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四章 龜雖壽
    待到樂天離去,李青山回頭望去,天書樓巍峨聳立,直插云霄

    見識一下地府牛頭,不過是興趣使然,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準備接下來的歸墟之行。

    歸墟到底在哪里,又什么樣的地方呢?

    作為一個山寨貨,他雖有靈龜血脈,但卻沒有靈龜傳承,就連這血脈也不夠純正。

    這里不就有一頭貨真價實的靈龜嗎?正好可以請教一下。

    李青山直上天書樓最高處,一路暢通無阻這是“大師兄”的特權之一尋到了歸海靈尊。

    歸海靈尊依舊是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靜靜的望著他,等著他開口,似乎早已料到他會來。

    李青山拱手道:“敢問靈尊,歸墟何在?”

    “你要到歸墟去?”歸海靈尊閉上眼睛。

    李青山道:“正是。”

    “放棄吧,你不是真的靈龜一族!”歸海靈尊警告道,卻知道他不會放棄。

    李青山呲牙一笑:“種族歧視可不好。”

    歸海靈尊道:“并非歧視,下了地獄又回來的人有很多。入了歸墟,還能再出來的,一個都沒有。”

    “有那么可怕嗎?我好歹有些靈龜的血脈。”

    李青山笑了,卻不以為歸海靈尊在故意騙他,他進入歸墟是為了見一個“囚徒”,一個蘇迷嬈連名字都不敢提的囚徒,卻也被歸墟困住。歸墟的厲害,自然可想而知。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歸海靈尊搖搖頭,背著手走開,不跟他說了。

    “老人家,有一句老話叫‘吃虧是福’。”李青山閃身攔住他的去路。

    歸海靈尊瞇眼閃過一道冷光:“小子,你真以為成了什么大師兄,我便奈何不得你?”

    “呸,在人仙妖仙面前,大師兄就是個狗屁!”李青山摸摸下巴。嘿然一笑:“不過,你好像真的奈何不得我?”湊近了問:“嘿,您老在怕什么?”

    幾番試探之下,李青山基本確認了。歸海靈尊不會對他怎樣,哪怕是在和九天之上的天書老人通訊之后。

    如今他既已修成人皇,歸海靈尊就是想對他怎樣,怕也弄不死他。真打起來,這座天書樓一定得毀。

    正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自然發揮流氓無產階級的優越性。

    歸海靈尊眸中冷光連閃,語重心長:“你既有靈龜血脈,何以不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

    李青山問道:“如何明哲,怎么保身?”

    歸海靈尊道:“你不過是棋盤一顆小小棋子,這就是你最大的福氣。”

    “何以見得?”

    “越是有用的棋子就越是危險,如果變得更加有用,縱然可以得意一時,最終必遭攻伐戕害!”

    李青山收斂形容,洗耳恭聽。

    “黑云城之戰,不過是整個棋局最邊角的小小爭執。你就幾乎粉身碎骨、神魂俱滅。若是再深入腹地,試圖影響大局,立刻就會被人拿去!”

    “被拿去!”李青山心中一震,復又笑道:“這些下棋的人好不講規矩!”

    明白“棋盤”不過是比喻,真把“棋手”惹急了,什么事做不出來,偷棋子,掀桌子,甚至拿棋盤照臉呼!

    于是更加明白了自身的定位,反而安心了許多。任何一尊魔神親自出手。都能輕易抹去黑云城,之所以沒有那么做,不過是因為不值當。

    殺頭的買賣有人干,賠本的買賣沒人做。

    如果一盤棋穩操勝券。誰又愿意破壞規矩呢?非但不會破壞,反而會強迫所有人都按規矩來玩,安安穩穩的贏得一切。

    也就是說,暫時還不必擔心,突然天降神佛一巴掌把他拍死,他還沒這個資格。真是氣死人了!

    “規矩?”歸海靈尊冷笑:“你現在還能活著,只是因為你還不能改變什么,所以還不值得被對付,可以再觀察一下。不如趕緊行無為之道,以無用為用,趁著還未踏入真正的戰場,早日抽身事外。”

    李青山低下頭來,陷入沉思。

    “你已是萬象宗的大師兄,憑你的心性修為功法血脈,只要安心修行,成為人仙并不困難,將來修成真仙也大有機會。我知道你賭過很多場,如今你已經贏得了一切,該收手了,何必將這大好光陰、無窮壽元,全都毀于一旦!”

    “你說的……”李青山抬起頭:“真正的戰場,是什么意思?”

    歸海靈尊見他眸中神采奕奕,非但沒有恐懼,反而生出無盡向往。說了這么一大堆,結果這小子就聽到這么一句,不禁怒道:“孺子不可教也!”拂袖而去。

    李青山一把拽住他的衣袖:“前輩莫惱,聽我一言。”

    “道不同不相為謀!”歸海靈尊待要掙脫,李青山已經緊緊抓住了他的手臂,他如今的力氣不是一般的大,一時之間,歸海靈尊也奈何不得他。

    李青山道:“萬物生靈,最重莫過于‘性命’二字。靈龜一族以保全性命為頭等大事,實在是明智之極。但我曾聽過兩句詩,叫做‘神龜雖壽,猶有竟時。騰蛇乘霧,終為土灰。’就算再怎么保全性命,終歸也不可能永生不死,即便是九天之上的仙佛,我覺得也不過是能比凡人更長久些罷了。”

    歸海靈尊眉頭緊皺,喃喃自語:“神龜雖壽,猶有竟時。騰蛇乘霧,終為土灰!”雙目一瞇,逼視李青山:“這兩句詩,你是從哪里聽來的?”

    “誒,這不是重點吧!”

    李青山心中驚奇,他不過是隨口一說,展現一下自己的學識,沒想到歸海靈尊會這么激動。難道小說愛好者只是他的表象,其實他是個詩詞愛好者?

    歸海靈尊深深望了李青山一眼:“你竟然知道,這么多!”

    “我知道什么了?”李青山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試探著又念了兩句:“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然而歸海靈尊毫無反應:“雖是佳作,倒也尋常。”懷疑的問:“是你寫的?”

    李青山打了個哈哈,不再說這個:“我的意思是,您老雖然明智,卻不是個男人!”

    歸海靈尊漠然道:“我不是人!”李青山的眼神冷靜而又狂熱:“所以你不明白,作為一個男人,最悲哀的事,是沒有尋到自己的戰場,找不到值得為之而死的東西!”(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