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二百七十七章 山行(下)
    李青山一看說話那二人,是一老一少,都曾在飛馬城外見過,圍繞在前盟主張云天那一幫先天高手,后來趁著顧雁影被附體各自逃散。

    那少的是個英俊青年,仍是一襲白衣,乃是雪山派的弟子。

    那老的顯然是來做說客的,看來仍有人不甘心失敗,要跟他較量一下。

    殿中人都大驚失色,一片拔劍之聲。

    “冰兒,快過來!”

    薛寒峰一邊說著,一邊催動門派大陣,殿中的溫度陡降,本是盛夏時節,此時卻呼氣成霧,李青山感到的寒氣猶重,腳下凝結了一片寒霜,迅速蔓延上來。

    李青山并不理會,一指那做說客的老者,拇指向后一挑。

    老者如蒙大赦,奪門而去,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這位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竟然說逃就逃,連一句狠話都不敢撂。殊不知他見過李青山殺人的場面后,哪還有正面為敵的勇氣。他不怕壯烈戰死,卻不想像臭蟲一般被人隨便碾死。

    “站住!”李青山喝道。

    老者剛越過門檻,聞聽此言,一下像被釘在那里,一動也不敢動。

    李青山頭也不回的道:“喂,我兩次饒你性命,你怎么連個謝字都沒有?”

    老者臉色一陣變幻,低頭拱手:“多謝不殺之恩!”

    “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若再有一次,你就加入天下會算了。”

    老者抬頭深深望了李青山的背影一眼,重重點頭:“好!”又對薛寒峰道:“薛掌門,我與你相識多年,知你素來仁義,不忍見雪山派落得和馬家一樣的下場,你……你還是降了吧!”

    又重重嘆了口氣,頭也不回的走了。

    眾人皆是目瞪口呆,這到底是誰的說客?

    李青山又瞥了那白衣青年一眼,他仿佛耗子見了貓。打了個哆嗦,低下頭一言不發。

    薛冰感到一陣痛心,這還是昔日那個傲氣凌云的大師兄嗎?

    薛寒峰肅然拱手:“在下薛寒峰,乃是雪山派第十九代門主。俠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薛掌門,廢話不多說,是戰是降,一言可決!”

    李青山向前一步,咚的一聲巨響,大殿震顫,寒霜碎散。

    “不知要如何戰,又如何降!”

    “若定要戰,一起上便是。沒那么多講究。若要降,從此再沒有雪山派,只有天下會的雪山堂,你還是堂主!”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沉,這是要滅我雪山派啊!若無方才老者留下的一番話。只怕立刻就會有人喝罵起來。此時紛紛持劍上前,以示與雪山派共存亡。

    唯有那白衣青年一動不動,眼神空洞的望著地面,喃喃道:“沒用的,沒用的!”

    薛冰已不再看他,昔日那個大師兄已經死了,不是被人殺死。而是被活活嚇死。拉開與李青山的距離,回到父親的身旁,再回眸望去。

    李青山不動如山的站在殿門前,散發出的妖氣充塞殿宇,猶如一團黑云壓在雪山上,幾乎無法將之與那狼狽闖入酒樓。被掌柜教訓也笑呵呵的男人聯系起來。

    但仔細望去,卻發現他其實并沒有變化,一雙熠熠生光的圓眼似永遠帶著笑意,此時卻有一種視一切為游戲的戲謔。

    薛寒峰深吸了口氣:“雪山派與天下會井水不犯河水,我情愿讓出山下所有。發誓永不與天下會為敵!”

    李青山搖搖頭:“不行,這話我已與令愛說過了,大勢所趨,非敵即友,容不得冷眼旁觀之人!”

    薛寒峰也被激怒了:“閣下逼人太甚,雪山派傳承數百年,豈能滅在我輩的手中?”

    “薛掌門真是想不開,生老病死,人所難免。成住壞空,萬物皆然!大可將目光放的長遠一些,等我一統天下,天下就再無門派之別。這是滾滾大勢,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化雪山派為雪山堂,反倒能更加興旺發達,可算是在你手中重獲新生!”

    李青山張開雙臂,氣吞天下,臉上的神情卻不像是在說什么豪言壯語,倒像是吃飯喝水一般理所當然之事。

    薛寒峰握緊拳頭,平生從未遇到過如此艱難抉擇,忽然一聲長嘆,揮了揮手,殿中溫度又開始回升。

    “掌門,萬萬不可啊!”“老夫寧死也不入天下會!”

    殿中一時群情激憤。

    薛冰咬著嘴唇,雙目含淚,這個在她心中猶如雪山般雄偉的男人,也要屈服在那個男人的陰影之下嗎?

    李青山微微一笑:“這才是明智之舉。”

    薛寒峰又緩緩拔出長劍,直指李青山。

    “薛掌門這是何意?”

    薛寒峰決然道:“身為掌門,不戰而降,有何面目見列祖列宗?只求公平一戰,見識一下俠王爺的絕世武功!”

    “這又何必?”李青山看出他已有求死之心,心下也有些佩服。

    “父親,不要!”薛冰驚慌道,寧可他屈服,也不愿他戰死。

    “掌門,對付這樣的魔頭不必顧忌什么江湖道義,我們一起上!”

    “冰兒,你退下!”薛寒峰肅然對眾人道:“我若敗了,雪山派即為雪山堂,任何人不得為我報仇,這是掌門之令!”

    李青山笑道:“薛掌門,我若是殺了你,旁人且不說,令愛便要恨我一輩子,她若是向我出手,我也只能給她個痛快,實在叫人于心不忍!罷了,我敬你是條漢子,平生多行俠義之舉,今日我若動你一根手指或者后退半步,便算我輸了,如何?”

    薛冰眸中閃過一絲驚喜,神情又有些復雜,不知該感謝他,還是該仇恨他!

    薛寒峰一口答應下來,“好,一言為定!”心想:“縱然你武功蓋世,不動我一根手指,又如何能夠取勝!”

    長劍挽了個劍花,明藍劍花凝而不散。一朵朵劍花在半空中綻放,層層疊疊,猶如雪花堆積,越積越厚。一出手便是雪山派至高絕學《明雪劍法》的“大雪崩式”。

    李青山果然一動不動。任憑他蓄勢。

    眾人皆緊張到了極點,卻聽一聲哈欠,羅睺小明攀上他肩頭,睡眼惺忪的撐著腦袋,懶洋洋打量四周。

    薛寒峰眉頭一皺,我堂堂雪山派掌門,怎能對一個幼子出手,難道這便是他的陰謀?

    李青山笑道:“薛掌門不必有所顧忌,宰了這小子算我的。”

    “看劍!”

    薛寒峰心中一橫,氣勢拔升到頂點。真氣涌如狂瀾,奔騰席卷而去。

    李青山這才伸出手去,五指虛張。滾滾妖氣俱都凝于手上,卻并未迸發出去。

    薛寒峰陡然頓在半空,璀璨劍花一并凝結。似被封在無形的琥珀中。猛地吐出一口鮮血,重重落在地上。

    眾人都睜大了眼睛,卻看不出李青山到底使了什么招數?看起來只是一伸手,薛寒峰便敗了,正如所說的那樣,沒動他一根指頭。

    “父親!”薛冰忙去攙扶。

    薛寒峰揮開她的手,支撐著站起身來。心中也充滿了不甘:“這是什么武功!?”

    “不是武功,是神通。”

    猿魔變第一重神通。

    “神通!你是妖族?”

    “是也不是,不是也是。”

    “你與白猿王是什么關系?”

    “沒什么關系,只是砍下了他的腦袋。”

    “你輸了!”薛冰沖李青山叱道。

    “我怎么輸了?”

    “你說了不動我父親一根手指,卻出手重傷了他,難道用神通便不算嗎?”

    “唉。女人真是天生就會不講理,你不妨問問你父親,我可曾傷他?”

    “冰兒,不必狡辯,是我輸了。”

    薛寒峰再清楚不過。自己所受的傷全都是真氣反噬所致。

    薛冰黯然垂首,淚如雨下。

    “耍詐!”

    羅睺小明撇了撇嘴,李青山這個神通根本沒有任何攻擊力,連一只螞蟻也殺不死。但這個神通的效果,他第一次見時也感到震驚。這可不是什么定身術,而是直接封禁虛空。

    “雪山堂堂主薛寒峰拜見俠王。”

    薛寒峰上前行禮,雪山派的長老弟子們,不論情不情愿,也都上來行禮。

    武林之中,終歸是強者為尊。

    那身為雪山派大師兄的白衣青年也大大松了口氣,覺得有這樣的結果實在再好不過,又擔心方才在殿中所說的話,是否給李青山聽到而生出芥蒂。

    李青山道:“薛堂主聽令!”

    “是。”

    李青山笑道:“拿酒來!”

    薛寒峰一怔,本以為是什么重要命令。

    “在山下沒喝痛快,正好繼續,令愛可是說好的。”

    薛冰想起他在山下說的話來,真是哭笑不得,當夜在殿中設下酒席,薛寒峰借機問道:“王爺想要我雪山堂做什么?”

    李青山沉吟半晌,兩手一攤:“我也不知道。”

    薛寒峰說不出話來,難道你滅了雪山派,就只是為了喝一頓酒?這也太冤枉了!

    “我就是在飛馬城呆的悶了,出來耍耍!我又不是天下會主,不管這些瑣事。等到了飛馬城,你自己去問吧!”李青山不耐煩的道:“喝酒喝酒!”

    薛寒峰瞪大了眼睛,抑制不住內傷,一口血噴出來。

    “父親!父親!”薛冰撲上來。

    “你爹不勝酒力,快送他回去休息吧!”

    薛冰挑起柳眉,這哪里是不勝酒力,分明是被你給氣的!

    ps:

    久違的求月票!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