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大圣傳 > 大圣傳第八卷 尸鬼亂舞 第五十三章 心佛
    不過李青山也松了口氣,既然成了珈藍神將,大概不會有一招從天而降的掌法拍下來吧!

    如今之計,還是想想該怎么從這“鬼地方”出去吧!

    這金磚鋪地的璀璨園林,景色固然極佳,然則空無一人,只有一方法壇、幾座精舍。

    雖然算不上是殘垣斷壁,但卻有一種說不出的荒涼,令人覺得寂寞。

    瞥了一眼琴公主,她仿佛渾然不覺,一臉幸福的傻笑,聽聞他要走,很是留戀不舍。

    “承諾已經完成,你愛留下便留下吧!”

    李青山甩手便走,在踏出園林的瞬間,忽然一片大風沙吹來,幾乎睜不開眼睛。

    風沙過去,驀然回首,既不見了菩提樹,也不見了法臺精舍,園林消失無蹤,只剩下一片白沙地。

    琴公主呆呆站在那里,臉上的微笑還未來得及散去:“你做了什么?”

    李青山正在沉吟,天際一道金光飛來,垂落在他面前,是一片金葉。

    金葉閃爍,傳出一個威嚴慈和的聲音:“你便是新來的珈藍神將吧!”

    “正是。”

    “隨我來。”金葉飛去,李青山緊隨其后,頃刻之間,來到一座金碧輝煌的殿宇,金光閃閃的牌匾上,寫著四個大字珈藍神殿。

    金葉飄然而入,落在一只豐潤的手掌中。

    李青山抬眼望去,那是一個面容端莊、神情隨和的中年男人,煥發出的氣息卻告訴他,這是一尊真神。

    “我乃伽藍神。”

    李青山不敢大意,拱手道:“在下李青山,拜見尊神。”

    伽藍神雙手合十,還了一禮,微笑道:“你不是佛門弟子。”

    李青山馬上改為雙手合十:“俗家弟子,俗家弟子。”心念一轉,也不隱瞞:“我修的是大自在之道。”

    本以為這伽藍神會歧視他這個“涂灰外道天魔傳人”,最好一怒之下,將他趕出這方凈土,卻沒想到伽藍神笑容不改,完全不以為意。

    李青山只好問道:“不知珈藍神將都需要做什么?”想必是“雙花紅棍”之類的角色,到處斬妖除魔,高呼“我代表佛祖消滅你”。他就可以趁機開溜了。

    伽藍神卻又令他失望了:“你不要心急,你才剛來到這極樂凈土,可以先到處走一走看一看。”

    李青山心下一橫:“請問尊神,不知怎么才能出去?”

    “出去?”伽藍神也露出意外之色,尋常人來到這方極樂世界,哪個不是欣喜若狂、感天謝地,從未見過急著要走的。

    “不瞞你說,我曾發下冥河血誓……”李青山毫不隱瞞,將自己與窮奇魔神的賭約和盤托出:“……如今,約期將至,我要趕快到魔域去,與那魔神決一死戰!”

    說到后來,一臉壯烈,大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氣勢。

    傾奇山是窮奇的大本營,有極大的地理優勢,其本身又是真神。哪怕是有移山令在手,也不一定能夠輕易推倒傾奇山。

    但他現在可是有組織的人,佛門那么多大能,總不好看他這個新晉小弟去白白送死。

    如果伽藍神肯出手相助,再招呼幾個金剛羅漢,大家并肩子一起上,他就可以坐看傾奇山的倒掉。

    嘿,隨著靈龜變大成,我的智慧真是與日俱增!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被選為珈藍神將。小小年紀,就敢與魔神爭鋒,了不起,了不起!”伽藍神一臉贊嘆的拍著李青山的肩膀:“不過你不必擔心,你只要留在這極樂凈土中,便是十二魔神聯手也奈何不得你。”

    “可是我聽說,那冥河血誓十分厲害……”

    伽藍神驕傲的道:“你莫要忘了,這里是什么地方?區區一道誓言,豈能比擬我佛的大悲愿力,安安心心的呆下去吧!”

    等等,這跟計劃的可不一樣。

    李青山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大組織”。

    窮奇雖然恐怖,境界卻和伽藍神一樣都是真神。而在佛門之中,這等修為的大能不知道有多少,羅漢至少就有十七八個,而上面還有四大菩薩,再上面才是佛祖。

    什么冥河血誓?在咱們總瓢把子如來哥面前,那跟放屁是一樣一樣的。你敢不服,來來來,把頭伸過來,讓如來哥給你解釋解釋。

    李青山一臉悲憤的道:“難道就讓那窮奇繼續囂張下去?”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待到他惡貫滿盈之時,自然難逃一劫。青山,你這是犯了嗔戒啊!”當即雙手合十,吟詩一首:“一念嗔心起,火燒功德林。一念嗔心起,百萬障門開。”

    到最后,伽藍神也沒有告訴他該怎么離開這極樂世界,不知是看穿了他借刀殺人的計劃,還是擔心他跑去和窮奇拼命。

    李青山也勉強不了一位真神,算了一算,總算還有個一年半載,只好自己想辦法了。

    于是他騰空而起,選定一個方向,破空而去。

    短短半天時間,他就放棄了。

    這方極樂世界和歸墟很像,不僅無邊廣大,而且游離于六道輪回之外,根本就沒有所謂的邊界和出口。

    而且也在不斷影響著他的意念。

    一股股祥和歡喜之意,像涌泉一般,源源不絕的從心底涌出。

    像陽光融雪一般,消弭著牛魔的執念;像釜底抽薪一般,平息著虎魔的怒火;像是清光朗照一般,淡化了猿魔癡迷。

    這種感覺,與其說是快樂,不如說的釋懷。放下了一直以來的背負的重擔,甚至懷想起了童年時節的美好:臥牛村的山清水秀,鄉民們的簡單純樸。兄嫂也曾有過溫柔的一面,帶給他的并不只有欺凌與屈辱……

    他咬緊牙關,猛烈搖頭,想要把這些念頭趕出去。但他枉為天魔傳人,竟然對此毫無辦法。

    這些念頭并不是來自于外界,而是來自于他的心底。

    否則怎么會去挑戰黑風寨,怎么會把錢留給兄嫂,怎么會想要放生牛哥……

    那都是他心中的美好和感動。但這樣下去,所有魔變都會退轉,或者說已經開始退轉,甚至連《神魔九變》的根基都將不復存在。

    “人人心中皆有佛性,眾生皆可成佛。”

    伽藍神默念道,他看出李青山有許多隱瞞和私心,但并不放在心上,很多剛來到極樂世界的人都是這樣。但是最終,他們會被這方凈土凈化,煥然一新。

    便是大自在天在佛祖面前也要低頭,區區一個天魔傳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李青山平生第一次發現,原來比“心魔”更厲害的,是“心佛”。(~^~)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