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二百零五章 熊孩子
    斗魔渾發出歇斯底里的咆哮聲,李青山神情漠然,雙目盈滿神性與魔**匯的光芒,仿佛與天地合一,帶著天地不仁的高遠氣象。

    “這李青山大有古怪,恐怕與這方界域有關,我們快殺出去!”黑色戰馬對斗魔渾道。

    “你想要吞下失敗的苦果嗎?你想要被其他魔民嘲笑嗎?你想要更強大的力量嗎?我只需要一些祭品。”仙棄劍魂的聲音也在斗魔渾腦海中回蕩。

    “我……要……贏!”

    斗魔渾咬牙切齒的道,忽然反手一劍,鮮血迸濺,一顆碩大的馬頭飛起,用驚怒的眼神望著斗魔渾:“你……”

    “今日一戰,有勝無敗!若是不能取勝,就唯有一死!”

    斗魔渾高舉仙棄劍,扭曲劍光急不可耐的將戰馬吞噬,馬頭還未落地便融化在劍光中,為在劍鋒上染上了一層血色,體內涌出一股新的力量,魔氣變得越發強盛,與天空中的李青山分庭抗禮。

    李青山漠然注視,直到斗魔渾的魔氣膨脹到巔峰,才道:“準備好了嗎?”

    “死!”斗魔渾足下的大地四分五裂,沖天而起。

    李青山駕馭著地火風水所化的球體,從天而降。

    轟!

    天地震動,兩道身影凝滯在天空中,沒有神通,沒有劍道,唯有原始力量的激烈碰撞,狂舞的劍輪與地火風水的環帶,在瞬息間交鋒千萬次。

    氣流與光暈一輪輪的蕩漾。令整座修羅場都為之激蕩。

    天空中的血色漩渦急速飛旋,中心深處忽然探出一個小小的身影,穿著大紅肚兜,扎著沖天髻,手中還握著個彈弓,竟是個小男孩的模樣。

    李青山余光一掃,心道:“終于引來了一個阿修羅王嗎?而且好像還挺強!”

    雖然看著有些特別,但在修行道中,外表并沒有什么意義。

    斗魔渾則大為忌憚,這里畢竟是李青山的修羅場。若是這阿修羅王參戰。來援助李青山,情況怕會變得十分不利。

    “唉,打打殺殺,沒完沒了。不過這地方沒有想象中那么弱嘛!”

    小男孩睜著無神的死魚眼。并沒有尋常阿修羅對于爭殺的興致勃勃。反倒有些意興闌珊,莫說是參戰,連觀戰的興趣都沒有。感嘆了一聲便移開視線,令人懷疑他是否真的屬于阿修羅一族。

    他雙手按住血色漩渦,用力掙出雙腿,從天而降,狂烈的戰斗余波席卷修羅場,到他的身旁便分開兩邊,無法觸及分毫。

    殷晴遁藏在虛空中,躲避戰斗的余波,看到小男孩肚兜上黑暗日月的圖案,頓時露出震驚之色。

    “這里也有修羅祭兵臺啊!”小男孩先是落在修羅祭兵臺上,又閃身來到末路狂花刀旁,踮腳抓住刀柄拔了出來,“嗯,好像是叫做末路狂花吧!”又閃回到修羅祭兵臺上,這一來一回之間,展現出速度竟不在李青山與斗魔渾之下,甚至更加輕松。

    他像一條死魚似的,四仰八叉的躺倒在修羅祭兵臺上,雙目無神的望著天空中的血色漩渦,又將手中末路狂花刀胡亂揮舞幾下,一副百無聊賴,了無生趣的模樣,再次令人懷疑他的族類。

    “放開我!”狂花刀魂咆哮,刀鋒一陣震顫,但在經歷了一番苦戰后,根本無力抵抗那只小手的掌握。

    “唉,又被討厭了!”他隨手將末路狂花刀拋在一旁,將彈弓抱進懷里:“小丫,還是你最好了!”

    “這貨到底是什么玩意,不妙!”

    李青山漠然的眼神流露驚異之色,發現環繞周身的地火風水,出現一絲不協調。

    他此刻的姿態,不只是源于自身的力量,還有對整個修羅場的絕對掌控——為了維持這種姿態,他連天賦神通都不敢施展——而這小男孩的出現卻令這種掌控產生了巨大破綻,哪怕他什么也沒有做。

    斗魔渾怎么會放過如此良機,劍鋒接連斬斷風環、水環與火環,勢如破竹的斬向李青山。

    李青山舞動手臂,環繞的石塊停在面前,雙手猛然一推,石塊崩裂粉碎,化作一場砂礫風暴。

    斗魔渾化作一道曲折的劍光、飛馳閃避,仍被卷入砂礫風暴中。

    轟鳴聲響成一片,大地上煙塵漫天,被轟的千瘡百孔,

    煙塵散開,斗魔渾渾身被轟的血肉模糊,獰笑道:“李青山,到此為止了,你贏不了我,永遠贏不了我!”言罷高高揮起仙棄劍,斬向面前的虛空,要從修羅場中脫身。

    “不,先殺了他!”斗魔渾表情一變,身形頓住。

    “你個蠢貨,等下我自然會殺了他,現在我需要更多的祭品!”

    “殺……他!”

    斗魔渾咬緊牙關,表情不斷變化,自言自語的大聲爭執,仿佛精神分裂了一般,人與劍之間產生了巨大的分歧。

    并非斗魔渾愚蠢,不明白先弱后強的道理,而是在方才激烈的戰斗中,他感到仙棄劍魂的意念也在不斷滲透,試圖奴役他,方才更是不經他的同意,就直接選擇脫身,這種情況非常險惡,更甚于與李青山決戰。

    若是再讓仙棄劍獲得大量的祭品,就會徹底占據上風。唯有在與李青山的交鋒中,不斷損耗仙棄劍的力量,才能維持住平衡,避免成為劍奴。

    “外力果然不是那么好借助的,無法掌控的力量,只會反過來奴役自己。”

    李青山心念轉動,卻并未趁機進攻,而是喊道:“喂,小孩,回家去!”

    唯有趕走這個古怪的阿修羅小孩,他才有把握將斗魔渾壓制在修羅場中,否則就算是贏了也沒什么意義。

    “你管得著嗎?”小男孩干脆翻過身來,頹廢的趴在修羅祭兵臺上。

    “這里可是我的地盤!你要是不回家就來幫我,不然這里毀了,你也呆不下去。”李青山道。

    “你是阿修羅?”小男孩少氣無力的問道。

    “將來會是。”李青山釋放出滔天殺氣。

    “我討厭阿修羅。”小男孩摳著鼻孔。

    “你不也是阿修羅?”李青山反問道。

    “我也討厭我自己。”小男孩又換了一根手指,繼續摳鼻孔。

    “好吧,我其實是個人類。”

    “我更討厭人類。”小男孩把剛扣過鼻孔放進嘴里嘗了嘗,“呸!呸!就像鼻屎一樣,啊,我沒有鼻屎!”

    李青山在心里破口大罵,“媽蛋,這個該死的熊孩子!”(未完待續。。)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