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驚悚樂園 > 正文 第1124章 夏日的回憶(十一)
    當若雨她們三人從女廁所里出來時,覺哥他們仨男生已經在門口等了一分多鐘。⊙,

    “怎么樣?有什么收獲么?”封不覺問道。

    “物品是一件都沒找到,不過……提示好像是有的。”安月琴回道。

    其話音未落,小靈便接著說明道:“女廁所里,有一面墻上畫了三幅涂鴉第一幅是一局玩到一半的ti_ta_toe(三連棋游戲),第二幅畫的是一個漢諾塔游戲,第三幅畫就比較奇怪了……看上去就是一坨沒有什么規律的圖案、由諸多曲線構成,意味不明。”

    “那三幅圖案你們都記下了嗎?”封不覺緊接著問道。

    “前兩幅,我們肯定是記得的。”這次回話的是若雨,“但那第三幅……也只有小靈才能完全記住了。”

    “哦……行。”封不覺點點頭,“既然都記住了,那我們就出發吧。”

    “誒?那你們那邊又是什么情況呢?”見覺哥扭頭就走,安月琴趕緊追問道。

    “我們這邊的情況我自然也全部記下了,不過為了節約時間,我建議邊走邊說。”封不覺回這話時,已經拉著小嘆并肩朝二樓的方向去了。

    見狀,其他人也就沒再說什么,全都快步跟了上去;持有另一個“開啟中的手電”的安月琴也很自覺地走到了隊伍的最后方負責斷后。

    “男廁所內的情況和你們那邊差不多。”只走出了兩三米,覺哥的講解便開始了,“我們這邊沒有涂鴉,不過,在三個蹲便隔間的門板后方,各寫著一行字……”他頓了頓,再道,“第一個隔間的門板后寫著‘小心水池’;第二個后面寫的是‘注意腳下’;第三個則是‘不要在走廊里奔跑’。”

    “嗯……”覺哥那邊剛說完,小靈就道,“團長,你有沒有發現,藏在兩個廁所中的這些信息,很可能就是……”

    “沒錯。”封不覺還沒等對方把話說完就接道,“那些信息都是關于各個房間的‘重要提示’。”他微頓半秒,接道,“女廁所那個ti_ta_toe的涂鴉,顯然是對‘九宮格’這一思路的暗示;九宮格的謎題出現在音樂教室,而音樂教室的那個謎題只有‘三千院’能解,又因為三千院是個女生……所以線索出現在女廁所。”

    “哦!我明白了。”聽到這兒,小嘆也插嘴道,“按照你說的……那男廁所那句‘小心水池’,就是對生物教室那個洗手池的提醒;生物教室的謎題得由我……即‘沢田’來解,而沢田是個男生,所以線索就在男廁所里。”

    “是的。”封不覺應道,“也就是說,我們從二年a班的教室出來以后,最佳的行動路線應該是先去廁所才對;假如我們在進入生物和音樂教室之前有看過廁所里的線索,那么此前我們就能更加悠然地解開那個‘座位編號’的謎題、小嘆也很可能避免被怪物給傷到。”他說著,聳了聳肩,“不過……現在也不算晚,我們這隊伍畢竟比較強,雖然沒有按照最佳流程走過來,但也沒有太大的損失。反正接下來注意點就是了。”

    “那……在這個推論的基礎上,我們是否可以這樣推演……”若雨這會兒又想到了什么,她看向覺哥說道,“在此后的劇本中,我們至少還要再破解四個區域的謎題,而這四個區域,就得由你、我、小靈和鬼驍四人分別用某種獨特的技能去破解掉。”

    “對。”封不覺回道,“這種展開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真是那樣兒,那我們的時間可不多了啊。”鬼驍也是適時地補充道,“即使把一開始的教室算上,眼下我們也只探完了兩個半區域……這就已經有一個人的手電筒沒電了;若我們還按照此前的進度來,那照明設備八成是堅持不到最后一個房間的。”

    “別擔心,這事兒我已經考慮過了。”封不覺當即接道,“由此刻起,咱們加快節奏、再探兩個區域,若到時情況不妙,我們便返回生物教室去,利用實驗臺上的酒精和紗布做幾個火把來用,用那種方法……估計還能撐個半小時左右。”

    “哦……還有這手。”鬼驍聽到這句,確是稍稍放心了一些。

    幾人的對話進行至此,正好也行到了那一排臺階的下面。

    帶頭的小嘆也沒怎么想,只是舉起手電朝上照了一下、并抬頭看了一眼,就準備邁步上樓了。

    然,就在這一瞬……

    “慢!”與小嘆幾乎并排站著的覺哥突然伸出一手攔住了他,并快速接道,“不對勁兒……”

    在這陰森壓抑的環境中,“不對勁兒”這句話本身,也是一種能讓人感到害怕的因素……

    “什……什么?”小嘆把腳收了回來,吞吞吐吐地應了一聲。

    “你仔細看……”封不覺轉過頭,用眼神朝著前方的那些臺階示意了一下,“臺階上……有腳印。”

    “誒?”經對方一提醒,小嘆便也迅速發現了這點,“哦!真有啊!”

    的確,那木制的臺階上是有腳印的,只不過……必須用光線直直地照著,并以一定的角度去看才能看得清楚。

    這臺階的寬度大約有一米二,每一級臺階上,都有一個腳印,而且這腳印中沒有任何鞋底紋理、有的只是最外圈的一圈“輪廓”,看上去就像“空心”的一樣。

    “看來……這就是‘注意腳下’所提示的地方了。”封不覺道,“不是在房間里,而是在樓梯上,呵……”言至此處,他不禁笑了笑,“防不勝防啊~”

    “那……這個謎題要怎么解呢?”跟在他后面的鬼驍順勢問道。

    “這不是很明顯嗎?你就按照這臺階上的腳印,一路對照著踩上去啊。”封不覺道。

    “哦……我就按……誒?”鬼驍本能地想接話,但說了半句就覺得不對,“怎么就成了我先上了啊?”

    “廢話,既然這是與男廁所里的提示所對應的謎題,那必然需要一名男生來解啊。”封不覺回道,“小嘆扮演的沢田已經在生物教室里完成解剖謎題了,所以剩下的只有我和你了。”

    “那你又是以什么為依據判斷這里不應該由你上呢?”鬼驍又問道。

    封不覺一聽,立馬就抬起一條腿,將自己的腳底板懸在了第一級臺階的那個腳印上,并用一聲自認為非常標準的英語發音念了一個單詞:“look.”

    鬼驍定睛一看,就虛起了眼,念道:“切……因為你腳大嗎?”

    “我腳不大,但肯定不如一些身高一米七不到的人那么小。”封不覺想都不想就能在十分正常的交流中加入帶有人身攻擊的措辭,這也著實是一種天賦了。

    “少啰嗦!我還沒發育完呢!”鬼驍惡狠狠地回道,并上前幾步,又一次打開了自己的那個手電筒,“行了行了……沒工夫跟你扯淡,現在趕時間要緊。”

    為了顧全大局,鬼驍沒有跟覺哥接著抬杠,而是立刻開始了行動。

    吱咿

    這是鬼驍的腳踩上第一級臺階時的動靜……一聽就是那種隨時可能被踩斷的木板才會發出的聲音。

    當然了,雖然聲音很嚇人,但實質上臺階并沒有斷開。

    “我去……這腳印的布局也挺犀利的嘛……”鬼驍剛想邁第二步,就發現第二級臺階上的那個左腳腳印的位置居然在第一級臺階那個右腳腳印的右側,“這是要扭著秧歌兒上樓啊?”

    吐槽歸吐槽,事已至此……再撤步回來,也不知道會發生些什么,所以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將眼前的路走完。

    于是,鬼驍開始了他一步一頓的踩臺階之行。

    才走了幾步,鬼驍就注意到……那腳印的輪廓和他腳的大小幾乎嚴絲合縫,這點讓他渾身不舒服,但這也從側面證明了覺哥說得沒錯,這臺階的機關就是得由他來破解的。

    一級、兩級……

    鬼驍的平衡不錯,即使這臺階上腳印分布有種故意難為人的意思,但他還是穩穩地將每個腳印都踩完了。

    走了十二級臺階后,鬼驍便來到了一個銜接兩段臺階的轉角處。

    這塊區域是沒有腳印的,所以他直接就踩上來了,而當他的兩只腳全都踏到這個平面的剎那,他踩完的那十二級臺階便發出了“吱吱嘎嘎”的一陣怪響。

    緊接著,一股若有似無的黑煙從臺階中升騰了出來,伴隨著那淡淡的煙霧……臺階上的腳印輪廓也都消失了。

    “嗯……”封不覺見狀,念道,“你踩完之后,這臺階好像就能隨便走了。”

    說罷,他就抬腳往上走了兩級試了試,結果什么事兒都沒發生,連那“吱咿”的聲音都沒有了。

    這樣一來,大伙兒也就不再遲疑;十幾秒后,隊伍中的五人便全都走上了樓梯的拐角處。

    “ok……那我接著上了。”待眾人都到位之后,鬼驍便再度上前,去踩那后半段階梯。

    吱咿吱咿

    和前半段一樣,鬼驍在破機關的時候,臺階還是在發出聲響的。

    因為有了經驗,這一次,他走得更快了一些,幾步過后,他的視線越過了二樓地板的高度;這時,如果他往前平視,便可看見二樓的走廊了。

    而鬼驍……確實也舉起手電筒、并抬頭看了一眼。

    這不看不打緊,一看差點兒把他嚇得滾下樓去。

    “喂……”可能是驚嚇過度了,鬼驍這回愣是沒喊,他只是用手電照著自己看到的事物,并用一種帶著哭腔的聲音、頭也不回地說道,“你們還記得我們在二年a班教室里看到的、那個出現在窗外的家伙么……”

    站在后方的封不覺早已從鬼驍那顫抖的背影看出了異狀,此刻一聽這話,覺哥瞬間就反應過來:“你看見它了?”

    “嗯……”鬼驍的這個“嗯”字,附帶著極其明顯的顫音,“他現在正趴在距離最后一級臺階一米左右的地方,作匍匐狀……并一臉獰笑地望著我。”

    “你的狀況如何?”封不覺接道。

    “腿軟了,隨時可能就地跪下、或者摔倒滾下樓去。”鬼驍這人不喜歡拐彎抹角,所以他有什么就說什么。

    “不能吧?你都已經看見它了,還有什么好怕的?”封不覺這時又道。

    “說是這么說……”鬼驍回道,“但同樣是‘看到’,用數據視角去看,和現在這樣看區別可是很大的……”他解釋道,“前者就像是在看點陣圖、后者則是在看恐怖片啊。”

    “那你就把恐怖片當點陣圖來看嘛。”封不覺拉長了嗓門兒念道。

    “我可沒你那能耐……”鬼驍表示無能為力。

    “那你就這么想……”封不覺道,“眼前最壞的狀況也無非就是在你走過去時,他突然朝你撲過來;這和你被一般的怪物攻擊也沒什么區別吧?到時候該扛就扛、該打就打、該死就死……多大事兒啊?”

    “你這么說……還真是……幫上大忙了啊!”鬼驍這句話的第三段幾乎是吼出來的,可見他又一次到了懼極生怒的狀態。

    “雖然不想打擾你們倆聊天,但我覺得最好還是提醒一下……”這時,站在覺哥身旁的若雨忽然插嘴道,“鬼驍小朋友……你手上的手電筒,可是沒剩多少電了;假如你現在一鼓作氣上去,還有幾率可以用燈光將那個怪物逼退或者壓制住;但假如你繼續站在那兒和怪物大眼瞪小眼,等到手電熄滅時,恐怕不用你上去,它也會下……”

    “啊”

    若雨的話尚未說完,鬼驍就大喊一聲,并用極快的速度精確地踩向那一個個臺階上的腳印,步步登上。

    很顯然,若雨的話奏效了……

    這件事告訴我們想要強迫一個人直面眼前恐懼的方法之一,就是用一種令他更為恐懼的壓力去迫使他行動。

    短短五秒后,鬼驍就走到了臺階的盡頭,而隨著他的迫近,那只怪物反而退縮了……

    鬼驍每上前一步,怪物臉上的神情就變化一份,最后……獰笑變為了扭曲的懼意。

    終于,當鬼驍踩到最后一個腳印時,那怪物在燈光的近距離照射下慘叫一聲,剎那間化為了一股黑氣,消散而去。

    待鬼驍的雙腳踏上二樓的走廊時,怪物匍匐過的地面上,只留下了一雙鞋子。(未完待續。)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