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六十四章 妖怪
    馬蹄聲近,煙塵四起,一群打著呼哨的馬賊將她們圍住,臉上盡是驚艷垂涎之色。

    顧雁影沖他們粲然一笑,頓時有幾個馬賊心神恍惚,從馬上跌落下來,一陣痛呼怒罵。保持笑容,低聲問小安:“改變主意了嗎?”

    這時候,一個赤著胸膛、刺滿紋身的年輕男人策馬走上前來,居高臨下的道:“兩位姑娘從哪里來?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小安抿了抿嘴唇,對顧雁影道:“我覺得你說的也有道理,而且鯤鵬也太惹眼,不如折中一下吧!”

    顧雁影玩~味笑道:“折中?”

    “我們走著去。”

    一個馬賊拔出彎刀,吼道:“喂,小妞,我們老大在跟你們說話呢!”

    顧雁影翻了個白眼:“是吃著去吧!”

    “差不多。”

    小安微微一笑,馬賊首領頓時愣住,喧囂馬賊們變得鴉雀無聲,都滿眼癡迷的望著她,四野唯有蕭蕭風聲。只覺若能搏她一笑,縱然死也甘心。

    顧雁影假作不忿的道:“喂,這也太夸張了,我可不服。”

    小安食指一劃,三昧白骨火無聲無息的涌出,將赤黃戈壁染成蒼白顏色,馬賊與馬俱都燃燒起來,融入蒼白火焰,落下滿地馬鞍和衣裳,只留下馬賊首領一個,大驚失色:“妖……妖怪!”

    拼命催動身下駿馬,然而那馬卻似呆住了,一動不動。

    小安向他一指,所有三昧白骨火一起匯聚到他身上,血肉剝離,只余白骨,眼窩中燃起兩點火焰。生出利爪獠牙尖角,化作一頭骷骨魔。

    渡劫之時,她為了對抗劫雷凝兵,所有白骨法器都遭到極嚴重的毀壞,特別是一串骷骨念珠,更是一顆都沒有留下。對她的戰斗力影響甚大。

    不過這樣也好,剛好可以直接凝練出更高質量的骷骨魔。

    她右手虛籠,握緊成拳。馬背上的骷骨魔身形驟縮,只有拳頭大小,在戈壁灘上飛馳而去,作為斥候。

    她輕撫留下那頭呆若木雞的駿馬,重煉骨骼與血肉,眼眸深處燃起兩點微弱的火焰,溫順的跪伏下來。

    這時候。顧雁影已經完成了毀尸滅跡,催動地獄熱風將所有馬賊的遺留物化為灰燼碎屑吹散于風中。

    “很好,我可以在馬上修行,別太顛簸就行了。”

    片刻之后,兩人共乘一騎,策馬奔騰在無盡戈壁上,駿馬四蹄生塵,不知疲倦。而又穩健之極,向著遠在十萬里外萬象宗進發。

    ……

    百草洞府中。阮瑤竹神思不屬,九色鹿道:“想去就去吧!”

    阮瑤竹被猜中了心事,臉色微微一暈:“我去哪里?”

    “可憐那李青山,無朋無友,孑然一身,渡劫的時候連個護法都沒有。若是渡劫失敗,定會被雷劈死!”恨恨的重復:“劈死!”

    阮瑤竹神色一緊:“不要胡說,憑他的心性修為,怎么會渡劫失敗……”

    說著說著,也覺得有點沒自信。因為雷劫從來不是可以衡量的東西,有時候修為更高劫雷反而更猛烈。一個強大的護法,既可以保證渡劫者不受外力干擾,也可以讓修行者在渡劫失敗之后,多一份生機。

    “那我們去看看?”

    “我不去!”

    “為什么?”

    “眼不見心不煩!”九色鹿很心煩的道。

    “好吧,那你就看家。”

    阮瑤竹直接陽神出竅,周身翠華環繞,衣袂飄然,碧帶翩然,云鬢花鈿,宛如仙子。

    匆匆出了百草園,四周盡是茫茫大海,該到哪里去找李青山的下落呢?

    心中一動,陽神遍灑綠輝,輝光照耀下,島上草木皆欣欣向榮,吐出星星點點螢火蟲般綠光向她匯集,告訴了他島上發生的一切,于是判定了李青山離開的方向,化作一道綠光飛遁而去,快如閃電。

    頃刻之間便聽聞隱隱雷聲,反而有些踟躕:“他并未要我護法,我這樣冒失的趕過去,怕是不太妥當,說不定還會讓他分神。”

    還有一絲絲羞意,覺得好像對他有點關心過度,雖是出于一片好心,若是被旁人誤會了就不好了。雖然這里并沒有什么旁人。

    “不如我悄悄過去,暗中為他護法,若他渡劫成功,那我就悄悄退去,這豈不是兩全其美。”

    于是下定決心,身形立刻開始淡去,隱于天地之間,氣息也徹底融入自然,沒有一絲痕跡。修行《自然天書》極為擅長隱匿藏形,而且還是陽神狀態,哪怕是同等修為的陽神修士也難以發現她的蹤跡,甚至不怎么影響飛遁,只是降低了飛行的高度,很快便接近了渡劫之地。

    “咦,四次天劫怎么會如此猛烈?”

    眼前的情境令她十分驚訝,大海上波濤洶涌、大浪滔天,這片海域并不算深,卻被攪的天翻地覆。而在頭頂漫天劫云中,狂暴的雷霆一波接著一波,遠超她對于四次天劫的想象。

    待到更接近些,更是令她大吃一驚,因為她分明看到劫云中飛馳的雷光劍影。

    “這是……劫雷凝兵?!四次天劫怎么會有劫雷凝兵?”

    阮瑤竹訝然道,劫雷凝兵她在渡五次天劫的時候都沒有見過,大師姐倒是曾遇到一柄劫雷凝成的大錘,幾乎被生生錘殺,而這才是四次天劫啊!

    如果說尋常人渡的四次天劫,只是例行公事的考驗,那么眼前的四次天劫簡直像是蒼天被激怒了,要將他置之死地而后快。而她當初渡的四次天劫簡直是溫情脈脈、老天爺有意放水——這也是修行《自然天書》的一大好處,渡劫的時候會比較容易。

    “他不會有事吧!”

    她不禁心生憂慮,甚至有一絲惶恐,加快了速度,迅速接近劫云中心,越過一座浪山,她陡然睜大了雙眼。

    轟!

    雷光照耀海天,映照凸顯出一個雄偉如山的身軀屹立于天下海上,怒吼咆哮,與天相爭。

    “那……難道是某種法術?”

    她心中有些不安,又更接近了些,直至再也不能更近,否則便會引來天雷。已然需要仰望那雄偉的身影,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然而眼前的一切都在告訴她一個簡單的事實。

    “青山……原來你是……妖怪啊!”(未完待續……)

    ps:謝謝大家的關心,今天感覺好多了,發現生病倒也不全是壞事,睡眠真是太健康了。

    ...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