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十三章 接引者
    李青山化身軍神,身如大山,頭似山崖,峻極于天,一拳轟下。

    轟!

    狂風席卷,沖散了陰風鬼火,漠漠黃塵,天際露出一抹蔚藍。一朵土黃色的蘑菇云冉冉升起。

    隨著《自在天書》大成,已不遜于任何神魔變化。

    李青山臉上卻沒有半分喜色,鐵拳之下,牛頭阿旁雙臂交叉于身前,生生抵擋住了這一拳,身形不搖不晃,更不曾后退半步,衣袖衣袂飛揚,在狂風中獵獵作響。

    牛臉上猶帶著憨厚笑容,眼中閃爍著紅光:“這一拳,有點勁兒!”

    “好強!”李青山心中一凜:“比晁天驕那娘們強多了!”

    這些年他沒少和晁天驕打交道,當然,主要是被從天書樓中抓出去“臨幸”,經常一言不合就動起手來,不過最后往往還是要被“強暴”。

    雖然不是正兒八經的決斗,但也可以估大約摸出她的實力來。修行玄武之道,作為六丁之首,她已是人仙中的強者,卻也沒強到這個份兒上。

    牛頭阿旁猛然格開李青山的拳頭,傲然道:“小子,你若能讓我挪動半步,我就放你回去!”

    話音未落,大地震動,李青山一步上前,雙拳攥緊,高高舉起,大錘般猛砸:“老子會信你的鬼話?”

    牛頭阿旁神色一黯,化為狠戾,雙目中紅光一閃,一拳沖上。

    轟!

    大地破碎,塌陷數尺,煙塵彌漫上來,隱沒了黃泉之路。

    牛頭阿旁屹立不倒,仍保持著拳頭向上的姿態,

    反倒是李青山雙臂齊斷,又潰散為軍氣。失去平衡,向前傾倒。

    牛頭阿旁冷笑:“你就只會這一招?”

    李青山如山身軀跌過來,嘴角揚起一抹獰笑。

    在彌漫的煙塵中,忽有黑芒一閃。他眉心張開一只豎目,鎖定了牛頭阿旁,一束黑火奔涌而出。

    “滅世神火!”牛頭阿旁心中一驚,瞬間被黑火吞沒。

    靜室之內。樂天從失敗中回過神來,又望向李青山,自言自語道:“這次又多虧了你,希望你能逃出生天嗎?”苦笑搖頭:“這怎么可能!”

    他詳細調查過牛頭阿旁,其出身來歷成謎。不像是黑白無常那么清楚明白。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的實力地位在十大陰帥中排行第一。

    曾有一位人皇在壽元將盡的時候渡過了六次天劫成為人仙,大大延長了壽元。結果在牛頭阿旁按時辰來拿人的時候,這一位新晉人仙也許是因為一直以來承受了太大心理壓力,成功渡劫之后有點得意忘形,將牛頭阿旁當做尋常鬼仙,隨口嘲諷了幾句。

    當場就被牛頭阿旁打殺,元神都沒能遁走。莫說長生久視,連輪回也入不得。

    而李青山不過是人皇,又只有陽神進入地獄道。怎么可能是牛頭阿旁的對手。

    黃土融化成巖漿翻騰,滅世神火威力驚人,但消耗也異常巨大。念頭分身一個個消失,大軍轉瞬化為虛無,只剩下一個李青山,一往無前的向牛頭阿旁撲去。

    嘩啦啦啦!一條條黝黑鐵索從黑火中沖出,猶如一條條黑龍般,緊緊鎖住了李青山,不僅掙脫不得,而且連任何法術都施展不出。

    黑火散盡。牛頭阿旁站在翻騰的熔巖中,頭上的深棕色牛毛還有破舊的衣衫,都被燒焦了不少,顯得有些狼狽。但除此之外,再無損傷。

    他猛地一拉鐵索,將纏的像個粽子一樣的李青山拉到眼前,雙目暴怒猩紅,鼻孔噴著熱氣,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剝。

    李青山瞥了一眼他腳下。冷笑道:“老子能信你的鬼話嗎?”

    牛頭阿旁神情一僵,他的右腳已后退了小半步。

    這全然是面對滅世神火的本能反應,并不是被打退的。如同凡人面對燒來的大火,自然會向后退縮。

    但退了就是退了,無論是什么緣由,在方才那一刻,面對可怖的滅世神火,心神產生了一絲動搖。

    他深深吐了一口氣,大風吹熄了巖漿,又凝為土石,漠漠黃塵又籠罩過來,一條黃土路蜿蜒曲折,不知從何而來,向何而去。

    他把李青山背在身后,大步向前走去。再一次

    李青山放聲嘲笑:“什么狗屁鬼神,不過如此!吐出來的吐沫,還要自己舔回去,狗還不吃自己拉的屎呢!”

    牛頭阿旁沉默不語,埋頭趕路。

    李青山反正也不在乎了,如果不是被鐵鏈鎖住,直接自爆陽神,炸他一臉血,于是嘲諷全開:“你不如改名叫狗頭阿旁算了,只敢對比自己弱的家伙亂咬,見了強的搖尾乞憐。如果老子渡過六次天劫,你能擋得住老子一拳嗎?”

    牛頭阿旁走的越來越快,不辨東南西北,仿佛只是在亂走,只是黃泉路不斷在他腳下延伸。

    李青山心道:“這‘狗頭阿旁’估計是要把我打入地獄受刑,不舍得現在殺了我,不多噴他祖宗十八輩,難消我心頭之恨!”

    于是完全開啟噴子模式:“嘿,看起來人模狗樣的,還不是給人當狗,東奔西跑,到處咬人,這幾條鐵鏈就是拴狗的鏈子吧!說說你的主子是誰,十殿閻羅?九天仙佛?咦,不好好套在自己脖子上,怎么拿來鎖你爺爺!”

    牛頭阿旁雙目猩紅如血,胸口劇烈起伏,呼吸越來越粗,已忍無可忍。

    “我認識一頭牛,不知道比你高到哪里去!同樣是牛,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牛頭阿旁猛地剎住腳步,渾身顫動不已,就在李青山以為他要對自己下毒手的時候。

    “啪嗒”一聲,一滴淚珠落入黃土,滾成了一個泥丸。“啪嗒啪嗒”淚珠像是斷了線一樣,接連不斷的落下來,轉眼間就匯成了一片渾黃的小水洼。

    李青山看不到他的面目,心中大為詫異:“狗頭阿旁,你怎么了?”

    牛頭阿旁緩緩跪倒在地,失聲痛哭起來。捶胸頓足的怒罵,聲嘶力竭的嚎叫,卻不知道在罵什么叫什么,像是瘋了一樣。

    李青山驚呆了:“我……我的罵功,已經進展到如此境地了嗎?都能罵出瘋牛病了!”

    不知不覺間,纏在他的身上的鎖鏈松開,他稍微活動了一下。若要逃,黃泉路上無路可逃。若要戰,顯然也不是這牛頭阿旁的對手。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而且都把人家罵哭了,好像還有點不好意思。堂堂陰帥,精神未免太脆弱了吧!

    他試探問道:“喂,你哭什么?”

    “路不對!路不對!”牛頭阿旁哀嚎捶胸,戰鼓一樣咚咚的震天響。

    “可這里不是只有一條路嗎?你后悔不該欺負你爺爺,哦不,不該欺負我。沒關系的,你放我回去就行了。”李青山拍拍他的肩膀,耐心的好言相勸。若能保住陽神,那是再好不過。

    “不,你一定要到地獄去!”牛頭阿旁忽然轉過頭來,臉上牛毛濕漉漉的,神情卻堅決如鐵。

    “啊嘞,你這個死性不改的狗頭鬼,再吃你爺爺一拳!”李青山一拳揍過去。

    牛頭阿旁沉聲道:“就是你說的那頭牛,讓我來接引你!”

    李青山的拳頭猛然剎住:“牛哥!?”(~^~)手機用戶請訪問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