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十九章 油鍋中
    赤紅火苗****著一口黑色大鍋,周遭巖壁都被燎烤的漆黑一片,幾個小鬼正在添柴燒火。

    鍋大數十圍,簡直像是一個小池塘。其中盛滿了渾黃的油,咕嘟嘟翻騰著無數氣泡。

    這時候,一頭渾身靛青的大鬼出現在漆黑巖壁上,鬼爪高高舉起一個人,狠狠投入油鍋中。

    啪的一聲,油汁四濺。嗤啦聲響,劇烈翻騰。

    燒鍋的小鬼們倉皇逃開,一個不慎沾上了一點油星,哀嚎著滿地打滾,像是承受著莫大的痛苦,佝僂的身軀都扭曲了。

    靛青大鬼哈哈大笑,從這痛苦哀嚎中得到大快意。

    這不是尋常油鍋,而是地獄第一層的油鍋小地獄,平常人哪怕是沾上一點油星,也會被活活痛死。

    但奇怪的是,他卻沒有聽到油鍋中傳來慘叫聲,低頭一看,笑容僵住。

    那個咆哮明鏡司,當眾辱罵判官的狂徒,竟然……竟然在油鍋里游泳!?

    李青山落入油鍋時,神情大義凜然,懷揣著一股為革命事業犧牲的大無畏精神,然而周身滾油劇烈沸騰,他卻沒有感受到哪怕一丁點痛苦。

    “咦,難道是我痛到麻木了?”

    于是他干脆展開雙臂,在鍋里游了一圈,但果然還是不痛。雖然油膩膩的有點討厭,但是溫溫滑滑的,還有一點舒服。

    他干脆一口氣連游了好幾圈,分別始終了蛙泳、自由泳、蝶泳,以及狗刨式等泳姿。

    把那靛青大鬼看傻了,周圍燒鍋的小鬼個個目瞪口呆。

    “你愣在這里干什么?走開,別擋路!”

    這時候,巖壁上又來了一頭赤紅大鬼,不耐煩的擠開靛青大鬼,又將一人拋入油鍋中。

    李青山一看那人就笑了:“你也來了!”

    來者正是那與他同路的老者,老者剛一落入油鍋,立刻臉色大變。渾身發抖。又看見李青山,更是咬牙切齒,表情扭曲,真是又痛又恨。痛恨至極。

    心中殺意一起,頓時覺得痛苦更甚,連忙催動法力,凝定心神,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你……你害我!”

    原來呂判官在審過了李青山之后。緊接著便是這老者,他本來已經準備了一份厚禮,連孽鏡臺也不必上。

    孟婆卻還在殿上,看了他一眼就說:“這也是個窮鬼!”

    他無言以對,又怎么敢對一位盛怒中的鬼仙說:“我剛才是騙你的。”

    于是就被鬼差們押上了孽鏡臺,這一招不打緊,鏡中黑霧重重,幾乎沒有一點光亮,顯是罪孽深重。

    他在原本的世界中便是名震天下的大魔修,最喜歡拿生魂祭煉法寶。屠城滅國皆不在話下,人稱“奪魂老怪”。后來飛升人間道收斂了些,但也絕非善類。

    而呂判官也正在氣頭兒上,大筆一揮,打入第十層地獄,比李青山還深了一層。他是有苦說不出,有禮送不了,落到如此境地,豈能不恨李青山。

    “你這老頭兒好不講道理,我害你什么了?”

    李青山心念一轉。大約猜出了緣由,笑道:“你也是活該!”大咧咧的展開雙臂,往油鍋邊上一靠,沖著巖壁上兩頭大鬼喊道:“你們兩個紅綠傻逼看什么看。油太冷了!”

    那老者臉都綠了,面皮一陣抽搐。

    兩頭大鬼也呆了一下,大概從未聽過這種要求,沖燒鍋小鬼們怒吼道:“燒火,燒大火!”

    燒鍋小鬼們連忙把火燒旺,油鍋翻滾的更加厲害。

    李青山仍不覺得有絲毫痛苦。再瞧那表情扭曲,渾身顫抖的老者:“嘖嘖,像是炸油條一樣,你真的很痛?不會裝的吧!”

    “我……我要你……不得好死!”

    李青山哈哈大笑:“我們現在不是已經不得好死了嗎?”

    老者啞口無言,他最喜歡把仇人的魂魄抽出來折磨,但世上還有比地獄更能折磨一個人的地方嗎?

    “我現在就是把這小子宰了,反而是幫他解脫,那呂判官必定遷怒于我,罪加一等都是輕的,若是再被封住修為,那就全完了!”

    他用吃人的眼神瞪著李青山,偏偏拿他毫無辦法。

    油鍋越燒越熱,痛苦越來越深。

    再看李青山吹起口哨,悠哉的像是泡澡一樣。老者頓時覺得痛苦翻了好幾倍,幾乎忍不住要慘叫起來,指著李青山對兩頭大鬼叫道:“這不公平,為什么他沒事!”

    李青山頭枕著鍋邊,望著那高遠奇異的幽藍夜空:“麻煩再加把火,嗯,就是這個溫度。”舒服的發出一聲呻吟,把頭浸入油中,喃喃自語:“大概因為我是個好人吧!”

    他曾在顧雁影身上感受過地獄之苦,坦白說,那是非常難以忍受的痛苦,遠遠超過了**所能感受到的痛苦的極限。

    按理來說,如今被親身打入地獄,感受到的痛苦應該更深才對,但卻偏偏沒事。

    從那老者的表現來看,這油鍋并無問題,那么問題就出在自己身上,或者頭頂這片天空上。

    回顧天書樓中,關于六道輪回的知識。

    地獄道作為六道輪回最關鍵的一環,可以說沒有地獄就沒有輪回,其天地法則似乎擁有某種非常神秘的特性。

    無論是那一條通往無數世界、無數地點的黃泉路,還是那一座無法分辨長短遠近的奈何橋,乃至那一座讓他看到了前世故鄉的望鄉臺,全都不可思議,無法用常理猜度。

    他隱隱約約有一個猜想,卻連自己都不能確信:“我是好人嗎?是的,我當然不是壞人,但是……”

    他閉上雙眼,仿佛陷入沉睡。

    魔域戰場上,他曾率軍沖陣,斬殺無數魔民,最后獨面魔神。

    五洲世界里,他曾傳播武學,使“人人有功練”,打破那些門派世家的統治。

    九州世界中,他曾毀滅世界,拯救蒼生。

    “……我是好人嗎?”

    靛青大鬼匆匆趕回明鏡司,呂判官正陪著三位鬼仙敘話,不悅的道:“怎么現在才來回報,那小子怎么樣了?”

    “大人,那小子他……他……”

    “吞吞吐吐做什么,快說!”

    “稟報大人,他睡著了。”

    “睡著了?!”呂判官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他沒有掙扎求饒?”

    “沒有,他、他好像一點都不難受。”

    “難道說?”呂判官心中一動,望向那座“孽鏡臺”,以及上方四個大字相由心生!

    馬面沉聲道:“那小子善大于惡!”

    孽鏡臺不過是地獄法則的顯化,方便閻羅判官做出審判。而即便是不照,也一樣有善惡之分。

    牛頭阿旁突然回想起來很久很久以前,建立地獄道的宗旨相由心生,境由心造。因果輪回,善惡有報。

    心中敞亮:“嘿,卑鄙小人,無恥惡徒,豈會被首領選中!”更多了幾分希望。

    孟婆尖聲道:“不行,決不能放過他!”

    “把他從油鍋里撈出來,給我把他打入更深的地獄中去!”呂判官惡狠狠的道:“我要讓他知道,什么叫做‘孽鏡臺前無好人’!”(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