛇湖上,一座小到幾乎不能被認為是島的荒島上,來往的百家經院弟子皆遠遠繞開這座島,不止是因為這里是白狼統領靜修之處,更因為那時常響起的恐怖嘶鳴。

    不分白天還是黑夜,寒冬還是酷暑,猶如從地獄深處傳來,盤踞在人的心頭。

    幾個月前,一個法家弟子想要靠近這座島嶼,想從這位法家前輩身上得到一份機緣,不過還未踏上島嶼,就面無血色的回到住所,很快就發狂而死,于是再沒有敢靠近這里。

    這時候,嘶鳴聲再一次響起,草木蔥蘢的島嶼中心,一個女子渾身**的跪在泥土上,身上纏繞著一條條艷麗的小蛇,在她的肌膚上游走著,時而從肌膚上仰起頭,吐著青色蛇信,她原本算得上美麗的容顏,正因痛苦而扭曲,眼中充滿著憎恨,而更顯得丑陋,仿佛沉淪于地獄深沉的惡鬼。

    忽然間,地獄之蛇變得躁動起來,高昂起頭朝著同一個方向,充滿了敵意。

    錢容芷抬起頭來,看到一個身影正向她走過來,腳步輕盈無聲,猶如凌虛御風,衣袂飄然舞動,她不由屏住了呼吸。隨著那身影的走近,地獄之蛇又平靜下來,潛入她的肌膚中,相互勾連著構成一幅詭異艷麗的紋身。

    小安道:“你想見我?”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