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三百零八章 小安兩三事-畫冢(完)
    引燃這方世界三成生靈,基本就能夠鎮壓鬼塔……

    這是她經過計算的結果,不過一旦開始這么做,剩下的七成生靈必然會產生激烈反應,大榕樹王已占據六州之地,又一心想要成為九州之神,必會全力抵抗,就不如徹底燒盡。

    大榕樹王的身軀龐大無匹,分支根系盤根錯節,在九州已近乎無敵,但正好受弒佛劍的克制,應當不太難解決。憑他的推演能力,應當也能認識到這一點。

    希望他能夠全力以赴,拿下鬼塔。不然等青山回來,一定要大發雷霆。

    但就算是他生氣,也一定要這么做!

    因為在他回來之前,她還不能離去。

    深山古寺,紅葉蕭蕭,落滿臺階。

    “這里就是畫冢!”

    褚丹青站在寺前,心中充滿了驚嘆,驀然回首,驚覺發現她無聲無息的站在身后,一襲月白僧衣倒與古寺景色極為相稱,但她的神色永遠不與任何景色相合,手中扭曲怪異的長劍,更是莫名的煞風景。

    “我與青山的承諾已經完成了,你也得到董太師的百卷奇畫,這畫冢中諸多兇險,你還是退出去吧!”

    “桀桀,小屁孩說大話,這種破地方能有什么兇險,等到見到那條假龍,再斬他幾劍,你就知道是誰兇險了。”仙棄劍魂一陣尖銳怪笑,徹底打破四周靜謐的氛圍。

    褚丹青臉色大變,小安扣指在劍鋒上輕輕一彈。仙棄劍魂頓時不再言語。

    “等你安全離開畫冢,承諾才算是完成。”

    “那……那好吧!”褚丹青踏著紅葉,拾級而上。

    小安緊隨其后,當她踏上第一級臺階,臺階忽然如云煙般散開,兩旁的火紅楓樹騰地一聲,真的燃燒起來,熊熊烈焰向她卷來。

    褚丹青方才瞧出周圍的一切竟都是畫,火焰離他也近在咫尺,但是他卻未曾感到一絲一毫的熱度。反倒是血脈隱隱熾熱沸騰。非常舒服。

    一步之隔便是兩重世界。

    他不禁停下腳步,擔心的回望。

    小安穩穩踏在虛空中,面無表情,恍若未聞。

    仙棄劍光曲折環繞。周遭景物立刻粉碎。無法觸及她一分一毫。

    仙棄劍本就是劍冢主宰。劍道又是殺伐之道,無論是破壞力還是殺傷力,都遠非畫冢所能比擬。

    “我不需要你的保護。我求你了小安,你出去吧!”

    褚丹青滿臉苦澀,拱手作揖,卻是為了保護這座畫冢。這里一花一木皆是名畫,竟被這樣毫不留情的撕碎,實在是令他心痛的滴血。

    小安不言不語,也無退出的意思。

    畫冢激蕩起來,更多景物加入攻擊,但都被仙棄劍粉碎。

    “唉,我算是怕了你了!”

    褚丹青不敢再停留,拼了命的向前奔去,小安不疾不徐的跟在他身后,仙棄劍撕碎一切阻礙,生生開辟出一條空洞。

    禪房深處,花木深深,掩映雪白畫壁,墨龍浮騰欲飛。

    褚丹青遠遠看到,百年高聲叫道:“師傅!”

    “桀桀,這老瞎子,不如斬了他!”

    仙棄劍魂怪笑,小安便將它收起,在這片畫壁前,四周景物忽然穩固下來,不再瘋狂的向她進攻。

    褚丹青拜倒在畫壁前,墨龍低下頭來,仿佛在注視著他,眸中卻只有空白。他周身墨色很淡,墨海那一戰雖然未傷到他的本體,但也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沉聲道:“丹青,你來了。”又仰起頭望向小安:“你有什么話要說?”

    “只有一個問題,你脫困之后是否還要與我們為敵?”

    小安又按住了弒佛劍,為了完成承諾而救一個敵人,那種事李青山會做,但她不會。再說保得褚丹青安全出入畫冢,就算是完成承諾了。

    “原來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

    褚丹青站起身來,擋在畫壁前,怒視著她。

    “丹青,退下。”墨海龍王威嚴命令道。

    “是,師傅!”褚丹青縱然不甘愿,也唯有推開一旁。

    “我若說不會,你便信嗎?”。墨海龍王道。

    “道友不屑說謊,縱然是謊話也會算數。”小安道。

    “這么說,你是想威逼我答應,不再與你們為敵?”

    轟隆一聲,一道驚雷劃破天際,層層疊疊的烏云匯集,眼看就將有一場暴雨來臨。

    褚丹青心中萬分焦急,知道師傅性情孤傲,絕不會受人威逼,但在如此情形下卻絕不可能是這“佛敵”的對手,想不到自己一番辛苦卻未師傅殺僧禍。

    “生死俗事,談不上是逼,龍王隨意選擇便是,不過我還是希望能免卻一戰。”

    “為什么?”

    “我若殺你,你弟子定要復仇,我還得殺他,但他是青山的朋友,若非萬不得已,我也不愿如此。”其實還有一個原因,畫是不能“吃”的。

    墨海龍王一陣沉默,唯有烏云越積越厚。

    四目相對,一雙空白,一雙空寂;空白尚且有心,空寂卻真無情;

    既然有心便不能沒有關切,比如這位隨時準備為了他拼命的弟子,比如夢寐以求的飛騰天際、遨游四海。

    無情則近乎超脫,人在畫中,心在畫外,那番言語甚至不像是威脅,而是某種規則的化身。

    墨海龍王一聲嘆息:“若是李青山對我說這番話,我無論如何也要與他再戰一場!”

    “青山不會說這樣的話。”

    “我永遠不會再與你們為敵。”

    小安微微頷首,揮劍斬破畫冢,便要離去。

    “等等,這幅畫我本來是要送給青山作為謝禮,現在想轉送給你。”

    褚丹青深深望著她,將一卷畫遞過來。

    展開畫卷,小安神色微微一動,猶如漣漪拂過湖面,眼眸瞬也不瞬的凝注畫上。

    原來那是一副李青山的畫像,恰著腰隨隨便便的站在那里,黑色長發披散,嘴角帶著明朗得意的笑容。雖然并不包含任何法力,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幅畫而已,卻傾注了褚丹青全部的心力,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仿佛真人就站在面前。

    “希望你不要忘了他!”

    小安回過神來,胡亂應了一聲,隨手拋下一堆畫卷,飄然消失在裂縫中。

    褚丹青望著地上的百卷奇畫也是目瞪口呆,這可是近百件法寶級的畫卷,竟就這么全部丟給了他,不禁苦笑,這算是學青山的恩怨分明嗎?

    深深舒了口氣,轉身面向畫壁,一支畫筆已在手中。將一滴心血凝注筆端,向著畫壁上點去。

    筆落無聲,連點兩次。

    轟的一聲,畫壁粉碎,墨龍飛騰。

    畫冢劇烈震蕩,所有景物都變成萬花筒中急速旋轉的色彩,向著那條矯矯驚龍匯聚。

    這一筆之間,褚丹青已耗盡心力,在一陣天旋地轉中,身形向下墜落,直落在夜幕降臨的大沙漠上,只見變幻多彩的海市蜃樓中,有一條龍影來回穿梭,每一次穿梭都變得更加巨大,初時還能看到身軀,后來只見一鱗半爪。

    最后一只偌大的龍頭從中探出,緊隨其后的是修長的身軀,仿佛浸染了海市蜃樓的光彩,在墨黑之中有著變幻的顏色,也更有質感。

    一聲龍吟響徹沙漠,墨龍騰空而起,畫冢已不復存在,與他融為一體。

    那困于畫中的虛偽之物,終于可以像是真正的龍一樣,遨游天下。

    青小洞府,石門開啟。

    一道月光照入空洞黑暗的山腹,勾勒出她的身影。

    當初認真開辟出的洞府,如今顯得如此簡陋。

    她飄然而落,又展開那一幅畫卷,手輕輕拂過畫像,

    縱得朱顏白骨之奧妙,卻仍有參不透的色相,令人不由蹙了峨眉,濕了眼眶。

    月光盈盈,清淚如雨。

    怎能忘了他?(未完待續……)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